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新康里的希翼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新康里23弄第190章 新康里的希翼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转眼,小长假过去了,礼拜一的清早,唐娇从家里出来去上班,发现弄堂里空荡荡的,只有和她一样赶着上班的,急急忙忙往外走。

  路上碰到几个同龄人,唐娇问“人都去哪里了?”

  邻居说“你还不知道啊,西面的健身活动场要拆掉了,一清早就有人来拆了,据说要造临时板房,唐娇,大家这次可能真的要动迁了。”

  唐娇当然知道,也知道之后的日子,弄堂里肯定不太平了,邻居之间的矛盾,每家人内部的矛盾,整个弄堂和拆迁办的矛盾,以前说起其他弄堂拆迁时,大家头头是道,落到自家头上了,估计也是一样的乱七八糟。

  走到弄堂口,看见裴厚德骑着自行车,买了小菜和早点心匆匆回来,唐娇莫名有些幸灾乐祸。

  她知道这样不好,可她真的很想看看这两个当爹不行当妈更不行,差点把女儿逼死的人,在知道房产已经不属于他们的时候有多痛苦。

  但这么一想,又有点担心张春,才轻微脑梗的人,受得起刺激吗,万一出了什么事,文文会不会愧疚。

  不不不,文文差点就死掉了,差点连愧疚都轮不上,她不要圣母,让张春脑梗的是她自己,不是文文,不是他们任何一个人。

  且说裴厚德回到家,把外面的消息告诉了老婆,张春瞪大眼睛“真的,拆迁办要过来了?”

  裴厚德说“还没有文件下来,但听门口几个人说,其他弄堂拆迁都是这个流程。”

  张春急了,她现在连房产证都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面对丈夫又不能完全信任,自己身体又不好,想找个帮忙的人都没有。

  裴厚德说“到时候签字,要找文文签,就算大家现在不找她,她应该也会出现。”

  张春看着老公“我会做她的代理人,她一个小孩子懂什么,随随便便就被人砍掉几百万,大家家这套房子下来,我心理价位是一千五百万,能更多当然更好。”

  裴厚德说“这是肯定的,她还是小孩子,她弄不来。”

  张春说“拆迁办来了之后,你就不要上班了,去门口守着,你女儿总要出现的,到时候抓到她,把她带回来。”

  裴厚德为难地说“天天等在门口,那多坍台……”

  张春说“一千五百万,甚至更多,你的面子值一千五百万?”

  裴厚德听着这话里的意思不对,紧张地问“到底怎么了,文文她是不是?”

  张春说“裴厚德你跟我说句老实话,你拿了房产证吗?”

  裴厚德急道“十几年前把名字改成女儿后,我再也没看到过大家家的房产证,你心里有数的。”

  张春说“那我就相信你,要是你敢和裴雅联合起来骗我,我肯定跟你们同归于尽,谁也别想好活。”

  裴厚德眉头紧蹙“什么意思?”

  张春吃力地说“房产证没了,你女儿拿走了。”

  裴厚德大惊,站起来问“真的假的?所以?所以……”

  见老公这个反应,张春猜想裴厚德也被蒙在鼓里,便说“她要是绕过大家,把合同一签,拿了钱一走,大家两个只有跳黄浦江了。”

  此刻,林西成开车送裴雅来到学校,为了不暴露西成哥哥,她要求把车停在学校后面,独自走过来,保安师傅很热情,立马放她进去了。

  见过主任,拿到了教师节和中秋节的福利,裴雅也给主任带了一盒小礼物,是娇娇帮她挑的网红饼干。

  其实这事儿也不归主任管,人家是考虑到裴老师身体状况,才亲自来联络她,今天见面,连声说才一个礼拜,她的气色变得好多了,看来选择回家休养是正确。

  “脸上有点肉了,像个小姑娘样子了。”主任很高兴,劝慰道,“你还年轻,休息一两年也不怕,但是不管休息多久,不要荒废掉自己的能力,你看你一身的本事。”

  来自前辈的谆谆教诲,如人生道路上的指明灯,裴雅知道自己很幸运,能让她走出家门遇见的每一个都是好人。

  离开是对的,她没打算坑爸妈,更没想过独吞补偿款,她只是想活着,好好地活着。

  林西成等在车里时,心里很着急,害怕裴厚德或张春会堵在校门口,终于看到瘦弱的身影沿着围墙出现在视野里,林西成松了口气,把车往前开了一点。

  “主任说我胖了。”裴雅坐进车里,笑道,“说我气色好,精神也好。”

