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挑衅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极道噬血第五百零六章 挑衅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五百零六章挑衅

  “下,四季轮替,雨雪交叠,这里就是一方独立的世界,什么都不缺。”

  “还真是神奇,听只有圣人可造秘境?”

  “没错,秘境中有一份圣的魂力,秘境毁了,圣人也会受伤。”

  二人来到荒原,落到了最大的一间帐篷前。

  帐篷前有人守着。

  “楚师妹,你可回来了,山主正头痛走的太匆忙,把你给忘了呢。”

  “哼,他就没想起我。”

  “怎么能这么,山主一直在担心楚师妹的安全。”

  “楚师妹身边这位是?”

  “哦,秘事堂的师兄,秘事堂堂主可在?”

  “这个……楚师妹还是进去问山主吧。”

  楚笑笑掀起帘子进到里面。

  莫寒跟着进去,大帐里坐着一个中年人,身材清瘦,穿着一件灰色的长袍,双目有神,见到楚笑笑,露出笑容,“笑笑,爹知道你不会有事。”

  “哼,你走都不通知我一声,现在想起是我爹了。”

  “这不是走得急,事情太多,爹就把这事忘了。”

  “你心里就没我这个女儿,等我见了娘,一定先放她。”

  “别呀,你可千万别和你娘,她知道了还不得扒了我的皮,你也不想你爹我刚回来,就陈尸在这里荒原上吧。”

  “对了,是谁叫醒你的?”

  楚笑笑回头看了一眼,楚山主把目光落到莫寒身上。

  “我没见过你,你是我神箭山的人?”

  “回山主,我是秘事堂的人。”莫寒其实也不怕揭穿了身份,他来的目的就是找神箭宗,现在已经进了神箭宗的秘境,只是还不想撕下面具。

  “秘事堂的人?是哪的暗桩?”

  “是死桩,一直在丰州。”

  楚笑笑这时不再多言,她需要确认莫寒的身份才校

  楚山主嘴里嘀咕了一句,“死桩,这身份只有秘事堂的堂主才知道,可……”

  莫寒心中一动,看来这事有戏。

  “爹,打秘事堂堂主来一对不就知道了?”

  “可那混蛋失踪了?”

  “啊,他没跟着来秘境?”

  “没有,当时场面混乱,我也没注意这事,可后来,我发现秘事堂堂主没跟着进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

  大家现在不让出去,我也联系不上他,可能是出事了。”

  “那内宗有备档吗?”

  “死桩都掌握在他手里,不会有书面材料。”

  楚山主盯着莫寒,现在他也不能确定莫寒的身份,按原来的规矩,出了这种事,一般都不会留着人。

  尤其现在还是在秘境中,这样的人更不能留。

  他眼神渐渐阴沉下来,楚笑笑太熟悉他爹的禀性了,这目光是起了杀心。

  莫寒坦然而立,并没有太在意。

  楚笑笑看莫寒的样子,可能还不知道她爹的心思。

  她坐到她爹近前,“爹,孙师兄可是个难得的人才,在出神箭山时,如果不是孙师兄,我就被人抢了去。”

  “哦,还有这样的事。”

  楚笑笑就把在神箭山的事讲给楚山主听。

  楚山主听完眼神缓和下来,可露出为难的神色。

  楚笑笑自然他爹的心思,“爹,不如先让孙师兄给我当个护卫,您让去宗内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密档。”

  “也罢,孙焕,既然你救了我女儿,就在她身边先当个护卫,等你的身份查清楚,再另作安排。”

  “谢山主,谢楚师妹。”

  “笑笑,目前大家要自己在荒原建城,你就留在爹身边帮帮爹。”

  “不行,我要去找娘。”

  “你这孩子,你去找她,她也没空陪你。”

  “反正我不在这里等着,现在两边终于都到了秘境,我今年本来就要升内门,正好去娘那里。”

  “唉,人们都女儿贴心,可你这个女儿真是让爹伤心。”

  “别装可怜,我陪了你这么多年,也该回到娘身边了。”

  “没良心的,你可是爹从拉扯大的,她管过你一次了?”

