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你方唱罢我登场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太初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你方唱罢我登场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古教便是这天下间最为顶尖的势力。www.udcig.com

  若古教有个仙王存在的话,便是进入到仙界,古教也同样是一方不可被人小看的势力!

  在飞仙时代,道宫境界便能飞仙!根据记载,仙王在仙界也一样是最顶级的存在!

  仙界跟人间界最大的不同,并非是顶级战力的区别,而是仙界有无穷的寿命!真正的长生之地!

  在长生之地,拥有足够的时间长度,总有机会冲击更高的修为境界。

  对于许多人来说,大家对古教的印象除了强大便是神秘!不可知!

  甚至连道宫境的老祖,也并非都能够接触到古教。

  而古教,因为那超然的地位,更是很少介入天下纷争之中。如今,古教却来了,更是和太初的人一起到来了。

  古教这是来给太初,给秦浩轩站台来了?

  众人心中对秦浩轩的评价不由得再次提升了一个等级。

  能够请动无上大教跟请动古教,是两个概念!

  能够请动古教,跟请动古教的老祖宗出现,那又是完全的另外一个概念!

  毕竟无上大教正常来说,也是无法请动古教的老祖宗现身的。

  徐羽看着身前的一位位道宫境的老祖,心中自豪,这些道宫老祖,全部都是因为她的夫君前来给太初摇旗呐喊的。

  这些,可全部都是道宫境的老祖。

  道宫境老祖,那可是一方霸主的存在,却因为秦浩轩的一句话,便是明知道会得罪无上大教,可他们还是来了。

  徐羽双手一抱拳,向着众人道谢:“太初副掌教徐羽,感谢诸位到来。”

  “徐副掌教太客气了。”

  “秦夫人不必客气,若是没有秦老祖,我等早已耗尽寿元而亡,只是来摇旗呐喊,这算什么。”

  “这是我等当初答应秦老祖的……”

  众人说着不要客气的话,可对徐羽他们却是无比的客气,这一位可是秦老祖的妻子。

  他们倒是没有想到,秦老祖在太初是副掌教,他的妻子也是副掌教。

  不只是对徐羽,他们对瑶池古教的几位,更是无比的客气。

  张三等众人都客套完之后,这才上前,恭恭敬敬的向着徐羽汇报道:“娘,儿子随同神机门诸位前来,遇到了普光阁的两个道宫狗贼,儿子便斩杀了他们两人。”

  张三说着,抬手将慧光老祖以及天速老祖的脑袋拿出扔到了地上,脸上露出了一道自责之色道:“可惜弟子无能,只是斩杀了他们两人。弟子,等待这一天等了天就了。弟子在太初之时,每一天都幻想着,幻想着有一天,当弟子来到普光阁山门前,定要杀他们一个血流成河,灭杀普光阁!可现在,弟子守在普光阁的山门前,却是什么都不能再做了。”

  他真的恨,恨他的实力不够。

  倘若他有义父的实力,他此时已是杀入普光阁中,为一众太初的先辈们报仇雪恨了!

  四周众人听到张三的话,一个个却是心中感叹不已,他们可以感受得到,战三是真的在恨,恨他什么都做不了,而不是随口一说。

  他可是灭杀了对方两位道宫境的老祖。

  道宫境老祖,都是有各自的手段的,一般来说,道宫境老祖可以击败,却难以灭杀,毕竟修炼到了道宫境,谁还没有保命的手段?

  更不要说,张三灭杀的两个道宫境老祖之中还有便是在古教都有名的天才天速老祖。

  在他们看来,张三身为太初的年轻一辈,做的已经足够出色了。

  倘若他们的教派之中能有张三这样一个后辈,那可真是做梦都能笑醒。

  而张三对此却仍旧感到自责。

  真不知道秦老祖是如何教授的,教出了一个如此优秀的弟子。

  “这两个狗贼随身的财产呢?”徐羽并没有把注意力太放在普光狗贼的首级上,而是问出了一句很多人听到第一个反应,内心感叹:不愧是秦浩轩的道侣!杀人一定会搜刮的性格啊!

