360、我知道一个好地方(完本大结局)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方外:消失的八门360、我知道一个好地方(完本大结局)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360、我知道一个好地方(完本大结局)



  乞丐闻言站起身道:“你我素未谋面,怎知我的名号?”



  丁齐微微一笑:“您那些牌子上都写着呢,我认识您的笔迹。”



  《方外图志》是朱敬一所作,而朱敬一自号南门妖王,还在小境湖的门户内留下了一幅对联。丁齐认识他的字体与笔迹,看见那些硬纸壳就把他认了出来。



  朱敬一:“哦,丁盟主好细心啊!”



  丁齐又长揖及地道:“前辈既显行踪,晚辈特来道谢。”



  朱敬一笑眯眯地反问道:“那你打算怎么谢我呢?”



  丁齐站直身体道:“我方才已经谢过了!”



  朱敬上下打量着丁齐道:“你就这么谢我?”



  丁齐:“要不,我再请您吃顿饭、喝个酒?”



  朱敬一:“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我的小境湖,如今被你搞成了方外联盟总部,你今日这一切缘法,亦源自于我留下的《方外图志》。做人得讲道理,大家的道理就是缘法,丁盟主未免太小气了吧?”



  丁齐:“我很感谢前辈。但小境湖并不是得自您的传承,方外联盟也不是您创建的。至于那卷《方外图志》更不是您给我的,我在图书馆拿到它时,就是一卷快要碎掉的纸炭而已,找高手好不容易才修复了残缺不全的内容。”



  朱敬一:“那你有没有想过,你们怎么就能得到《方外图志》,然后按图索骥又找到了小境湖?假如没有这第一步,后面很多事情恐怕就无从谈起,你也不会成为今日的丁盟主。”



  丁齐答非所问道:“范仰和叶行的确不是好东西,但他们的错自己负责,我不会责怪前辈的。”想了想又补充道,“我要感谢圣人教化、感谢仓颉造字、感谢人类文明的创造者与传承者,感谢父母、感谢老师、感谢阿全、感谢朱书记……否则今日这一切皆无从谈起。”



  朱敬一:“我觉得丁盟主还是应该好好谈谈,换一种更有诚意的方式来表达感谢。”



  丁齐笑了,看着朱敬一的眼睛道:“前辈想重新拿回小境湖,加入方外联盟并成为太上盟主吗?”



  朱敬一笑得很开心:“哎呀,这叫我怎么好意思!但丁盟主实在要这么做,我也不好推辞……其实这些都无所谓,我只想知道一件事,你或者你们是怎么办到的?”



  丁齐:“假如我按您的意思办,我和方外联盟都会有大麻烦,对不对?虽然您没有半句威胁,但您了解我和方外联盟的很多内情,还是古时的小镜湖之主,像您这种高人,就应该请到联盟里供起来才放心。”



  朱敬一搓着手道:“这话说得太客气了!就事论事而已,就算丁盟主不感谢我,我也不会做什么不利于方外联盟的事情。”



  丁齐:“前辈你至少活了五百年了吧,当然修为深厚神通广大,而我一声令下,方外联盟也能召集五百高手。我也没有威胁前辈的意思,就是实话实说。”



  朱敬一变色道:“你想吓唬我?”



  丁齐仍然在笑:“从古代等到今天,前辈很有耐心。您想求方外秘法,倒也不是不行,但得先想办法先拜入方外门。”



  朱敬一不悦道:“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懂尊老爱幼了!既然丁盟主这么大的口气,那就让我试试你的斤两!”



  丁齐似是调侃道:“您究竟是老还是幼啊?”



  没说完,周边的场景就变了,没有街巷也没有行人,大厦与市区皆消失不见。丁齐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仿佛置身于一片混沌虚无,只有朱敬一还站在对面。



  这位妖王的装束也变了,身上穿还是那件棉袄,但变得十分新潮,白底上黑色的纹路似是用墨迹绘上去的。他的头发也不乱糟糟地打绺披着了,而是梳得很整齐于脑后扎了根小辫,颌下留的小胡子也显得很神气。



  混沌虚空中又飞出无数块硬纸壳,朱敬一信手抓过一块向着丁齐展开,只见上面写着:“当一个人极度坦诚,他就已经无坚不摧。”