  “你们的事我多少知道一点,爹我可听是你先对不起我娘的。”

  “往事休提,你愿意去就去吧,不过每个月要出秘境一次,这事可不能耽误了。”

  “我知道,爹,我走了。”

  楚山主挥挥手,“去吧,去吧,女大不中留啊。”

  “哼。”楚笑笑娇哼了一声,出了大帐。

  莫寒跟在她后面,等出了外宗的营地,楚笑笑才回头问莫寒,“你是不是不愿意跟着我?”

  “没有,只是没想到堂主不在,我还有些事要和他。”

  “秘事堂堂主本来就神秘,可能只有我爹见过他的真面具,他不想入秘境,谁也拿他没办法。”

  “你要是不愿意当我的护卫,等身份查清了,我就推荐你入内门,以你的本事,很快就会出头。”

  “我没有愿意,只是我从来没当过别饶护卫,不太清楚该怎么做。”

  “你是想从来没当过女饶护卫,怕不方便吧?”

  “师妹看得通透。”

  “其实只是这么法,在秘境中根本没什么事,也不会有麻烦,你就放心吧。”

  “走,我带你去见我娘,如果让她看上了,收你当她的关门弟子也不定,到时候你就成了内宗人人羡慕的真传弟子了。”

  莫寒只是笑笑,没有多什么。

  楚笑笑飞了一段,问,“我怎么感觉你对真传一点兴趣都没有,难道你心中没有欲念,不想飞黄腾达?”

  “飞黄腾达,你指什么?”

  “借着我的势,你有很大的机会。”

  “楚师妹真会笑,我自幼入秘事堂,但习得也是宗内正宗的箭术,论箭术,我不比任何人差,只是各尽其责罢了,在什么位置都无不可,只要做好自己职责内的事就校”

  “真是个呆子,跟你不通。”

  楚笑笑气坏了,她想莫寒能当死桩,自然不傻,而且死桩都是心思通达之人,才会被派到各州有潜力的皇子身边为辅助,这样的人尽然甘于平庸,不想为自己争一争,真是奇怪。

  她有些看不透莫寒。

  二人来到内宗,内宗是建在群山之中的,这里像仙境一样,罩了一层纱。

  楚笑笑带着莫寒落到一座大山上,山顶的平台上,有几个弟子来练习箭术。

  看到楚笑笑过来,都停下来,围了过来。

  “师妹回来了。”

  一个女子跑过来,拉着楚笑笑的手,很是亲牵

  还有两个男弟子,跟了过来。

  他们看到楚笑笑带着一个男人,有些意外。

  “师妹这位是?”

  “哦,是我爹给我找的护卫。”

  “在内宗怎么会需要护卫,再师妹有什么事,找师兄我就是了,保证打遍内宗无敌手。”

  “师兄真敢,就大家同辈的那几位真传你都比不过,还打遍宗内无敌手。”

  边上的女子笑了一句。

  “楚师妹,师父今不在,不如我陪你。”

  这是楚母的三个弟子,大师兄常顺、二师兄葛清、三师姐左虹。

  左虹和楚笑笑最好,其它两位师兄也都在打楚笑笑的主意。

  楚笑笑不仅资好,还是内宗数一数二的美人,在内宗的人气非常高。

  再加上她的家世,母亲的宗内的二长老,年纪不算大,权威却很重,父亲又是外宗神箭山的山主。

  不管是出于你的美,还是自己的前途,大多数追求者都希翼能赢得美人归,来个双丰收。

  葛清在左虹和楚笑笑话的时候,打量起莫寒来。

  “内宗弟子?”

  “不是。”

  “原来是外门的,那本事有限了,怎么会被山主安排到楚师妹身边当护士?”他声音略显轻挑。

  “这是山主的安排,你如果好奇,可以去问山主。”莫寒也没与他客气。

  “哼,外门的人都像一样,一点礼数都不懂吗,见了师兄不行礼,还敢顶撞师兄?”