  张三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当时只顾着杀人解气,完全忘记了搜刮对方财产的事情,反而一脚把对方的尸身踢回去了……

  徐羽看到张三的表情顿时明白了,她轻笑着说道:“这首级固然是好的,只是财产没有搜刮,你义父知道怕少不得要念叨你几句败家了。”

  张三发现自己的定力还是不够啊,居然杀人之后忘记搜财产,不够!自己还是学的义父不够!怪不得自己的修为提升还是不够快!以后一定要记着,杀了普光狗贼得把财产带走。

  “这个要记好。”徐羽柔声道:“你义父说过……当年,普光狗贼灭我太初,抢了我太初多少天材地宝?咱们得抢回来不是?”

  在场的道宫境听到徐羽的话,忍不住腹诽:你们太初不过是五千年的小教,能被抢走多少东西?秦浩轩灭杀的普光那些高手,抢他们的资源,怕是比当年太初被普光抢走的还要多吧?这个老秦还真是财迷。

  “母亲教育的是。”张三恭敬的反省着自己的错误。

  徐羽的目光越过张三,落到了普光阁的山门之上,总是面带笑容充满了慈色的她,这一刻却是俏脸含霜,她那一双宛若皎月一般的双眸之中,射出一道慑人心魄的寒芒,她整个人更是少有的,散发出淋漓的气息,向着普光阁内冷冷道:“普光,当年尔等贪图我太初紫种。而今,我便站在你们山门外,怎得没有一个人敢于走出山门?”

  紫种!

  普光阁内,一众普光阁老祖们闻声脸色大变,眼前这个女人,便是太初的的紫种?

  他们都是普光阁的老人了,当年,他们普光阁攻上太初,寻找紫种那一战他们不少人都有参与。

  当年,倘若他们找到了太初的紫种,将那这个紫种收入教中,怎么会有如今这么多事。

  有他们普光阁的资源,那个紫种必定已经成长为他们普光阁的中流砥柱,若是再由极阵老祖宗指点一番,怕是古教都要给足普光面子了。

  可如今,这他们当年想要抓获的紫种,却是代表着太初找上门来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紫种之姿,即便是在太初那种不足万载的小教之中,对方恐怕也已经成就道宫了,而且在道宫境之中都不算弱的。

  毕竟那是紫种,是上天的宠儿!

  “那个女人是紫种,更是秦浩轩的妻子。”一众道宫境长老之中,那位面色阴鸷的老祖冷冷道:“倘若抓住她,秦浩轩必定投鼠忌器。”

  “不要忘记,她还是太初的副掌教,倘若将之炼制成血妖,不知太初,不知秦浩轩会如何面对?”

  普光阁众人心动不已,可他们却并未直接走出山门。

  倒不是怕了太初这两人,这两人即便是一个天才,一个紫种,在太初那等小教之中,资源有限,又能强到什么地步?

  单打独斗或许整个普光除了老祖宗,没人是这个紫种的对手……但若是一拥而上?就算是紫种……也挡不住普光的底蕴!

  只是……古教之人,以及神机门还有天下群雄在场的太多……

  那两个太初的余孽,万一看到普光用大力出去,接着躲入神机舟中怎么办?

  倒时候,那梦钟老祖又可以说了,躲进去两个人?那好,你们普光阁也进去两个人好了,大家神机门是公正的。

  如果是太初的人全部到齐了,那就是教战!

  任何在场的高手都要明白,教战发生了,除非他们想将自己所在的大教卷进去,不然他们到时候便真的只能看着!

