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 纪陵出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在异世卖挂377 纪陵出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纪陵刚才确实是落荒而逃了,但是他却并没有走远,因为刚刚他在吃饭的时候有人打扰,压根就没有吃饱,他离开这个桌子只不过是想要再去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继续大快朵颐,反正这东西是龙宫提供的,不要钱,随便吃,味道也挺好的,她必须得吃回本儿了。

  当他走了还没有多远的时候,就看到冰鸾那里和魔君起了争执,虽然他不太想管这个人的事情,但是心中的好奇却驱使着他竖着耳朵仔细的听了一下,这听了半天终于明白了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来是冰鸾的家族想要攀上魔君所在的魔王殿,所以就把它当成了筹码,要和魔王殿进行联婚,而这个魔王殿的父子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冰鸾根本就不想嫁给他们,因此就要想办法进行反抗,只不过他势单力薄的,没有什么资源,因此,只能够默默的接受这一切。

  这下子纪陵终于明白为什么冰鸾刚刚要说跟自己成亲,自己还以为他对自己有什么样的阴谋,现在想一想看来不是什么阴谋,他是真的想跟自己合作的,他如果跟自己成亲了的话,那么以魔王殿现在的地位肯定是不可能要一个跟别人有染的,女子的,这样一来,冰鸾就可以摆脱跟魔王殿联婚的命运。

  冰鸾的这个办法听起来确实挺好的,因为她足够决绝,不留任何一丝一毫的退路,魔王殿的人虽然说都比较卑鄙,但是必要的面子还是要的,所以当冰鸾做出这样的事情的话,他们是绝对不可能再迎娶她了。

  但是这样做的后果也是极其严重的,魔王殿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呀?他们又怎么可能无声无息的吃掉这一个哑巴亏呢,虽然他们不可能再将冰鸾迎娶回自己的地方,但是一定会报复他,要不然是杀了冰鸾,要不然就是去找他家族的麻烦,总之之前他们家族所幻想的那一切大好局面,就全部都要泡汤了。

  纪陵不知道冰鸾曾经想过这么做的后果,没有这样做肯定会给他的家族,或者是一些跟他有关系的人带来灭顶之灾,这么做可能是稍微有一些自私的,不过纪陵却非常赞赏这样的做法,既然他的家族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已经将它给卖了,那么他何必要在假惺惺的帮家族考虑,有的没的呢,至于自己那些亲人,会收到魔王殿的报复,那跟他有什么关系?如果那些人当初没有上赶着联婚的话,又怎么可能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呢,所以这一切都只能怪他们自己,实在是太过贪婪,他们想要从中获得一些利益,那就必须得能够承受这件事情失败之后产生的后果,而冰鸾自己,只需要对自己负责就可以了。

  这不就是以一己之力与全世界为敌吗?纪陵从冰鸾的身上看到了一种极其悲壮的气息,他之前的时候确实是不想再和冰鸾沾染上任何的关系了,因为这样的女子一般来说只会给你带来灾难,但是现在纪陵就必须得好好的考虑一下,到底要不要伸出自己的援手帮他一把,就是因为他十分的可怜,而是因为他身上的精神确实是值得赞许的,三则是如果他帮冰鸾的话,一定会在荒州搅乱局势,这里的水一混藏在底下的很多大王八就会露出头来,这里的事情就会看的清清楚楚的,而且在这里面有多少的利益,国家也不能够估量,至少他知道如果他跟冰鸾站在一起的话,肯定会有许多人对他进行追杀,而这个时候他就可以捡起他的老本行,让别人拿钱买命了。

  在心中仔细的盘算了一下,纪陵觉得这件事情确实是有利可图的,一呢是能够让自己的正义得到抒发,二则是可以从中获得一定的利益,第三呢,这件事情对自己似乎并没有什么坏,到时候事情败露败坏的也是冰鸾自己的名声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自己把事情做完之后就直接回到梁山去了,没有任何人知道自己是谁,这就叫事了拂衣去,千里不留名。

  这个时候魔君和那个衣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女子,对冰鸾嘲讽了一通之后,正准备转身离开,而冰鸾虽然说心中十分的愤怒,但却根本无法出手,他虽然可以一下子将眼前的这个魔君给打死,但是如果他这么做了,会直接惹怒魔王殿,带来滔天的灾祸,而且到了那个时候,没有任何人会站出来为他说话,因为杀的人就是他的不对,而之前的那些反抗那些悲愤,那些憋屈,都会变成笑柄,所以他现在只能够忍着。

