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两千年后的诡异游戏155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看到这一幕后,凌阳也是马上动了起来,依照驹的吩咐飞快的凑齐所需药材。

  紧接着,在驹的指点之下,着手开始炼制丹药。

  对于驹的炼丹能力,凌阳自然百分百相信。

  只有驹自己最为清楚,除了这震荡指之外,他先前所的一切,包括在外面那群人面前表现出来的自信,全部来源于圣剑之中的林廷之。

  只要林廷之出手,苏严柏即便想死都难,这是驹对于林廷之的信任。

  随着驹不断地施展出震荡指,苏严柏的情况果然有所缓解,虽然心口周围的黑气还未退散,但却再没有扩散半分。

  如此过了半,那边的凌阳所炼制的混元丹亦是接近了尾声。

  随着丹药的逐渐形成,一股淡淡的药香味随即弥漫着整个屋子,甚至就连守在庭院中的众人亦是察觉到了这股药香。

  最先反应过来的苏玉诺,虽然心中对于驹十分信任,但没有亲眼看到,她的内心依旧有着几分担心。

  此时闻到这阵药香,倒是让她心中安定了几分。

  而柳茹和苏青广嗅到这股药香后,亦是忐忑了起来,毕竟苏严柏是他们的儿子,也是未来苏家的继承人,他们如何能够不担心。

  此时此刻,他们早已忘记先前是如何对待驹的,只是一心希翼驹能够将苏严柏救醒。

  而现场之中,怕是只有柳擎一人脸色极为难看。

  好歹他也是四品炼药师,自然分得清楚这股药香代表着什么。

  不其他的,光是能够炼制出如此浓郁药香的丹药,就足以证明凌阳的炼丹水平极高,至少不是他这个层次的炼药师所能做到的。

  如此一来,柳擎心中更是担心不已,万一一会苏严柏真的醒了,那他又有什么面目继续待在苏家?

  如此又是过了半会,驹根本不知道此刻外面那群饶心中所想,随着凌阳一手先开丹炉,他已经清楚那混元丹已经练成。

  看了眼苏严柏的情况,驹随即飞快道:“将这混元丹溶于烈酒之中,然后灌入这家伙的口郑”

  凌阳虽然不解,但却没有半点迟疑,飞快取来柜子上的烈酒,将混元丹溶于其中,紧接着一手捏开苏严柏的嘴巴,将酒水灌入口郑

  随着酒水入口,苏严柏的情况显然有了明显的变化,驹看准时机,双手连动,眨眼间便在苏严柏身上连点了十几指。

  随着驹最后一指点在苏严柏的下腹,昏迷中的苏严柏发出一阵凄厉地惨叫,随即一股腥臭的黑色液体从苏严柏口中飞溅而出,紧接着,无数黑色的液体从苏严柏细密的毛孔之中不断渗出。

  而此时外面的苏青广和柳茹听到这阵惨叫,顿时大惊,也顾不得苏玉诺的阻止,瞬间推开房门冲了进来。

  待看到苏严柏的样子,两人脸色顿时大变。

  丹房内,苏严柏上衣早已被驹脱掉,无数乌黑的血液从毛孔中不断渗出,模样看上去极为凄惨,彷佛受到严刑拷打般。

  当苏青广和柳茹看到苏严柏的惨状之后,两人脸色纷纷大变,苏青广还好,只是脸色阴沉,而柳茹则是发出一声尖叫,继而不顾一切地朝着驹扑了过去。

  别看柳茹是个女子,修为却是不弱,有着白银三阶武士的修为。

  因此,柳茹突然间的发难,让众人皆是有些遂不及防,一旁的苏玉诺根本没来得及制止柳茹,后者已经来到驹身前两步之遥。

  如若放在平时,驹纵然只有黑铁八阶的修为,但想要躲过柳茹的攻击亦不是什么难事,但刚刚在医治苏严柏时,驹连续不断的施展出震荡指,对他体内灵气的消耗极大,纵是有着先灵气的回复能力,此刻亦是脚步有些虚浮,能够站着已经算是十分勉强的了。

  如此,驹虽然已经察觉到柳茹的意图,但却根本无法避开。不过,驹却是没有半点担心。

  就在柳茹的手掌距离驹只有一寸的距离,一只大手凭空出现,带着强劲的气旋,不偏不倚地拍在柳茹的手掌之郑

  两掌相交,一股猛烈的气浪迸射而出。

  紧接着,柳茹的身影倒飞而出,好在一旁的苏青广眼疾手快,及时将其扶住。

  饶是如此,柳茹落地后依旧一口热血喷出,脸上血色尽去,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势。

  而此时,众人才发现,凌阳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驹面前,刚刚那一掌便是出自凌阳之手。

  “保护夫人!”

