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逛思赋逛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2章 逛思赋逛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那少年一阵风似的直接冲到托月跟前,后面的应梅月脸都绿了,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托月。

  托月却避少年如瘟疫,不等对方靠近就后退开一丈外,神情淡淡道:“不知公子唤住小女子有何事?”

  “九姑娘……”

  “公子,请自重。”

  见托月后退少年还欲上前,阿弥连忙拦在托月前面。

  见托月主仆都是一脸戒备,少年连忙拱手赔礼道:“抱歉,是在下太唐突,吓到九姑娘。”

  应梅月适时上前,落落大方地先容道:“九妹妹,这位公子是二婶母娘家的表哥彦靖,彦靖表哥不算是外人,按照辈份九妹妹也当唤一声表哥。”

  应梅月脚步不着痕迹地放前移,跟陆彦靖并肩而立,像是在宣告所有权。

  托月看在眼内,只淡淡打量一眼少年,容颜清俊,长着一张讨喜的脸,只是目光太过轻浮、轻挑。

  微微福身,淡淡道:“陆家表哥好,不知陆家表哥唤住表妹有何事,父亲还等着问表妹功课,不便久留。”直接表明她没有要深交的意思。

  “是这样的。”陆家四公子连忙道:“青云寺下面有一个市集,听人说那里的桃花开得极好,再过两天是族学休假的日子,大家不如一起到郊外踏春赏桃花吧。”

  “抱歉,表妹风寒症初愈,大夫叮嘱了不能吹风,表哥还是同七姐姐去吧。”

  托月不假思索地推辞提,表面上客气心里却是满满讥讽,都什么月份还去青云寺看桃花,直接把机会抛给应梅月。

  应梅月不是傻子,就算心中再恨托月也不会错过这机会,马上道:“彦靖表哥,九妹妹风寒症初愈,父亲断不会让九妹妹外出,你就不要再为难九妹妹。”

  “九姑娘……”

  “九妹妹。”

  陆彦靖还不死心,却被一个冰冷的声音打断。

  托月顺着声音看去,一名跟样貌跟应熙有几分相似,神情冷若冰山的男子大步过来。

  认来出来是跟应熙一母所出十公子应冽,应冽不过才十六岁,性子如其名最是冷峻,向来不喜欢人举止轻浮,陆彦靖显然也上了他的黑名单。

  托月如见大救星,暗暗松一口气,迎上前见礼道:“妹妹见过十哥哥!十哥哥,你可是要去锦华阁给邱姨娘请安,妹妹能否跟十哥哥一起走?”

  应烈淡淡道:“是父亲差人来传话,说给九妹妹拉车的马还没驯好,下学时让为兄跟妹妹一起走。”

  这话显然是有意说给应梅月听

  瞧着应梅月不太自然的神情,托月顺从道:“既是爹爹的吩咐,就有劳十哥哥。”

  上到马车,托月马上对坐得笔直的应冽道:“谢谢十哥哥替妹妹解围,不然都妹妹都不知如何摆脱。”

  应冽目视前方,淡淡道:“为兄不是要帮你解围,而是爹爹确实吩咐过,九妹妹要谢便谢父亲体恤。”

  闻言,托月不再言语。

  快到府内宅时,应冽才淡淡道:“明天、后天都一起走吧。”

  “谢谢十哥哥!”

  “快些进去,别让父亲久等。”

  托月朝应冽微微福身,转身走进内宅大门。

  “姑娘,十公子来接你。”

  这天刚用过早膳,就听到阿弥兴奋地来报。

  托月书也不及放下,就走出外面迎接,看到他的装束时,惊讶道:“十哥哥,这是要带妹妹出门吗?”

  应氏族学向来讲究劳逸结合,每上七天学便有两天的休假,目的是让子弟们放松身心更好接受教育。

  两天假日如何使用也有硬性规定的,第一天可以外出游玩,第二天却必须留在府中陪伴长辈,尽平时忙着学业无法尽的孝道。

  “九妹妹可曾听说过思赋街?”

  应冽神情漠漠地问,托月马上道:“我去,请十哥哥稍等片刻。”

  托月提着裙摆一溜烟跑地房间,不一会儿复出时,衣服还是那身衣服,只是多一袭斗篷以及一顶帷帽。

  思赋街其实就是一条专卖旧书的街道,托月前世有时间便会去逛一逛,挑些旧书、字画、文房四宝等。

  原以为进应府会没有机会外出,没想到这位十哥哥倒是十分体贴。

  昨天不过下学后偶尔提了一句,新书不如旧书有意思的话,应冽今天就特意陪她逛思赋街。

  思赋街原名是思富街,是一些读书人或者没落家族,迫于生计不得不变卖有收藏价值的书籍,渐渐演变成今天的思赋街。

  如今真假参半,能否买到有收藏价值的书籍,全凭学识、运气、以及财力。

  再次走在熟悉的环境里,托月心时暗暗唏嘘,从前跟在周知贤身边,倒是学到不少识辩古籍的方法。

  幸好原主常与古籍打交道,应该不会露出破绽,托月便大大方方地穿行在大大小小的摊位,认真仔细地挑选摆卖的书籍,完全不理会应冽面上的惊讶。

  “九妹妹从前常逛思赋街?”

  应冽又一次极低的价钱,买走一叠名家字帖时,终于忍不住发问。

  托月把字帖递给阿弥道:“外祖父是教书先生,他去世后没有什么值钱东西只余一屋藏书。姨娘也是爱书的,再穷困也不舍得变卖,再后来这些书便传给妹妹,妹妹闲着无事便研究着玩,渐渐摸得一些门路。”

  “原来是家传,怪道妹妹在这里如鱼得水。”

  应冽难得夸人一回,虽然夸得不明显,托月还是十分愉悦。

  闲逛了一会儿,忽然见前面围满人,不时会响起一两句讥讽挖苦的声音。

  兄妹二人默契地相视一眼,应冽护着托月左挤右挤,终于挤到包围中心。

  里面只得一人一琴,琴与人一起出售,这还不人们围观是重点,重点是她要价一百两。

  “太离谱了。”

  应冽只看一眼便想离开,却发现托月神情异常激动。

  旁边一名颇有学者风范的中年男人道:“这张古琴看着是很不错,可惜不值一百两。”

  托月强行把将要冲出喉咙的声音吞回去,假装镇静道:“阿弥,给这位姑娘一百两银票,人和琴我都要。”

  “九妹妹……”

  “姑娘……”

  应冽和阿弥同时惊叫出声。

  托月却不以为然道:“给你三天时间把事情处理完。”

  卖琴的女子惊讶地抬起头,两手高举起琴道:“这张琴和奴婢今后的主人便是姑娘。”

  托月接过琴,轻抚着琴身道:“三天后,到桐华巷应府找九姑娘,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来完成。”

  那女子没有多言,接过银票匆匆离开,应冽方要说什么时,托月一手托琴一手拔琴弦,宣闹的大街上突然响起一阵清冽的琴声,吵闹声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