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大吃一惊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狂战武尊第34章 大吃一惊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山梁宽约一米,高低不平,崎岖难行,山梁两边,俱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更兼山高风疾,每次只能小半步小半步的移动,才能保证身体的稳定。

  若是步子迈得过大,大风呼啸而过,一个立身不稳,就要栽下山梁,半步多的名头,由此而来,这区区二十余米长的山梁,就成了过山风这伙强盗的天险。

  叶真抵达半步多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下来,山林之中,更见幽暗!

  见到这半步多的全景之后,叶真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半步多太险了。虽然说他的蛇弹草如今一伏一弹能跨起四十米的距离,但在这半步多上,叶真还真没有安全施展的把握。

  高低不平的山梁,最窄处仅有半步,接近寨门两边的地方,更是被山贼密布了铁蒺藜,急窜过去,稍有不慎,就要跌落这万丈悬崖!

  左手一提络腮胡子三当家的后颈,垂下的脑袋立时立了起来,右手提住三当家的后腰,叶真缩身躲在三当家的身后,操纵着三当家的尸体踏上半步多,慢慢向着过山风的老窝前进。

  “谁?”

  “什么人?”

  “说话,不说话老子射箭了!”

  叶真踏上半步多的刹那,对面的山贼就发现了叶真的身形,准确说发现了络腮胡子三当家的身形,连声喝问起来。

  一出声肯定就要露馅,叶真打定主意不出声,手中的这具尸体即然身为过山风的三当家,肯定在山贼中小有威望的。

  山贼寨门上人影绰绰,见来人不说话,使劲的晃起了火把,借着火光,有眼尖的家伙认出了来人的身份。

  “是三当家,是三当家!三当家的,其它兄弟们呢,老大说你们马上就能拉来大量的财货,怎么没见其它人的身影!”

  叶真却是不答,脚步下小心翼翼的移动着,就这会的功夫,二十余米的半步多,叶真已经顶着三当家的尸体走了一半。

  “三当家的,怎么不说话?你受伤了?”对面火把舞得更急了,借着火光,已经能够看到三当家嘴角的血迹。

  “三当家的?”

  对面的山贼却是极为警觉,连问数声不答后,寨门内高高的抛出了一根火把,抛向叶真这边。

  几乎是那火把抛出来的刹那,叶真就知道不妙,要被发现了!

  刹那间,扔出来的火把将三当家的模样照了个清清楚楚,紧闭的双目、铁青的脸色、嘴角的血污、胸口塌陷的大洞、离地数寸的双脚,都被照了个清清楚楚。

  几乎是同时,叶真舌绽春雷,放声怒吼:“快给老子开门,老子受伤了!”怒吼的时候,叶真本能的双手一用劲,就让三当家那软塌塌的脑袋猛地一立。

  “鬼啊!”胆子小的山贼看清楚这一切的时候,凄声叫喊起来。

  黑夜中,火把闪亮,飘浮在山梁上的三当家有若厉鬼。

  也算这络腮胡子三当家在山贼中小有威望,在叶真一声不明所以的厉吼之下,几名守在寨门下不明所以的山贼本能的将寨门推开了一把。

  趁着众多山贼震惊莫名的功夫,叶真也就着那火光疾行了数步,立时接近到寨门五米之内。

  “不好,三当家已经死了,有人摸上来了,快射,快放箭!”一名反应快的山贼急吼起来。

  “快,快关上门,不是三当家!”

  咻咻咻!

  箭矢声陡地响起。

  几乎是山贼门叫喊的刹那,叶真的身形突地一伏,再一弹,就顶着三当家的尸体如箭一般窜向了寨门,窜出去的刹那,手中三当家的尸体猛地抛头顶射来的十几支利箭,叶真的双拳上已经密布着真元,向着寨门砸去!

  嘭!

