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二章 真哭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芝加哥1990第一千一十二章 真哭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大部分情绪化留言是故意做出来的效果,但发最后一贴时宋亚真有些着急眼了,正需要威慑力的时候,自己最大一笔单一财富却随着网景股价大跌而缩水不少,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m.pinsuge.com

  “吉姆!我真想不通!为什么你们就不肯迁就一下aol(米国在线)呢!?非要收那么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浏览器授权费,还必须严格按用户数交份子钱,人头税!”

  其实在传言部分c厂商明年新机将搭载MicroSoft捆绑了免费ie的dows97操作系统后,网景股价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受质疑,后续还涨了两天,但ol的说明很简单,用你网景产品要花钱,MicroSoft那边则有现成免费的,我干嘛不换?

  “不是……你……现在都这么跟人说话的吗?”

  吉姆克拉克对他的咆哮体非常不爽。

  “呃,对不起吉姆,我最近……最近心情不太好,你知道的。”

  宋亚秒习惯性道歉。

  “我要对企业盈利和股价负责,aol那边每年提供一千多万刀收入呢,说免费就免费?”

  吉姆克拉克语气好了点,说明道:“这样也好,大家已经把MicroSoft逼到墙角了,它们不使用垄断手段就根本没有翻盘的机会,只要露出不正当竞争的破绽,就必定会付出代价。”

  “那现在怎么办?aol那份收入没了,下个月市占率数据也不会好看,其他互联网接入商还会效仿。”

  那可是MicroSoft,不出意外,今年MicroSoft会排在标准普尔市值榜的第五名,差一丁点就能迈过千亿大关,比去年市值翻了近倍,前四位则分别是通用电气、可口可乐、埃克森石油和英特尔。

  宋亚没吉姆克拉克那么自信。

  “放心,大家的浏览器更好用,更稳定,用户不会在aol自动弹出的接入页面停留多长时间,最后还是得用回网景。”

  吉姆克拉克安慰,“MicroSoft不但涉嫌垄断,还很可能私底下使用了违规手段说服收买aol,等着好了,我会查出证据,让它们彻底完蛋!”

  “哼哼。”

  反正这家伙害怕抛售潮打击股价,对外肯定要表现得信心满满,实际情况谁知道?宋亚也不敢全信,“那最近大家有什么挽回股价的短期手段吗?”

  “会有的。对了,你那篇贴文似乎传播效果不错,继续,高强度攻击,加点讽刺小段子可能会更好,我编了一个它家总裁鲍尔默的,你记一下。”吉姆克拉克说。

  “这么人身攻击好吗?”

  “你还不敢人身攻击?”

  “那不一样……算了,稍等一下,我拿纸笔……你说。”

  宋亚记下吉姆克拉克原创的蹩脚小段子。

  其实他不怎么想发,只是网景一个卑微的小股东而已,犯不着搞得跟MicroSoft有生死大仇一样。

  这时候跳出来去揪着最强大的App业巨头穷追猛打,生怕仇人不多怎么着?老子没那么莽好吧。

  无论如何,眼下先把奥普拉整到位再说,而且里斯本第二场演唱会就在明天,随后要动身返米,刺杀威胁还没解除呢!

  摩图拉……

  那家伙还真不好对付,也不是不好对付,是不好处理。

  摩图拉不是奥普拉那种公众人物,目前又没正式就任SONY哥伦比亚唱片总裁,自己疯狂发帖攻击他时,普通看客反应都是‘这是谁?’‘干嘛总是要提起他,攻击他?’‘他种族歧视我知道,但你不是已经闹过好多次了吗?而且现在摩图拉也不算什么角色了。’

  效果不佳。

  怎么能将一只躲起来装死的癞皮狗弄得身败名裂?不然拿不到所谓的‘杀人许可’啊!

  “道格?”

  最后一次彩排时接到了党鞭办公室幕僚长道格的电话,“你不会也想帮奥普拉说情吧?”宋亚半开玩笑的试探。

  党鞭安德伍德虽然是芝加哥政客,但他发迹比较晚,就任联邦众议员时奥普拉已经离开芝加哥了,两边没什么交集。

  他今年也没竞选压力,但责任很重,需要帮驴党党团牢牢盯着各地的联邦众议员选举,非常忙,按理说应该没必要,也顾不上参与自己和奥普拉这档子事的。

  “如果我说yes呢?”道格反问。

  “你们……你们这些虚伪的政客!一群废物!是我无辜被人搞了,你们还要我吞下去!?老子现在生命安全都没保障,出门还要穿防弹衣!fxxk!”

