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自然成魔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枪爆头10:自然成魔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杀人宣言,本来应该是十分严重的事。在理论上而言,听到这宣言的人,也应该会很害怕,很紧张才对。

  但事实上,就和澹台明瑶的预料完全相反。程立神态从容,并没有丝毫受到动摇的迹象,只是微微点点头,道:“哦,我知道了。那么,就是这样,没有其他了吗?”

  澹台明瑶略带几分诧异。道:“神君不感到惊讶吗?即使不觉得惊讶,那么,难道神君当真连一丝一毫的紧张,也都没有?”

  程立笑笑:“澹台姑娘可能并不太了解我的过往。其实想要我这条命的人,不说车载斗量吧,至少凑成一支蹴鞠队,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所以嘛,多澹台姑娘一个不多,少澹台姑娘一个不少。我又何必太紧张呢。

  相比之下,我反倒对澹台姑娘的师门,比较感兴趣。不知道为什么假如有人修成道胎种魔,紫竹静斋弟子就非要杀了这人不可呢?”

  澹台明瑶那两道如弯月似的秀眉,轻轻蹙聚而起,道:“神君既然身为‘孤独侯’隔代相传的弟子,难道对于贵门与静斋之间的纠葛,就完全不知情吗?”

  程立道:“姑娘也懂得说了。公山师尊与我的师徒情分,是间隔了好几十年之后才定下来的。事实上,我从来不曾真正和公山师尊相处过一天。纵使因此得传‘天地阴阳交征大悲赋’,但对于许多魔门秘辛,却依旧不甚了解。”

  澹台明瑶更觉好奇,道:“贵派不是一向自称为圣门的么?魔门二字,应该颇犯忌讳吧?神君为何能面不改色,就把这二字道出呢?”

  程立笑道:“澹台姑娘既然知道我的过往,那么想必也会知道,我并非只得到了公山师尊一人之道统。还有神州王与刀圣这两位,同样也是我的师尊。所以严格说起来,我并非魔门中人,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忌讳。”

  澹台明瑶沉默了片刻,叹道:“但纵然如此,神君修成道胎种魔,这一点已是不争之事实。故此,明瑶虽亦深感遗憾,但仍有不得不为之处。还请神君体谅。”

  程立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之前只觉得这姑娘“不食人间烟火”。但现在看来,那六字评语或许应该另外换个说法,也就是所谓的“不通世务”。否则的话,又如何说得出,要求被自己下手击杀者,去体谅自己的话句了?

  心中虽略有微词,眉宇间却未动声色。程立点点头,道:“言归正传。关于贵派和魔门之间的纠葛,我可当真不知。还请姑娘指教。”

  澹台明瑶抬起头来,望向供奉在上的观世音菩萨圣像,过了好半晌,方才缓缓道:“神君虽不知紫竹静斋。但对于魔门的起源,相比还是不陌生的,对么?”

  程立颌首道:“不错。魔门起源自春秋时代的诸子百家。后来汉武帝下令‘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在儒家正统打压之下,诸子百家不得不相互抱团取暖,成立了一个很松散的组织。这就是魔门的雏形。

  但魔门真正成形,却源于东汉末年的一名盖世天才,他就是魔门的初代圣帝。圣帝曾把生平所学谱录下来,辑成两本典籍。一本名为《天书》,当中包含了道胎种魔大法,以及天地阴阳交征大悲赋。圣帝本人,也是以此成道的。

  至于另一本名为《生死簿》,其实只是记录了圣帝的各种杂学。但由于《天书》实在太深奥,后代的魔门弟子都看不明白,于是转而去研究《生死簿》。

  经历千余年岁月变迁,《生死簿》已经旁及千门万类的技艺。卷帙浩繁,因此被奉为至高无上的魔门典籍总集。地位后来居上,更压过了《天书》。”

  澹台明瑶接话道:“神君所言,丝毫不差。但其实,《生死簿》的内容纵然庞杂,终究还是比不上《天书》。魔门中人放弃《天书》而选《生死簿》,绝对属于买椟还珠之举,不智之至。”

  程立道:“愿闻其详。”

  澹台明瑶平静道地:“东汉明帝夜梦金人,遂兴起求法之心。经历千辛万苦,终于请得两位大德高僧,以白马驮经返回中原,并建立了白马寺宏扬佛法。这便是佛门流入中土的源头了。

  鄙斋始祖,名为‘坤尼’。当时她自然尚未归于佛门。事实上她是先学儒,后学道,两者皆大有成就。故此在当时,她被誉为儒门与道门之中,最无可争议的第一人。

  虽然如此,但鄙祖仍觉自身所学,大有不足。所以仍到处求法。恰好听说了白马驮经,佛学东渐之事。于是立即赶往白马寺听法求道。却也因此之故,恰好遇上了同样对佛法产生好奇心的魔门圣帝。”