  一干护卫见到柳茹受伤,纷纷抽出兵器,将柳茹和苏青广护在身后。

  见到这些护卫的举动,凌阳不禁冷哼一声,浑身气势大涨,寒声道:“找死!”

  那些护卫不过只有黑铁武士修为,如何承受得住凌阳的武宗之威,一眨眼的工夫,便被凌阳的气势逼得节节败退。

  而就在这时,身后的驹却是出声道:“凌阳大哥,不要动手。”

  听到驹的话,凌阳冷冷地扫视了一圈,随即收敛身上的气势,继而冷声道:“谁敢再上前一步,杀无赦。”

  刚刚凌阳突然展现出来的强大气势,确实让所有人大吃所惊,即便是柳茹也没想到驹身旁的这名护卫如此强悍,竟然只凭气势便将这里所有人压得喘不过气来。

  这需要何等的修为才能做到,难道他是个武豪高手?

  除了这个想法,柳茹实在想不出有其他说明。

  只不过,就算真的是武豪高手,柳茹也没打算放过驹,他苏家能够成为岩城的三大世家之一,自然也有着不俗的实力,到武豪高手,苏家之中便有两名,又何需畏惧于凌于凌阳。

  想到这,柳茹强撑着虚弱的身子,满脸愤恨地道:“驹,你不仅害死我儿,竟然还敢在苏家行凶,我柳茹不杀你,难消心头之恨!”

  驹微微吐了口气,灵气消耗过剩,让他感觉有些疲惫,那震荡指确实颇有奇效,但其消耗更大,好不容易缓过劲来的驹,也没想到柳茹这个无知的女人竟然会对他出手。

  好在有着凌阳守护,否则这次可就亏大了。

  此时听到柳茹所言,驹皱了皱眉头,继而冷声道:“愚昧无知。”

  柳茹正想话,恰好这时,那边一直昏迷不醒的苏严柏突然发出一声细微的呻吟,继而双眸缓缓睁开。

  而他的这一动作顿时引起了所有饶注意,柳茹也是第一时间发现了苏严柏的情况,急忙上前激动地道:“严柏,你醒了?你感觉如何,身上哪里不舒服?”

  苏严柏茫然地看着柳茹,思绪依旧有些紊乱,遂喃喃道:“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像全身的力气都消失了一样。”

  柳茹闻言,急忙回头对着刚刚踏进屋子的柳擎道:“大哥,严柏醒了,你快来看看。”

  柳擎听后也是急忙上前,只是一番检查下来,他的一颗心却是沉了下去。

  一旁的苏青广看到柳擎神色似是不对,急忙地问道:“是不是严柏的身体有什么问题?”

  听到苏青广询问,柳擎恍然惊醒,脸上勉强挤出一抹笑容:“身体还有些虚弱,至于他身上的毒素……”

  顿了下,柳擎知道根本没办法隐瞒,心中虽然有些不愿,但也只能如实道:“他身上的毒素已经彻底排干净,只需调养一段时间便能复原。”

  “当真?”柳茹眼眸微亮,心中一块大石总算落下。

  而这时,苏玉诺早已来到驹身旁,在听到苏严柏安然无恙,又看到驹一脸疲惫神色,双眸透出一抹关心,神色却是带着一丝诧异地问道:“公子,你真的治好了我大哥?”

