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兄妹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大明元辅第252章 兄妹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莽应里这厮走得可真慢,馨儿,我看你怕要算错一次了。”刘綎懒洋洋地靠着一棵大树,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口里则啃着一节甘蔗。

  此处已是云南最西南部,天气早就热了起来,刘綎胸前的衣襟拉开了一些,但因为在妹妹面前,到底还算有所讲究,只是稍稍拉开透气。

  “按理说应该不会这么慢。”刘馨微微蹙眉:“勃固失守之后,缅南一片大乱,据说孟族人已经打出了勃固复国的旗号。再加上又有大明天子的檄文在,勃固旧地的孟族纷纷反正,大有星火燎原之势。莽应里在滇南多耽搁一日,东吁城就多一分失陷的危险,我想不通他有什么理由不拼命赶回去追剿镇压何以走得这么慢”

  “我看啊,只有两种可能。”刘綎继续啃着甘蔗,口里含含糊糊地道:“要么这厮还心存侥幸,觉得黄都统那里只有两万人,而孟族人又不足为惧,东吁城自己就能顶住,直到他凯旋而归;要么就是咱们真的高看了缅军,把他们的行军速度料得太高。”

  刘馨依旧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问道:“大哥,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莽应里十分谨慎,料到咱们会在他急于南归之时埋伏于此,所以宁可慢一点,也要走得小心翼翼,直到他确认不会遇伏为止”

  “这个”刘綎嚼甘蔗的动作停了下来,迟疑着道:“不能说完全没有可能,但我还是不大相信,因为此前他救援岳凤的时候,反应就不算很快。哼,要不你让我故意放走岳凤,使岳凤在惊怖之下把缅南的情况传遍缅军,现在这狗贼已经被我派人枷锁进京了。”

  刘馨失笑道:“大哥还在纠结岳凤的事放心吧,他跑不了的,只要此计能成,别说岳凤跑不了,莽应里自己能不能跑掉都难说。”

  原来铁壁关大捷后,刘綎便发布了“告各土司檄”的檄文,号召各土司“与我同仇”、“奋身立功”,“慕义效忠,谬力赴敌,或助兵以隶行,或助晌以奉战士;为我侦候得其声息,为我反间携其党与,为我挟刀刺之帐中,为我遮截遇之关外,为我特角击其侵轶,为我设履绝其归路”。

  而邓子龙那边也进军顺利,大败罕虔,罕虔的儿子招罕、招色等逃往三尖山在后世耿马西,与他们的叔叔一起,布置了五百多名药弩手,凭借险要的山势负隅顽抗。邓子龙从当地蒲人那儿得知上山小道,命令裨将邓勇等率军队直捣敌军老巢,又在山后设下伏兵,前后夹击,活捉了招罕、招色、罕老等30多首领头目,杀敌500余。接着邓子龙的军队收复了湾甸、耿马。

  而刘綎则率军长驱直入,不久逼近岳风盘踞的陇川。在大军压境的情况下,岳风知道大势已去,但不肯坐以待毙,遂令妻子及部曲先来投降。

  刘馨与刘綎商议之后,判断岳凤这厮不是个老实人,即便是献上了妻子也未必就是真心请降。刘綎也觉得以岳凤过去的事迹来看,这人是没有良心这种东西的,很可能干出这种事,说不定到时候还想着诈降,然后忽然临阵倒戈之类。

  于是刘綎便以送岳风的妻子回陇川为名,派兵直趋陇川以东的沙木笼山,抢先占领险要之处,然后才亲率大军进逼陇川。而早些时候,刘綎兄妹得知了缅南方面黄芷汀部已经拿下勃固的消息,遂拿这消息恐吓岳凤,让他知道跟着莽应里是没有前途的,莽贼身死国灭也不远了。

  岳风知道已无法逃脱,只好到刘綎军中投降,“尽献所受缅书、缅银及缅赐伞袱器、甲枪鞍、马蟒衣,并伪给关防一颗”,但此时岳凤表示自己这几日因为心中畏惧,已然生了病,希翼能单独关押。刘綎觉得这个条件倒也可以满足,就答应了。

