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暗箭难防(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娇医难当第384章 暗箭难防(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高墙外百姓只能见到火光四起,浓烟滚滚。

  墙内充斥着焦糊味、呛人的烟尘、灼人的高温和热浪,以及各个病房看到大火绝望惊叫的病人。

  “主事大人,怎么办?!”一位郎中惊叫出声,慌乱地看向头发灰白的郎中主事。

  “闭嘴!战事时硝烟常有,怕什么?”郎中主事强作镇定,“快,分头把病患带出病房,快去!”

  “不要乱跑!要镇定!”

  “你们几个,快去把各个门撞开,让病患就近出逃!”

  “是,主事大人!”

  郎中们本来心慌意乱,在主事的强大气场之下,又仿佛找回了离散的三魂七魄,分头行动。

  病区里本来就有韩王护卫,这时操起各自的兵器,往各个门冲去。

  主事对着沈芩和阿汶达大喊:“快跑去门边!”然后一头扎进烟雾中。

  焦糊味儿、灼人的热浪……沈芩望着来回奔跑的人,理智与沉积的恐惧相争,双腿像生了根一样,在沈宅就被大火围过,被钟云疏救过,惧意渐渐退去。

  “文师兄,卧……”话音未落,沈芩就被阿汶达摁趴在地上,“唔……”

  两人视线贴着地面,视野反而清晰一些。

  “你不怕吗?”阿汶达看清了沈芩的眼睛。

  “怕啊。”

  “看不出。”

  “怕有用吗?”沈芩牙根痒痒的,这逗比话痨的师兄,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节省体力、不呛入更多浓烟才是自救之道。”

  阿汶达的眼角显出了笑纹。

  沈芩憋着一口气说完:“这屋子三进,二进门后是人工水池,如果火势实在太大,大家可以跳进水池。”

  阿汶达点头表示同意,抹了把被薰出的眼泪:“能活着出去,一定要做护目镜!”

  “嗯。”

  “离大家最近的侧门应该在左手边,要不要现在爬过去?”沈芩问阿汶达。

  阿汶达冷笑一声:“五分钟后就会有人跑过来说,大门侧门都打不开,外面一定锁死了。”

  “……”沈芩走过这么多生死关头,见到起火的瞬间就已经想到了,却还抱着一丝幻想,突然就被戳穿,“所以,这个宅子有这么大水池,他们会在里面放什么?”

  阿汶达飞速回忆了一下水池的大小和形状:“放些蛇虫,不用,它们怕烟薰,不用放都会聚集到水边。”

  沈芩轻轻摇了摇头,向他比了个大拇指。

  “你这什么眼神……咳咳咳……”

  “你要不要说纵火犯还特意浇了油,会越灭越旺吧?”沈芩话音未落。

  附近就传出惊叫声:“是油!是油!不能用水灭!要用砂土盖!”

  阿汶达噗哧了一声,回沈芩一个大拇指。

  “钱公子,文公子,大门侧门都打不开,外面上了铁链铁锁!”蹬蹬的脚步声,伴着越来越深的惊恐。

  沈芩和阿汶达异口同声地互嘲:“乌鸦嘴!”

  “喵了个咪的!”

  “我操!”

  “主角光环,主角光环……”阿汶达的心快跳出奔马律了,赶紧自行催眠,“我不会这么容易死的。”

  “对啊,师兄这么帅!”沈芩帮腔,也是给自己打气,“我花见花开人见人爱的,是不是?”

  “二位公子,你们在哪儿啊?”郎中们找不到人,急得大喊。

  沈芩趴在地上高呼:“所有人听好了,全都趴在地上,跟着我向花园爬!”

  阿汶达一蜷缩外加翻滚,拦在沈芩前面:“我身上有避虫驱蛇的药,跟在我后面!”

  一声闷响,阿汶达发现自己踢到了大水缸:“师弟,快起来,把浑身淋湿了再说。”说着,就双手胡乱地摸水桶。

  “跳进去就行了!”沈芩说得镇定,内心着急。

  “哗啦!”阿汶达蹿进水缸又出来,浑身滴水地拽过沈芩,“师弟,快!”

  沈芩把双肩包扔在地上,也跳进大半个人高的水缸,泡透以后向后面招呼:“每个人都到水缸里泡透,然后向花园爬!”

  “是,钱公子!”郎中主事应道,“快,快,快。”

  很快,不管是郎中还是轻伤员,或者是韩王护卫,都浑身滴水地趴在地上爬。

  “你认路?”沈芩还有些不放心。

  阿汶达从双肩包里取出两个准备用来打样的金属弯盘:“当啷!”每爬出一段就敲一下弯盘,给后面的人领路。

  “大家两人并排卧倒,听着声音跟上!”沈芩嘱咐道。

  郎中们一怔,内心的慌乱和恐惧在沈芩极为淡定的语调中,渐渐平复,凭着对他们的盲目信任,纷纷趴在地上。

  危重病人被韩王护卫绑在背上,爬在长队的最后面。

  平日双脚走惯了的大家,在热浪火焰和浓烟之中贴地爬行,既费力还容易摔倒,行进的速度很慢,身侧和头顶还不时有飞

  “大家听好,这是一次灭口,大家这么辛苦救治病人,能在这最后关头,看着他们死去吗?”沈芩每爬一段路,就喊一次话。

  这种时候,最能激发求生欲。

  “不能!”郎中们的惊恐转为愤怒,齐齐出声。

  “病人们活着出去,没有郎中医治也是一死,大家能出事吗?”沈芩又喊一波。

  “不能!”郎中们答得更大声。

  “谢郎中大人们救命之恩没齿难忘!”病患们泪眼汪汪地高声齐呼。

  喊话结束,原本压抑又艰难的爬行,变得有了生机,伴着阿汶达的“当啷”声,长长的爬行队伍,来到了熊熊燃烧的三进门。

  噼噼啪啪的燃烧声,温度有差异的热浪和火焰随着方向多变的风,阿汶达纵身跳起,横悬在必经之路上的木梁快烧塌了,大喊一声:“不好,门快塌了,快过!”

  “大家快跑起来!”

  “快!别爬了,跑过去!”

  阿汶达拽起沈芩,沈芩拽起后面的郎中主事,把他们往外推,一个又一个,郎中全都跑出去了,后面的韩王护卫也快步奔来,极速通过。

  “快走!”

  阿汶达拽着沈芩,往外面飞奔。

  正在这时,横亘燃烧的木梁哗啦啦地烧塌了,裂成无数段,劈头盖脸地往他俩身上落。

  “快走!”沈芩用力推开阿汶达。

  娇医难当



娇医难当 /html/book/5835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