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我是她老师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原来夫人才是最强大佬525我是她老师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周严俊听她这话,一听就觉得是在敷衍自己。www.taiwanvod.com

  他又不傻,怎么可能听不出哪些话是敷衍,哪些话是正面应答。

  于是当下就把住了车门,不让她走。

  “光记住有什么用,你得做出行动啊!这男人摆明了就是别有心思,你还是把股权全都交给我,你爸我可没那么容易被人骗,你年纪小,识人不清,别到时候把股份全被他给骗了,那就来不及悔恨了。”

  周乔坐在车内,神色漠然地扫了他一眼,冷淡的言辞间透着讥诮,“你不怕别人欺骗你女儿感情,却怕别人欺骗我手里的股份,你可真是一位贴心的老父亲。”

  这嘲讽太过直接,周严俊怎么可能听不出来,顿时神情一愣,面上闪过一丝尴尬后,就道:“我我说了啊,让你不要和这种男人过多接触,但你非要他不可,我有什么办法,你向来都是不听我话的,我也只能先处理股份了。”

  “用不着你处理,你不需要出现在我面前,就像你不需要我出现在你的人生里一样。”周乔说完就伸手要去关车门。

  周严俊这下急了。

  这话听上去像是要断绝父女关系啊?

  这怎么行呢!

  这不行的!

  眼下这个女儿好不容易成了楚氏第三大的董事,拥有着至高的权利和财富,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放手。

  那不就是把白花花的钱全都拱手送人了吗?

  这不行的!

  这绝对不行的!

  当即周严俊就道:“我怎么会不需要你呢?你是我女儿啊,我要是不需要你,就不会接你来楚家,也不会让你待在这样的学校里上学,更不会让你有机会成为董事。是我给了你这一番天地啊,你才有见识到这一切的机会啊,你说你在那个小村子里能得到什么?”

  周乔坐在副驾驶上看着车外的人演得认真,最终只是面无表情地一句,“周严俊,说谎会不得好死的。”

  站在车门口的周严俊一噎。

  “你这些年到底什么样你自己心里清楚,如今我已经成年,不需要你名义上的监护了,你自由了。”

  周乔说着就不再浪费时间,手上稍稍用力,“砰”地一下车门就关上了。

  周严俊见她真要走,便马上上前扒拉住了车窗,随即就呵道:“什么叫你成年了,你在我眼里,永远就没有成年这回事!你是我的女儿,你就得乖乖听我的话!你不要以为自己成年了,就翅膀长硬了,你永远都是我老周家的种,这是血缘,怎么都断不了的!”

  “开车。”周乔充耳不闻,只是对身旁的秦匪说道。

  但秦匪这时候却没有马上就启动车子离去。

  而是微微探了探头,脸上笑意不变,只是那笑衬得瞳孔深邃,在暮色下显得有了几分森然的意味。

  他说:“你说我是谁?”

  周严俊看这个野男人竟然敢开口,顿时训斥道:“这里没你说话的份!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你不就是骗小姑娘感情嘛!趁着她年轻不懂事,就想骗她手里的股份,对不对!你这种男人我见多了!你骗得了她,可骗不了我!”

  “当然骗不了你,因为你也是其中一个。”周乔这时开口,丝毫不给周严俊面前。

  周严俊老脸没地方放,有些怒了,“周乔!你怎么和我说话的!我是你爸!你到底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长辈。”

  坐在旁边的秦匪笑着打断道:“虽然我不太懂你说的那些,但我在这里有必要说明一句。我是周乔的老师,我现在得带她去别的学校参加竞赛训练。希翼您能让一下,大家快迟到了。”

  周严俊不禁一愣,“什、什么?”

  就连周乔都有些错愕地看了一眼此时坐在自己身旁一本正经扯谎的男人。

  “上次开家长会的时候是她的哥哥来的,所以你和我没有见面,我当时还疑惑为什么她的父亲不出现,我还打算和她的家长详细聊一下关于周乔的一些事情。”

  听到秦匪这一番似真似假的言辞,周严俊一时间有些拿捏不住了,“你你是老师?你不会在糊弄我吗?”

  秦匪笑了下,“我没必要糊弄你,你要不信,你可以给周乔的班主任打电话。你应该有电话的吧?”

  “这个”

  “你没有?”秦匪看他那副面露难色的样子,不禁挑眉,“那你应该有班级群吧?每个家长都要加群,以便和老师交流。”

  “”

  周严俊自然也是没有的。

  而这一切秦匪怎么可能不知。

  他和周乔合租了那么久,她那点事早就已经了解得清清楚楚了。

  他不过是故意假借着这件事故意在给周严俊难堪罢了。

  刚才他一口一个父亲、一口一个血缘,可眼下却连周乔的老师,班级群都没有。

  足以可见这个父亲从来没有关心、在意过自己的女儿。

  那又有什么资格现在来仗着一个血缘关系的头衔在这里吆五喝六呢?