  本来到此都很顺利,谁知道刘馨比她大哥谨慎,她觉得岳凤的举动不太正常,有些像是在躲避与自己的妻子、手下等见面。躲避妻子可以理解,毕竟之前他的举动就有点拿妻子当诱饵,给自己创造出逃机会的意思,但躲避手下就说不通了。

  于是刘馨立即找人来验明正身,岳凤的妻妾、家丁亲信等一起被押过去“探视”,果然发现了问题:这个“岳凤”是个假货,真正的岳凤已经悄悄跑路了。

  原来在此前几天,莽应里派来相助岳凤的缅将散夺,就已骑象逃走,仅留数十缅人留守陇川,而岳凤的本尊也悄悄跟在了散夺的队伍里,一同跑去找缅王莽应里去了。

  刘綎让刘馨计算一下,看自己现在马上去追还追不追得上,刘馨只是稍稍计算便告诉他,追是可以追上,但她建议不必追,就让岳凤去找莽应里。

  这个道理还没等刘馨说明,刘綎就恍然明白过来,她是想让岳凤把勃固失守的消息带给莽应里,因为这样做,说不定莽应里会因为急于回师救援首都而乱了分寸,给自己创造战机。

  刘綎于是顺利地占领了陇川,“夺获缅书、缅碗、缅银、缅伞、缅服、蟒牙、衣甲、刀枪、鞍马等衣物甚众”。不过他心里还是觉得岳凤居然能从自己手底下跑掉有些让他丢面子,心里始终琢磨着到时候非要将这厮好好羞辱一番。

  不过那是后事了,刘綎的军队就占领了陇川之后,便开始乘胜前进,分兵三路进攻蛮莫,蛮莫土司兵败乞降。

  刘綎提出五项条件,要他在五天内作出答复:一是擒送陪臣;二是交出罕氏和干崖印信;三是献出缅王发给的印篆;四是交回被俘的居民;五是招降孟养。

  蛮莫土司逃无可逃,打又打不过,只得接受投降条件,遂“擒献缅人一十八人,象一头,马五匹,并缅酋给伪关防一颗,诣军前投献”。接着,刘綎又收复了孟养和孟琏后世云南孟连。

  刘綎进展如此顺利,自然是“夷缅畏綎,望风内附者踵至”,木邦罕凤、孟养思义等,都杀了缅甸使者,投归大明。而孟密的思混也派他的弟弟前来投降,献出了大象和缅王发给的印章。

  但刘綎还没来得及南下木邦,已经投诚的木邦又被闻讯从前线撤退而来的莽应里给打下了,罕凤不敢再叛一次,又打不过莽应里,于是果断带着亲信跑来投靠刘綎。

  刘綎和妹妹刘馨商议,认为直接去木邦没有意义,因为莽应里现在不可能还有心思继续在缅北耽误时间,他拿木邦只是因为撤退需要木邦是他的来路,同时也是归路,木邦不通的话,他就困死在缅北了。

  于是兄妹俩一合计,立即连夜出兵,先是拿下猛卯安抚司,杀出汉龙关,做出直奔木邦的模样,然后大军转道西南方向,几乎是一路狂奔地埋伏在此。

  此处是从木邦退往缅甸锡波城的必经之路,而锡波城背后则是本次莽应里发动大战的支点缅北重镇阿瓦城。

  按照刘馨的计算,早两个时辰前,莽应里的大军就应该到这里了,但眼下都快到了傍晚时分,莽应里居然还没出现,刘綎难免有些怀疑是不是出了问题。

  如果单只有莽应里,刘綎倒不怀疑他肯定中计,但莽应里身边现在还有个岳凤,而岳凤此前是在他眼皮子底下溜掉过一次的,难保这次不会献策给莽应里,又避开了今天这一劫,那他刘某人的面子上就很不

  他见妹妹还有心情说笑,不禁苦笑道:“馨儿,你大哥十几年攒下的名声在此一举,你就一点不担心咱们失算”

  刘馨诧异道:“这话怎么说的就算莽贼运气好,这次让他走脱了,咱们无非是放弃这次机会罢了,接下去直接进攻阿瓦也没什么大不了,毕竟莽贼后院起火,他能在阿瓦留多少兵马”