  丁齐刚刚看清字迹,上面的墨迹就飞了出来,虚空中有黑白二气盘旋而至,仿佛能无坚不摧、无物不化……



  但丁齐并没有惊慌之色,他抬起右手,掌心出现了一块石头,正是他祭炼到如今的那块景纹石。紧接着景纹石又变化成一根蜡烛,蜡烛随即点亮,光芒向四面八方罩去,仿佛能穿透一切,也穿透了丁齐的身体。



  以丁齐的立足地为中央,一个世界铺展而开,有花草凉亭还有水榭外的湖面,丁齐站在一道长堤尽头,看着两侧的水面以及中央的垂柳堤坝延伸向面前的朱敬一。



  朱敬一在后退,所有的硬纸壳都飞了过来拦在面前,上面的字迹也都飞了出来,各带神通威能去阻挡烛光。



  烛光无声无息,那些硬纸壳一片片接连在其照射下化为虚无,眼看就要照射到朱敬一的身上。朱敬一有种预感,一旦他的形神被烛光笼罩,就等于置身于丁齐所展开的世界中,而他将被打回原形,情急之中赶忙喊道:“打住,我刚才都是开玩笑的!”



  话音刚落,一切烟消云散,他们还站在街边。丁齐似笑非笑道:“原来前辈是在开玩笑啊!”



  朱敬一瞪着丁齐道:“如此手段,不愧是丁盟主!我能请教一个问题吗,你们得到《方外图志》之后,发生的事情出乎我的预料,是有心还是无意?”



  丁齐:“那您可问错人了,不是我拆了您的门槛。”



  朱敬一:“无论如何,丁盟主,我还知道你或者说你们的一个秘密。”



  丁齐又露出了笑容:“方外秘法吗?如今就算有人在方外联盟中公开,我也不在乎!就不妨碍前辈在这里搞行为艺术了,改天另约个时间,我请您好好喝一杯。”



  朱敬一当年离开小境湖的时候,将控界之宝金如意留在了天地秘境中,那么丁齐等人是怎么进去的?结合朱大福的传闻,他就可推断出很多事情了。



  假如当初这个秘密泄露出去,会给丁齐等人带来很大的麻烦,但是如今的丁齐却已经不必在乎。谁想打他的主意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连谋算了几百年的朱敬一今日都碰了个钉子。就算这个秘密公开了,恐怕也影响不了方外联盟的现状,反而更能增添丁齐的权威。



  说完话丁齐转身离去,朱敬一喊道:“别走啊,有话好好说呗,事情还没商量完呢!”



  丁齐头也不回地以神念道道:“您该找的人不是我,有人拿着棍子已经盯您半天了。”



  朱敬一向四周望去,却什么都没发现,等他再回过头来,丁齐已经不见了。这位妖王收起地上的那摞硬纸壳,钻进了旁边的那条小巷中。就在这时,巷子的另一端走来一人,提着一根长棍,正是庄梦周。



  庄梦周边走还边嘟囔道:“这小子的境界又有突破吗?真是个妖孽!”



  他迎着朱敬一走来,说到“妖孽”这两个字的时候,朱敬一的眼皮忍不住跳了跳,装做不认识的样子闪身企图擦肩绕过。一根棍子伸过来拦住了他的去路,只听庄梦周喝道:“留步!”



  朱敬一后退一步,一脸错愕道:“你想干嘛,不会连叫花子都要打劫吧?”



  庄梦周收回长棍道:“朱敬一,你就别装了!”



  朱敬一:“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庄梦周:“你的作品上都签着名呢!当今南门妖王已是一位书法家和艺术家,失敬,失敬!”



  朱敬一一低头,发现手中抱的那一摞硬纸壳上,每一片字迹旁都出现了他的签名,正是他亲笔所书。这些签名平常人是看不见的,但此刻都莫名浮现。



  他赶紧抬头道:“请问您是何方高人?”



  庄梦周:“我叫庄梦周,你都暗中关注方外联盟和小境湖这么长时间了,不信你不认识我!”



  朱敬一:“哦,原来是庄先生啊,久仰,久仰!”



  庄梦周:“你都是明代的妖了,久仰我什么?”



  朱敬一讪讪道:“我也生活在当今嘛,一直在搞现代创作。”



  庄梦周:“刚才装大了吧?本以为亮出南门妖王的身份,丁小子便会纳头便拜……结果呢?我就纳闷了,当年这是谁教你的套路啊?”