  现在……反而因为太初没来全,普光没有教战的借口。

  徐羽面对这普光阁,面对着当年险些让太初灭教,灭杀了她一众同门的普光阁,也不可能再次保持佛性,她少有的嘲讽道:“你们普光阁不是在找我吗?如今我来了,普光阁的人怎么做起了缩头乌龟?这便是无上大教?”

  普光阁内,一众普光阁的高层气恼不已,可山门,仍旧没有动静。

  “缩头乌龟。”

  徐羽不屑的冷哼一声,大步向着普光阁的山门处走去。

  普光阁山门之中,一众普光阁的长老却是突然间面露兴奋之色。

  “那太初紫种自己走来了。”

  “她在神机舟旁边,可以随时躲入神机舟中,大家拿她没有办法,如今她却自己寻死,主动走到大家山门面前。”

  “再等等,等她靠近山门再近一些,大家再出手。”

  “出手,便要将她捉拿住,不能给她逃走的机会!”

  “我等一会,一起动手!”

  普光阁山门之后,一众普光阁的高手背后,道宫浮现,提起不断攀升。

  徐羽一步一步走到普光阁的山门之前站定。

  “差不多了。”

  “看样子她不会再前进了。”

  “动手,再不动手,她恐怕要回去了。”

  一众普光阁的老祖们体内气息飞速攀升,下一刻便要破开山门,一同出手擒拿徐羽。

  可不等他们动手,山门的另外一端,一股宛若星河一般璀璨、浩荡无疆的骇人气息骤然升起。

  徐羽的背后,九座仙宫浮现!

  仙宫!

  九座!

  霎时间,普光阁山门内外,无论是普光阁的一众老祖,还是前来帮秦浩轩摇旗呐喊的一众老祖们,皆尽呆住。

  他们看到了什么?

  秦浩轩的道侣,比当年的秦浩轩还凶猛?竟然拥有九座仙宫!

  能够凝聚几座道宫,已经高手之中的高手,天下都可任由逍遥纵横,更不要说九座仙宫了!

  “她……她怎么会?怎么会凝聚出九座仙宫的?”

  “她即便是紫种,可她在太初那种小教之中,怎么可以如此之强!”

  “紫种当真恐怖到这般吗?”

  普光阁内,一众道宫老祖不断攀升的气息骤然一滞,满面不可思议的看着山门之外的那道身影。

  梦钟老祖等人,此时更是根本无法保持淡定,他们真的想不到秦浩轩的妻子可以如此之强。

  之前他们对徐羽客气,只是因为这是秦浩轩的妻子。

  可如今,他们却发现对方竟是九座仙宫的老祖。

  当初,秦浩轩离开之时,也只是八座仙宫罢了,这些年也不知道有没有突破,倘若没有突破,岂不是说,秦浩轩的妻子可能比秦浩轩还要强!

  徐羽全身上下霞光璀璨,背后九座仙宫,撑开这一方空间,似乎这四周的虚空都撑裂开了一般。

  她眸光如剑,死死锁定普光阁的山门处,体内的气息更是不断的攀升着。

  “河海无际、山岳可填,日月倒转、乾坤逆施……移山填海!”

  徐羽体内气息攀升到极致之后,暴喝一声,她双手上举,双手之上,空间疯狂的晃动起来,虚空不断的被撕裂开来,露出一座无比巨大的山岳!

  并非山岳虚影,而是一座真正的巨山,这巨山似乎是自九天之外,破开虚空飞落下来一般。

  徐羽双手上举,仿佛是举着这座山岳,举着全天下所有的山岳。

  她双手骤然一挥,那无比巍峨的,将整个天际都填满,遮天蔽日的巨山立时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向着普光阁坠落而去。

  山岳坠落,四周的空间终于再也承受不住,轰然爆开,发出一道道宛若惊雷坠落大地一般的音爆之声,虚空之中,处处晃荡,一道道空间裂缝浮现。

  凛冽的劲风随着山岳的坠落而吹起,向着普光阁山门处出去,不过片刻,便形成了一道龙卷飓风,飓风所过之处,大地被整个卷起,大地之上,一切草木山石,瞬间化作齑粉。

  移山填海!

