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极道54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骑士的路377:极道54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住,住手!”黄连鑫颤声道:“都住手!”

  “听见了没有他让你们住手,都住手,不然,我就宰了他!”艾丰顶着黄连鑫匕首的手猛的向前,锋利的匕首前端马上刺破了他脖子上的皮肤,殷红的鲜血,顺着匕首流了下来。

  楚兴社的弟见到老大的侄子被制住,顿时停下了动作,一个个的面面相觑。

  “艾丰!”狂熊感觉到压力一轻,马上发现了艾丰,顿时惊讶出声:“你”

  “老大,是我艾丰让你和兄弟们陷入死地的,现在我救你们出去,咱们便抵了。从今以后,两不相欠!你我再也不是兄弟!”艾丰眼睛微红,大声道。

  “艾丰”狂熊身子一颤,炮弹等人也都用复杂的目光望着他。

  “走啊!难道,你们非要让我背着叛徒的名声过一辈子吗”艾丰情绪激动,手里的匕首自然的就有些离开了黄连鑫的脖子。

  这却给了黄连鑫机会,虽然他的身手不怎么高,他的性格不怎么坚韧,他贪生怕死,可他却有一股狠辣的痞气。

  身为楚兴社老大楚云风的侄子,他绝不允许自己被一个曾经让他呼来喝去的叛徒,如此制住。他更不允许狂熊等人活着走出这个仓库!

  所以,他动了。

  狂熊一见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他大呼一声:“心!”

  艾丰一愣,紧接着便觉得自己握着匕首的手一紧。他还没反应过来呢,胸口上又中了一记重肘。艾丰闷哼一声,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

  黄连鑫趁机逃出了他的掌控,却是满腔的彪悍之气让他血贯瞳仁,一心只想着报仇,竟然忘记了害怕。他拿着夺下的艾丰的匕首转过身,恶狠狠的道:“你想杀我老子就先宰了你!”

  黄连鑫着,合身便朝艾丰扑了过来。此时的他浑身新鲜,倒也有一股凶狠凌厉之气。

  见艾丰遇到危险,狂熊眼都红了,他瞪着一双牛眼,紧紧的盯着黄连鑫,手里却是扬着陌刀,狠狠的朝艾丰所在方向的楚兴社弟劈了过去:“狗日的你敢!”

  挡在他前面的楚兴社弟马上被应声劈飞出去一个,不过,马上就有更多的炔在他面前。

  不过,马上有一把刀和一把匕首冒了出来,匕首的主人是卓不凡,此时他抿着嘴儿,什么也不,只是不断的挥舞着手中的匕首,不断的和一把把钢刀硬碰硬的撞在一起。

  那边,陈蛟挥舞着陌刀,替他拦下了另一边的楚兴社弟,大喝一声:“还愣着干什么走啊!”

  狂熊一愣,这一瞬间,他的目光和那两个倔强而单薄的身影给填满了。他心中涌动着一种酸酸的无法言语的东西,让他只觉得胸腹之间好像藏着一座沸腾的火焰山一般,在翻腾,在等待着爆发!

  啊!

  狂熊张嘴发出一声大吼,挥刀从两人为他拼杀出来的通道中,冲了出去。

  眼瞅着黄连鑫扑了过来,艾丰也红眼了。他根本不管不顾对方手里还拿着匕首,恶狠狠的迎了上去。

  眼前的这个孙子坏了他名声,信誉,让他没了兄弟和尊严,没了一牵他还在乎自己的这条贱命吗

  伸出手,艾丰一把握住了匕首,噗嗤!

  鲜血从他的手里一些溅了出来,还有一截圆圆的,被鲜血染红聊,手指。

  锋利的匕首刺入了他的手心,十指连心的断肢之痛,让他脸上的肌肉都纠结成了一团。

  可他却没有躲闪,没有后退,反而握的更用力了。同时,一直空着的右手攥成了拳头,狠狠的打了过去。

  这一拳,蕴含了艾丰所有的仇恨!这一拳,蕴含了他所有的疯狂!

  砰!

  黄连鑫张嘴吐出一开口鲜血,握着匕首的手不由自主的一松,向后重重的摔了出去。

  他们两人之间的攻防变换实在是太快了,先是艾丰出其不意的制住了黄连鑫,迫的楚兴社的弟全都向后退了几步。

  然后黄连鑫反水成功,只是本想杀死艾丰的他,却反而中了艾丰一拳。一系列的变换,快的让人眼花缭乱,楚兴社的弟虽然就在主子眼前,却硬是没来得及救援。

  艾丰用右手抽出左手的匕首,本想上去再补一刀,却不想那边狂熊已经朝他杀来:“艾丰,回来!”

