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螳螂捕蝉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5章 螳螂捕蝉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九妹妹架子真大,竟让大家等了这么长时间。”

  四月底,天气日渐暖和,托月依旧步行来,没想到一来学堂便听到应梅月阴阳怪气的话。

  托月把上堂要用的东西摆好后,淡淡道:“七姐姐这番话好没道理,尚到讲学的时辰,周先生亦未至,妹妹何曾让大家久等。”

  “九妹妹,外头都传你买了一张好琴,可惜我前天夜里睡得晚些,昨天早上没能早起,错过了一出好戏。”

  应嘉月忽然出声,还特意提起昨天的事情,托月深知她跟应梅月不对盘,却没想到她当着外人的面提起,真闹起来大家都没脸面。

  细细思过一回才道:“妹妹是买了一张琴,竟然外头都说是好的,那妹妹的一百两花得也不亏。八姐姐,你说是不是?”

  托月一语双关,提醒应嘉月都是一家人,无论谁的名声好坏,传到外头都得一起承担。

  想通透这一点,应嘉月马上换话题:“九妹妹,七姐姐的意思是,你为什么不把张文心古琴一起带过来。”

  应嘉月说出所有人的心声,屏风那边响起男子的声音:“是啊,九妹妹,吊人胃口可不好,你是存心不让我等好好听课。”

  把不认真听课的理由,归罪到托月头上,摆明着是威胁。

  托月淡淡道:“今天课程没排乐修课。”

  简单一句话说明清楚,没带琴不是故意吊人胃口,而是今天没有乐修课。

  应嘉月回头笑眯眯道:“七姐姐,你以为九妹妹跟某些人一样,得了好东西生怕别人不知道,非要到处显摆宣扬。”

  “八妹妹,你说谁呢?”

  屏风那边传来四公子羞恼的声音。

  应嘉月不以为然地笑笑道:“真是抱歉,忘记四哥哥也在思赋街吃过亏。”

  这事托月倒听阿弥说起过,四公子曾在思赋街买过东西,结果买到的却是赝品,花了钱不说还闹了不少笑话。

  托月相当无语,八姑娘还真是惟恐天下不乱,竟在这骨节眼上挑衅四公子,学堂里的气氛瞬间凝重,屏风那边仿佛随时会暴发出一场强大的风暴。

  “你们今天竟如此安静,真是难得啊!”

  清朗的声音突然响起,一道儒生打扮的身影,抱着一卷竹简大步走进来。

  大家纷纷起身行礼,周先生让大家坐下道:“九姑娘,听说你得了一张好琴,什么时候拿来给大家瞧瞧。”

  “上乐修课的时候。”

  托月随口说了一个时间,迟疑一下问:“周先生,有一个问题想请教您。”

  周先生示意可以问,托月问道:“您相信有文心吗?有文心是不是可以过目不忘,是不是考试如有神助。”

  “铁定又是令尊跟你说的,他年轻的时候就抱怨自己没有文心,不过没有文心他如今也是正三品的大理寺卿,所以说有没有文心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为获得一颗文心而努力过。”

  周先生跟应老爷是故交,平时爱说些年轻时的荒唐事情,逗逗在场的小辈们。

  “照这么说,文心琴的传说也假的?”托月故意问,其实文心琴……“有些人确实是弹不响文心琴。”周先生的声音从上面飘下来,在场的人都怔住,没想到关于文心琴的传说竟是真的。

  “九妹妹……”

  “下午带过来。”

  应嘉月一开口,托月就知道该怎么办。

  周先生忽然又说话道:“九姑娘下午带琴,干脆下午就上乐修课,大家都把乐器带来吧。”

  学堂内顿时响起一阵欢呼声,乐修课总比沉闷的四书五经强,托月却清楚听到笔杆折断的声音,是某人怒火无处发泄的举动。

  周先生讲课十分有趣,他的课时间总是转眼即逝。

  阿弥提着书箱,边走边道:“出门前,奴婢让小厨房炖了鹌鹑汤,回去喝正合适……”

  “哎哟!”

  忽然从前面传来一声惨叫。

  应梅月不知怎么地,突然倒在阿弥脚步边。

  走在前面的人也纷纷回过头,托月也停下脚步,平静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应梅月。

  阿弥吓得脸都发白,把托月早上的交待忘记得干干净净,大声道:“姑娘,奴婢没有碰到七姑娘,奴婢没有。”

  托月伸手把阿弥拉到身后,望倒在地上的应梅月道:“七姐姐,大庭广众之下躺地上,你当自己是睡美人,很好看吗?”

  “九妹妹,你说的什么话呀?”应梅月一脸委屈道:“你的丫头把姐姐撞倒了,你不扶姐姐起来,替丫头赔过不是就算了,还说风凉话,你也太……太恶毒。”

  “七姐姐说话声音中气十足,哪像是摔坏的。”

  托月蹲下身体,盯着应梅月的眼睛道:“妹妹不扶,是怕自己粗手笨脚,真把姐姐给摔坏了,到时候妹妹就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

  最后一个字还说,托月微微侧开头,一块石头正正砸在应梅月脸上,惨叫声把在场的人都吓唬到。

  应梅月捂着脸地上打滚,托月最先回过神,对应梅月的丫头道:“愣着干什么,还赶紧送你们姑娘回去,要是留下什么疤痕,余姨娘饶不了你。”

  闻言,丫头赶紧去扶应梅月。

  应梅月一听到会留疤痕,也忘记继续闹腾,任由丫环扶她离开。

  托月回头看一眼,站在廊下的几名年轻公子,原来应梅月这么一摔,把所有人都吸引回来。

  目光从四公子应轶身上扫过,托月淡淡道:“四哥哥,你不去看看七姐姐吗?你们好歹是亲兄妹,你怎么都不关心七姐姐伤得怎么样。”

  “你打伤了人,还有脸在这里指责我。”

  应轶认定是托月打伤自己的妹妹,脸上是一副恨不得打死托月的神情。

  托月捡起地上的石头,细看一眼举到应轶面前道:“四哥哥,七姐姐不是我砸伤的,不过砸伤七姐姐的人还没走,他就在这里,还把用石头砸人的证据带在身上。”

  “是谁?”

  应轶马上冲过来。

  托月抬手一指,在场的人瞬间怔住。

  廊下几名年轻公子约好似的,赶紧退到一边,难以置信地看着被托月指着的陆彦靖。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