  传承自姜子白的无上法术!

  山岳坠落,整个世界似乎都随之乾坤颠倒吗,天地之间更是异象浮现,隐隐约更有雷霆之音传出。

  那是异象所引之雷霆。

  普光阁山门之中,一位位刚刚还想要动手的普光阁老祖们,此时却是惊骇到了极点。

  那山岳实在太过于巍峨巨大了,他们甚至感觉,那坠落的山岳比他们普光阁都要大!

  山岳坠落之下,天空之中,一道紫色雷霆终于坠落!

  雷霆之中,倾盆暴雨疯狂拍打而下。天地之间,日月同时升起。

  巨岳坠落,却是宛若天下间最为恐怖的浩劫降临人间。

  “这是……怎么会有这等攻击?”

  “这……难道是教劫提前降临?”

  普光阁内,众人惊骇到了极点。

  终于,那无比巍峨的巨山坠落砸下,重重的轰击在普光阁的山门之上。

  顿时,一声无比巨大的,仿佛是整个大地完全炸裂,天际之上,日月炸裂一般的巨响传出。

  整个普光阁在这一刻,更是疯狂的晃动了起来。

  普光阁内,一众弟子忽然感觉大地震荡,似是地震来临。

  几个修为弱的弟子,毫无准备之下,更是被一下震倒在了地上。

  那恐怖的巨大声响传来,更是让不少弟子双耳生痛,修为弱的一些弟子,更是被震的双耳流血。

  “这……这是怎么了?”

  “地震了?”

  “大家这是在教中,有护教大阵在,怎么可能会有地震!”

  “那这是怎么了?”

  一个个普光阁的弟子充满了不解。

  普光阁的一众老祖们,更是心下骇然,他们虽然没有开启最强的护教大阵,毕竟那大阵乃是为对抗教劫所准备,每开启一次都要耗费无尽的资源。

  除非教劫降临,否则他们是不会开启那最强的护教大阵的。

  可即便没有开启护教大阵,可他们普光阁还是有护山阵法的,那护山阵法,更是由极阵仙尊亲自布下,那可是天下间最擅长阵法的存在。

  可此时,即便有护山阵法,可他们普光阁,仍旧被这一击震的晃动了起来。

  当初,普光十仙全部都在时,曾经联手轰击过护山阵法,都没有撼动护山阵法一丝一毫,如今他们的护山阵法,在对方的一击之下,竟是给他们一种,大阵似乎都要碎裂的错觉!

  这一击太恐怖了!

  这便是紫种被称为天骄,被称为天地宠儿的原因吗?

  一念仙祖远远的看到徐羽出手,双眸之中骤然射出一道精光,强,太强了!

  当初秦浩轩从那瑶池之中离开之时,都没有这般强!

  只此一击,她便足以为例天下绝顶高手之列!

  太初,有了一个秦浩轩,竟还能有如此人物!

  徐羽一击之后,并未停手,她的头顶之上,又是一座无比巨大的山岳浮现。

  移山填海!

  徐羽施展了三次移山填海,这才停了下来。

  而普光阁的山门,更是被那无比巨大的山岳接连轰击了三次。

  此时,普光阁的山门处,即便又护山阵法在,可是山门四周的石柱也才接连遭受三次毁天灭地的攻击之后,完全断裂。

  普光阁那巨大的牌匾,更是早已粉碎。

  当年,田誉来到普光阁时,秦浩轩曾经毁去普光阁的牌匾,那时候,普光阁的护山阵法尚未改造。

  如今,在极阵仙王改造过普光阁的护山阵法之后,普光阁的牌匾却是再次被毁,而毁去的人则从秦浩轩变成了秦浩轩的妻子。

  此时,普光阁的山门入口已是变的一片狼藉,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一个无上大教的山门。

  而山门之中,一众普光阁的老祖们却是无比的憋屈,他们可是普光阁的人,是无上大教的人,这些年来,普光阁飞速发展,日益强大,又谁敢招惹普光阁?