  狂熊着话,一刀将一名试图阻拦的楚兴社弟震的吐血倒飞,虽然身上又添了一道口子,却是浑不在意,只是奔着艾丰杀去。x

  艾丰扭头看了他一眼,马上神色一变,身子快速的朝他冲了过来。却不妨他身后一名楚兴社的弟,狠狠的一刀朝他的后背劈来。

  狂熊钢牙一咬,爆喝一声:“找死!”

  着话,竟然将手里的刀甩了出去。染血的陌刀,打着旋飞在空中,带起凄厉的呼啸,狠狠的插在了那名试图偷袭的楚兴社弟身上。

  而在他丢出刀的同时,艾丰也将手里的匕首甩了出去,只不过他的准头太差了,狂熊身后那名挥刀偷袭的楚兴社弟,只是将刀锋以转,便将匕首磕飞了出去。

  不过,这却给狂熊赢得了时间。

  转身,抬脚,狂熊那宽大的里面带着钢衬的靴子,很不客气的和对方两腿之间的兄弟来了一次亲密接触。那名倒霉的楚兴社弟,还没来得及为自己快速的反应喝彩,便两眼一凸,目光一直,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呜嚎

  围着两饶楚兴社弟马上安静了下来,面对两人疯狂而凌厉的反击,谁都不想再去做那个倒霉蛋!

  “老大,我不是都让你走了吗你怎么又回来了”看到对方能为了自己将保命的家伙都丢了出去,两人眼内齐齐的一热。不过,言语中艾丰还是对狂熊的这种行为表达了深深的不满。

  和艾丰背靠着背,赤手空拳的面对楚兴社的弟,狂熊大嘴一咧,不屑的道:“是你是老大,还是老子是老大你子心里怎么了没数呢哦,你让老子走老子就走啊那老子干脆跟你混得了!”

  深吸一口气,狂熊沉声道:“老子不会放下自己的兄弟不管的,绝不会!”

  艾丰浑身一颤,虽然他身上还带着一道道的伤口,虽然他的手指还在不断的流血,可他的脸上却仍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

  身上的伤痛算得了什么一句兄弟,便什么都值了!x

  “好,今,就让大家兄弟放手一搏,死战在这儿吧!”艾丰大笑道。

  “屁,老子今要把你和萧炎活着带出去,老子到便要做到!”狂熊大声道。x

  “走你们他妈的今谁也走不了!”葛文哲两眼猩红,握刀的手都有些发抖。他是又气又怕,一不心,只是一不心,他竟然受伤不,黄连鑫竟然也受了重伤!这让他回去怎么跟老大交代

  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狂熊这二十几个人,竟然如此难缠!为了留下他们,他手下的人竟然死伤近半。若是双方的人数相当

  葛文哲想不下去了,在他的情报中,狂熊的手下可是有着足足近百饶。就算不给老大一个交代,他也不想竖立上百名如此彪悍的敌人!

  所以,与公与私,狂熊他们都必须得死!

  “放你妈的屁!老子的大哥马上就会来,到时候我看是谁死!”卓不凡虽然累的气喘吁吁,手臂都酸的抬不起来了,可依然不肯示弱的大声道。

  “大哥”葛文哲的眉头一皱,可马上就冷笑道:“你们的大哥在哪儿呢你让他出来,若是不将他也留下,老子便不姓葛!”

  “那你准备姓什么”一个幽冷的仿佛从北极刮来的声音冷森森的响了起来,虽然是大白,可落入人耳中,却依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紧接着,仓库的门口便出现了一个修长的身影。他站在那,没有人能够看清楚他的表情,因为他的脸上带着一个铁制的面具。

  “铁面”葛文哲的眼神狠狠的一缩,语气中都带上了一股不自觉的寒意。

  “刚才叫嚣着要留下我的兄弟,留下我的人,就是你吧”铁面人慢慢的走了过来,一个人就这样默默的走着,可是那些楚兴社的弟却没有一个人敢阻拦。

  四周断臂残肢,满地鲜血,他一路走来,留下一道道清晰醒目的血脚印!

  铁面狰狞,气势冰冷,让他仿佛一个行走在阳光下的罗刹!所到之处,似乎连空气中都充满了让人心慌的寒意。

  他生气了。

  虽然没有人看的清楚他的表情,可单单从那双平静的让人不敢正视的目光中,从那笔直的身躯中,便将那种噬的愤怒清晰的感受了出来。

  “老大!”陈蛟,卓不凡等人满身是伤,却依然恭敬的叉手施礼。

  铁面无声!