  宋亚破口大骂,安德伍德不帮忙比戈尔不帮忙还令人生气,“以后别想再从我这拿到一分钱!你告诉你家主人……”

  “嘿!别急眼,as。”

  道格赶紧制止他继续骂下去,“耐心听我说完ok?当然,我只负责传话……”

  第二天,宋亚感慨地挥着手,和里斯本歌迷全场aieuego大合唱,九六年的最后一场全球巡演,圆满而顺利的结束了。

  “嘿,谢谢,辛苦了。”

  “就要走吗?哦对,你是欧洲本地人,但晚上会来参加派对的吧?”

  “别跑太远,晚上有派对,都来。”

  “谢谢,谢谢,辛苦了……”

  走下舞台,他和巡演团队的每个人亲切拥抱,道谢,邀请他们来参加派对,整整十三场大型演唱会没出大事故,也没发生什么内部八卦外泄的幺蛾子,很令人满意。

  被巡演团队簇拥着,与四面八方伸过来的手相握,主创、工作人员、舞者、乐手、帮腔歌手,还有保镖们纷纷过来交际,他心情也很好,签名合影之类要求来者不拒,通通满足。

  “as,录像拿到了,来一起看吧!”

  安舒兹高层在外围喊道。

  “马上!”

  他大声答应下来,周围的人自觉分出一条小道,放他回休息室。

  里面人也不少,除需要做最后收尾工作的服化道以外,就是菲姬、哈莉还有斯隆女士、吉米他们,以及安舒兹与SONY哥伦比亚唱片的人。

  斗了有一段时间,摩图拉倒基本没对唱片旗下歌手目前人心稳定,就等着明年年初约满一起换去新企业了。

  但这样也说明斯隆女士的担心很可能接近真相,摩图拉真的想干掉自己然后帮SONY哥伦比亚唱片出自己的纪念专辑,否则没必要如此忍耐。

  暂时仍是自己管理人的纽曼也来了,他这算站好‘最后一班岗’,还带来了盒录像带。

  “以后……”

  宋亚和他热情拥抱,“替我照顾好ii……”

  丹尼尔走了,自己马上也要走,以后纽曼在企业里的日子不会好过,好在他除了高管薪资,还有玛丽亚凯莉的一半管理人收入,靠着当家divs的管理人。

  “放心。”

  纽曼笑道:“你看过她接受华语媒体的采访谈话了吗?”

  “当然。”

  前妻还是很厚道的,两次公开声称自己不是会那么辱骂女性的人,一次在本子那,一次就是昨天,接受弯弯媒体采访时再次表态支撑自己。

  其实她目前的处境并不很好,摩图拉回来的隐患一直在,十月怀胎期间她的媒体曝光率也不行,随后还离开了米国。最近唐妮布莱斯顿和她路线相近的抒情流行节奏布鲁斯单曲un-

  e称号不是大白菜,有人上来说不定就会有人下去,她的压力也很大。

  宋亚最近看过一本七十年代曾昙花一现的摇滚歌手自传,里面提到从歌手自身视角出发的一种体验,非常有同感。

  就是歌手本人很多时候是不知道自己实际上红不红,有多红的。

  自传编辑所在乐队成名很快,在七十年代,打榜宣发主要还是靠一地一地赶场表演,跑巡回宣传完成。他们发行首专时从小地方出发,一路穿行于全米各个大小城市,一年间很明显感觉到来看演唱会的观众多了,歌迷们越来越疯狂,开始有骨肉皮们找各种路子贴了上来,收入自然也暴增。

  于是五位乐队成员越来越骄傲,放纵,花钱如流水,又趁热打铁签下了全米巡演的合约。

  又是一年奔波,当巡演结束后,他们感觉现场观众没少,歌迷热情依旧,女孩们依然发疯一样的贴上来,但他们就是不红了,突然就不红了。电视和广播台的通告没了,即使有,也是小电台的邀请,报纸杂志上原来已经很久没谈论他们,广告商消失了,狗仔们也是,商演出场费打折再打折……