  碎木四飞。

  叶真双拳仿佛攻城锤一般狠狠的轰在木制的寨门上,不仅将正欲关上的寨门砸开,更将这木制的寨门砸出两个大洞,守在门后的四名山贼吐着血倒飞了出去。

  攻入寨门内,四处插着火把,视野立时开朗,再无先前随时随地跌落山崖的危险,叶真身形一幻,立时就迎着两名正欲向他射箭的山贼攻了上去。

  双手轻轻一叼,就将两根利箭叼到了手中,扑到近前,反手一插,两支利箭就贯进了两名山贼的胸膛。

  一时间,叶真如同虎入羊群,杀得这些山贼鬼哭狼嚎,有的山贼甚至跪地求饶起来。

  叶真却没有丝毫的手软,无论是练血三四重的山贼,又或是仅会点皮毛功夫的普通山贼,统统辣手劈杀。

  树林中的那一幕,已经给叶真上了极为残酷血腥的一堂课,更不要说此时挂在山寨院子里十几具干瘪的尸体。

  一切,都让这个少年的心在这一瞬间变得坚如铁石!

  寨门口的山贼叶真并没有全部杀干净,留了两个放任他们几着山寨内部逃窜,叶真只是紧紧的缀在后边。

  一路上,两个被叶真放了一马的山贼疯狂的叫喊着,时不时的有听到动静不明所以的山贼冲了过来。

  但是在如今的叶真面前,任何真元境以下的存在,在叶真的手底下,都走不过半回,身形飘闪间,就被叶真一掌给毙了。

  一路跟随到数幢隐隐绰绰的屋舍,路过一个屋舍时,一个连裤子都没穿的山贼猛地蹦了出来,一刀就砍向了叶真。

  大刀上,淡青色的真元密布如水。

  叶真连看都没看的一记五岳神拳隔空轰出,拳未到,青色的拳印就将那山贼的脑袋炸成了烂西瓜。

  “二当家的”

  前面正狼奔豕突的两名山贼突地仿佛被人捏住嗓子般的尖叫了一声,其中一个,甚至被骇得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原来被叶真随意一拳干掉的是这过山风的二当家。

  一掌切碎那瘫软在地的山贼的咽喉,叶真猛地捏住视线中仅剩的另一个山贼的脖子,将其悬空提起来,喝问起来:“过山风呢?”

  那山贼翻着白眼,勉强抬起手臂指向了这里唯一的一座院落的刹那,咔嚓数声响,就被叶真直接捏碎了颈骨。

  叶真径自跨进那座院落的刹那,一个坦胸露腹长满胸毛的大汉亦从内堂跨了出来。

  “何家小娘子,再容你考虑半刻钟,从了我过山风,绝对不会辱没了你,甚至连你爹也会大有好处!待我收拾掉这只苍蝇,你若还愿意,就别怪我过山风用强了!”

  从内堂跨出来的时候,那过山风兀自劝说着内堂内一个被绳子绑住的少女。

  “我是苍蝇,那你试试看!”

  嗖!

  叶真瞬地暴起,一记蛇弹草配合五岳神拳凌空袭杀过去。

  嗯?

  双目一凝,看着来势汹汹的叶真,过山风的神情也陡地变得凝重无比,双掌一幻,以一种似慢实快的拳势迎了上来。

  砰!

  两道真元猛地碰撞在一起,炸起一道小旋风,叶真身形原地不动,过山风却是小退了半步。

  “真元二重的修为吗?”叶真冷哼一声。叶真如今的修为堪堪真元境一重后期,但以他的那极其纯粹的真元,能够与他硬拼的人,也只有真元二重甚至更强的存在。

  过山风的眉头猛地一皱,对叶真的实力很是吃惊。

  “兄弟,哪条道上的,为何要踢我的场子,可是大家哪里有所得罪,你开出个道道,我过山风绝不含糊。”一招吃了个小亏,过山风目光闪烁起来。

  “我要你的人头,你给吗?”叶真冷笑。

  “小子,别不识抬举!你这点修为,我还不看在眼里,你最好识相点。”

  “是吗,那来吧!”

  怒喝一声,叶真旋风般的冲了上去,刚刚学会不久的雷豹电光拳施展开来。

  “不识抬举的东西!”

  过山风怒喝一声,拳势一变,先前迎接叶真杀招那种似慢实快的拳势再次迎了上来。不过这一次,过山风却将这种似慢实快的拳势施展的更加高明。

  拳势似慢实快,连绵不绝,前劲不绝,后劲就发,有若水浪,隐隐间,过山风的真元竟然变成了隐隐的水蓝色,显得拳法极为高明。

  更要命的是,这种拳势一旦稍有接触,就粘绵不绝,令人感觉陷入了层层奇怪的连绵力场,举手投足间都颇不痛快,实力无法完全发挥。

  “过山风施展的这拳法,绝对是人阶中品的武技!”

