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超越友情和兄妹情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新康里23弄第189章 超越友情和兄妹情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和和美美的中秋节一过,张春出院了,裴厚德在医院照顾她两天两夜,后来护工都不用,什么事都亲力亲为,她心里的火气消得差不多,和老公说话的语气也好了。

  临走前收拾东西,张春什么都不想带回去,唯独指着保温桶说“这汪美丽的,拿回去还给她。”

  裴厚德心里猛跳,说“她不要了,那天碰到她,她说的。”

  张春说“那就算了,我也不想帮她搭讪。”

  病房里的人恭喜她出院,张春敷衍了几句,说实话这几天,对她最好的,全是外人。

  离开医院回家,出租车径直开入弄堂,下车就是家门口,可即便如此,里里外外还是有邻居看见她。

  但是那些目光很奇怪,最奇怪的是,她们都不来打招呼了,就保持距离看着他们,像看什么洪水猛兽。

  裴厚德搀扶她进门,心里紧张得要死,门一关才松口气,进了门安排老婆洗澡换衣服后,又跑出来上了几道锁。

  张春把自己弄干净,舒舒服服躺在床上时,忽然想到席梦思下面的房产证和户口本,可裴厚德很快就进来了,还给她下了一碗面条。

  “你快去洗澡吧,龌龊来兮的。”张春说,“放外面桌上,我又没断腿瘫痪。”

  “那你快点吃,面要涨开来。”裴厚德把面碗放下后,也去洗澡刮胡子,在医院两天两夜,他脸上已经不能看了。

  张春听见浴室水声,立即反锁了卧室的门,然后伸手到席梦思下面,抓到一本东西,拉出来看,是家里的户口本,再伸手去摸房产证,席梦思下面就什么都没了。

  “不可能啊……”张春慌了,大病初愈的人根本抬不起席梦思,在床的两边分别从头摸到尾,没有,她肯定房产证不在里面。

  想了想,转身打开衣柜,发现里面的衣服都被动过了。

  她平时挂衣服,是按衣服架子来分类,不同的衣架挂不同材质和款式的衣服,但现在,衣架是凌乱的,衣服只是看似整齐但毫无章法地挂在里面。

  再打开一扇门,张春热血冲脑,她努力让自己沉着,不能再脑梗了,再梗一下,弄不死姓裴的,她自己就先死了。

  把户口本塞回席梦思下面,把衣柜门都关上,假装不知道躺了回去,不久后裴厚德洗完澡出来,见桌上的面条全涨开了,进来问“怎么没吃啊?”

  “没胃口,我睡一觉。”张春背对着他,紧紧抓着床单,克制怒气,“你也休息休息吧。”

  裴厚德打开抽屉拿睡衣,想了又想,便说“有件事……想问你。”

  张春目光冰冷“什么事。”

  裴厚德打开衣柜说“这锁怎么坏了,你弄坏的?”

  张春噌地一下坐起来,这就是刚才让她差点又发病的事,便冲口而出“我还想问你啊,这抽屉上的锁呢?”

  裴厚德说“天地良心,我要是晓得,我不是人。”

  张春脑筋飞转,忽然想起她在杭州的时候,女儿给她打电话,问她要户口本,说是学校要复印件,她就告诉女儿户口本放在哪里,会不会是女儿拿走了房产证?

  可是不对啊,她光拿房产证干什么,她就算把这房子卖掉,她也要带户口本才行的,她光拿一个房产证干什么?她既然知道东西在席梦思下面,她撬锁干什么?

  “是不是女儿砸的锁,会不会她要拿钱?”裴厚德这谎,是越扯越大,可他总不能说是自己搞的,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家里没现金,现在每个月就等你开工资,哪里来多的钱。”张春挫败极了,她脑子里一团浆糊,打了那么多溶栓药根本没办法让她清醒,老公不可靠,女儿玩失踪,她的房产证也找不到了,全世界都在和她作对。

  她甚至不知道,房产证到底是被女儿拿走了,还是被裴厚德拿走了,甚至于,万一他们父女俩联手起来,就想活活气死她呢?