  只有站在上帝视角,才会很清楚的看到他们从爆红到逐渐过气的一条曲线,从媒体发现摇滚新星开始,到小报刊登他们在巡演途中的脱序行为,其实没过多久,他们的歌逐渐在大众视线里消失,新的同类乐队崛起,慢慢的,虽然他们的巡演票房还不错,但商场酒吧里已不再播放他们的歌曲,他们的面孔也不再见诸于媒体了。

  而这些,对他们本人来说,似乎只是巡演结束后一瞬间的事,然后二专失败,团队内讧解散,从此彻底销声匿迹。

  几年后,走在路上就没人能认出他们了,之前的那一切简直像场不真实的梦。

  他们挣扎过,也想尽了办法用尽了手段制造热度,但换来的只是小报对过气明星不甘寂寞的冷嘲热讽,然后继续被遗忘。

  后来的五名乐队成员虽然还能拿到一些版税收入,但那两年的风光无限就像生活中的乌云,他们之中有吸毐沉沦的,也有接受不了现实自杀的,最后除了这位自传编辑,其他人连维持安稳生活都没能做到。

  而自己呢?芝加哥的涉黑歌手、谋杀2y传闻,等等等等,一切都集中在今年爆发了。

  宋亚其实也不了解自己在大众中观感的全貌,也许巡演回去后,自己已经不红了吧?

  ‘嘭!’

  开香槟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回家!回家!”菲姬倒是开开心心的,抱着个大香槟酒瓶嚷嚷着。

  “干杯!”

  所有人举杯相庆,宋亚抿了口酒,坐到化妆台前,哈莉依偎了过来,“大家会不红的吧?”好像猜出自己心思一样问道。

  “别自己吓自己。”

  宋亚知道她最近心情很低落,宠儿是肯定没份了,又得罪了奥普拉,如果明年刀锋战士因为自己人气的下降而票房失败,她……年纪也不小了。

  平日里咋咋呼呼的黑珍珠现在搞得像终日哀怨的病美人。

  搂住她双肩鼓励了下,收效甚微,“看电视吧。”

  安舒兹的人把纽曼带来的录像带塞进机器,是芝加哥wgn台的。

  “奥普拉!大家爱你!”

  画面里出现了苏茜姨妈和康妮,两人一左一右正簇拥着灿烂微笑的奥普拉高兴大叫,康妮甚至像见到偶像般挽着奥普拉的胳膊,开心蹦蹦跳跳。

  “康妮你……不是吧?”这里没人不知道自己和奥普拉的矛盾,菲姬诧异的说道。

  ‘奥普拉温弗瑞今天回到了芝加哥,出席致力于帮助南城黑人贫民的苏茜基金会举办的慈善活动……’

  记者的画外音说道。

  这时候众人才注意到三个水桶黑女人手中共同捏着的支票。

  ‘她宣布将为苏茜基金会捐款一千万,而苏茜恰好是as的亲人,姨妈。’

  “在芝加哥,黑人群体的生活……”

  奥普拉站上了演讲台,背后除了苏茜和康妮,还有戈登、威廉牧师以及芝加哥南城的一些黑人精英。

  “我非常赞赏苏茜多年来支撑贫民和教会的慈善行动……”

  她的演讲水平是顶尖的,声情并茂,台风很稳。

  “还有,我要为我在节目中的失言向苏茜、南城非裔群体以及s评价我的言论的转述,rry,我对此感到非常抱歉。”

  奥普拉这段话是夹杂在长篇大论的捐款演讲中说的,很快话锋一转又聊起了宏大议题,但已经够了。

  休息室里静得落针可闻。

  “shxt!”

  哈莉打破了沉默,她突然就像活了过来,“as!你-fxxk是怎么做到的!?”大力拍了下宋亚的胳膊,嗓门都变回了以前。

  “我都说我没说过那种话了。”宋亚在屋子里所有人的注视下,装逼的耸了耸肩。

  wgn是芝加哥地方台,葡萄牙收不到,所以要纽曼顺便捎录像带过来,而没有录到的地方……

  “谢谢,谢谢……”

  奥普拉在掌声中走下演讲台,回头望了眼已经交给苏茜的一千万支票,鼻头一酸,心痛如绞,飞速避开旁人拿出手帕拭泪。

  这次她真哭了。div

芝加哥1990 /html/book/5379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