  只不过就在魔军搂着那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往前走的时候,迎面突然撞上来了一个人,那个人正好跟那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撞在一起,他在慌乱之中竟然伸出了自己油腻腻的手在那浓妆艳抹的女子脸上给抹了一下,一时间那女子的脸上就被各种酱料和油水给涂满了,显得十分的恶心,而那个撞了他们的人则是身形一转,露出了自己本来的面目,就是纪陵。

  这个时候那女子本来正在魔君的怀里来回的蹭着,撒着娇就是想要好好的刺激一下槟榔,但是被这么一搞之后,他的脸上脏兮兮的,魔君一看就有点恶心,只想呕吐,连忙伸手将他推开,而那女子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自己被人撞到了肩膀还有一些生疼,魔君应该安慰自己才对,为什么要将自己推开呢?于是他便凑到了魔君的身边,继续往他的身上蹭,如此一来魔君就更加恶心了干脆直接伸出脚来一脚将他踹开。

  “好好看看你的脸,实在是恶心死了。”

  那个女子不知道,魔君为什么突然间对自己的态度这么差?因此,直接流下泪来,明显有要哭出来的迹象,而魔君肯定不愿意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丢人,于是便直接告诉他那个女子问题出在哪里,那女子止住了自己的哭声,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面小铜镜一看,便立马大声的尖叫了一下,奔跑着去找水洗脸去了。

  纪陵看着两个人之间这样的情况,只是嘿嘿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话,转身就想要离开,但是那个魔君又怎么可能放任纪陵直接离开呢,于是他直接伸出手来抓在了纪陵的肩膀之上,对着他有些愤怒的说道:“撞了人就想离开,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今天你必须跪下来给我道歉,否则的话,别想活着离开。”

  然而听到这句话在纪陵脸上并没有一丝一毫恐惧的神情,反而十分错愕的对着魔君问道:“你这个人讲不讲理啊,明明是你们撞了我,我在这里好好的走着,你们在那里卿卿我我的走路不看路把我给撞翻了,现在还让我道歉,难道你们的人就这么霸道吗?一点理都不讲吗?”

  听到纪陵这样的问话之后,魔君哈哈大笑,随即脸色阴沉的朝着纪陵问道:“你这个人真有意思,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谁吗?居然还敢在这里跟我讲道理,真是不知死活。”

  然而纪陵的回答,再次让这个魔君气得半死:“你是谁呀?在这个地方很有名吗?难道我跟你不能讲道理吗?可是我记得,跟我不讲道理的只有一种东西,那就是畜生呀,难道你是畜生吗?”

  “找死!”

  魔君哪里能够受得了这样的侮辱,于是直接出手,想要掐住纪陵的脖子将她掐死,可是他却没有想到纪陵的实力竟然如此之高,直接伸出一脚踹在他的小腹之上,然后将它踩在了脚下。

  “呵呵,说不过我就想动手打我,你这人也不怎么样嘛。”

  “你快放了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魔王殿的少主,我是魔王殿的魔君,你如果再不放了我,到时候,魔王殿派高手过来,将你碎尸万段死无葬身之地。”

  魔君不断的在纪陵的脚下挣扎着想要让他放开自己,然而纪陵却一直带着嘲讽的笑容,根本就不肯松脚,不仅如此,还不断的在他的身上碾来碾去的,生怕不会给他造成更大的危害。

  “魔王殿是什么东西没有听说过呀?你们那里高手很多吗?要把我杀了呀,要把我碎尸万段呀,那我也太害怕了。

  不过我既然把你踩在脚下,还把你踩的这么凄惨,恐怕就算是我叫你放了,你也不会轻易的饶过我吧,到时候我的下场肯定也是碎尸万段死无葬身之地的,竟然都是碎尸万段死无葬身之地,那我干嘛要放了你呢?与其放了你还不如现在我直接把你踩死,下地狱的时候也多一个垫背的,这样不是更好吗?”