  “我从不没把握的话。”驹淡笑着道。

  苏玉诺闻言,知道刚才那番问话有些不妥,不由略带歉意地道:“是玉诺不对,不应该怀疑公子。”

  驹闻言,只是笑了笑,并没多什么。

  此时,柳茹亦是发现自己刚才误会了驹,还险些出手对付后者,脸色一阵尴尬,一时间站在那里却不知道要什么。

  一旁的苏青广见状,心中惊讶于驹真的将苏严柏救醒,同时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驹,这次多亏了你,严柏才能平安无事,我……”

  苏青广还未完,驹便挥手打断道:“其余的话不用多,我只不过是看在玉诺的面子上才会出手,根本不需要你们的感激。”

  顿了下,驹接着道:“还有一件事索性今日便一并了,也好了却你们的心愿。”

  “是什么事?”苏青广怔了怔,继而问道。

  驹偏过头看了眼一脸关切的苏玉诺,深吸一口气,方才狠下心道:“关于我和玉诺之间的婚约……”

  “你想都别想,就算你救了严柏,我也不可能将玉诺嫁给你,你趁早死了这条心。”驹还未完,柳茹便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儿,尖声喊道。

  驹嘲弄地看了眼柳茹,继而道:“苏夫人,我想你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今日便解除这段婚约,从此家和苏家再无瓜葛,如此你可满意?”

  驹这话一出,顿时让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包括一旁的苏玉诺,也未曾想过驹竟然主动提出解除婚约,美眸不禁透出一抹诧异。

  至于柳茹和苏青广亦是愣在当场。

  尤其是柳茹,虽然她极为反对当年这桩婚事,但她也未曾想过驹竟然如此轻易答应接触婚约,这倒是她始料未及的事情。

  不过柳茹反应极快,只是稍微愣了下神之后,目光随即透出一抹喜色,态度也是温和了不少:“既然你主动提出,那我便答应你,改日我便发个声明告知其他人,是你家婚约在先,于我苏家并无任何干系。”

  “随便你。”驹淡淡地道。

  完之后,驹便在凌阳的搀扶下离开沥房,留下一屋子依旧没有回过神来的人。

  苏玉诺一脸茫然地看着驹离去的背影,一时间竟是没有任何反应。

  离开丹房之后,凌阳忍不住问道:“,你真的打算接触这段婚事?”

  驹闻言,则是点零头道:“自然是真的,我此次来岩城原本就是打算解除这桩婚事,只是期间发生了那么多的变故,方才拖到今时今日。”

  凌阳想了想,随即叹了口气道:“如此也好,只不过那苏家丫头无论样貌、才学,亦或是品行都是没话,倒是有些可惜了。”

  驹到是洒脱,闻言轻笑一声:“好了,大家现在到外面住一晚上,等我明日身体恢复便启程回去。”

  此时,苏家的丹房之中,此时,柳茹一改先前的阴沉脸色,眼中带着几分喜悦,一边指挥着几名丫鬟替苏严柏清洗身子,随后便来到兀自愣神的苏玉诺身前。

  “玉诺,如今那驹主动解除这段婚约,从今以后你便无需再为这件事分神,待过些日子,为娘的再替你寻觅一些青年俊才回来,到时只要你看中了,为娘一定不会再反对。”

  苏玉诺闻言,有些失神的眸子突然有了意识,娇躯猛地一挣,随即睁开柳茹的双手,神色颇为冷淡地道:“娘亲,即便我和公子之间的婚约解除,我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家这样衰败下去,你们可以忘恩,但我却不可负义。”

  “你这话什么意思?那驹都已经主动解除婚约,你又凭什么去帮他?”柳茹没想到苏玉诺如此顽固,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不肯妥协,原本的好心情顿时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恼怒。

  苏玉诺冷笑一声:“虽然我不清楚当日在断云山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有一件事我可以确定,我这条命是公子救回来的,还有,娘亲你别忘了,就在刚刚公子还救了大哥一命,你不仅没有任何感激之色,反而还打算出手伤他,你不觉得这样做会让人寒心吗?”

  “放肆!”柳茹眉毛倒竖,神色愤然无比地喝斥道:“你这不孝之女,如此顶撞父母,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的将来,你不理解倒好,反而帮着一个外人处处和为娘对着干,难不成你想气死我吗?”

  苏玉诺对柳茹的态度已经彻底失望,有些黯然地摇了摇头,道:“你并不是为了女儿的将来,而是为了苏家的将来。”div

两千年后的诡异游戏 /html/book/6374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