  朱敬一心有余悸道:“各方外世界的秘法,向来不擅相斗亦不用于相斗啊。”



  各方外世界的秘法,首在感应与感悟一方天地,在相应的方外世界中催动控界之宝可借天地之力,但离开方外世界之后并没有太大神通,尤其是修为不算太高的时候更是如此,与很多仙侠修真小说中描写的神通道法有很大区别。



  庄梦周答道:“人家根本就没跟你动手,只是展示了一下境界,你摸不着的境界。你再大的力气,抡大锤也干不过人家机关枪。”



  朱敬一:“方才是什么手段,无量光吗?”



  庄梦周:“别听风就是雨,看见光就想到光头,你咋不想到上帝呢?丁老师就是丁老师。”



  朱敬一:“庄先生为何拦住我?”



  庄梦周晃着手中的棍子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是谁教你的套路?实话实说,我这根打妖棍很久没有打过妖了,它已经饥渴难耐!”



  朱敬一:“您可别吓唬我,我怎么可能这么没义气呢?再说了,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人了,您也找不到他呀。”



  庄梦周挥起一棍就打了出去,把朱敬一吓了一跳。只见啪的一声,这棍却没打在朱敬一的身上,而是打在了路边的一棵树上。又听两声咳嗽,一位老者从树后闪身而出,满脸尴尬地拱手道:“见过庄先生!”



  庄梦周:“吴老二,怎么是你?难道这一切都是你捣的鬼,也是你给朱妖王出的馊主意?”



  这位突然现身的老者,就是当年雨夜中曾指点过施良德的那位老先生吴申守,丁齐也曾在小赤山公园里见过他。



  吴申守:“怎么可能是我,我才多大年纪啊?当年是我的祖先给朱前辈出的主意,说是不舍不得、不破不立,以一人之才智不能尽解难题,但天下总有身怀机缘之人,当以妙手得之……”



  庄梦周:“行啦,别拽文了,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告诉你们一声,在白云洞里题诗的人就是我,拆门槛的人也是我。妙手得之?算盘打得真不错啊,如今果然已有方外秘法!但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好不好,这个故事我听一次笑一次。



  从前有个妖怪,修炼有成后下山游荡,见人间战乱不休、世人皆苦,于是发愿要令天下太平,还为此去请教高人。那位高人告诉他,总有人能扫平乱世,不要着急,或许等一等就能等到。



  于是他就回洞府睡觉了,睡了几百年之后一觉醒来,睁眼果然是太平盛世。他就感叹道,我这一觉把天下睡太平了!你们说说,难道世人都该感谢他吗,是不是要给他颁一个诺贝利和平奖啊?”



  朱敬一纠正道:“是诺贝尔。”



  吴申守:“庄先生说笑了。据我所知,其实朱前辈这几百年来也没闲着,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指引人去寻访小境湖,都是他寄予希望的江湖八门传人,如今终于有人成功了!”



  话刚说到这里,电话突然响了,庄梦周掏出手机道:“丁老师啊,你要找我?这周末到游怀界……呃,好吧!”



  揣起电话他又嘟囔道:“明明就在这里,却要约到那么远的地方见面。”



  吴申守:“那是丁盟主给您面子,他方才故意装做没发现您呢。”



  庄梦周瞪了他一眼:“是我上次约他去的游怀界,想起来了,他还没去过游怀界呢。”



  施良德、颜若都去过游怀界,鲜华和柳芬也去过,但丁齐的确还没有去过那里,在方外联盟挂名的天地秘境中,他如今还不算已全部涉足。



  朱敬一插话道:“我也没去过游怀界呢。”



  庄梦周:“不对吧,我记得《方外图志》中……”



  朱敬一赶紧说明道:“我认识宋家的祖先,听其谈起过游怀界的事情,但那时他们已经失去了天地秘境传承。”



  庄梦周:“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他们的控界之宝和秘法传承仍在,以你的修为假如肯帮忙,完全可以帮他们重新打开游怀界找回天地秘境。而游怀界的祖师肯把自家的秘密都告诉你,就是希翼你能帮忙。你倒好,明明有善缘而不结,又让这伙人空守了好几百年!”