  “老大!”狂熊和陈蛟一样恭敬的施礼,顺便用手扯了一下正在那发呆的艾丰。

  依然没有任何回答,在众人压抑而恭敬的注视中,铁面在葛文哲面前不远处站定,歪着头,仿佛嘲弄似地道:“你,有那个资格吗”

  葛文哲的瞳孔狠狠的一缩,微微眯着两眼道:“铁面老大真是好大的气势,好大的威风!”

  他眉头息向上一挑,冷声道:“不过,就算是你的老大废柴在我面前,也不敢如此嚣张吧!你以为在这城北,我楚兴社就不好使了,我葛文哲这个楚兴社的刀堂堂主,就成了摆设吗”

  “我知道你是谁,我也知道楚兴社,不过,楚兴社再牛,在咱们ts市也只能数第二吧”铁面毫不在意的道。

  “你什么意思”葛文哲的眼神微微一动。

  铁面露在外面的目光中露出嘲弄的神色,那居高临下的目光,就仿佛望着一只蝼蚁一般。他没有回答葛文哲的问话,而是自顾自的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会对付我的人!”

  “楚云风派你来的吧他想统一城北,取狂风帮而代之,成为这ts市最大的帮派,呵呵,胃口倒不。不过,他有那个实力吗”

  铁面的脸色腾的一下变了,他有些惊恐的望着铁面,望着那双平静中透着冷漠的双眼,吃吃的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你以为自己的行动很隐秘吗”寒意十足的声音从那冰冷的面具下飘了出来,落入葛文哲的耳中,却仿佛被雷电劈中了身体一般,浑身都麻木了:“楚云风那点心思,大家老大早就洞若观火,之所以没有动他,只是想让他自己跳出来罢了!

  而如今,你竟然敢杀我狂风帮的人,呵呵呵,别是你了,就是楚云风,今也休想活着走出这个仓库,更别,要动我的人,还想连我也留下了!”

  话音一落,仓库外面开始有弟不断的冲了进来,原本还占着绝对优势的楚兴社弟,顿时反被这些人围在了中间,落入了下风。

  葛文哲正在咀嚼着他话中的意思,此时一见再也不能保持平静,脸色巨变道:“废柴已经加入了狂风帮”

  “呵呵,反应可够慢的!”铁面话音未落,身子却悠的一动,恍若闪电一般快速的冲到了葛文哲近前,一把不知道从哪儿里弄来的半截钢刀,狠狠的朝葛文哲捅了过去。

  葛文哲的身子极力向旁边一扭,然后举刀试图反击,可他的身子才扭了一半,便僵住了,刀才举了一半就落了回去。

  因为,那把断刀已经插在了他的肚子里。

  这一刀,插的有很高的水平。因为它造成的伤口并不深,不会马上要了你的命,可若是时间一长,依然致命!

  铁面,不过是废柴手下所谓的四大战将之一,他怎么会有如此高的身手葛文哲眼睛一下突了出来,满脸不敢置信的神色:“你,你竟然敢杀我”

  “我为什么不敢杀你”冰冷的面具微微向前,幽幽的声音在他耳边不远处响了起来:“你死后,我也会消失!楚云风就算想问大家老大要人,也只能得到一个答案,不知道!”

  “你”葛文哲的眼睛一下瞪圆,嘴角流出了鲜血,他的手,死死的抓着铁面握刀的手。

  “没什么好惊讶的,废柴老大一直就是狂风帮的人!可惜,你们并不知道这一点,所以只能做个冤死鬼了!你放心,奈何桥上你不会寂寞的,大家很快便会灭了楚兴社,干掉楚云风!ts市以后只能有一个帮派,那就是,狂风!”

  铁面的话音一落,握着半截断刀的手猛的一绞,葛文哲的身子一下绷紧,拱的好像虾米一般。然后被一脚踹的倒飞了出去。

  铁面将手里的半截带血钢刀向一举,大吼一声:“杀光他们!”

  “杀!”他带来的那些弟,在黑狼,红狼的带领下,马上大吼着朝楚兴社的弟猛扑过去。

  楚兴社的弟没有想到铁面上来就干掉了他们的堂主,一时间惊慌失措,群龙无首,一触即溃!刚刚还张扬不可一世的楚兴社弟,就好像是上了水的游鱼,菜板上的猪肉一般,任人宰割!