  程立略觉吃惊,道:“居然还有这样的事?公山师尊可没说过。似乎连他也都不知道的。”

  澹台明瑶淡淡道:“当年,鄙祖与圣帝因为共同研习佛学,以至于情投意合,成为了彼此的知己。据说,道胎种魔大/法之所以能够创立成功,其中鄙祖也出了不少力气的。

  然而好景不常。随着道胎种魔完成,圣帝逐渐生出了要向儒门报复,让魔门学说成为正统的念头。

  但鄙祖却认为,儒门学说对于维持中原一统,可谓大有裨益。假如硬要以魔门学说取代之,只会令天下大乱,中原苍生将再无宁日,永远沉沦于水深火热中。故而此举万不可行。”

  程立笑笑,摇头道:“所谓魔门,本来就是诸子百家的后人相互抱团取暖之产物。但诸子百家彼此之间,本来也是各执一词,互不相让的。再仔细研究百家学说,便不难发现他们的很多理念,都是南辕北辙,甚至互相矛盾,根本不可能统一。

  百家学说,仍是一派学说的时候,也就算了。即使相互抱团组成魔门,也不要紧。可是一旦获得执掌国政的机会,那就坏了。有发生一件事,按照这派学说,应该这样处理。但按照那派学说,又应该那样处理。所以到最后,究竟应该听谁的才算?

  所以,儒家学说的执政地位,并非不能被取代。但偏偏就不可能被魔门学说所取代。否则的话,只是把事情越弄越糟糕而已。”

  澹台明瑶道:“不错,正是如此。当年,鄙祖也是这样对圣帝详细分析的。但邪帝性格偏激,既自信又固执,偏不信邪,认为自己一定可以能人所不能。鄙祖和圣帝各执己见,越说越僵,终于走到了决裂的地步。”

  程立叹道:“这实在太可惜了。”

  澹台明瑶也幽幽道:“谁说不是呢。”

  两人相对默然半晌。程立率先又开口道:“既然决裂,想来最后也不得不动武了。但不知道圣帝和坤尼前辈这一战,究竟谁胜谁负?”

  澹台明瑶道:“鄙祖与圣帝,彼此根基相近,修为亦相约。圣帝编写《天书》,鄙祖出了大力。而鄙祖的武学,也从《天书》中获益良多。

  所以他们彼此知根知底,这一战纵然经过七日七夜的蛮长时间,最终仍无法分出胜负。只能以平手收场。”

  程立惊叹道:“不提道胎种魔,即使只是大悲赋,已经深具翻覆天地之威。坤尼前辈居然能够和圣帝打成平手。这份修为,也实在可敬可佩。”

  澹台明瑶道:“其实当年的圣帝,已经开始修炼道胎种魔了。但距离真正练成,还差得很远。否则的话,鄙祖也绝不可能和圣帝平手。

  故此这一战之后,鄙祖便设法用话语逼住圣帝,让他发下了重誓。只要圣帝一日还没有练成道胎种魔,便一日也不能再出来行走江湖。更不能着手颠覆儒门正统。”

  程立道:“道胎种魔不成,那么圣帝便始终只能和坤尼前辈平手。即使想要着手颠覆儒门正统,但有这么个拖后腿的存在,自然也是不可能成功的。

  但若道胎种魔有成,那么坤尼前辈即使再想阻止,也是有心无力。所以这个誓,其实立不立也是一样的。”

  澹台明瑶道:“话虽如此,但有此誓言,双方总算能够勉强好聚好散。之后鄙祖出家为尼,又云游天下,致力于把释、道、儒三教学说合一。

  直至中年之后,鄙祖方才于南海普陀山中,建立紫竹静斋。并且把毕生所学综合整理,谱录成一册《彼岸剑经》,留下大家这一脉传承。直至一百二十岁之后,鄙祖方才撒手坐化而去。

  圆寂前,鄙祖曾经留下遗训,凡紫竹静斋弟子,皆须以维护天道为己任。魔门的道胎种魔,便是祸乱之源,故此,若发现有魔门弟子修成了道胎种魔。则静斋弟子便须挺身而出,以手中剑平乱除害。纵然粉身碎骨,亦在所不惜。”

  程立颌首道:“原来如此。也就是说,贵派把自己视为抵御道胎种魔的最后一道防线。与修炼道胎种魔者绝对不死不休,对吧?”