  刘綎摇头道:“我担心的倒不是这个,而是缅南打得太好。莽贼背后有咱们在追,他虽然急于回去救援东吁,却也不可能真把缅北直接让给咱们,所以还是要有所措置。有所措置就意味着他走不快,这样一来,缅南那边的战果就有可能更加辉煌到时候两相对比,我这里的战果若是还比不上一个女土司,我这张脸可真是没地方放了。”

  刘馨美目一转,面色却是不变,问道:“要是这样,大哥现在有两条路。”

  “嗯”刘綎微微一怔。

  刘馨道:“其一,在缅北大败莽应里;其二,直接放莽应里南下。”

  刘綎微微诧异,问道:“大败莽应里可以理解,放莽应里南下却为何也是一种选择”

  “莽贼南下顺利,所余兵马便多,届时黄副都统那边的压力就大,到时候能够守住战果就已经很难了,自然打不出什么像样的大胜来,最终只能撤走。如此一对比,大哥的面子就保住了。”

  刘綎眉头大皱:“你希翼我这样做”

  “不希翼。”刘馨一摊手:“我只是出于一个幕僚的职责,告诉你有这么一种选择罢了。大哥要是问我,我当然希翼光明正大的打败莽应里,要不然我劝你来堵截他做什么”

  刘綎这才面色一松,点头道:“嗯,大哥明白了。”顿了一顿,又道:“那位黄副都统虽然是个女子,但从她谅山一战和这次远征勃固来看,的确不简单。这次平缅之战若是顺利,说不定我还有机会见她一面,看看究竟是怎样一个巾帼英雄。”

  刘馨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大哥,你这人打仗没得说,某些方面还真是迟钝得可以别说做妹妹的没提醒你,你最好不要对她有任何好奇。”

  刘綎愣了一愣:“为何”

  “嗯如果你不怕高中丞降罪,倒是不妨好奇好奇。”刘馨轻哼一声:“咱们这位巾帼英雄,只怕老早就是高中丞盘里的菜了。”

  “你是说”刘綎一脸讶然,眼珠子飞快转了几转:“她是高中丞的那个外室”

  “不知道,说不定不是外室,没准是正室呢。”刘馨别过脸去,仿佛在看莽应里大军该来的方向,口里不咸不淡地道:“先是倾尽全力助高中丞平定安南,在高中丞回京之后不到两年,她又忍不住亲自北上,可惜很不巧那会儿高中丞又奉调去了辽东。于是,她又在朝贡副使的头衔之外多出一个商谈贸易的任务来,跟着追去了辽东大哥,你觉得这不奇怪吗”

  “这个”刘綎道:“外室也可以这样吧”

  刘馨嗤笑道:“那高中丞的气魄可就真是比我想象的还大了他把安南那么大的局面交给一个外室你知不知道高中丞在安南投了多少银子进去了,现在又有多少资本”

  刘綎果断摇头:“这些事我不太清楚。”x

  刘馨道:“安南政务说是都统使自管,其实全是京华管着的。京华在安南北部有升龙城和海阳府,在南部有安等三镇地盘,这就是四府一京。此外,京华还有升龙警备军和金港警备军一共八万大军,这八万大军名义上是安南都统使司的,实际上莫茂洽连一个人都调不动。

  还有那个金港,据说其港口不比广州港差,而且整个城都是新建的,高中丞一力投资建成,大哥你说这是花了多少银子了而现在,他把黄芷汀捧上副都统,在莫茂洽只是个萝卜大印的情况下,这个副都统是什么意思,大哥不会不明白吧”x

  刘綎愕然半晌,好半天才道:“难道要明媒正娶这有点难吧”

  “那就不知道了。”刘馨摇了摇头:“咱们这位高中丞不是普通人,说不定他有什么特别的法子呢。”

  刘綎沉默了一下,忽然道:“馨儿,你认识高中丞也十多年了,你不觉得他是最适合”

  “打住。”刘馨伸出一根手指:“我不想谈这件事。”

  刘綎叹了口气:“可你年纪也不小了,这女儿家总是要嫁人的,要是高中丞都入不了你的法眼,我”

  “我说打住。”刘馨面色一紧,忽然道:“大哥,你看前面,莽贼来了。”

  感谢书友“zhou4yzen0915”、“秦代小驻”、“of”的月票支撑,谢谢!

  大明元辅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

  喜欢大明元辅请大家收藏:大明元辅。div

大明元辅 /html/book/6479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