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章 整哭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芝加哥1990第一千一十章 整哭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其实是阿美利加音乐网站抽风,宋亚怎么都不至于连发三条OPRAH!

  FOX系媒体老早就在黑自己,但FoxNews资讯台一直没参与,他们正式开台不久,正在全力帮象党的竞选疯狂输出,奥莱利还给敌台CUU取了个外号:‘阿肯色电视台’,一时间广为流传,给CUU的中立形象造成了重大打击。www.938xs.com

  象党候选人鲍勃多尔不给力,今年阿肯色大统领肯定连任,给为鲍勃多尔拼命鼓噪的FoxNews平添了份悲剧色彩。

  但实际上呢?它们已经大获成功了,突然在整体越来越自由化的传媒行业里反其道而行之弄出一家风格激进的保守派喉舌,不政治正确但很准的切入了市场盲区,白人订户基本盘抓得很稳。

  目前行业老大CUU订户数约六千万,而背靠财大气粗的MicroSoft和NBC,比FoxNews资金充裕得多的MSNBC号称要短时间内冲到三千万,但因为做不出和CUU太大的差异化内容,实际订户数连FoxNews都没甩开,还不得不在政治光谱里变得越来越左。

  扯远了,从NBC跳槽过去的奥莱利是全米最有名的资讯主播之一,在被他在节目里念了帖子后,奥普拉那边已无法冷处理了。虽然资讯不到半分钟时长,奥莱利也只当逗趣小段子提了一嘴而已。

  芝加哥,位于A+唱片楼上的古德曼和哈姆林律所,托尼和当时参与揍康妮前男友的跟班以及朋友们,五个黑人散坐在哈姆林办公室里。

  “Yo,我不懂,你弟弟为什么要骂奥普拉,他应该去和那些白佬斗。”

  一位跟班放下小报,配图用类似商店层层叠叠的折扣标语风格,一条一条将宋亚的贴文转载了,对托尼抱怨道。

  “没看到亚力说吗?”

  托尼不耐烦地指向下面一条‘贴文’读道:“面对面的敌人不可怕!最令人恶心的是所谓‘自己人’的背刺!无耻!某些人在出卖灵魂!”

  “是啊,就像康妮前男友。”

  另一位朋友深有感触,他可不是托尼的跟班,在芝加哥说唱圈有头有脸的,只是那天碰巧在一起打球,然后……兄弟碰上事了肯定要帮手啊!唉!真倒霉。

  “那小子M-fxxk被白人讼棍保护起来了,还有艾莉。”

  托尼的跟班说。

  他们私底下尝试去过对方南城的老住处,找人,但无功而返。

  “碧池……”

  托尼又看了眼小报上艾莉的照片,低声骂骂咧咧。

  这两天宋亚对头们的攻击重心变成了艾莉的强奸指控,在阿美利加音乐网站的互动专贴,大量新注册的用户开始拿这个说事、辱骂、洗版,一些小报和电视台也开始高强度谈论。

  ‘都是阴谋!看看她现在这副样子!已经被毐品和别有用心的人控制了!’

  跟帖越来越多,宋亚现在开始挑一些用户留言进行回复,在对‘APLUS是强奸犯,她怎么可能敬重女性,当面辱骂奥普拉,他干得出来!’的回帖中做了上述表态。

  他公开承认过的初恋女友目前身体状态确实存疑,在最新的抓拍照中留着爆炸头,憔悴、极瘦、眼眶深陷,混血肤色上大大的黑眼圈非常明显,还总一副没睡醒的感觉。

  ‘我帮过她不少!签经纪企业,工作机会……等等!她以前出书乱写我时我也没申请禁止令,她利用了我的善良!这么多年靠聊我的话题跑通告,赚了不少钱却恩将仇报!’

  ‘就像MJ姐姐拉托娅九三年的所作所为!奥普拉在帮SONY哥伦比亚唱片前总裁汤米摩图拉那个白人至上主义者陷害我!’