  朱敬一:“我如今帮忙还不行嘛,也跟您先去一趟游怀界。”



  庄梦周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本书,打开道:“我带你抄个近路,进来吧。”



  周六上午,丁齐进入了游怀界。庄梦周上次在神念中就告诉了他游怀界的准确地址,他自行打开了门户,沿着那条蜿蜒的大河走过九座桥梁,穿过半山腰的那片园林继续走上高处,在那座翠树环绕的流觞亭中看见了席地而坐的庄梦周。



  庄梦周指着面前的垫子道:“丁老师终于来了,请坐!”



  丁齐看着旁边的几个垫子道:“还有人要来吗?”



  庄梦周用一种很奇怪地眼光盯着丁齐道:“的确还有几个人,他们待会儿才到。”



  丁齐:“您干嘛这样看着我,我又不是什么好吃的!”



  庄梦周:“大家所见过的方外世界中,游怀界是最奇异的一处,甚至比金山院和琴高台还要特别。这方天地之真意,修为越高的体会便越强烈,但我看丁老师这一路走来,竟与常人无异,这就令我很惊讶了。”



  丁齐:“方外秘法第九境,我称之为方外境。”



  这两人好像在各说各的,互相的话茬接不上。庄梦周却惊叹道:“这么轻松就突破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丁齐:“我当然知道,但也绝不轻松。”



  庄梦周:“这话说的!你简直就是大摇大摆走平路过来的,知道这一关有多难过吗?”



  丁齐:“我不像别人那样修炼,也没抱着他们那种追求。”



  丁齐所创方外秘法由观身境入门,而后依次是入微境、隐峨境、兴神境、心盘境、望气境、炉鼎境、灵犀境,借用的皆是江湖八门秘术名称。灵犀境之后更高一层境界,则是丁齐自己起的名字,他称之为方外境,如今其修为已破空至方外境。



  庄梦周又露出了不得不服气的神情,摆手道:“先不说这些!我听说你最近去了诸次关山,进入了第三关山,见到了一位老者,你和他都聊了些什么呀?”



  丁齐:“主要是聊了聊穿越和大数据。”



  庄梦周:“他能听得懂吗?”



  丁齐笑道:“我可以说明啊,大家首先讨论了一个问题,穿越的实质是什么?”



  穿越是一个现代名词,常见于网络小说,形式多种多样、脑洞五花八门。有穿越到古代的,然后改变历史走向;有穿越到自己小时候的,弥补曾经的遗憾再重新来过;有穿越到异界的,在完全不同的背景下架空展开。



  不论哪种穿越方式,其实质是什么?恐怕要回归到丁齐等人很久之前曾讨论过的一个问题——世界有没有意识?这个问题已经有答案,世界当然是有意识的!最简单的证据就是大家生活在世界上、是世界的一部分,而大家有意识。



  那么穿越的实质,就是一个世界的意识发生了变化,增添了一种新的见知。这便是丁齐得出的结论。



  庄梦周笑道:“那么按你的说法,大家在出生之前也是不存在的,但出生后有了自己的意识,难道也相当于穿越吗?”



  丁齐摇头道:“这是两回事,穿越者带来的是另一个时空的意识,而大家的意识就诞生于这个世界。意识并不是凭空出现的,取决于每个人经历了什么、得到了什么样的信息、又会对这些信息做出怎样的反馈。



  有人认为自己的意识是独立的,想什么、做什么别人不会知道。但我就是搞这个专业的,很清楚人的意识可以分析,行为也可以预测,只要掌握了足够多的数据。”



  庄梦周眨了眨眼睛道:“现在很多人在搞大数据,就是根据这个原理。那么丁老师能不能预测一下,我明天晚上会吃什么?”



  丁齐:“只要拥有足够的见知,的确可以预测。”



  庄梦周:“我承认你可以预测得非常准,甚至能引导我的行为得到你预测的结果,但你不能告诉我。假如你说出来了,我绝对能让你预测错误。”



  丁齐点头道:“您说的不错,只要我对您说出来了,您就能让我的结果错误。这也是意识的特点,所以世界才会演化。”



  他们俩在说什么呢,其实就是讨论一个人明天的晚饭。以庄梦周为例,他明天晚上会吃什么,丁齐能否知道?只要拥有足够的见知,就可以能推测出来,或者换一种更现代的说法,只要拥有足够准确的大数据,就能分析甚至引导出来。