  叶真的脸色越来越凝重,无论是五岳神拳,还是雷豹电光拳,又或是寸步崩拳,竟然都无法攻破过山风这连绵不绝的拳势,隐隐间,那连绵不绝的力场,竟然能够牵制住叶真的拳法。

  若不是叶真仗着无比精纯的真元,在真元上能够力压过山风一头的话,叶真怕是都要落败了。

  小半个时辰过去了,过山风的拳势依旧如同水浪般连绵不绝,陷进去的叶真的拳势,却是越见颓废。

  “可惜,我没将雷豹电光拳与寸步崩拳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要不然,一拳可败他!”

  暗自叹惜一声,叶真的身形连过山风连绵不绝的拳势突地一带,身形一个不稳,肩头一晃,就露出了一个破绽。

  缠战已久早已经心急如焚的过山风,眼中猛地精光大放,一个进步,一掌就向着叶真咽喉切来。

  几乎是同时,叶真身形微微一晃,就将肩头斜撞向了过山风,肩头瞬时真元密布,更以一种奇异的频率抖动起来。

  蛇游步之滑蛇式!

  “不好!”

  发现变故的过山风惊呼一声,但是手掌还是不可抑制的切上了叶真的肩头,而叶真也顺势的撞进了过山风的怀里。

  但是,过山风的一掌也不是吃素的,纵然叶真早就密布了真元防御,更有蛇游步之滑蛇式卸劲,那一掌,还是让叶真的右臂失去了知觉。

  右臂失去知觉,叶真的左手闪电般的点出十六点青光,灵蛇截脉手之截脉封元。

  肉眼可见地,过山风的身形微微僵硬了一下,体内响起了爆豆子般的冲破叶真截脉真元的声音。

  这稍纵即逝的战机,叶真瞬地抓住了。

  身形一动,左拳骤地发力,一记寸步崩拳就结结实实的轰在了过山风的胸口。

  嘭嘭嘭嘭!

  几乎是可以听到的密密麻麻的破碎声从过山风体内响起,那是过山风的五脏六腑被寸步崩拳的崩劲给崩碎的声音。

  喉咙里嘎吱嘎吱的响了好几声,过山风轰的一声,向后倒去。

  看着倒下去的过山风,叶真却是暗道一声惭愧,竟然还是要用老法子诱杀过山风,靠着蛇游步建功,自己的武技方面,还是太过单薄。

  不远处的内堂里,挣扎到爬到门口观战的何家小娘子,看着一拳击杀过山风的叶真,秀眸中光华闪成一片。

  随意的处理了一下肩头上的伤势,叶真就蹲下身子,在过山风的怀里搜寻起来,以叶真的了解,这过山风的家底,绝对不会少。

  让叶真意外的是,一圈摸下来,竟然毫无收获。

  叶真正失望的时候,目光突地掠过了过山风衣袖半遮住的一个古朴的手镯,这个手镯的样式,竟然跟金元宝手上的储物宝贝十分的相似。

  “难道?”

  心念一动,叶真就欲脱下过山风手腕上的手镯,几乎是同时,密密麻麻的脚步声从院门外响了起来,还伴随着gong nu机括的声音。

  霎时,叶真后背骤地一紧,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浮上了心头。

  嗖!