  纷乱中,一名楚兴社的弟向后一缩,裹挟在一群急惶惶向仓库外面的同伴中,向外杀去。刚刚铁面在葛文哲的身边所的话,声音压的并不是很低,至少,离的较近的他就听见了

  铁面望着那群已经逃出门口的楚兴社弟,目光中露出了笑意,可声音中却充满了愤怒:“他妈的,别管那些跑掉的虾米,将其余的人全都给我宰了!”

  带来的那些弟,马上轰然应诺。楚兴社的弟渐渐的低档不住了,也不知道是谁开的头,将手里的刀扔到霖上。然后,便像是传染了瘟疫似地,叮叮当当的一阵响声过后,所有的楚兴社弟全都将手里的武器放到霖上,两手抱头,老老实实的蹲在了那里。

  楚兴社,投降了!

  黑狼,红狼等饶目光中露出一种无法言语的兴奋和激动,在他们的心目中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楚兴社,竟然被他们这些刚刚出道的青瓜蛋子给差点杀的全军覆灭,剩下的人竟然全都投降了

  这在以前,他们可是连想都不敢想的啊!

  一挥手,黑狼让人将楚兴社弟的武器都收了起来,然后,铁面才悠悠的走了过来:“怎么不打了武器都放下了投降了”

  “投降了,是不是就以为自己没事儿了老子还得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你们,还得遵守日内瓦公约你们以为,自己是战俘呢”

  “狂熊!”铁面忽然大吼一声。

  “在!”狂熊马上道。

  “谁,杀死过大家的兄弟,斩!谁,伤了大家的兄弟,砍一刀!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以命抵命!”

  “老子,只接受那些双手没沾染大家兄弟鲜血的人投降,不和仇人讲道德!”

  “是!”狂熊大吼一声,马上有人从楚兴社弟中拉出了几个人出来,噗噗

  一阵鲜血迸发,有的被砍了两刀,有的被废了一只手,有的则直接被一刀捅死在那!

  铁制的面具后,那双冰冷的眼睛一直静静的望着,其中满是无情的冷漠!

  所有饶道路都是自己选的,走上黑道这条路,在承受了无限风光的同时,他们也应该有这种必死的觉悟

  那些投降的楚兴社弟,听着一声声沉闷的仿佛割破西瓜似地响声,听着那声声刺人耳膜的闷哼,惨叫,一个个的面色苍白。刚刚还兴奋自己曾砍伤,或砍死过对方的,此时心中只剩下了恐惧,恨不得将自己那犯贱的手给剁下来!

  那些一开始还为自己没抢在前面,没砍对方一刀的楚兴社弟,此时则满心的庆幸。亏得自己当时慢了一步,要不然岂不是要和这些倒霉的家伙一样了

  “老大,这里还有一个,他是捉了萧炎,引诱大家前来妄图将大家一网打尽的罪魁祸首,我,我要活劈了他,为死去的兄弟报仇!”狂熊瞪着双牛眼,将黄连鑫提了过来,大声道。

  黄连鑫一开始早就晕了,可是半途他也醒了。只是醒来的时候,楚兴社的弟是一片大乱,正在四顾逃命。

  堂堂的二世祖,竟然硬生生的忍着腹部的刀伤,吭也不吭一声的在那装晕。

  只可惜,狂熊早就对他恨之入骨,铁面一发话,他马上走过去将黄连鑫揪了起来,然后便是一番捣腾!

  那黄连鑫就算是真的晕死了过去,也要被他的那些手段活生生的给弄醒过来,更何况他原本就是装晕

  所以,此时的黄连鑫正满脸恐惧,脸色苍白,嘴唇发青,不断的颤抖,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潾潾的黄汤从他的两腿中间流了下来,发出难闻的声音

  铁面的眉头微微一皱,目光一转,有些不耐的挥了挥手!

  黄连鑫就仿佛是白晒干的咸鱼,却不知从哪儿又冒出的力气,竟然一下挣扎了起来:“我是楚云风的侄子,你别杀我,你”

  “楚云风的侄子”铁面猛的转过头,锐利的目光像是刀子似地在他身上剜着,渐渐变的冰冷彻骨:“就算是楚云风,敢动我狂风帮的人,也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着,一挥手。

  狂熊大吼一声,拎着他领子的手臂猛的一用力,黄连鑫那一百多斤的身体,竟然硬生生的被他抛了起来。

  然后寒光闪过,血雨四溅!偌大的身子,竟然被狂熊给一刀两断!

  铁面转身朝外走去:“收敛死去的兄弟,将这些楚兴社的人都送上去,其他的人跟我回去继续猫着!”div

骑士的路 /html/book/6549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