  比如采集庄梦周的行踪信息,知道他在什么地方,那么再分析他周围的餐饮分布以及物流情况,就能知道他在明天晚上所能获得食物的范围。再分析他平时的饮食偏好,概率范围可以进一步缩小,然后还可以进行意识引导。



  比如庄梦周很爱吃干锅肥肠,但已经好久没吃了,最近无意间多次提到,又分析出在他的定位地点附近恰好有这道菜可以配送。那么就趁庄梦周明天下午刷手机的时候,将相关信息直接推送到他的眼前。



  分析庄梦周的心理特征,使推送的广告词恰好符合他最强烈的预期,使他看见了就会流口水!那么再想判断庄梦周明天晚饭会吃什么,准确率恐怕就有九成九了。庄梦周以为那是他自主地决定,但他的意识是可以分析的,行为结果也可以预测。



  这个模式在宏观概率上没有问题,但针对微观个体却有问题。假如丁齐将这个结果当面告诉了庄梦周,庄梦周完全可以故意不吃干锅肥肠,让丁齐的预测错误。你不说出来便能猜中,说出来便可能猜不中,这也是意识的独特之处。



  庄梦周眯着眼睛道:“有趣,有趣,有点‘道可道、非常道’的意思了!你从诸次关山回来,怎么就突破方外境了呢,在路上又看见了什么?”



  丁齐:“无数方外世界,这世上有多少生灵,就有多少方外。”



  庄梦周:“你这话好气人啊!出门买个菜都能发现方外世界?”



  丁齐又笑了:“那样的方外世界或许并无意义,可能肯本就进不去,也没必要进去,与大家所在的游怀界不同。寄托形神另辟时空,留下控界之宝传承的这些方外世界,是开辟者留与后人之境。”



  庄梦周点头道:“到了一定境界,很多人都想求证超越时空的自我实现、自我存在的终极形式,留下一个世界,也是希翼后人能有体会。



  但这很难,大家想看懂一个陌生人都不容易,控界之宝失去了,天地秘境便寻不见。但若凭借控界之宝,能体会的只是那一个世界。所以丁老师,你知道你的方外秘法有多了不起吗?”



  丁齐:“我到觉得没什么。想当初我每天的工作要求,就是共情同理、能体人心,但我能体会的心境,并非就是我的心境。”



  庄梦周又很突兀地问道:“丁老师了解空气动力学吗?”



  丁齐纳闷道:“想讨论这方面的专业问题,您可以去找崔峰主。”



  庄梦周接着道:“鸟儿天生就会飞翔,谙合空气动力学原理,但它们自己却不懂空气动力学。世界的规则亘古已存,后来人们发现了它,于是造出了飞机。”



  丁齐:“您想说我像莱特兄弟?”



  庄梦周摇头道:“不不不,你不是!如果非要打比方,莱特兄弟是造飞机的,而你是告诉别人怎么直接变成飞鸟,甚至变成飞机。”



  丁齐苦笑道:“话也不能这么说。我创出方外秘法,当初也是借鉴了八门秘术。庄先生是否清楚,为何各方外世界秘法,至少都包含八门秘术之一?”



  庄梦周:“惊、疲、飘、册、风、火、爵、要,相传这八门最初是上古时青帝伏羲所创,体天心神用、察阴阳变化,但后来便成了世用之术,游走于庙堂江湖把握世道人心。到了近代乱世,再形而下之,又成了坑蒙拐骗的江湖门槛。



  诸方外世界变化无穷,但正如丁老师方才所说,意识是可以分析的,行为是可以预测的,人之心境万变不离其宗,哪怕世界也一样,八门之术总可体察,而丁老师今日做到的可不仅仅是体察。”



  丁齐若有所思道:“原来如此!”



  庄梦周:“就别谦虚了,你早知如此。”



  丁齐又想起另一件事,开口问道:“您上次拿走了那个金葫芦,不知有何发现?我也研究了很久,怀疑它是控界之宝,但难以确界定。”



  庄梦周不知从哪儿摸出那个小金葫芦扔给丁齐道:“你今天可以自己看看了,此物尚无名,我且称它未落之窍。”



  未落之窍?好奇怪的名字!丁齐接过金葫芦凝神感应,其中有一个世界,但他进不去。这并非因为方外秘法修为不足,而是那个世界根本就没有时空。



  它好像真是一件控界之宝,但对应的方外世界一无所有,就如鸿蒙未开,人进不去神念却可以感知,其蕴含的时空又仿佛可无穷无尽,就看神念能展开到多大程度。丁齐点头道:“未诞生之世界,有点意思。”



  庄梦周:“觉得有意思,你就留着慢慢玩吧。”



  丁齐:“我用不着,还是拿给宗岛主他们去玩吧。”



  庄梦周:“你的确用不着,给宗岛主、老朱、陈容他们都可以,但你还得琢磨一套祭炼之法传授,否则他们玩不了。葫芦给你,该谈正事了,今天为何要把我约到游怀界相见,难道是我上次说的事,你已有所发现?”



