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8章 豪侈的朱能,怂包的李元昊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北颂第0528章 豪侈的朱能,怂包的李元昊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杀!”

  战鼓轰鸣,喊杀声四起。

  城头上的沙州回鹘守军被吓的瘫倒在了地上。

  他们皆是沙州回鹘贵族的私兵,沙洲回鹘贵族,平日里为了削弱曹贤顺的力量,每逢战事,都缩在后面,不会派遣他们出战。

  即使派遣他们出战,也是让他们出去亦多欺少。

  他们那里打过什么硬仗,更算不上什么精兵。

  曹贤顺手里掌控的沙州回鹘的精兵,早就在玉门关、瓜州消耗的七七八八了,剩下的如今都守卫在王宫。

  一帮子没打过硬仗的私兵被凶悍的宋兵一吓。

  立马就像逃跑。

  年迈的沙州回鹘贵族见此,惊恐的喊道“给我守住……守住……”

  然而,私兵们哪有心思听他的。

  他们正忙着从地上爬起来去逃命。

  沙州城内的内城城墙并不高大,仅有一丈六尺,宋军手里最短的云梯,也比沙州城内城城墙要高两丈。

  寇季命令杨文广一鼓之内杀上城头,算是高看了内城城墙上的沙州回鹘守军。

  “砰砰砰……”

  床弩暴射而出,弩枪爆射而出,扎进了城墙内,枪身在城墙上搭建出了一道道攀梯。

  杨文广策马冲到了内城城墙下,从马背上飞身而起,落在了扎在城墙上的枪身上,借着枪身的弹力,一跃久跃到了内城城墙的半腰处。

  “嗖嗖嗖……”

  杨文广如同壁虎游墙,攀着城墙上的枪身,三两个呼吸间就出现在了城头上。

  跟随在杨文广身后的跳荡兵们,速度跟杨文广不相上下。

  他们口中叼着刀子,如同猿猴攀树,以惊人的速度攀上了城墙。

  从寇季下达进攻命令,到杨文广一行人爬上城墙,不过过去了十个呼吸。

  由此可见,沙州城内城城墙有多低,杨文广等人的速度有多快。

  “我投降!”

  杨文广刚冲上了城头,就撞上了一个被吓的跌坐在了地上,尿了一裤子的沙州回鹘贵族。

  沙州回鹘贵族,见到了杨文广,立马惊恐的喊着要投降。

  杨文广狰狞的一笑,“寇钦差有令,男丁不留活口……”

  沙州回鹘贵族惊恐的瞪大眼。

  杨文广甩起了手里的长枪,一下就敲断了沙州回鹘贵族的脖子。

  “我可以献出一半家财给天朝……”

  年迈的沙州回鹘贵族,见到了宋兵犹如潮水一般往城头上涌,終于意识到了宋兵的可怕。

  他冲着城头上冷冷的观战的寇季大声喊着。

  寇季就像是没听到他的呼喊声一样。

  到了这个地步了,这家伙还死要钱。

  只愿意给一半家财。

  他的贪婪超乎了寇季的想象。

  然而,他根本就不知道,就算他献出所有家财,寇季也不会放过他。

  龙神二卫的兵马,犹如潮水一般,汹涌澎湃的涌上了沙州城内城城墙,他们攻入沙州城内城,已经不可阻挡。

  纵然赵祯亲临,也不一定能够拦得住。

  《孙子》有曰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讲的就是精兵行阵。

  侵掠如火,动如雷霆,不是随便说说的。

  兵势已成,不是轻而易举就能阻止的。

  况且寇季也从没想过阻止。

  “噗呲……”

  一个跳荡兵冲上了城头,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呼喊的年迈的沙州回鹘贵族,准确的说是一眼看到了他脖颈上佩戴着的粗壮了金首饰。

  年迈的沙州回鹘贵族身边的侍卫们刚刚冲上前,从后面冲上来的跳荡兵就迎了上去。

  最先冲到城头上的跳荡兵,一跃跳到了年迈的沙州回鹘贵族面前,一刀就砍了他的脑袋,然后摘下了染血的金首饰,塞进了腰间,继续杀了下去。

  城头上的沙州回鹘人,看到了宋军势头凶猛,一个个吓的狼狈逃窜,压根就没有对敌的心思。

  龙神二卫攻占了内城城墙以后,杨文广留下了一部分人守城,又派人打开了城门,领着剩下的人杀了进去。

  一时间。

  内城的那些沙州回鹘贵族乱成了一团,喊杀声四起,尖叫声,哀嚎声,充斥了整个沙州城内城。

  寇季在巡马卫汉子们的护卫下,踏着沙州回鹘兵马、贵族们的尸骸,缓缓的上了城头。

  鲜血染红了整个城头。

  残肢断臂四处都是。

  寇季踱步到了那个年迈的沙州回鹘贵族的尸骸前,幽幽的道“我还以为你们有多利害呢,可以跟我讲条件。没想到不堪一击啊。”