  这一记耳光打得也算是响亮透顶。

  坐在旁边的周乔知道,他这是在护着自己。

  此时,向来冷淡的眉眼此时在路灯的浸染下带着几分的温和。

  也不再多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秦匪在那里变着法的损。

  “马上就要进行最后一次竞赛了,这次是至关重要的一次,上次她因为没有家长陪伴,最后竞赛场上直接发烧晕倒,最后差点就落选了。这也就算了,谁知道医院连找人签字都没有,我这个老师既要顾其他学生,还要陪夜在医院,实在是为难的很啊。”

  秦匪接二连三不给用字眼讽刺挖苦着周严俊。

  让周严俊面色尴尬不已。

  “抱抱歉我”

  “如今我听您一口一个父亲的,不知道你这次做好准备了吗?”

  秦匪这番话让周严俊有些愣住了,“什、什么准备?”

  “你连什么辅导都不知道,你怎么做家长的?”

  周严俊:“我”

  “行了,别再耽误周乔上课了。大家已经迟到五分钟了。”秦匪在说到最后的时候脸上已经全然没了笑意,反而在黯黑的环境下,莫名地感觉到了一种深不可测意味。

  周严俊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后脖颈有点凉飕飕的。

  这眼看着都春天了,怎么晚上的温度还这么冷?

  就这么一个愣神之际,车子就被启动,“刷”地一下就离开了。

  周严俊下意识的往旁边躲去,避免自己被撞倒,然后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那辆车从他眼前行驶离去,直到汇入车流之中,彻底消失不见。

  这才反应过来,两个人居然就这么在他眼前跑了!

  该死的!

  这人怕不是糊弄自己吧?

  周严俊一想到这里就觉得不行,当即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你说周乔在车上和一个男人亲嘴到底是不是真的?”

  电话那头的人即刻表示道:“当然是真的了,我亲眼看见了。叔叔这是不相信我吗?”

  周严俊顿时表示,“不不不,叔叔当然相信你啊,我这不是怕到时候出现什么误会,那叔叔和周乔也没办法向她交代啊。”

  “你需要和她交代什么,她这种人就该下地狱。”

  最后五个字里分明充斥着一股毫不遮掩的怨毒和恨意。

  那股情绪就连电话这头的周严俊都能感受得到,莫名的心里有些发怵,“你也没必要这么说吧?”

  毕竟也是他女儿。

  虽然从小没在自己跟前长大,但他这辈子也就这么一个女儿了,除了想弄点钱之外,还没想过伤她性命。

  但那头的人听到后顿了一下,然后道:“难道不是吗?叔叔那么好的人,她怎么能这么不敬重你呢!你明明日子过得那么不好,她却一点都没有帮衬的意思,这还是一个女儿该做的样子吗?她完全不懂得孝顺这两个字!”

  周严俊那点不满被对方立即挑了起来。

  是啊,周乔那死丫头现在真的是眼里越来越没有他这个当父亲的了。

  一想到刚才那死丫头对自己满是冷眼旁观的样子,又想到她说什么不得好死之类的话来诅咒他。

  即刻,那张脸就沉了下来,咬牙切齿地问:“那你认识车里的那个男人吗?”

  “不认识啊。”

  “你确定?”

  电话那头的嗯嗯了两声,非常肯定地回答:“确定啊,虽然那时候光线不是太好,但基本可以确定,应该是校外的人吧,学校里的我都认识啊。”

  周严俊听了,后槽牙磨了磨。

  好啊,果然是骗他的!

  真拿他当傻子来敷衍了?

  还什么上课迟到,竞赛老师?

  呸!

  在心中暗暗啐了一声后,他连忙对着电话那头的人道:“好了,我知道了。”

  “那叔叔今天晚上大家吃什么?”

  得到了确定消息的周严俊态度很是和蔼地道:“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好!”

  秦匪因为担心到时候被跟踪,甩不掉人,于是一路开车特意从其他地方绕了一圈,然后回了小区。

  坐在副驾驶上的周乔看他把车停在车库里,难得好心情地调侃了一句,“不是去上课吗?”

  “回家上课也一样啊。”秦匪熄了火,解开安全带,就此凑了过去,刻意压低了声音道:“到时候你想怎么上课大家就怎么上课。”

  说着他还坏笑地挑了挑眉。

  那饱含深意的样子让周乔不禁一愣,随即冷眼扫了他一记,“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秦匪啧了一声,“应该是你想歪了什么吧?我的意思是,你想上哪节课,咱们就上哪一节课。”

  周乔没接茬。

  这种借口也只能骗骗那种单纯的十八岁小姑娘了。

  紧接着就转移了话题,道:“何必和他浪费那么多时间,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

  秦匪怔了一下,看她如此生硬地转移了话题,便嘴角一扬,也就顺着她道:“那不行,他在那里装你爸,我怎么能放过他。”

  “也不算装,他的确是周乔的父亲。”周乔回答。

  秦匪一点点靠了过去,他身形比较高大,一旦移过去就将周乔笼罩在了自己的身下,车内的气氛渐渐有了微妙的转变。

  在如此寂静的车库内,周乔正要皱眉呢,就突然听到“啪嗒”一声,随即耳边温热的气息扑了过来,“但他不是你父亲,所以没资格在你面前叫嚣。”

  周乔心头微颤了下,继而就赶紧推开了车门,下了车,“行了,回家吧,我好饿。”

  秦匪对此只是无声地笑了一下,然后很快就下了车,跟着周乔一同回家去了。

原来夫人才是最强大佬 /html/book/7265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