  丁齐:“您就别开玩笑了,上次您不都亲眼看见了吗?”



  庄梦周有些不好意思道:“还是不小心让你给发现了。”



  丁齐:“我当时看见庄先生拿着棍子在等,不敢打扰您的雅兴,所以就先走了。今日再来问问,当初究竟是什么情况?”



  庄梦周:“当初老朱找到鲜华,我听说了这件事情,查探之后吃了一惊。我之所以跑到境湖市,本打算把朱敬一揪出来好好教训一顿,没想到却认识了丁老师你,于是就改变了主意……”



  朱敬一曾执掌金如意拥有小境湖,又走访了所能找到的各家方外世界。在寻访的过程中,他还听说过另一些方外世界,但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都已不知所踪。



  于是他就萌发了一个愿望,假如不凭借控界之宝,能否找到并出入各方外世界?在这期间他好像还跟人打了赌,那是好几百年前的事情了,和他打赌的人也早已不在。



  朱敬一寻访各方外世界的目的,也是想借鉴各方外世界秘法,看看能否有所发现,但没有什么结果。各家虽把他当成客人了,但也不会轻易将自家的秘法教给他,控界之宝更不可能拿给他随便研究。



  后来朱敬一跑去请教江湖八大门的某位高人,对方给他出了一个主意,所谓不舍不得、不破不立,他做不到的事情,别人未必做不到,可期待天下有缘法之人。妖王就是妖王,脑筋跟普通人不太一样,他还真就听了,把金如意留在了小境湖中。



  这样一来,他自己就再也回不去了,但是每隔几十年,他便暗中引导一批人去寻访小境湖,并留下种种线索。他指引的几乎都是江湖八大门传人,因为他也知道各方外世界的秘法至少都包含江湖八门秘术之一。



  庄梦周打听到内情之后,为何想把朱敬一揪出来教训一顿呢?因为自古至今,有不少人为了寻访传说中的仙家洞天福地,耗尽家财甚至荒废一生亦毫无所获。



  不能说朱敬一是恶意,他只是在暗中引导那些人,自己甚至连面都没露,寻访仙家福地都是那些人自己的选择。



  但他做的也绝不是好事。就比如说朱山闲吧,江湖爵门传人,为人既敦厚又老练,身在官场本可以有更大的成就。但正因为想找到小境湖、完成祖师的遗愿,所以朱山闲一直不肯离开雨陵区,这不是耽误前程吗?



  庄梦周打算把朱敬一揪出来,告诫他别再这么干了,切勿白白折腾世人,结果到了境湖市之后认识了丁齐,发现丁齐居然真的创出了方外秘法,所以庄梦周又改变了主意,自己也加入了方外门。



  既然加入了方外门,庄梦周就不能再让事情受朱敬一的暗中推动,不论朱敬一原先有什么计划,他把门槛拆得很干净,跑白云洞题了一首打油诗,惊动田仲络从而推动方外联盟的成立。



  台子搭好了,戏能不能唱好就要看本事了。丁齐能成为如今的丁盟主,能把方外联盟打造成如今的模样,全凭自己的能耐,庄梦周也很佩服。



  几年时间,对朱敬一而言其实很短,但他看着看着也有点绷不住了,眼见数百年养蛊一朝成功,总得收取成果吧,终于现身打算试探一下丁齐。庄梦周早就等着他现身了,拿着棍子就躲旁边盯着呢,虽然晚了几年,但该教训还是得教训。



  结果也出乎朱敬一的预料,他居然不是丁齐的对手……



  丁齐听完也不知作何观感,愣了半天才苦笑道:“那位南门妖王,今天也来了吗?”