  林西成很得意,一周的相处,从刚开始有些小紧张,到后来一切都那么自然,他看到文文做家务不会大惊小怪,文文看他做家务也不会心存愧疚,内衣裤的晾晒问题也解决了,吃饭的口味也合得来,林西成有课程要准备去学,文文每天练钢琴等待上班,日子过得充实但又轻松。

  “我刚刚鼓起勇气告诉主任我为什么会得病,主任答应会帮我隐瞒我的联络方式,如果我妈真的找上门,大不了报警抓她,这里是学校,她闹事那是很严重的。”裴雅说的时候,神情坚定,“真的被抓走,我也不可怜她,她永远这样子,试图绑架身边所有的人。”

  林西成说“我妈刚给我消息,弄堂里的活动场地一清早就来了人拆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大家真的要动迁。”

  裴雅很兴奋,忽然一个激灵,说“西成哥哥,大家去看房子吧。”

  林西成也反应过来“对啊,大家先去看看房子,现在都不忙的时候。”

  裴雅笑道“我想买个两室一厅,不用很大,交通方便就行,以后娇娇来了也能住。”

  林西成趁机问“她男朋友家里没房子吗?戴那么贵的表,那天她不是在男朋友家里?”

  裴雅已经自顾自打开手机地图,要看一下把房子买在什么方位好,自言自语着“我看看琴行附近有什么样的房子。”

  林西成嗔道“你真是无懈可击,一点都不打算透露给我?“

  裴雅却自顾自问他“西成哥哥,你说我是贷款好,还是全款买好?”

  刚好,微信上收到娇娇的消息,她已经到企业了,之前那个一直欺负她的女同事,今天辞职了。

  裴雅说“娇娇不希翼她辞职,这样企业才能给她法律援助,但看样子,那个女同事还是不打算离婚。”

  林西成说“不论如何,是那位同事自己的选择,敬重她就好了。”

  文文看着他,说“可你并没有敬重我,你一直想要把我带走,把我从那个家带出来,并且做到了。”

  林西成笑道“这不一样,唐娇和那个人的关系,足够支撑她去这么做吗,何况人家都说得那么明白了。”

  裴雅心怀感恩“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幸运,等以后我好了,能赚到钱养活自己,等生活安定,我也想去帮助更多的人。”

  林西成说“大家可以去做志愿者,想要做好事还是很容易的,但前提正如你说的,先把自己的生活安定好。”

  那之后,文文以琴行为中心,选定了几家中介,开车前往,想去看看附近的房价,车子经过陌生的街道,有一家教育辅导机构的招牌很显眼。

  “西成哥哥。”看见招牌上的考研二字,裴雅忽然想起了什么。

  “嗯?”林西成看着前方的路。

  裴雅激动地说“补偿款下来后,我就有钱了。”

  林西成笑道“怎么了?”

  裴雅说“我可以继续读书吗?”

  导航显示到达了目的地,林西成找到可以停车的位置,熄了火,问裴雅“你想学什么,继续之前的专业吗?”

  裴雅摇头“没想好,但我不喜欢那个专业,是妈妈逼我学的。”

  林西成问道“是不是想去国外留学?”

  裴雅说“不一定,国内国外都行,我要选个自己想学的去考。”

  林西成眼看着文文的笑容变得更灿烂,就一个礼拜前,他还抱着因为低血糖晕厥,瘦成枯柴,仿佛随时会离开人世的人冲去医院,只是一个礼拜,给她自由,她就活过来了。

  裴雅不好意思地说“先、先不看房子了,我要重新规划一下,西成哥哥,我想继续念书。”

  林西成说“当然可以,大家回去算一笔账,看看怎么规划动迁款更好。”

  且说仅仅一上午的时间,新康里西面的运动活动场就拆除了,几个工人敲敲打打,花坛石凳全部铲平,原本看着不大的地方,宽敞了很多,汪美丽从头看到尾,中午饭也没烧。

  姚玉芬让她去家里吃,下了馄饨一人一碗,才吃了没几个,聪聪妈爬上来说“有板材进来了,还有人来拉水管拉电线,速度怎么这么快。”

  姚玉芬说“会不会不等国庆后了,国庆节就开始通知大家签字?”

  汪美丽觉得很有可能“成成说,最近房价跌得利害,大家这样一进一出,房地产商能节约很多钱,他们肯定赶时间。”

  姚玉芬叫聪聪妈上来吃馄饨,聪聪妈不吃馄饨,坐下问“你们打算拿钱还是拿房子,大家家太小了,算来算去都不划算。”

新康里23弄 /html/book/6918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