  寇季一脚将他的脑袋踹下了城头,背负双手看向了沙州城外城。

  内城城墙已经被攻破,内城的战事已经不需要他多关注了,内城除了王宫,以及一些私人堡垒外,已经没有什么能拦得住龙神二卫的脚步了。

  纵然王宫、以及私人堡垒,也只能拖一拖龙神二卫杀人的脚步而已。

  最终必然会覆灭在龙神二卫手里。

  以如今沙州回鹘这个局势,还能有抵抗龙神二卫兵马力量的地方,必然有重宝。

  龙神二卫岂能放过。

  寇季之所以看向城外,那是因为在他命令杨文广杀上城头后不久,城外响起了厚重的马蹄声。

  朱能告诉过寇季,李元昊一定会挑一个特殊的时间过来,跟他们打一场的。

  也猜到了是他们攻打沙州城内城的时候。

  如今李元昊来攻,果然应验了朱能的猜测。

  李元昊手下的铁鹞子,虽然在他手上吃了亏。

  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西夏兵马即便是普通的游骑,战斗力也不俗。

  远不是沙州回鹘的私兵能比的。

  寇季站在城墙上,背负双手,耳听着城内外的喊杀声,眯起了眼。

  没过多久。

  刘亨派人骑着快马赶到了内城城墙下。

  “启禀钦差,李元昊率四万兵马来攻……朱将军正在率军迎敌……卑职的上官派遣卑职过来,请示钦差,可有什么吩咐……”

  寇季思量了一下,道“派人去一趟军营,告诉寇府仆从,让他们将我带来的火枪、百虎齐奔,重新发放给元山部的勇士,让他们上城墙,协助朱将军守城。”

  “喏……”

  刘亨派来的人,迅速的将寇季的命令传达了下去。

  巡马卫将士们拿着火枪、百虎齐奔,赶赴到了城墙上,帮助朱能守城。

  外城城墙上。

  朱能盯着城外汹涌而来的西夏兵马,皱起了眉头,“李元昊是什么意思?派遣一群喽啰来送死?”

  城外,冲在最前列的西夏兵马,让人看着十分别扭。

  阵型散乱,狼狈的往前冲着。

  看着更像是逃命,而不是攻城。

  比起跟在他们身后的那些骑着马,或押送着大型军械的西夏兵马,根本不值一提。

  朱能盯着冲在最前列的西夏兵马看了许久,突然破口大骂,“狗日子的李元昊,还真是不把俘虏当人看。居然将俘虏装扮成兵马,逼迫他们过来送死。”

  城外的西夏兵马冲到了近前以后,朱能才看出了端倪。

  “吩咐下去……用百虎齐奔……”

  随着朱能的命令传达下去,一架架百虎齐奔,出现在了城头上。

  朱能自己携带的,以及寇季自己带的,合计足有上万的百虎齐奔,被推到了城墙的垛口上。

  李元昊看到了这场面,瞳孔缩了一下。

  百虎齐奔的威力,李元昊见识过。

  此前他攻打沙州城,没少在百虎齐奔手里吃亏。

  他耗费了无数俘虏的性命,才耗光了朱能手里百虎齐奔的箭矢。

  让百虎齐奔撤下了城头。

  如今寇季到了,百虎齐奔再次出现在了城头上,数量远比以前更加庞大。

  看的人头皮发麻。

  得亏派遣了俘虏化身成兵,到前面去当炮灰,不然西夏兵马还不知道得死多少。

  “放!”

  眼看着城头下的西夏兵马冲到了城墙下。

  朱能果断下令。

  上万百虎齐奔被点燃。

  爆炸声响彻了沙州城城头。

  百万箭矢飞奔而出,在空中行程了一道雨幕。

  遮天蔽日。

  看到那百万箭矢齐射行程的雨幕,几乎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即便是始作俑者的朱能,也一脸惊愕。

  注意到战场情况的人当中,唯有寇季一人保持清醒。

  在寇季看到了那一道遮天蔽日的雨幕行程的时候,嘴角抽搐了一下,心脏也抽搐了一下,脱口而出的骂了一句。

  “朱能,你是彪吗?”