  庄梦周:“我把他带来了,还有两位门人也先容给你认识,今天虽是第一次见面,但你应该早就听说过他们,以前也有过合作。”



  说着话他掏出一本书,随手打开就这么一拍,有三个人便凭空冒了出来,正是鲜华、柳芬以及朱敬一。



  丁齐起身道:“朱前辈,大家又见面了!”



  朱敬一有些尴尬地回了一礼:“见过丁盟主!”



  鲜华和柳芬一出来便喊道:“庄先生,玩得正开心呢,怎么突然就把大家叫出来了……哎哟,拜见丁门主!”



  庄梦周先容道:“这二位就是鲜华和柳芬,我已经传授了他们方外秘法,他们如今也算是方外门的弟子,只是修炼得还不怎么样,等丁老师有空再好好指点一番……都坐吧,丁老师,游怀图带来没有?”



  丁齐取出一根短尺道:“既然来到游怀界,当然带着游怀图,此物说不定会有用。”



  庄梦周:“这东西能不能给我?”



  丁齐:“庄先生有用就拿去,但它是游怀界的东西,守护传承的游怀界弟子如今仍在,拿到游怀图便受其缘法。”



  庄梦周接过游怀图递给朱敬一道:“朱妖王,此物交给你是不是更合适?宋美锦、宋仓河那批人其实不简单,数百年仍守护传承自成宗派,却差点让一个芦居子带偏了。你当年未做的事情,如今也该做了。”



  朱敬一接过游怀图道:“丁盟主,庄先生的意思是让我成为游怀界的界主,就在此地坐镇,指引那批游怀界弟子重回天地秘境,再将游怀界传下去。”



  丁齐微微一笑:“这是好事,方外联盟当然欢迎,就看朱界主以及游怀界怎么做了。我今日先将游怀界秘法传授给前辈……”



  以朱敬一的修为,拿到控界之宝又在这天地秘境中,本可自行感悟游怀界秘法,但有丁齐直接传授则更方便。朱敬一转了个几百年的圈,居然从小境湖的湖主又变成了游怀界的界主,同时接下了引领游怀界重新加入方外联盟的任务。



  朱敬一当然想得到方外秘法,但丁齐得先看看他这个游怀界的界主做得怎么样。



  庄梦周笑道:“好好好,今日值得庆祝!”他的手在空中一挥,莫名又拿出了一个酒杯,将之又递给丁齐道,“游怀图给了朱妖王,此物就交给丁盟主吧,做随时监督之用。”



  这是一只秘色釉瓷杯,杯中是空的,但是看上去却感觉像是装满了水或者酒。丁齐握在手中凝神感应,它蕴含了整个游怀界的气息,更玄妙的是,往杯中望去,神念所及可以看到游怀界中的任何一处,甚至能看到门户外的情景。



  此物可替代游怀界的控界之宝,而且已祭炼为神器,若论手法,比丁齐当初在五心谷中祭炼的那朵莲花还要高明。丁齐啧啧称赞道:“庄先生真是好手段!”



  庄梦周面带得色道:“惭愧,惭愧,这都是和丁老师学的。”



  丁齐把玩着酒杯咦了一声道:“小彦若也来了,旁边还跟着一个大光头?”



  庄梦周:“小彦若前天告诉我,她找到了一个人,那人要请你喝酒,我今天就一起约来了。丁老师走到这里的时候,他们刚到门前,是我开的门。”



  此时彦若已走过九桥来到半山腰的那片园林,她的神情还有些发懵。与她一同来的是一位中年男子,留着锃亮的大光头,伸手拍了她的肩膀一下,彦若这才回过神来。



  时间不大,两人走上山已来到了流觞亭中,丁齐赶紧上前行礼道:“哎呀!晚辈丁齐,见过陶昕先生!”



  光头男子正是琴高台世界中的末代天兄陶昕,当年也是他将摇光轸弃于琴溪。若以琴高台中的岁月论,陶昕已是三千年前的人物了,而以世间的岁月论,陶昕其实是五十年前出来的。但不论怎么说,丁齐自称晚辈肯定没错。



  陶昕赶紧回礼:“丁盟主啊,久仰久仰!” 然后又与庄梦周等人一一见礼。



  庄梦周笑呵呵地打开手中那本书:“今日诸位能在此相聚,真乃三千年之难得!走,喝酒去,我知道一个好地方。”



  ——全书完——



方外:消失的八门 /html/book/4476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