  ‘都是阴谋!’

  ‘OPRAH她……’

  肯定是网站又抽风了。

  “抱歉,事情太多了。”哈姆林推门匆匆走进来,“你们都知道上庭时该怎么说了吧?”

  “知道。”

  “知道了。”

  老黑们纷纷答应,“官司要打多长时间?”托尼问。

  “很久……”哈姆林也不隐瞒,“这次对方可不想和解,大概要一直打到最后阶段。”

  “就揍了那小子一顿而已。”

  “还有抢劫,那辆车,是康妮送给他的,你们去抢回来时被对方家门口不少人看到了。”哈姆林摇头,“有人愿意帮他们作证。”

  “那是康妮的车。”托尼心存侥幸的说。

  “赠予……法律上界定很麻烦,所以会打很久官司。”哈姆林说明。

  “大不了我扛下来,不就是坐牢嘛。”托尼做出满不在乎的神色。

  “哈哈,还没到那种程度,总之,明天第一次开庭你们都别乱说话,APLUS不希翼再出现内奸了。”哈姆林主要是怕其他人被收买。

  “不会的。”

  “大家不当叛徒。”

  老黑们又纷纷挂保证,“艾莉的案子呢?”托尼又问。

  “艾莉没有证据,都六年前的事了,他们告不赢。但……唉!”

  哈姆林叹了口气,“他们其实意在造舆论,所以找各种借口拖延开庭的是他们。”

  “亚力这次……”托尼担心的问。

  “你别担心他了,他在葡萄牙过得比你开心。”

  ‘我是一名本子留学生,APLUS,我很喜欢你和玛丽亚凯莉,但你不该老是用阴谋论攻击大家的企业……’

  宋亚正翻到一则回帖,立即开始光速打字,‘谢谢!明年我会去东京开演唱会,我爱你们!但汤米摩图拉是坏人!你们的跨国企业在帮助坏人!该停止了!停止这一切!!’

  “奥普拉近况如何?”

  回完贴他惬意的用双手枕着头,半躺在沙发上。

  “还没反应,但现在小报和保守媒体都开始挖他的黑料了,接受她历年捐款的慈善组织都保持沉默,但有个儿时邻居跳出来指证说她的早期经历确实有伪造……”

  斯隆女士笑道:“她现在应该很为难,肯定不能和你在网络上斗嘴,那太毁人设,只能不停搞小动作,试图转移话题,混过去。”

  “还是有不少人同情她的。”吉米提醒。

  “嗯。”

  除了攻击自己的强奸嫌疑,今天有一些黑人和女性团体站出来力挺奥普拉,有些人还在镜头前烧自己的海报和卡带、CD,声称以后永远不会再买强奸和霸凌女人的人渣任何唱片。

  内城广播企业也没支撑自己,起码现在没,皮埃尔萨顿让发言人说奥普拉捐款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他们要翻旧档案查证,连帮自己证实文件真实性都不想干。

  A+CN的戈登只在资讯里做转述性质的报导,一副打算置身事外的样子。

  杰西杰克逊则公开对自己隔空喊话,说‘别再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了APLUS!’

  但那又怎么样?自己反正已经打定主意以本伤人了,杀敌八百自损一千,奥普拉难道就好过?她的人设更经不起这么折腾,有竞争关系的其他电视台同时间段或者同性质节目的主播们已纷纷在节目里拿自己的回帖当段子,阴阳怪气,暗示观众们去吃瓜。

  “我很期待,作为顶级媒体人,奥普拉到底会怎么回应。”斯隆女士说。

  “现在就有她的日间档读书节目。”哈莉换台。

  这是她今年推出的一档新脱口秀形式,很受欢迎,每月重点推荐一本书。

  米国现在大概有百分之四十的家庭主妇,其他还有一部分只做兼职,真正有全职工作的已婚女性可能还不到一半,这些女人空闲时间很多,社区全职太太之间也经常搞读书会俱乐部之类活动,正好都习惯看奥普拉的日间档节目打发闲暇,只要奥普拉推荐新书,大家都会去买回来,聚在一起品评交流。