  说完之后,纪陵竟然抬起脚来,又是重重地落下,如此来回往复了几下,直接将这魔君的半条命都快要踩没了,周围的那些人光看着这里的热闹,对他们指指点点的,却没有一个人上来阻止他们,大家都是在看红火,尤其是冲突的双方是人类天才和魔王殿,这两个都不是大家所待见的人,所以巴不得他们打起来,最好是打得惊天动地,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魔君的承受能力不强,被这两脚踏的骨头都快要碎掉了,疼得眼泪都出来了,他之前的时候碰到一些解决不了的敌人,只要搬出魔王殿,搬出自己的父亲,并能够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那些所谓的高手一听到魔王殿的威名,无不是吓得胆战心惊,不断的跪地求饶,他本来以为今天用同样的方法可以奏效,可谁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竟然如此的与魅联盟店都没有听说过,这样一来魔王殿的威名对他就没有任何的震慑意义了,这个家伙,觉得自己必死无疑,竟然想要拿自己当垫背的,这样魔君的心中充满了恐惧。

  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魔君英明一世到了,最后碰到了这样的一个莽夫,他也没有什么办法,这个人压根儿就不怕魔王殿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了,你还能够跟他谈什么呢?继续威胁,那只会让自己死得更快,魔君虽然说经常不学无术,但是面临着这样的情况,脑子转得还是比较快的,它知道硬的是没有办法让纪陵直接罢手了,于是便只能够对着纪陵开始求饶,完全抛弃了自己作为魔君,作为魔王儿子的尊严。

  “这位大哥都是误会啊,我刚才说的那些话全部都是诈唬人的,什么将你碎尸万段,这全部都是我胡说八道的,我哪有这样的实力啊?要是我有这样的实力还会被您给踩在脚下吗?之前的时候确实是大家两个撞了呢,大家现在向你道歉,求你高抬贵脚放了我吧,我这样的人,杀了我,不是脏了你的脚吗?对你有什么好处呢?还浪费你的力气。”

  魔君现在已经有一些喘不上气来了,所以他说话的时候断断续续的为了让纪陵能够听得清楚,故意提高了自己的音量,因此在周围围观的那些高手们全部都听到了他所说的话,这里面有许许多多的天才,平日里面跟这个魔君也有着一些交往,现在看到他竟然如此的掉价,如此的没有骨气,纷纷露出了嫌恶的表情,不过他们既没有过来说话,也没有过来帮忙,只是远远的看着不愿意再沾染这些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前去洗脸的女人终于跑回来了,他将自己脸上的污渍连同妆容一起洗了个干干净净,如此一来他就没有刚刚的时候那么美艳了,当他看到纪陵居然将魔君踩在了脚下,顿时发出了一声尖叫,张牙舞爪的朝着纪陵冲了过来。

  说来也是讽刺这个女子,看上去娇小可人,平日里就像一只小白兔一样依偎在魔君的怀里,可实际上他的实力确实比魔君要高一些的,他是一个气武王境界的水平,朝着纪陵冲过来的时候威力还不小,而纪陵也不害怕,只是呵呵的冷笑了一声,就又在魔君的身上踏了一下。

  魔君有一些喘不过气来了,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蠢女人造成的,于是便直接转过头去朝着那个女人骂道:“贱人,

  你这是要干什么?想害死我吗?不准对这位大人出手。”

  听到了魔君的吼声之后,那个女人有一些错愕的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她睁着大眼睛眼睛里面还带着一些泪痕,看着魔君有一些不可置信,之前的时候,他看到魔君,挥斥方遒,虽然说天赋不行,但作为魔王的儿子,也拥有着绝世的风采,因此才会倾心,为了得到魔君,他甚至不惜动用自己的聪明才智,用一系列的阴谋诡计去挤兑冰鸾,就是能够将魔君妃子的位置给拿到手,但是现在他看到被纪陵踩得一身狼狈的魔君,突然间有一些怀疑自己的眼光了。

  最让这个女子伤心的事,这个魔君被人踩在脚下,应该是骨头硬的,至少不会跪地求饶,但是现在他不仅跪地求饶了,还呵斥自己不要去救他,要向这位大人低头,这哪里是什么大人,明显就是一个泼皮无赖之前的时候,他清楚的看到纪陵直接过来撞了自己,还用手在脸上抹成了花。