  “彼其娘哎……”

  朱能瞪大了眼睛,惊叫了一声。

  就看到了雨幕磅礴落下。

  “嗖嗖嗖嗖……”

  箭矢落地的声音,宛若磅礴雨下。

  沙州城城外,瞬间多了一片荆棘林。

  冲到城下的人,基本上没几个占着的。

  “咕嘟……”

  凡是看到这一幕的人,齐齐吞了一口口水。

  朱能颤抖的惊叫道“他娘的,太强了……”

  “吩咐下去,再来两轮!我看李元昊还敢不敢来!”

  朱能激动的说着。

  身边的副将苦着脸站在原地,没有动作。

  朱能见状,瞪起眼喝道“还不快去!”

  副将哀声道“没箭了……”

  “嗯?!”

  “寇吏部送来的不到几十万支箭,加上咱们藏下来应对突变的那些,一共凑了一百万支左右,被您一轮全射出去了……”

  朱能张了张嘴,没有再说话。

  一口气,一百万支箭矢射出去了,相当于将二十多万贯一轮扔了出去。

  强是应该的。

  不强才怪呢。

  这那是打仗,这分明是烧钱。

  朱能干咳了一声,沉声道“吩咐下去,让兄弟们准备迎敌。”

  副将答应了一声,立马下去传令。

  城外。

  李元昊望着近在咫尺的荆棘林,头皮是真的麻了。

  一口气射过来百万箭矢的战事,他真的没见过。

  他见识过一口气射过来箭矢最多的战事,是辽国侵入西夏的那一场战斗。

  辽国一轮射出十万箭,压的他们喘不过气。

  多出十倍的箭矢,场面壮观的让他难以想象。

  其杀伤力之大,造成的危害性之强,也超过了他的想象。

  但凡站在箭矢的雨幕下的兵马,皆被射成了刺猬。

  他手下的兵马中,唯有铁鹞子的重甲,才能抵御如此磅礴的箭雨。

  其他的那些身穿皮甲的游骑,入了箭雨就得死。

  野利遇乞强忍着心中的惊恐,声音略带颤抖的询问李元昊,“太子殿下,咱们还……打吗?”

  李元昊脱口而出。

  “打,为什么不打?”

  野利遇乞硬着头皮道“可这……怎么打?”

  李元昊咬着牙,沉声道“如此磅礴的箭雨,我不信他们还能射出第二轮。”

  “可他们还有更强的火器没出……那种火器,即便是铁鹞子的重甲,也难以抵挡……”

  “……”

  李元昊愤怒的甩了野利遇乞一鞭子,破口骂道“你个懦夫,居然涨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回去以后我就将狐狸尾巴悬在你帽子上,告诉所有人,你是个懦夫。”

  李元昊冲着野利遇乞骂了许久,却再也没说一句攻打沙州城的话。

  他言辞灼灼的说,沙州城内的宋军不可能射出第二轮一模一样的攻势。

  可万一能射出呢?

  宋军还有更强的火器,足以威胁到铁鹞子的火器。

  能堵吗?

  敢堵吗?

  铁鹞子已经损失了近半,难道要将剩下的铁鹞子一口气全部葬送在沙州城下?

  顺便再将仆从军也搭进去?

  就为了争一口气?

  花如此大的代价,打一场没有意义的仗?

  李元昊不愿意承认自己怂了。

  也不愿意开口下达撤军的命令。

  他就在哪儿骂着野利遇乞,顺便还骂起了曹贤顺。

  若不是曹贤顺的沙州回鹘兵马无能,没有牵制住更多宋军精锐,他又怎么会陷入到如此尴尬的局面中。

  就在李元昊一边骂人,一边准备给自己找台阶下的时候。

  一骑快马从远处奔了过来。

  马背上的骑兵到了李元昊身边以后,勒马止步,抱拳道“将军,卑职等人在十里外,发现了宋军的踪迹。疑似宋军援军的先头兵马。”

  李元昊听到这话一愣,大惊,“宋军的援军怎么回来的这么快?”

  “只是先头兵马……”

  有人嘀咕了一声。

  李元昊破口大骂道“你闭嘴,这明显是宋人的阴谋。宋人善谋,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说完这话,不等其他人开口。

  李元昊就朗声道“各部,速速点齐兵马,撤回瓜州。野利遇乞,你带人断后,避免宋人设下圈套,两面夹击我等。”

北颂 /html/book/6441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