  而他们,又何时受过如此委屈!

  可他们一时间,却又拿对方根本没有办法。

  那可是拥有九座仙宫的存在,他们普光阁中,一对一可以击败她的唯有他们的极阵老族中,除此之外,除非依靠阵法,否则没有人会是她的对手。

  他们一直认为,太初便是被秦浩轩找回来又如何?除了秦浩轩之外,其余人等根本不足为惧。

  可现在,他们发现他们错了,错的离谱。

  太初比他们想想的更强,太初除了秦浩轩之外,年轻一代还有可以斩杀天速老祖的天骄张三,还有九座仙宫的绝世强者徐羽!

  “想不到,真的想不到,当初还很弱小的紫种,百年多的时光,已成长到这般地步。”人群中,一位老祖叹息道:“早知今日,大家当初便是拼上哪怕再大的损耗,也应当以最快的速度击破太初,将人夺走!”

  “此时说这些已是无用。”

  “外面,又有人来了。”

  “古教?衍武古教?怎么衍武古教的人也来了?”

  普光阁内众人原本已经习惯经常有人到来,可是眼下,到来之人,却是不同。

  “衍武古教的人还童老祖!”

  “他怎么也来了?”

  普光阁内,不少老祖顿感烦躁不已。

  他们以前也多多少少听说过秦浩轩和瑶池古教关系不错,可是衍武古教?从未听说过秦浩轩和衍武古教的人熟悉!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那个飞来的,看起来如同五六岁模样的娃娃一般,梳着两根朝天辫,脸上甚至还挂着一丝丝红晕的孩童。

  他虽是孩童模样,可他的背后,却浮现着九座道宫!

  还童老祖飞落,看到瑶池古教一方,尤其是一念仙祖,脸上露出一道明显的诧异之色,他连连上前,向着一念仙祖行礼问好,然后这才问道:“秦道友可是到来?”

  “夫君尚在路上。”徐羽看了秦浩轩所有的神识,倒是也知道,还童老祖欠他夫君一份天大的人情。

  众人之中,最为诧异的则是梦钟老祖了,他有些好奇的问道:“还童老祖,您怎的也来了?”

  众人都是他通知的,可是他却没有通知还童老祖,甚至他与还童老祖之间都没有任何的联系,他记得当初观看绝水仙王道碟和秦浩轩的仙树成林之法的人中,也没有还童老祖。

  还童老祖早在两千多年前便已成名,甚至在场的人都不知道他究竟活了多久,只知道这是一位非常古老的老祖。

  他的年纪,在场众人之中除了一念仙祖,便是他最大了,可他一开口,说出的却是奶声奶气的,如同孩童一般清脆的声音。

  “昔年我进入飞仙遗迹,得秦道友相救,后又赠与延年益寿仙丹。吾,欠秦老祖一份人情。”

  还童老祖很干脆的说出前来的原因,当初秦浩轩帮了他,曾经有言,希翼他能帮忙寻找一眼仙,可他并非帮倒忙,秦浩轩是通过神机门找到的一眼仙。

  而后,他因为增长寿元的仙丹,在寿元增加之后,终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突破最后的瓶颈,成就九座道宫。

  此次,得知秦浩轩找回太初,前来普光阁,他立时第一时间赶至此处。

  他还童老祖,有仇必报,却也同样是有恩必报!

  还童老祖虽是一人前来,也只是代表他自己前来,可他始终是古教之人。

  古教之人,何等的高傲,寻常一人都难以遇到,此处却是聚集了两个古教的人!