  这是一种流行风气,不这么做的家庭主妇就不合群。

  所以只要能被她在节目里推荐的文学作品,几乎都会迅速冲上畅销榜,各大出版社也越来越喜欢她。

  加上黑人、女人以及媒体们的力挺,在传统媒体这块,他们控制力还是很强的。

  而自己这边的支撑者也很有意思,现在米国的网络用户群体规模不小,但刨去因工作关系使用网络服务的,真正深度在玩的‘网上冲浪者’仍以年轻白人男性居多,这些带理工背景、宅属性,在自由风气浓厚的地方或企业生活上班的年轻人,偏偏在匿名的网络世界里政治倾向会变得非常右,甚至比象党主流保守派还右,其中大多数人自然不喜欢奥普拉,于是各种帮忙传播自己爆出的奥普拉黑料,玩梗。

  互联网内容传播速度快,创造力强,拿奥普拉的虚伪说嘴讥笑已经快变成了一种流行趋势,很多好玩的梗又会出圈,被传统媒体转载,就像把野火,越烧越烈。

  “那不是一个可以重复的故事。”

  “于是他们忘掉了她。好像忘掉睡不安稳时做过的一个不快的梦。然而,他们醒来时,偶有一条裙子的窸窣声倏然而逝,而那在梦乡里擦着脸颊的指节也似乎是酣睡者自己的。有的时候,一个亲朋故友的相片,盯着看得太久……也会变样,上面移动着比亲人的面庞更为熟悉的什么。愿意的话,他们摸得到它,可是千万不要摸,因为他们知道:一旦碰了,一切将不会安然如故。”

  “这不是一个可以流传的故事。”

  “一百二十四号后面的小溪边,她的脚印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它们是这样熟悉。无论是孩子还是大人,把脚丫放进去,都会合适。拔出脚来,它们又会消失,仿佛从没有人打那里走过。”

  “渐渐地,所有痕迹都消失了,被忘却的不仅是脚印,还有溪水和水底的东西。留下的只有天气。不是那被遗忘的来历不明者的呼吸,而是檐下的熏风,抑或春天里消融殆尽的冰凌。只有天气。当然再不会有人为一个吻而吵吵闹闹了。”

  很巧,奥普拉正在读托尼莫里斯的‘宠儿’,她用平静而忧伤的语调念着书里的最后几段精彩文字,她是朗诵的超级高手,话音已落,仍韵味悠长。

  她放下书,突然抽了抽鼻子,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对不起。”又立即用手捂住眼睛,“我有点……最近发生了一些事,心情有点容易受触动,对不起,我失态了。”

  “哭了哭了!哈哈!”

  吉米怪叫:“大家把她整哭了APLUS!”

  “套路而已。”斯隆女士冷冷的说:“后面肯定有好戏。”

  果然,奥普拉很快又‘坚强’的恢复了一贯的风度,收拾心情,认真品评起诺贝尔文学奖作家的作品来。

  “托尼莫里森女士笔下的这段在辛辛那提发生的悲惨故事,一个黑人女性的悲惨命运,其中就包含了对黑人“共同体”本身的拷问。女主的人生,被支离破碎的黑人家庭所撕裂,同时对于既定的奴隶群体可能发展出的任何团结一致的情感,都会因其对白人构成威胁而遭到系统性破坏,这也是黑人共同体遭到撕裂的原因。这种对共同体的刻意破坏,是奴役者、殖民者和征服者的常见行为……”

  她姿态很低,也根本没提和自己的矛盾,但所有发言都在暗示现实里正在发生的这场舆论斗争。

  谁在破坏团结?谁在欺负谁,显而易见。

  “碧池,一个有学问的虚伪碧池。”

  真是个棘手的敌人呢,宋亚皱眉骂了一句。

  芝加哥1990



芝加哥1990 /html/book/5379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