  澹台明瑶叹道:“不错,正是如此。”

  程立双手一摊,道:“那不就什么都明白了?世间确实有人已经修成道胎种魔。但那绝不是我。而是我的师兄,公山师尊唯一的亲传弟子,魔圣厉惊魂。

  所以澹台姑娘,妳若真想找人麻烦,也该去找厉师兄才对。跑来找我,那绝对是找错人了。”

  澹台明瑶清澄如水的美眸,一眨不眨地盯着程立。透过目光,把责怪的信息,一丝不误地清楚传递出来。同时秀眉轻蹙,带点不悦地道:“神君,我处处以诚相待。为何神君反而谎言欺人呢?”

  程立一怔,嘴角边不仅挂起丝丝笑容。因为他清楚掌握到,眼前绝世娇娆的端庄仙态之下,其实蕴藏着另一个生动活泼、千娇百媚的澹台明瑶。只要你找到窍门,便能点燃引发了。

  其实,程立本身已经坐拥娇妻美妾,虽然澹台明瑶是位绝世美女,但程立的本心,也没有非得要把她占为己有不可的意思。

  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从第一眼看见澹台明瑶开始,程立便在心底最深处猛然滋生出一股奇异的欲望,就是想要用最疯狂,最凶狠,最霸道的方式狠狠占有她,把她的一切,都变成自己的所有物。

  但假如不能得到她的话,那么便至少也要毁灭她。彻彻底底,杜绝任何人再有一丝一毫得到她的机会。

  这股欲望就像一头魔鬼,时时刻刻都在程立脑海里嘶叫、催促、蛊惑、威胁。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程立好不容易,方才把这股欲望压制住。但终究难以完全遏止。故此澹台明瑶无论一颦一笑,对于程立来说,都具有极其强大的诱惑力,让他不自觉地,就想挑逗挑逗这位具有仙子出尘之姿的年轻女郎。

  程立摇摇头,把心中杂念再度狠狠压制下去。问道:“澹台姑娘为什么这样说呢?虽说贵派有那样一个祖训在前,但澹台姑娘即使真要出手,也未必能威胁得了我。所以,假如我当真修成了道胎种魔,又何必否认呢。”

  澹台明瑶幽幽道:“神君此刻能够坐在这里,就是最好的证明了。就和道胎种魔大/法,会修成一枚‘魔种’相同。鄙派的《彼岸剑经》,同样也能修成一枚‘剑心’。

  剑心又可称之为仙心,与魔种恰成一体两面。彼此会互相吸引。而且会发自本能地强烈渴望得到对方,以补完自己的不足之处。

  故此,在仙心和魔种之间,存在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玄妙感应。只要不超过一定的距离,则仙心和魔种,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存在。”

  “嘶~”

  程立倒抽一口冷气,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这样就说明得通了。难怪我会知道姑娘在这里……可是……”

  程立又皱起眉头,喃喃道:“奇了怪了,我为什么会感应得到澹台姑娘妳的仙心呢?难道说,我当真也有魔种?可是我又怎么可能凝聚成魔种?这简直……莫名其妙。”

  在澹台明瑶来看,她会觉得程立身怀魔种,根本属于理所当然之事,一点儿也不奇怪。但在程立自己看来,就绝对惊讶莫名了。

  无论道胎种魔也好,大悲赋也罢,归根究底,也是走修炼真气,打通奇经八脉路线的武者之法。但程立根本不是武者。作为一名劫者,在他身上,也绝对没有一丝一毫的真气啊。

  再且,先不说程立能不能去修炼真气的问题。更关键之处,在于程立根本从头到尾,也没看过道胎种魔的一字一句。

  除去知道有这么一门功法之外,对于具体的修炼法门,程立可谓一无所知。这都能凝成魔种,岂不是荒唐,滑稽,以及太过儿戏了么?

  程立无法想得明白,原因就在于他没看过“道胎种魔”的具体文字。事实上,道胎种魔的关键,不在于肉身,也不在于真气,而在于精神。所谓魔种,也并非具备实质性存在的一种物质,应该说只是一股包含有独特波动的精神意念。

  当日在西镇,程立和魔圣厉惊魂一战。由于两者都修炼了大悲赋,而且两者也身具至阳至阴两种不同物质。所以在交战最激烈之际,气机互感之下,彼此在精神方面,便出现了只属于局部性,而且为时极短暂的融合情况。

  可就是这么局部性的短暂融合,程立的意识,已经清晰感应到了魔圣的“魔种”,并且自发性地进行了模仿。也可以说,是自发性孕育出一枚属于程立自己的魔种。

  如此一来,纵然程立未看过“道胎种魔”的一字一句,却也相当于已经尽得“道胎种魔”的精华了。

  如此玄奇微妙,堪称奇迹。即使是当年的圣帝和坤尼,也完全想象不到,居然还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但假如再仔细深入思考的话,便不难发现,会有这种变化出现,也是顺理成章的。