  虽然太初还未至,可此处声势却已极大。

  普光阁内,众人看到到来的还童老祖,一个个头大无比。

  “不必如此烦躁。”

  普光阁主看着四周越来越烦躁的众人,脸上带着众人不能理解的沉着,用带着几分欣赏的味道做出了评价:“太初?看来发展的真的很不错啊。挺好的……”

  说着,他微微停顿了一下,双眸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之后,一字一顿道:“山门被他们给砸了,想来他们更觉得自己可以赢吧?咱们示弱一下也挺好的。诸位别忘了。咱们大家有极阵仙尊老祖宗,更有普光阁有四十万年教灵,大家有老祖宗亲手布下的护教大阵!

  此时,大家的护教大阵并未开启,等他们太初人来了,大家开启护教大阵,将之一次全部剿灭便是了。”

  普光阁主说着,目光有望向山门之外道:“大家的那些下属教派、别院之人应当也快到了。”

  “他们……”一位老祖叹息一声道:“恐怕这一次,恐怕有些下属教派不会前来了。”

  “此乃好事。”普光阁主面露睿智之色道:“通过这一次,也能验证出,那些教派是真正的忠于大家普光阁,今后可以多给他们一些好处,扶持一二。”

  说着,他微微停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一道杀伐之色,厉声道:“可同时,看那些教派不来,事后,便可以覆灭他们了。身为大家普光阁的下属教派,只想拿好处,借这普光阁的名号,那便灭亡好了。”

  几人说话间,远处,又一群人影出现。

  与之前到来的都是一两个道宫境的老祖飞来不同,此时到来之人,人数却是不少,修为也是有高又低。

  “母亲,是飞鹜教的人。普光阁的下属教派,也是距离普光阁最近的下属教派之一。”张三看到到来之人的教服,立即认出来人的身份,这些年,他除了修炼之外,便是翻看义父所准备的关于普光阁的资料,对普光阁的一众下属教派再熟悉不过。

  “母亲,大家已经去警告过他们了,他们却还前来,那便不要怪大家了。还请母亲准许孩儿出手,灭杀他们。”张三面色冰冷的望向飞鹜教众人。

  “不必急于动手,大家再次等着便是,等你的父亲,你的义父,等太初来到,再一举灭杀普光阁!”徐羽轻轻摆了摆手,并未让秦浩轩动手。

  飞鹜教一行人才刚刚飞到普光阁山门近处,立时呆住了。

  怎么此处聚集了如此之多的道宫境高手?

  那一位位的道宫境高手,即便未曾可以散发气息,却也威压滔天,让他们心颤不已。

  他们完全懵了,这是什么情况?

  不是说,太初要来找普光阁的麻烦吗?为什么这里这么多来自各大教的道宫境老祖?

  还有,普光阁的山门处,怎么看起来被人攻击过的样子?

  他们完全看不明白了。

  还好,那一众道宫境的高手看到他们之后,也没有找他们麻烦,似乎是懒得理会他们。

  他们自然不会想不开,却找这么多道宫境高手的麻烦,立时来到了普光阁的山门处。

  普光阁山门打开,飞鹜教很快进入山门之中,在普光阁弟子的带领下,飞鹜教掌教等人见到了普光阁的阁主等一众普光阁高层。

  “飞鹜教掌教孤鹜,拜见阁主,各位长老。”孤鹜掌教虽然身为道宫境的老祖,可看到普光阁主之后,却是立即行大礼拜见。

  普光阁主微微颔首,面带笑容,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孤鹜感觉普光阁主比他上一次遇见时,要和蔼了许多:“诸位辛苦了,诸位能够第一时间赶制,本阁主甚至欣慰。”

  “阁主,这都是大家应当做的。大家飞鹜教,若非依靠普光阁的无上名气,也不会有今日。便是我,都得到普光阁的指点。大家飞鹜教受普光阁天大恩情,为了普光阁,便是刀山火海,大家飞鹜教也一往无前。”

