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8章 宠妃18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第928章 宠妃18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南玉被小陈子突然的大反应惊了一下,诧异地看着他,回想他刚才呆呆看着她的模样,顿时捂着唇笑起来。m.gereay.com

  小陈子心跳如鼓,听到她的笑声,面红耳赤,腰弯得更低了。

  南玉好不容易停止了笑,眼中依旧残存着笑意:“起来吧,这么弯着腰不累吗?”

  小陈子仿佛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姿势,连忙恢复了正常,只是头埋得死死的,不敢再看她第二眼。

  南玉没有多想,毕竟对方是个内侍,她都把他当成访香一般,所以对于他看着她看呆了,也只觉得高兴,这说明自己好看呗。

  “柳八子此人不可小觑,你想办法安排一些人进玉林殿,短期内不需要做什么,日后本宫有用。”

  “是。”

  说到正事,小陈子恢复了正常,如果忽略他昏暗中依旧发热的双颊的话。

  说到这,他想起一事,问南玉:“娘娘打算何时重掌宫务?有些事,还是得有实权才好办。”

  南玉托腮,继续把玩着香炉:“本宫身子刚好一些,眼看着天要冷了,二公主也在本宫这,太后娘娘体恤人,恐怕不会这么快让本宫劳累,不过最迟明年春,太后必然忙不过来,届时本宫会帮太后娘娘分担一些。”

  明年春?明年春……小陈子恍然,再次恭敬应下。

  天气渐渐冷下来,二公主体弱,满月时依旧哭得细声细气,皇帝和太后与南玉商量后决定不大办,一家子热闹一下就好,免得折了孩子的福气。

  满月后,南玉告诉太后自己正在自学医术。太后自然而然想到了身子不好的二公主,认为南玉是为了孩子这才学歧黄之术,心中感动她一片慈母之心,很爽快地同意南玉每日听太医局医女上一个时辰的课,并允许她拿太医局的药材进行学习辨认。

  于是,南玉名正言顺地在偏殿弄了一个小药房。她对药房的管理非常严格,一片药材进出都要登记在案,追溯来源去向,让原本担心药材被误用的皇帝渐渐放下心来。

  而南玉学医三个月,显露出极大的天分,让听闻进度的太医们又惊又叹。皇帝起初没有放在心上,等到太医局首席太医,也是他最信任的御用太医告诉他南玉真的是学医的天纵之才后,顿时对自己的杨昭仪刮目相看。

  面对皇帝激赏的目光,南玉并没有太多的骄傲:“行医如同行军,空言无补没有半点用处,太医们只是因我是您的妃子所以过奖而已,如今我连一等医女都比不上,遑论各位太医,只是想着学一些医学常识,无论对我自己还是对小二都有好处。”说着,她无奈地笑了笑,“我第一次当娘,小二又三天两头生病,我自己懂一些医理,方便照顾小二。”

  皇帝感动不已。

  南玉趁机问:“小二的名字皇上想好了吗?总不能老是小二小二地混叫着,小姑娘叫这个名字不好听。”

  皇帝看她皱着鼻子嫌弃的模样好笑,刮了一下她的鼻梁:“你还说,谁开始叫这个诨名的?”

  南玉眼睛东看西看就是不与皇帝对视:“谁叫的……太子吧……”

  皇帝被气笑了,手指点了点她的脑袋:“当娘的人了,还栽赃给小孩!”

  南玉躲开,笑着抱住他的手臂撒娇:“啊呀皇上,大家说正事呢,小二的名字您想好了没?”

  皇帝顿时骨头软了,往四周看看,端来一杯茶,指尖沾了一点茶水,在桌面上写了两个字:孝柔。

  南玉一看这两个字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握住他的手自己写了一个字:潇。她眼神明亮,笑容温软:“皇上的心思我都明白,不过我既决定养育她,便将她当成亲生孩儿,不求她未来孝顺,只如同全天下父母一般,希翼她一生安乐自在,潇洒的潇,更好。”

  头一次有人对皇帝说你的名字取的不好,另一个字更好。被否决的皇帝心底没有任何不快,反而如一团春水化在心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将身边的人揽入怀中,说:“好,二公主就叫潇柔。”

  南玉轻笑:“小名就叫潇潇吧。”

  皇帝自然说好。

  不知从何时起,南玉给皇帝留下了不一样的印象,和南玉呆在一起时,皇帝总是感觉轻松愉快自在,她身上的美好让他动容,和她一起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

  因为南玉的头痛病,皇帝一直没能近她的身,而他自诩君子、明君,从成人起就自制克己,从不被本能的冲动所驱使,他绝不会放纵自己作出白日宣淫的事情,于是对南玉,心里一直痒痒的,又压抑着不让自己因女色而突破底线。

  因为这份得不到,皇帝对毓秀宫态度很特殊。南玉也在众人又嫉妒又佩服的目光下做着高调特殊的“宠妃”。

  南玉对皇帝这份自制还是很赞赏的,也渐渐相信,这样的皇帝真的可能因为爱上一个女人而放弃后宫。

  转眼第二年春,皇上大封后宫,除了之前连升两级的南玉,所有人都至少升一级,其中柳八子最夺人眼球,连升两级,晋为美人。

  大封后宫后,不等众人高兴完,新一轮选秀开始了。

  后宫的妃子们在选秀风声出来后就开始各家忧愁,有的见娘家人的频率增加了,有的屋里摔碎的瓷器增多了,有的宫里的小太监宫女怨声载道,独坐西窗忧愁的算是最平静的……唯独南玉,一直都面无异色甚至选秀开始后高高兴兴地接了太后分过来的差事,协助太后处理诸事。