  “我先睡一觉,头疼死了。”张春躺下,现在什么人都靠不住,她要先保住命。

  裴厚德松了口气,关上柜门,说道“你好好休息两天,家里的事我会弄,你想吃什么跟我说,我给你烧,什么都没身体要紧。”

  张春一言不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活下去,拿到所有的钱。

  此刻,裴雅已经收到“线报”,知道妈妈出院回家,虽然看不见家里正在发生什么,但她早就和林西成说过,很可能自己失踪的第一天,妈妈就已经摸过席梦思发现房产证不见了。

  下个礼拜弄堂里拆迁的风一吹,妈妈一定会满世界找她,但现在就算找到她也没用,房子已经不属于他们家任何一个人。

  和林西成说这事时,裴雅的手机响了,电话那头再也不会是妈妈的尖叫怒骂,她接电话都没这么恐惧了。

  文文去接电话,林西成也收到朋友的消息,有个聚会邀请他一起,让他有空就过去。

  林西成之前工作时,很多朋友平时都没少麻烦,还没来得及还人情,他就辞职了,现在人家不疏远他,有好事总还想着他,他不能伤了朋友的心意。

  只见文文出来说“是大家主任,关心我身体怎么样,还说学校的教师节和中秋节福利,有我的份,让我下个礼拜回学校去拿一下。”

  林西成说“我送你去,不过我现在要出去一下,朋友有个聚会,你自己弄晚饭吃,注意安全,别切到手,文文,你的手很值钱。”

  两人玩笑着道别,林西成一走,裴雅便开始清洁卫生,中途接到娇娇的消息问她在干嘛,原来郭旭东今天明天都有应酬,虽然是小长假,但并不能休息,于是娇娇顺路买了一盒泡芙,来文文这边学钢琴。

  她们正儿八经地学了近两个小时,文文教得认真严肃,唐娇也学得用心,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从钢琴前离开时,天都要黑了。

  于是把昨天的剩菜热一热,两个姑娘对付着吃点,继续说昨晚聊到半夜的事,关于郭旭东的爸爸妈妈。

  “就一眼看过去,觉得他妈妈很漂亮,可我太紧张了,其实没记住长相,现在再要我去马路上碰到,我可能就认不出来了。”唐娇担心地说,“万一真的碰到,我不认识了,怎么办?”

  裴雅把大块的糖藕给了娇娇,自己吃零碎的,说着“那就让郭总监给你一张爸爸妈妈的照片嘛,你天天盯着看盯着看,肯定就认识了。”

  唐娇立即给郭旭东发消息,问可不可以要他爸爸妈妈的照片,没过几分钟,郭旭东就发过来了,说是爸妈朋友圈里拿的,他们夏天去张家界旅行的照片。

  “看起来不像六十几岁,真年轻,朝气蓬勃的。”文文看着照片说,“所以郭总监看起来也显年轻,他长得像阿姨。”

  唐娇托着脸颊说“我妈妈其实也挺好看,可是她舍不得打扮穿衣服,一年四季你看就那几套衣服,还不如汪阿姨呢。”

  裴雅说“站在父母的立场来说,姚阿姨要养两个孩子,她节约成习惯了。”

  唐娇很无奈“可我和唐姚都能养活自己了呀,我觉得吧,她将来和郭妈妈说不到一起的。”

  裴雅笑道“又不是要在同一屋檐下过日子,可能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合不合得来有必要吗?”

  唐娇说“你是这么想的吗?”

  文文点头“不然呢?我觉得,性格合不来不重要,大家都客客气气,见面时候开开心心,不就好了?”

  唐娇再问了一遍“真的不重要吗?”

  裴雅说“完全不重要,日子是你和郭总监过的,你们性格合得来,脾气胃口合得来就好了。”

  唐娇轻松了一些,摸摸文文的脑袋“读书好的人,脑子就是好,怪不得人家说,智商高到一定程度,就不需要情商了。”

  裴雅给她夹菜,低头继续吃东西,说道“从今以后,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不懂人情世故,也无所谓情商,汪阿姨说了,想那么远那么多干什么,今天开心,今天就赚到了。”

  唐娇冷不丁说“汪阿姨那么喜欢你,你和林西成也相处得来,而且都住在一起了,文文,你和林西成谈朋友吧。”

  裴雅呆呆地看着娇娇,意外的没有慌张,甚至没有害羞,只是有些愣住了,缓过神后,平静地说了声“不要瞎开玩笑,那就没意思了。”

  唐娇问“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我好帮你留心呀。”

  裴雅摇头“不知道。”

  她这算撒谎了吗,低头吃东西的人呢,心里反反复复地想。

  应该不算吧,昨天汪阿姨问房产证的事,她也说不知道,那也是撒谎吗?

  可她不能告诉娇娇,她从小就喜欢西成哥哥那样的男孩子,只是最近她才发现,开始有超越友情和兄妹情的迹象,她已经在努力克制了。

  唐娇说道“郭旭东认识蛮多工作优秀、人品又好的男孩子的,要是你以后……”

  裴雅抬起头,温和地说“娇娇,我现在不想谈恋爱,我的病还没好,不能害人。”

新康里23弄 /html/book/6918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