  因为圣帝所开创的魔门“天极宗”这一脉,本来就专门讲究以精神驾驭物质。精神才是最重要的,凌驾于一切之上。至于修炼的是真气抑或劫力,反倒在其次了。

  道胎种魔,想要孕育魔种,其实并不难。难就难在需要以魔种吞噬道胎,如此才能有所成就。过去千百年间,魔门中无数智慧通天之士,绞尽脑汁,钻研出无数种法门,始终无法让自身成为道胎,自然更无法让魔种吞噬道胎了。

  直至魔圣厉惊魂,方才领悟出“假诸外求”的不二法门。寻找一人作为炉鼎,以自己的魔种去吞噬炉鼎的道胎。至此终于打破僵局,真正修成了连圣帝也未能修成的道胎种魔。

  偏偏程立作为劫者,体内充斥着最纯净的劫力。不需要进行任何修炼,本身就是道胎。而且劫力源源不绝,永远不怕会因为被魔种吞噬,从而导致本身的衰弱。故此就在程立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况下,他竟然已经修成了道胎种魔而不自知。

  身为劫者,本来会定时出现劫数。战斗越激烈,劫数出现得就越快,而且越来越凶险。从过往经历看,程立进入第四度觉醒,也有相当一段时间了。新的劫数随时都可能出现,那是一点都不奇怪的。

  偏偏这段时间以来,程立战魔圣,杀血河道众高手,又参与了九龙宝典之局,击杀了漠界十三翼中,除去“苍狼”铁木真以外的三名最强高手。但劫数总是迟迟不到。让程立自己也觉得奇怪。

  其中玄机,正在“魔种”之上。是魔种源源不绝,吞噬了大量的劫力以壮大自身。所以才把劫数一再推后拖延。

  程立的“道胎种魔”,是自求自身而得。魔圣的“道胎种魔”,却是假诸外求。从这方面来说,应该是程立的大/法比较正宗。

  但另一方面,魔圣严格遵循“道胎种魔”的心法而修行。魔种吞噬的道胎,也是和魔圣相同的武者。而程立的魔种吞噬劫力而壮大,早已偏离当初圣帝的构想。究竟现在算是个什么,根本谁说不出个所以然。从这方面来看,却又是魔圣才比较正宗了。

  但无论如何变异也罢,程立的魔种,始终具有魔种的最大特征,那就是与仙心相互之间的强烈吸引。

  澹台明瑶不知道这其中的种种细节。所以无论程立如何表现,都只一概当他在掩饰而已。在澹台明瑶心中,不由得便生出了几分轻视与不屑。

  故此澹台明瑶收敛起先前惊鸿一现的另一个自我,淡淡道:“无论鄙祖谱录‘彼岸剑经’也好,圣帝创立‘道胎种魔’也罢。两者所求殊途同归,不过就是为了追求天道而已。”

  根据鄙祖研究所得,欲要追求天道,首先必须‘打破最后一着死结’。偏偏以仙心配合魔种,便正是最快捷有效的方便法门。

  可是仙魔之间,亦有主从之分。若仙心破了魔种,那么修炼者纵然不死,余生也必武功全失,成为废人。

  但假如魔种破了仙心,那么仙心将从此永远被魔种所控制。魔种要其生便生,要其死便死,若不得魔种允许,仙心绝对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实在是世间上最可怕,最残酷的处刑了。”

  程立轻轻吐一口气,叹道:“竟会是这样。这样的话,便一切都明白了。不过澹台姑娘可以放心,我并无意要控制姑娘。”

  澹台明瑶双目射出怜悯的神色。淡淡道:“神君无心,明瑶却有意。无论如何,仙心绝不能容许魔种存在。这是天命,绝非任何人力能加以改变的。”

  程立徐徐坐直,双目精芒遽增,显现出不可一世的气概。道:“姑娘若不出手一试,肯定不会死心的。既然如此,那么很好,便来吧。”

  “铮~”

  声犹未落,龙吟激越。澹台明瑶俨然从供桌之下取出一口古剑,以快得惊人的极速,拔剑出鞘,向程立颈项横斩而去。剑式全无花巧,却是大巧若拙。更有一股令程立也深感威胁的先天剑气,紧紧锁定他的心神,让他无法闪避。

  这一剑出手,尽显澹台明瑶在剑道上的不凡修为。在以过往程立曾经遇过的对手当中,仅有“论剑春秋”的使者,外号“九州奇侠”的肖沧海,才能与之相提并论。

  至于那些什么七大剑派的长老高手,和澹台明瑶相比之下,简直就像三岁小孩,拿了根木棍在胡乱挥舞一样的笨拙可笑。

一枪爆头 /html/book/56806/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