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最好的成全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暖冬事件第二十四章 最好的成全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人之所以为人,就是他有着令人憎恨也令人热爱、令人发笑也令人悲悯的人性。

  ——严歌苓《芳华》

  凌晨四点半,车子停稳后,马孟二人付钱下车,直奔医院内走去。

  满仓也驾驶着出租车,一溜烟地消失在B城氤氲的晨雾中......

  马占军应酬多,有时候喝完酒打不到车,于是他索性加入了一个出租车司机群,每次喝完酒,报一下位置,就近的司机就会去主动接他。

  计划部署好后他把满仓拉到群里,满仓只在群中吆喝了一句:

  “专业替晚班,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马上就有人主动联系他了,满仓把协商好的任务钱转账给司机,就算交易完成了,当晚他获得了出租车的控制权,跑多少钱,是赔是赚,完全取决于他自己。

  他又哪里在乎这所谓的任务钱。

  完成这个局后,他便把车停到了车主指定的位置,拨动油箱杆,熄火锁车,然后打开油箱盖,把车钥匙放入其中,用手一推油箱盖,便把钥匙锁在其中,白班司机上班后自会拿着另外一个钥匙把它取出来。

  给车主发了交车短信,满仓便急匆匆离开了。

  回到家中,满仓迫不及待地翻出黄纸,把它铺在茶几上......

  果然,张发把当年之事,都记录在这张纸上了,那歪歪扭扭的红字,仿佛是一把把红热的烙铁,灼烤着满仓的双眼。

  他不敢相信,人性竟能扭曲到如此程度,印象中那温柔慈爱的父亲,竟成为了这四只饿鬼的盘中餐......

  满仓不愿去揣度,在父亲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该有多无助,该有多痛苦......

  忽然,满仓觉得胃里一阵翻涌,他连忙跑进洗手间,跪在马桶前呕吐不止......

  这画面,只一想象,便让人觉得恶心。

  一阵接着一阵的恶心感,让满仓几乎无法呼吸,他向上翻着自己血红的双眼,眼泪和鼻涕早已失控,成股流下。

  他想大声呼喊,但嗓子里却只能发出低沉的“呜呜......”声,双手无力地拍打着地面......

  恨啊,

  有多恨,

  比山高,

  比海深......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

  晚八点,在“基地”里满仓平静地向马占军叙述着黄纸上的内容,没有语气,没有悲伤,他的泪已经在凌晨时分,彻底流干了......

  马占军觉得自己全身似有几百只毛毛虫在爬,全身骨缝都在咯咯作响。

  他怎么也想不通,那个对自己下跪作揖的男人,竟是个食人恶魔。

  “节哀......柱子......”马占军拍着他的肩膀,继续说道: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血债血偿,他们一个都活不了!”满仓的语气依旧平静得犹如死水般......

  “柱子,到这里就可以了,大家报警吧,把它交给警察,我向你保证这帮孙子一个都跑不了,他们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别说了......猴子......不亲手撕碎他们,我还算是男人吗......”满仓拿起酒杯,猛喝了一口。

  “不......你给我听着......柱子......你还有你的人生,为了报复她妈这帮畜牲,不值,不值啊!”马占军对着满仓焦急地挥动着双手......

  “人生......人生......我的人生啊,早就在十年前,终结在那个冰冷的停尸房中了......”满仓抬起头,盯着面前昏黄的灯光,继续说道:

  “支撑我活到今天的信念,就只有这一个了......兄弟,这花花世界对你来讲是人生,可对我来讲......是地狱......”

  “你疯了,这样下去,我他妈也得跟着你完蛋,我还有妻子,我还有家人和孩子......”马占军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地对满仓说道。

  “我知道,猴子,对不起!但我还需要你帮我一个忙,只有你能帮我......”满仓依旧是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他妈做梦,谁也不是傻子,你若不去报案,我他妈现在就走,以后我都不认识你!”

  “对不起......对不起猴子,我要复仇......”满仓态度坚决地回答。

  “见鬼去吧你!”马占军低吼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猴子,只有你能......”满仓对着马占军离去的方向大声喊道。

  “咣......”重重的关门声,吸引了酒吧内所有人的目光......

  “服务员,再来杯酒,要你们店里最烈的酒......”

  ............

  酒并不能麻醉满仓的神经,在喝了数杯后,他失望地离开了“基地”。

  满仓回到家中,躺在卧室冰冷的床上,翻出那个熟悉的号码,打过去又迅速挂断,再打过去又挂断,此刻他就像一头困兽,在矛盾的牢笼中挣扎着......

  他知道自己这自私的决定,给“猴子”带来的将会是什么......

  那将是深不见底的无妄之灾。

  在纠结了一番之后,满仓终究不能战胜自己的良知,他随手把手机丢到一边,痛苦地闭上了双眼,自己的复仇计划,彻底陷入了死局......

  “叮铃铃......”午夜两点,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满仓迅速抓起手机一看,

  是“猴子”打来的电话......

  “说吧,我该怎么帮你......”电话那头,一个无比憔悴的声音传来。

  “对不起......猴子......”满仓从牙缝中,挤出这一句话。

  “你他妈终于有一个正确的态度了,你要早这样,我早就答应帮你了......”

  “对不起......”

  “别跟我废话了,说吧,你有什么计划......”电话那头轻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我就一个要求......活着......柱子,无论如何,你都要活着......”

  ............

  从那天起,满仓这个人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所有的联系方式全部被注销了,只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留下一份手写的辞职报告。

  他要开始去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了......

  无论对错与否,这就是他的选择,

  落子无悔。

  ............

  出院后静养了一段时间的张发,带着厚礼,专程去B城拜会了马占军。

  二人相约在一处僻静的茶馆中见面,张发带着孟二狗,早早就来到了包厢等候,不多时马占军轻摇着折扇,微笑着推开了包厢的门。

  他要完成一个使命,在这残酷的棋盘一角,布下一子,然后只需静静等待......

  等待一人持斧跃出,将张发这条大龙,拦腰斩断。

  这是对朋友,

  最好的成全。

  


暖冬事件 /html/book/5440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