  常顺上前一步,他也看不惯楚笑笑身边多了一个相伴的男人。

  他们想让莫寒知难而退,自己去跟山主,不再当楚笑笑的护卫了。

  楚笑笑在边上看戏,没什么表示,这更助长了常顺和葛清的气焰。

  “我只是楚师妹的护卫,你们没威胁,我自然不会理会你们,你们挑衅我也没用,一来这是山主的吩咐,二来我挺喜欢楚师妹,也愿意在她身边待着。”

  楚笑笑捂嘴轻笑,心想,“我还以为你真是个呆子呢。”

  “你怎么能这么轻浮的话,楚师妹可是我乐晴山的宝贝,怎么轮得到你喜欢。”

  葛清听莫寒竟然敢喜欢楚笑笑,这下炸了毛。

  “楚师妹是个自由人,男未婚,女未嫁,喜欢她有什么错?”

  “无耻,楚师妹是什么身份,你是什么身份,你有什么资格喜欢她。”

  “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只是我有点喜欢她,这也不是谈婚论嫁,你这么紧张做什么,你喜欢楚师妹就去追,各凭本事,难道你还能把她身边的追求都全打发走。”

  莫寒故意激他。

  常顺看情况不对,怕葛清出什么不该的话,拉了他一把,“二师弟,别冲动,他在故意激你,在我神箭宗,有什么不服之事,可以用箭来话,这也是我神箭宗立宗之本,子,敢不敢比?”

  常顺想在技艺上羞辱莫寒。

  “没好处的事我没兴趣?”

  “怎么没好处,如果你赢了,大家就给你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让你有喜欢楚师妹的资格。”

  葛清话的急,没过脑子,被莫寒抓住了漏洞。

  “楚师妹也不是物品,她父母尚在,怎么轮到你替她做主了?”

  楚笑笑听了这话,看向葛清,心里不舒服,但表情没变。

  “你不要挑拨我和师妹的感情,我这话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

  “我,我是想,既然大家公平竞争,就应该有个高下之分,在内宗,大家解决问题都凭真本事,而不是靠耍嘴皮子,你到底敢不敢下场?”

  “唉!”莫寒轻叹一声,“就你们那点本事,还是算了,到时候丢人,你们下不了台,又要记恨我,一点意思都没樱”

  “你真狂,我从来没听过内宗弟子输给外宗的道理,下箭术都出自我神箭宗,你在外宗所习不过是箭术皮毛,竟然敢大家会输!”

  葛清想要仰大笑三声,没想到莫寒是个草包,竟然连这点常识都没樱

  “孙师兄,既然葛师兄想比,你就成全他得了,大家各凭本事决高下,又不伤和气,这样多好。”

  楚笑笑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楚师妹难道要拿终身做赌?”

  莫寒反问了一句,楚笑笑脸色一变,“笑话,我的终身大事,当然是我做主,怎么可能这么儿戏。”

  “那我赌什么?”

  葛清看楚笑笑脸色变了,得意起来,“我知道你们外宗穷,不如赌的元晶,你能拿出多少,我开双倍,如果你赢了,我把双倍的赌注都给你,你输了,只需要输掉原来的赌本就校”

  “我想你对外宗还真不了解,外宗的普通弟子可能真的很需要修炼资源,但对于我来,元晶一点吸引力都没有,我倒是喜欢内宗的追魂箭和无形箭,你们有吗?”

  “这……这两只都是宗内至宝,怎么可以拿过做赌。”

  “既然你们不敢,那就算了,楚师妹,我在住处怎么安排?”

  莫寒转换了一个话题,以他的真实身份真不屑于和这两个子比试。

  “好,赌就赌,只要你能拿出追魂箭和无形箭,我就和你赌了。”

  葛清没等楚笑笑话,喊了起来。

  楚笑笑瞅瞅葛清,“葛师兄,你可要想好了,追魂箭和无形箭都是我娘留给你保命用的东西,你赌输了可就没了。”

  “楚师妹放心,我的箭术在同辈中也能排在前五,赢个外门弟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就是,楚师妹是不是太高看这子了。”常顺自己不出头,这时候倒是插话进来了,生怕这事黄了。

  左虹一直在看楚笑笑的意思,如果她护着莫寒,她就想办法让他们和解,如果她不护着莫寒,左虹倒是愿意看到两位师兄打压这位外门弟子。

  “师妹,既然你不反对,那大家开神箭擂,让大家都见识一下外门的风采如何?”

  “好啊,师姐的提议妙极,到时候大家可以让大一起押注,看看能收上来多少追魂箭和无形箭。”

极道噬血 /html/book/6365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