  孤鹜脸上一副忠心不二的模样,心中却是有着他自己的计较,他知道,他率队前来,会有危险,他不傻,他也知道,太初能够杀来,甚至却威胁一众普光阁的下属教派,定然又一定的把握。

  可是普光阁毕竟是无上大教,底蕴无比深厚,更有极阵仙王二世身坐镇,他仍旧认为普光阁的赢面更大一些。

  退一万步将即便败了,他们也是出过力的,而且,他们能够来参战者,皆是寿元将尽之人,战死了还能在普光这里留个好名声。

  等普光胜了,事后普光阁也不会怪罪他们派出寿元将尽之人,甚至他们早一步到来,事后少不了会有好处。

  你普光阁有难,大家前来相助。

  赢了,倘若一点好处不给,传扬出去,普光阁的脸面还要不要?

  普光阁可是无上大教,便是稍微漏点缝,落点好处,都能让他们受用无穷了。

  “好,很好。不过只是区区太初罢了,不必太过在意。来人。”

  随着普光阁主喊话,很快有门下弟子前来。

  普光阁主一挥手道:“你等为飞鹜教诸位安排洞府歇息。”

  随着飞鹜教众人到来,很快,距离普光阁最近的不少下属门派纷纷赶至。

  普光阁主则是一一接近这一众下属门派,脸上笑容也多了一些,这几家倒是不错,一般发生这等事情,先来的教派几乎都是要打头阵的。

  打头阵那是最为危险的,可他们还是来了。

  事后,等灭了太初之后,倒是可以多扶持一些这几个教派。

  普光阁有人到来,而太初一方,却是再次有人到来。

  这一次,秦忆蓝,终于来了!

  众人根本不需要先容,只是一看秦忆蓝的脸,便知道他是何人了。

  张三和秦浩轩像,是除了长相之外,那是各方面的都像。

  而秦忆蓝,则是各方面都不像秦浩轩,就是这张脸,一看便知道是秦浩轩的后代。

  秦忆蓝不管别人,直接飞到徐羽面前,恭敬道:“母亲大人,孩儿秦忆蓝,带太初弟子海敖、麒麟前来。”

  秦忆蓝的母亲?

  海敖微微诧异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却是立时跑到徐羽身前,行了一大礼道:“弟子海敖,拜见师母。”

  他一边行礼,还一边瞥了站在一旁,没有动弹的麒麟一眼。

  麒麟上前,跟着海敖行礼道:“麒麟拜见师母。”

  他麒麟乃是非分明之人,他恨的是秦浩轩那家伙,可不是眼前的师母,对师母行礼,是他懂礼貌,再说师母这么好看,行礼又怎么了,不吃亏。

  他才不是因为被海敖威胁才行礼的。

  麒麟一声师母落下,四周众人再次大惊。

  麒麟,这可是瑶池古教的麒麟,他什么时候成了秦浩轩的徒弟了?

  怪不得瑶池古教会来,他们都将麒麟交给秦浩轩调教了,这关系,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好。

  麒麟,那可是世间唯一的真正的麒麟血脉了,便是瑶池古教都无比重视!麒麟这种存在……在飞仙时代血脉只要完全开启,那就是一定可战仙王的存在!

  还有海敖……

  比麒麟是因为瑶池古教,所以知道者甚多。

  而海敖的名气,甚至比麒麟都要大,与麒麟不同,海敖的名气可是他自己闯下来的。

  这是当今天下,年轻一代之中,最强的几位天骄之一。

  张三、海敖、麒麟。

  众人突然发现,秦浩轩调教徒弟的本事当真是高,他这三个徒弟,全部都是当世天骄。

  至于秦浩轩自己,虽然他的年纪同样不大,可早现如今已经没有人将他当作年轻一代。

  那已经是当世巨擘!

  不少人更是都在好奇,这秦浩轩的弟子一个比一个出挑,不知道他这儿子的能耐又如何?

太初 /html/book/4493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