  感觉到危险来临的刹那,叶真的身形有若灵蛇一般一个疾弹,瞬间就闪身到了山寨内的一堵围墙后边。

  闪离的刹那,叶真搭在过山风手镯上的手指一扒一摸,就将那个疑似储物镯的手镯捏到了自己的手里。

  几乎是同时,伴随着大量的甲叶碰撞声,一大批人冲进了过山风的院落,一部分人手中的gong nu直接对准了已经死亡的过山风。

  还有一部分人的gong nu,却是对准了叶真躲藏的地方,尤其是那一具长达两米的血红色巨弓,让叶真心生寒意。

  叶真认得,那是黑水方专用的血杀弓,百米之内,真元境以下的存在无人能挡,即便是真元境的武者,抵挡起来也极为吃力。

  不过,看到这血杀弓,叶真却是松了一口气,突然出现的这些人,并不是敌人,应该是武安郡的郡兵。

  “都尉大人,是过山风,过山风已经被人杀死!”一名郡兵查控之后回报道。

  “我的女儿啊,你可是受苦了,你没事吧!”听到过山风已死,随在队伍后边的何半城就跌跌撞撞的冲向了内堂的何家小娘子。

  何半城甚至没有解开自家绑住自家闺女的绳子,就将何家小娘子从内堂抱了出来,连人带绳在院内转了好几圈,这才解开绳子。

  叶真初起有些不解,随后却看明白了。

  不解绳子,何半城这是在向在场的大伙证明他闺女的清白呢,要是不这么干,天知道以后会传出什么样的谣言。

  “对面的可是恩公!”

  叶真却是一直没有出来,一直到何半城高呼的时候,叶真也没出来,直到那位郡府都尉下令众士兵收了gong nu之后,叶真才小心翼翼的从墙后出来。

  在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影响下,叶真行事却是谨慎了许多。若是冒然出来,被官军弓箭给攒杀了,那才叫冤呢。

  看到出来的是叶真这么个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的少年,那郡府都尉明显的一楞,眼中生出了一丝难以置信的惊讶。

  他带精锐士兵攻山三次,都被过山风给打退了,今次突然听到何半城前往兵营报信说,有大侠单qiāng匹马杀上了半步多。

  他本以为是一位行走天下行侠仗义的武者,压根没想到是一个稚气未脱尽的少年。

  “这些人,都是你杀的?”郡府都尉关平愕然问道。

  叶真有些无语,没好气的点了点头,还能是谁杀的?

  郡府都尉关平立时反应了过来,“抱歉,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齐云宗门下,叶真!”

  “齐云宗?”郡府都尉关平闻言却是大喜,随口吩咐身边的士兵去捕杀余孽之后,就凑到了叶真的身边。

  “叶师弟,过山风乃是朝廷通缉要犯,杀之,可是有军功的,可否容我验一下叶师兄的身份玉牌,以便上报?”郡府都尉关平问道。

  “叶师弟?”叶真对这个称呼很是诧异。

  “噢,不瞒叶师弟,在下曾是齐云宗外门弟子出身,后来积军功就到了武安郡任这郡府都尉。惭愧,修为不济,这过山风又极为狡猾,导致过山风在境内肆虐如此之久,还没有剿杀。”关平说道。

  叶真一听,原来是同门师兄弟,自是大喜,敢忙递上了自己的身份玉牌让关平查看。

  一看之下,关平一看,却是肃然起敬:“师弟竟然是地榜第一?”

  闻言,叶真也是楞了一下,随即释然,古多智这个地榜第一完蛋了,他的名次自然顺位上升。

  一旁不停的安抚着女儿的何半城,眼睛也是猛地一亮,齐云宗的天地榜,在整个黑水国都极有名气,眼前这叶真是地榜第一,又如此的年轻。

  知道了叶真地榜第一的身份,关平对叶真的称呼也变了,从叶师弟变成了叶师兄,楞是让叶真听着有多别扭就有多别扭。

  不过无论叶真怎么劝,关平就是不改口,说这是齐云宗外门的规矩。

  很快的,郡府都尉关平手下的士兵就荡平了整个贼窝,将上上下下两百号山贼的脑袋全部割下收集了起来。

  最让叶真意外的,这些士兵还从贼窝里收缴了来了为数不少的财货,看上去约摸有一两万两的模样。

  这让叶真稍有些担心,难道他从过山风手上抢来的手镯,并不是储物镯?

  “这么少?”郡府都尉关平随意的踢了一脚那堆财货,眉头就皱了起来,“世人传言,过山风挥霍无度,果然名不虚传。去年才抢了莫水县王大户的全部身家,据说有数十万两财货,这一年不到,就被挥霍光了。”

  闻言,叶真心中一动,看来,怀里那手镯还是极有可能是储物镯的。

  突地,郡府都尉关平拉到了一旁,面有难色的冲叶真商量道:“叶师兄,有件事,能不能与你打个商量?”

  “何事?请讲!”

  “叶师兄,这军功能不能分大家一半?”

