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教训梅月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1章 教训梅月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九妹妹!”

  应梅月本以为自己是最早到的,没想到一进学堂,托月已经端端正正坐在里面。

  远远就看到托月在写字,应梅月笑容顿时变淡,上前道:“九妹妹这么早过来,是来写作业吗?”

  托月搁下笔,抬头笑道:“七姐姐说笑了,妹妹起步晚连字都写不好,怎么可能写作业,不过是练练字,周先生问起时不至于太难看。”说着重新提笔,在毛边纸写写画画。

  见托月运笔生硬,字迹勉强算工整,应梅月重展笑颜:“那九妹妹就好好练字,姐姐随便走动走动,反正大家是不用交作业的,九妹妹也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

  “谢谢七姐姐提醒。”

  “你我姐妹,无须如此客气。”

  “姑娘又大说大话。”

  刚送走应梅月后,阿弥就开始吐槽托月。

  托月满不在乎道:“再不低调点,咱们连走路都会飞来横祸。”

  “姑娘,不是奴婢说您,您长得就很高调,再刻意低调也没用。”

  “阿弥,你拍马屁的水准是越来越高,你家姑娘我听着很受用,再多说两句让我高兴高兴吧。”

  阿弥给了她一记白眼,有些担忧道:“这份作业一交,怕是学堂里所有人都会恨上您,从今往后别指望有清静的日子过。”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托月不以为然,继续在毛边纸上练字,谁让她是个左撇子,不练不行。

  “按照话本的剧情发展,您这样的人通常活不过第十回。”阿弥也喜欢看书,不过她仅热衷于市井流传的话本。

  “话本上说的东西你也信。”托月不以为然,却小声地提醒阿弥:“你那些话本记得要藏好了,千万别让人发现,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这种市井流传的话本历来被视为杂书、j shu,大户人家是断不许姑娘们碰的,万一被外面的人知道是极损闺誉的事情,所以托月才再三叮嘱阿弥。

  “奴婢知道。”

  阿弥认真地应下,小心翼翼地磨着墨。

  快到到上堂时间,大家纷纷落座,而周先生一来就让大家交作业。

  屏风那边一时间人影攒动,好一会儿才安静下来,周先生跟前的书案上也多了好几卷竹简。

  直待男子们都坐定后,应梅月和应嘉月也先后起身,把作业交送到周先生跟前,两人回来时还特意看一眼托月。

  “九姑娘,你的作业呢?”

  周先生见托月迟迟同有动,就直接点名问。

  应嘉月马上问:“九妹妹,你不会没有写作业吧。”

  托月愣一下,有些难为情道:“是七姐姐说,大家女学生不用交作业……”

  “九妹妹,你没写作业也不用拉上姐姐。”不等托月说完,梅月就大声喊冤道:“姐姐几时说你不用写业。”

  “就在这里,还有小半个时辰前,七姐姐亲口告诉妹妹的。”托月很认真地回答,梅月马上辩解:“自下学后姐姐就不曾见到九妹妹,姐姐如何能告诉九妹妹不用写作业。”

  不等托月继续辩解,应嘉月就大声道:“周先生,我相信九妹妹的话,哪个学生第一天上学敢不写作业,必然是有内情。”

  “八妹妹……”

  “七姐姐,我第一天来上学时,你也是这么忽悠妹妹的。”

  “八妹妹,无凭无据,你不要胡说八道,当年你自己不写作业关我什么事情。”

  “这种事情,第一次可以说是冤枉,可是第二次说是巧合都牵强,再者论远近亲疏,九妹妹要冤枉人也该说妹妹才对。”

  应嘉月每一句话都把应梅月堵得死死的,此时托月反倒像是局外人,一副看戏的表情静静看着二人相争,从当事人瞬间变成旁观者。

  “九妹妹,此事因你而起,你说说该如何处理。”

  从屏风那边传来一道无奈的声音,托月无奈道:“能怎么处理,妹妹把作业交上去就是。”

  从书箱里取出一卷竹简,在应梅月冒火的目光中,淡然自若道:“妹妹字因迹拙劣不敢示人,还以为不用写作业可以逃过一劫。”

  托月极不情愿地把竹简放在周先生的书案前。

  这一幕应梅月差点肺都要气炸,大声道:“你不是说你只是在练字吗?”

  “姐姐方才说下学后便不曾见过妹妹,姐姐几时听妹妹说是在练字,而不是在写作业?”

  托月不咸不淡地反问,屏风那边马上响起挖苦的声音:“九妹妹很不错嘛,才听半天学,居然能够写作业。”

  “九妹妹,你什么时候写的作业?”

  应嘉月好不容易从震惊中回过神,望着托月一脸兴奋地地问。

  托月重新落座后淡淡道:“因午膳多吃了半碗饭,妹妹便步行来沁园消食,见时间还早便顺便练练字,权当是打发时间。”

  “九姑娘右手的字,是该好好练习。”

  周先生的声音突然响起,众人才发现他在看托月刚交上的作业。

  托月愣一下恭恭敬敬在应一声是,周先生继续道:“你是如何想到以三个史实来证明‘学不可以已’这句话?”

  “是父亲常常对学生说以铜为鉴,可正衣寇;以古为鉴,可知兴替。所以学生便从史书中挑出三件,已经得到证实的史实阐明,学生头次写作业,自己也不知好赖,还请先生多多指教。”托月惴惴不安地回答。

  哈哈……

  周先生愉悦地笑起来,道:“九姑娘可比另尊当年强多了,你若是男儿身,定能光耀门楣。”

  托月像是被惊到一脸不敢相信,就听到应梅月酸溜溜道:“先前听府中下人们说起,九妹妹成碧馆里的藏书堪比府里的书房,姐姐还有些不相信,如今见妹妹博古论今倒地全都相信,九妹妹可真是谦虚啊。”

  “妹妹才疏学浅,岂敢在姐姐面前轻狂。”

  托月十分平静地回答,应梅月气得差点咬碎牙齿,应嘉月却回过头朝她翘大拇指。

  周先生是先生是长者,自然不会理会几个小辈间的打打闹闹,点评完众人的作业才开始讲学,内容依旧是上午没有讲完的《劝学》篇。

  这对于早熟读全文的托月有点折磨,好不容易挨到放学,待布置完作业托月第一时间走出沁园。

  “九姑娘,请留步。”

  刚到走门口,一道清朗的声音把她唤住。

  托月回头看到一名未弱冠的少年匆匆走来,后面是踩着上碎步的应梅月,隐隐猜到少年的身份。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