  这样的人在魔君的眼中成了大人,而自己却成了那个害她性命的坏蛋,这样女子的心情久久难以平复,他有些颓然的放下了自己的双手,眼睛里面的那股愤怒也慢慢的平复了下来,到了最后竟然非常坦然的看向了魔君。

  “魔君是我不对,是我拖累了你,是我做了错事差一点害死你,所以我也没有脸面再继续待在你的身边了,所以再见了,永别了。”

  说完之后,这个女子便决然的转身,将自己的衣裙整理好,然后继续露出了自信的微笑,朝着远方狂奔而去,完全没有回头的意思,而魔君则是有些愕然的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发懵,他刚刚只不过是为了自救而已,有没有对他说什么重话他怎么就突然间跑了呢?他不是要过来救自己吗?他在干什么呀?她就算是不救自己也要去魔王殿报信呀。

  果然这些人都是贪图自己家的权利,根本就没有真心对她的,跑了就跑了,有本事就永远别再回来。

  这里的热闹吸引了不少人过来观看,冰鸾本来就近在咫尺,看到这一幕之后有一些惊讶,他本来以为只是魔君和一个普通人的冲突,但是仔细一看,这个人不就是刚刚被自己吓跑的纪陵吗?他怎么又回来了,而且她这个样子明显就是故意找魔君的麻烦的,他到底意欲何为呀?

  就在冰鸾有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纪陵突然间放开了踩着魔君的脚,然后跑了两步来到了病人的身边,在他错愕的眼神之中拉着他的胳膊来到了魔君的身前。

  本来这个时候整个人脑子完全是蒙的,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反应过来,等他意识清醒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魔君的身前,他有些不太愿意看到这一张令他厌恶的脸,于是便直接偏过了头去。

  “冰鸾,这就是你家族为你找的那个未婚夫吗?简直是一个废物,就这样的人怎么可能配得上你呢?不过他配不配得上你根本就不重要,你是我的人这辈子都跑不了了。”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虽然说大家都不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大概知道冰鸾是魔君的未婚妻,而这个人类的天才在这个时候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简直就是惊世骇俗的,什么叫冰鸾是他的人,难道这个人类天才,给这位魔王殿的少主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吗?

  听到了这样的话之后,魔君也不管不顾的,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虽然说,跟他的命比起来,其他的一切都显得根本不重要,但是这样的话在大庭广众下说出来,跟要了他的命几乎是没有任何区别的呀,平日里只有他拈花惹草,给别人戴绿帽子的份,什么时候自己也忍受过这样的待遇了?

  不过魔君的胆子刚才已经被纪陵给吓破了,现在就算心中有着万般的憋屈后,愤怒却不敢质问其另一句话,只感非常愤怒的瞪着冰鸾朝着他问道:“冰鸾这是怎么回事?你背着我做了什么事情,你还知不知廉耻了。”

  冰鸾经过了初期的愕然之后,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他知道纪陵跟自己没有任何的事情,两个人之间也不可能有任何的感情,但是他突然间过来对着魔君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摆明了就是知道了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因此决定要帮助自己,如此一来冰鸾大喜,直接开始配合纪陵。

  “我做了什么事情关你什么事情,我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你是我的未婚妻,你可别忘了。”

  “呵呵,谁是你的未婚妻?这门亲事是我的家族和你定下的,又不是我自己给你定下的,你要找就去找他们去啊,跟我有什么关系?实话告诉你,我跟他在很久以前就好上了,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根本不可能嫁给你了,就算是嫁给你,你也不过就是一个可怜人罢了,也许到时候,连孩子都不是你的,相信你堂堂魔君,不可能忍受这样的奇耻大辱吧,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退婚,不要让这件事情没有办法收场。”

  听到这句话之后,魔君也呵呵的开始冷笑:“原来你早就跟这个家伙好上了,既然如此,你的家族竟然敢向我提亲,真是胆大包天,像你这样的人就算是以后求着让我娶你,我都不可能再看你一眼了。

  只不过你自己最好是不要得意太早,这对于大家魔王殿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大家一定会报复的,你以及你的家族一个都跑不了,给我等着吧。”

  《我在异世卖挂》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

  喜欢我在异世卖挂请大家收藏:我在异世卖挂更新速度最快。div

我在异世卖挂 /html/book/6987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