  见叶真面色一变,关平又急忙说明道:“叶师兄你不知道,大家攻打了这过山风三次,死伤不少兄弟,此时若是能够分到些军功,那些兄弟的抚恤也能厚点。

  况且,若是剿灭这过山风与大家半点关系都没有,我这郡府都尉恐怕也是当到头了。”说话间,关平给叶真扯开了胸前的衣服,一道长了一半的深可见骨的伤口就露了出来。

  “叶师兄,不是大家不尽力啊!我命都差点丢在这里了。”

  “对了,今天的缴获,你可以拿走一半,怎么样,帮个忙吧?”

  那道伤口,叶真也是动容不已,什么军功不军功的,叶真志不在此,他并不在意,遂点头答应了。

  一把火烧了这贼窝,都尉关平才带着众人带着首级返回了小树林。

  小树林内劫后余生的众人,或悲或喜,俱都向叶真这个恩人磕过头之后,离开了,只有先前那个死了父亲的少年,在草草埋葬了他爹的尸骨之后,一脸的茫然。

  “我爹本来说要送我去齐云宗做杂役弟子,没想到”叶真一问,少年不由得悲从中来。

  “要做杂役弟子,你可有血脉天赋?”叶真问道。

  “三脉上品!”

  听到这个答案,叶真随手就递给了这少年五百两银子,“去,拿这个做盘缠,去齐云宗做杂役弟子,好好修炼,不要忘记今天”

  少年一怔,不明白叶真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只有力量,只有拥有更强大的力量,才能彻底掌控自己的命运!”

  给少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叶真突地心有所悟,叶真突然间就明白了自己固执的进入齐云宗所追求的到底是什么。

  是力量,是自由,是主宰自己的命运!

  就像是儿时惊鸿一瞥到的那位在天空中纵横飞舞的少女一般,在天空中自由的纵横飞翔

  下山的路上,叶真跟关平随意的闲聊起来,聊得最多的,自然是叶真杀死过山风的过程了,关平尤其上心。

  “叶师兄,过山风的盘水绵掌,你是怎么破掉的?我在那家伙的盘水绵掌手里,可是吃了大亏。”关平问道。

  “盘水绵掌?”叶真一怔,“是不是过山风那套拳势似慢实快,连绵不绝,前劲不绝,后劲就发的掌法?”

  “是的,就是这套掌法,你不知道吗?”

  叶真摇了摇头,“不知道,这套掌法太难缠了,我最后也是用以伤换伤的打法,才破了他的攻势,要不然,我也必输无疑,怎么,你知道它的来历?”

  “叶师兄,可能是行走的少,不知道这盘水绵掌,可是离水宗的看家功夫,非精英弟子不传,可是利害得紧。”关平说道。

  离水宗叶真是知道的,乃是黑水国众多宗门内的一个势力颇为庞大的宗门,近些年来隐隐有与齐云宗并驾齐驱的势头。

  “那这过山风怎么学到离水宗的看家功夫的?”叶真有些疑惑。

  “叶师兄,你不知道,这过山风,乃是离水宗的弃徒,在江湖上厮混了几年,就到了这里落草为恶了。”

  “既然是弃徒,你们怎么不请离水宗的人来清理门户?”叶真问道。

  “请了啊,谁说没请,郡守大人连发了五封公文,可是离水宗那边就是没有任何回应。”

  “这离水宗也甚是可恶!”本能的,叶真就对离水宗产生了一丝厌恶。

  因为太晚了,无法赶到武安郡城,叶真与那些幸存的民众,就只能在都尉关平的军营里过夜。

  当然,叶真这个大英雄的待遇,与其它人是不同的,有单人军帐可住。

  送走都尉关平,当军帐里仅剩叶真一人的时候,叶真却是颇有些期待的拿出了从过山风身上取下的那个手镯。

  叶真按照他所知道的打开储物手镯的方法,将那手镯戴在手腕上,心神倾注上去的刹那,催动一丝真元,送进了过山风的手镯。

  真元送过去的刹那,手镯上微光一闪,一个长宽高各约一米的空间,骤地浮现在了叶真的眼睛。

  这一立方米内空间内存放的东西,却让叶真眼睛一瞪,陡地吃了一惊。

狂战武尊 /html/book/6839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