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3娇蛮公主vs敌国质子(54)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快穿:女配又跪了1163娇蛮公主vs敌国质子(54)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玉盈能想到的,就是玉华害了自己g。www.kan8zw.com

  本该在这的玉华,却逃脱了,而自己

  她看着眼前淫乱的画面,顿时捂着脸绝望地尖叫。

  不,她的一生不能这么毁了。

  她看着床边醉醺醺的沈齐,眼里迸射出炙热的光来,她还可以嫁去西赵,西赵的大皇子他日便是太子,是储君,他日西赵的皇帝,那她就是西赵的皇后

  对啊,她可以

  美梦戛然而碎。

  她搓着自己身上的指痕,看着被她推到地上的侍卫,那布满麻子的脸,叫她作呕。

  怎么办?

  大皇子醒来过,他,他看见了这侍卫,又是在同一张床上,不知会作何感想?

  就在她绞尽脑汁低头啜泣时,外头池熠的命令,无疑是当头一棒。

  “三皇兄,不要杀她们!”

  非是玉盈良善,而是这些人可以作证,作证她和池芫一道来换衣裳,结果自己中招了,还是这样损的招,池芫却毫发无损,要说和她没关系,玉盈根本不信。留着这些宫人作证,到时候怎么也要让父皇查出来好惩罚池芫

  可是现在。

  “皇妹做了如此之事,若不处理干净了这些人,你莫非是想自戕来谢罪么?”

  偏生,池熠冷淡的声音如是说着。

  就好像她这不洁之人已是皇室耻辱,合盖自尽来保全最后的名声。

  玉盈咬着唇,没有接话。

  不多时,她被宫女拖着扶着带回去,出门时,她对上池熠冷漠的眼神,不知道为何,她总觉着,三皇兄的眼里有着讥诮,她脑海里快速闪过什么。

  随后她指着池熠,“你,难道是你们”

  但她根本没有力气和池熠纠缠,就被宫人半拖半抱地带了下去。

  池熠看了眼床上还晕乎乎的沈齐,不禁嘴角一扯,就这德行,还想娶玉华?

  给你个玉盈就不错了。

  抱着手臂,他暗爽之后又不爽起来。

  苦力活和善后的活都被他揽了,沈昭慕干吗了?

  就出现比他快那么一会,将侍卫打晕了而已

  可如果不是要将沈齐给弄过来,他指不定是第一个赶到的。

  现在好了,他累死累活,有种为西赵质子做嫁衣的既视感。

  实际上,谁说不是?

  孟皇后要处理哭着上坤宁宫,面上说是求她做主,实际上兴师问罪的淑贵妃,根本没有时间去管池芫这个女儿。

  她不管,自然就给了别人机会。

  比如

  如今已经是图谋不轨的沈质子。

  他将沈臻打发了回驿站,自己则是留在顺和殿。

  待池芫换了舒服点的便服,他站在摘星殿院外,坐在树下,给她斟酒。

  琉璃杯里盛着池芫在宴上便觉着很好喝的果酒。

  月上梢头,繁星点点,看起来好不惬意诗情。

  池芫却是古怪地抱着手臂走过来。“干吗?深更半夜,你就不怕也被当做登徒子抓了?”

  晚上才闹了那么大一出丑闻,这家伙也真是头铁,还敢深夜造访她这摘星殿。

  沈昭慕将倒好的果酒推至池芫面前,闻言只是莞尔,“你父皇急火攻心如今正在寝宫休养,你母后正被淑贵妃胡搅蛮缠着分身乏术,哦,还有你皇兄

  他就更惨了,今晚都别想能合眼休息会。”

  池熠被派去安抚沈齐那草包的情绪了。

  沈齐酒醒了,就发现自己与东楚的玉盈公主有染,这还不说,旁边躺着的还有个猥琐的侍卫,且这侍卫,太医查出来,是不干净的

  这点,池熠没忘“不慎”透露给沈齐。

  这下,沈齐整个人都恶心醒了。

  如果只是和玉盈公主有了苟且还好,毕竟对方也是个美人儿,比起玉华公主是差了不少,但最多就是觉着惋惜,不过瞧见玉盈公主也受东楚皇帝喜爱,加上想着这可是自家十七弟念着的女人,一开始,沈齐还是沾沾自喜的。

  什么才女公主,还不是耐不住寂寞给自己写信,要嫁给自己。

  但是,多了个侍卫,这事就怎么都恶心了,还是个得了花柳的侍卫。

  于是,池熠既要站在受害者的角度上找沈齐算账,又要安抚同样吃瘪的沈齐,挺难的。

  池芫唏嘘地想,要是淑贵妃和玉盈不那么歹毒,留一手,也不至于会闹成这样吧。

  居然找来了个得了花柳的侍卫想占自己便宜!

  如果只是设计她和沈齐,那么现在,玉盈倒是得偿所愿了,嫁去西赵也不失为她另一种出路。偏偏她们自己人心不足,搬起石头砸她们自己的脚。

  “你听着,很幸灾乐祸。”

  池芫端起酒杯,把玩着,然后到底是忍不住,一口饮尽。

  这酒酸酸甜甜的,和果汁差不多,她便又将杯子递过去,自然地让沈昭慕给她当倒酒小弟。

  “还好。”沈昭慕比较坦诚,“他们若是有空,我就没机会来找你了。”

  他声音里含着笑,听起来如沐春风的,池芫脸上微微发热,摇摇头,美色误人,可千万别一杯酒就给醉了上当了。

  “你本就不该夜里来,孤男寡女,月不黑风不高也很是危险的。我可是自爱的姑娘。”

  她说着,还挺骄傲地挺了挺胸。

  沈昭慕失笑,“嗯,你是不过,我不是。”

  他在池芫睁大眸子时,低声暧昧地补充道,“我啊,有所图谋。”

  “说话就说话,离,离那么近作甚?”池芫一巴掌贴在人脑门上,将他倾过来的脑袋推了回去,扇了扇两颊,又端起酒杯,将果酒当水来解渴,“你,你图谋什么?”

  “我啊图你。”

  沈昭慕盯着池芫红彤彤的小脸,心想这酒看着香甜后劲可不小,这丫头居然当灌水似的牛饮,想来也是后劲上来了,便更无所顾忌,压着声音,喉结上下动了动,道。

  图你

  池芫脑海里的烟花炸开,她机械地侧过头,与他四目相对。

  看见他眼底脸红得如火烧过,很是憨傻的自己。

  “你,不要脸!”

  “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沈昭慕颔首,温润的面上是狡猾的笑容。

  “沈昭慕,我,我有要嫁的人了,你,你不许再来撩拨我了。”

  良辰美景,月下对饮,原本是最适合表明心意的时机,却不料,醉酒的美人也依然是那个会破坏气氛的一根筋。

  起身就义正言辞地捅人心窝子。

  沈昭慕嘴角的笑意僵住,隐去。

  “你要嫁谁?”

  “反正,反正不是你”

  “不准。”

  “你说不准就不唔!”

  池芫:靠,又被狗啃了。

  系统:别说了,狗啃没啃不知道,狗粮是一定来过。

  池芫:。。

快穿:女配又跪了 /html/book/5431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