  访香早就习惯了自家主子的贤惠大度,她从小跟着主子学三从四德,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小陈子却对南玉的本性有一定了解,知道她一直在争,可他自诩聪明,却实在看不懂,为什么有捷径不走,便要剑走偏锋。

  南玉分担了选秀的差事,连带着小陈子也忙了起来,但随着选秀一轮轮过去,小陈子脸上的欲言又止越来越藏不住,南玉再也不能视而不见了。

  这日,她处理完杂事,没让人退下,而是笑着赏了他一杯茶,与他开玩笑:“皇上选妃,本宫不觉得怎么样,你倒是神色越来越不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本宫和你换了个魂。”

  小陈子连忙称不敢,娘娘说笑。

  南玉累了一天,只有自己人时懒得端坐,直接半靠在靠背上,托着腮懒懒地看着他:“心里有什么问题问吧,别把人憋得神魂不守,反而出了事。”

  小陈子见她云鬓微散神色慵懒,声音绵绵软软的,仿佛带着勾,心头一跳,死死低下头,犹豫了一下,到底因共事久了感情深厚,不顾忌太多,说出了多日疑问:“皇上很喜欢娘娘,娘娘您为什么不……不侍寝?若是您病好了,柳八子根本比不过您。”

  他受南玉吩咐去盯着柳八子,自然知道她十分受宠,更别说这次皇帝直接封她为美人,在他看来,如果不是南玉让了,根本没有柳八子的事。

  一声轻笑响起,带着主人的漫不经心以及隐晦的不屑,南玉起身凑近小陈子,让他看着自己:“你说,本宫是什么样的人?”

  小陈子只觉得鼻前一阵暖香袭来,南玉精致的五官放大在眼前,顿时脸红了个通透,舌头就像被叼了一样,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南玉诧异他的反应,但她对内侍不太了解,没放在心上,还恶作剧般捏了捏他如血玉的脸,笑:“贤惠?美好?端庄?宽宏容人?无怨无悔?舍己为人?你说,皇上要是知道本宫不是这模样,还会喜欢本宫吗?”

  小陈子只觉得被她捏过的地方火烫火烫,仿佛火在烧一样,下意识说:“会。”

  南玉意外地瞪大眼,哈哈笑起来:“傻了?你以为皇上是你?”

  小陈子一下子醒了,回想南玉刚刚所有的话,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顿时心中不是滋味,他张张嘴,颓然了很久,似是确定了自己的想法,抬头认真地对她说:“娘娘很好。”就算他看到了所有人看不到的杨南玉——一个精算计善谋略的女人,可他依旧觉得她很好,一点都不比她表面展示出来的杨昭仪差,甚至更吸引人。

  南玉弯着眼睛笑,和刚才所有的笑不同,带着一份返璞的真:“谢谢,本宫知道。可惜皇上和你的想法不一样,所以本宫的病好不了了。”

  小陈子胸口震荡,他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猜测,杨昭仪是真的不愿意侍寝!但是他又不是那么震惊,似乎这事情放在眼前的人身上,并不难以理解。

  南玉对小陈子说:“你的好本宫一直记着,待本宫有了能力,你想要做什么本宫都能帮你。”

  小陈子身上的热气顿时褪去,抬眼去看她,却见她懒洋洋地拿起了医书,仿佛刚才只是随口对手下说的一句笼络人心之话。

  一时之间,他不知安心还是失落。

  南玉很认真地陪着太后选秀,除了皇帝指明的某些官家女子,剩下的人,对于那些有入宫野心又长得美的女子,她很是大方地让她们全都入了最后一道御选,对于没表现出野心回家能嫁个好人家的女孩,她全都打发下去,无论美丑。

  如此一来,入选的秀女颜值平均值很高,吸引了所有人视线,对于落选的人并没多少关注。

  宫里的妃子对南玉恨得牙痒痒,就这么自信皇帝能宠爱你一个侍寝不了的女人?选了这么多的妖妖艳艳!

  南玉似全然无觉,御选当天,和太后坐在一起,还满是沉醉地感叹:“和漂亮的小姑娘呆在一起,顿时觉得心情都好了。”

  把太后逗得不行。

  这场选秀非常成功,皇帝不仅选了自己早就暗定的大臣之女,还选了好几个顺眼的美女,让冷清的后宫一下子百花齐放。而大公无私的南玉深得太后皇帝信任,被太后予以重任,拿到了一半的宫权。

  这时,那些妃子反应过来了,合着她自己不侍寝就拿选秀讨好皇帝太后借此上位掌宫权!更恨南玉了。

  南玉抱着会笑会闹发起脾气就啊啊叫的小公主潇潇笑得温柔,全然不把这些人的嫉恨放在眼里,恨吧恨吧,就喜欢你们恨我又干不倒我的样子。

  更何况,她说不定还帮了这些人一把,多选一些美女,柳盈盈与皇帝之间的感情进展应该会被影响吧,和美女争宠总比被打入冷宫好些。

  南玉刚出了一会儿神,怀里的奶娃娃就一把抓住了眼前棉质的小鱼塞进嘴里,口水糊了半条鱼。

  “想吃鱼了这是?”南玉回神,连忙把小鱼夺回来,惹得奶娃娃顿时有了脾气,两只手拍着虚空,“啊啊”生气地叫。

  “你连小孩子都欺负,真是丢人!”一道欠扁的声音从门口响起。divdiv

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 /html/book/5512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