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突发事件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7章 突发事件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陆家那个狗东西,打人也不看准些。”

  清霜苑内,余氏看着女儿额头上的伤,一行心疼一行咒骂。

  从陆彦靖骂到托月,说托月就是是祸害精,自她回来后清霜苑的人便没有好过,骂累了便抹眼泪。

  “姨娘,成碧馆那位又病倒了,正遣人去请大夫。”下人走进来回话,余氏一听马上怒道:“请什么大夫,浪费钱财人力,依我看就该让短命鬼病死才是好,免得继续祸害大家。”

  “还有……”

  “还有什么,赶紧说。”

  余氏没好气地催促,下人赶紧道:“有贼人潜进成碧馆,可惜被大夫人安排的人发现,如今老爷正审问。”

  成碧馆又安然无恙,余氏更加火大,破口大骂道:“废物,连一个小小的成碧馆都拿不下,还好意思说自己是贼,还不如一头撞死算。”骂完又看看女儿的情况。

  “哦对了。”余氏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问:“陆家那混账东西在哪里?”

  “是被十公子着人关押起来,老爷也已经知道,此事恐怕不能善了。”下人据实回答,余氏听着却有些纠结,原本还挺看好陆彦靖,没想到会发现这样的事情。

  余氏自己是妾室,自是不愿意女儿也嫁人为妾,就在族学一众外姓年轻公子中挑选,最终选中是嫡子却不是长子的陆彦靖。

  “短命鬼真是会坏事。”余氏把一切归罪到托月身上,细细盘算过心里有了主意,把女儿从拉起来,在耳朵边悄悄交待几句。

  应梅月脸上马上有了光辉,细细打扮一番才出门。

  *

  “大夫人、大姑娘,来看姑娘了。”

  托月病倒后不久,大夫人便携同大姑娘应紫月前来成碧馆探望。

  大夫人看着躺在床上,刚睡熟一脸病恹恹的托月道:“可怜的丫头才好没两天,偏又遇上陆家的混账东西。”

  应紫月在边上悄悄看一眼托月,病中面色苍白,唇上更无半点血色,却也难掩清绝之姿,原先还恼她占了成碧馆,眼下竟生不出丝毫的厌恶感,反倒希翼她能尽快好起来。

  “请大夫来瞧了吗?”应紫月小声地问,生怕打扰托月休息。

  “大夫已经来过了……”

  “大夫怎么说,九丫头的情况严重吗?”大夫人急急地问,若有什么问题,绝不能轻饶二房那边。

  阿弥赶紧回话道:“回大夫人、大姑娘,大夫说姑娘是受惊过度,喝几剂安神茶,休养几天便可。”

  “阿弥陀佛,幸亏没事。”大夫人念一声佛号,嘱咐阿弥道:“你们姑娘性情这般好,若是有什么意外,你上哪再找这么的主子,好生照顾着吧。”

  “奴婢一定会好好照顾姑娘。”

  “缺什么东西,只管到存福堂找黎妈妈要,莫委屈了你家姑娘。”

  应紫月深知自己这次回娘家,是托了这个妹妹的福,且见大夫人也十分看重,自然也要言语抚慰。

  阿弥全都一一应下,送大夫人他们离开后,好奇地问已经坐起来的托月:“姑娘,八姑娘为什么要偷姑娘的东西,陆家的人竟然也肯帮忙,奴婢实在是想不通。”

  “二房那边的事情,我不太清楚。”

  托月回府之前就打听过二房、三房的情况,不过那是一年前的事情。

  阿弥看一眼库房的方向,压低声道:“姑娘,就这么把八姑娘关在库里面,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你们谁知道有人被关在库房里面?”托月淡淡问,阿弥发一下愣,用力地摇头道:“奴婢不知道,成碧馆的人都不知道。姑娘受惊病倒,大家都忙着照顾姑娘,并没有留意到旁边的事情。”

  托月抬手,抄过一卷竹简看起来。

  阿弥却忍不住问:“姑娘,真的不再做点什么吗?”

  “你想做什么?”托月淡淡问。

  “比如说派人暗中盯着陆彦靖,预防有什么变故。”

  托月摇摇头,不以为然道:“阿弥,我爹是谁呀,连你都能想到的,他会想不到吗?”

  “是奴婢多虑了。”

  阿弥才想起这里是应府,一切事都有大人们作主。

  托月看她一眼,淡淡道:“阿弥,我这里不用伺候,你先下去忙吧。”

  既然父亲说他会处理,岂是她能插手干预的,阿弥到底年纪太小,有些事看得还不够通透。

  “姑娘,出大事了。”

  晨起,托月还没梳妆,小丫头莲儿就匆匆跑进来,脸色煞白。

  阿弥用紫檀梳,轻轻梳理着托月的长发,轻斥道:“什么事情,值得你如此毛躁,满身凉气也不知道驱驱。”

  莲儿好容易调整好呼吸,看看四下没有其他人,小声道:“姑娘,七姑娘被打死了,尸体已经被人抬出府……”

  “什么?”托月心中一惊。

  “你可是走眼了,无缘无故为何要打死七姑娘。”阿弥不太相信,昨天还好好的人,怎么今天就被打死。

  莲儿声音压更得更低:“奴婢去厨房取做早膳的食材,经过杂物间时,听到老爷的打骂声,还有女人的哭求声,就蹲在角落里守着,不一会儿就看到两个妈妈,拖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出来,细细一看竟是清霜苑的余姨娘……”

  “这又关余姨娘什么?”阿弥更加糊涂,莲儿马上道:“你别老打断,我还没说完呢?”

  “你快说,快说呀。”阿弥催促莲儿,莲儿才继续小心翼翼道:“余姨娘被拖走后不久,奴婢看到两个粗使的妈妈,抬着一副担架抬着个人出来。虽然用白布盖着却掉了一只手出来,奴婢认得手上的玉镯,正是七姑娘平时带的。”

  托月一听就知道事态十分严重,无论真假此事都不能再有第四人知道,更不能让父亲知道成碧馆有人看到。

  再三思虑之后,托月柔声问:“莲儿,此事你可有跟旁边人提起。”

  莲儿头马上摇得像拨浪鼓,十分肯定道:“没有,奴婢吓得腿发软,等人都zou guāng后就赶紧回来,除了姑娘和阿弥姐姐,奴婢没敢跟任何人说起。”

  “很好,很好,很好。”托月安慰莲儿道:“莲儿,你好好记着,你现在跟平时一样去厨房拿早膳的食材,若是问你今天为何来晚了,你就说我早起时吐过一回,你帮着阿弥打扫。”

  “奴婢谢姑娘!”

  莲儿明白托月是救她,连忙下跪磕头拜谢。

  托月让莲儿出去办事,想了想又道:“阿弥,你现在赶紧去回大夫人,就说库房内有动静,请她赶紧派人来瞧瞧。”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