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梅月之死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8章 梅月之死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主屋。

  关在库房里面,饿了一天一夜,惶恐不安一天一夜的应嘉月,米水未进就被两个婆子带到主屋。

  应老爷和大夫人端坐正堂,二老爷和陆氏看到虽然心疼却不敢求情,三房的人则是一副准备看热闹的神情。

  除了托月和应紫月外,订了亲尚未阁的二房的五姑娘,三房的六姑娘都在场,五姑娘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六姑娘眼底下掩着一丝幸灾乐祸。

  大夫人长叹一口气道:“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陆氏动了动嘴唇,最后什么也没说,应嘉月虽被关了一天一夜,却还没完全糊涂,抢着道:“大伯母,大姐姐,嘉月没有要偷的意思,嘉月只是想偷偷地看一眼文心古琴。”

  “老爷,大夫人,八姑娘她撒谎,事情不是这样的。”托月还得继续装病,弱得风吹吹能倒,只能让阿弥代她说话。

  应冽起身回话:“回父亲、母亲,昨天开始讲学前,九妹妹就答应八妹妹,下午会带文心古琴上学,周先生还特意把今天的乐修课调到昨天下午,何须你潜入成碧馆偷看,分明是你用心不良。”

  “回父亲、母亲,儿子所见同十弟所见无异。”

  “回大伯父、大伯母,侄儿与七弟、九弟所见,正如十弟所言。”

  钟氏所生的八公子应杰,二房的五公子应书,连同两个弟弟七公子应棋、九公子应敏也为托月作证。

  “嘉月,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应老爷自来是不怒而威,开口便让人感到压迫,应嘉月吓得头都不敢抬哪里还敢辩解。

  陆氏心疼女儿,哭着跪下求情道:“大伯,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是我不会教导嘉月,无论怎么罚我都心甘情愿。”

  “闹出人命了,你能代替她去死吗?”应老爷冷冷问,在场的人全都不寒而僳。

  “什么,闹出人命?”

  “怎么可能,不可能啊。”

  二老爷和陆氏同时出声,震惊地看着应嘉月。

  应嘉月也拼命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害人性命,其他人纷纷看向应老爷。

  应老爷淡淡道:“你们的八姑娘,为了偷盗文心古琴,让陆家四公子拖延时间,陆家四公子暗中用石头砸向托月,结果砸在梅月头上。当时大夫没有看出问题,今天早上梅月再也醒不来,你们说梅月的命该算在谁头上。”

  此言一出,在座的人都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大夫人若不是应紫月伸手扶着,惊得差点从椅子上跌落,望着应老爷半晌都说不出话。

  托月却满腹疑惑,陆彦靖那一下真能把应梅月砸死吗?

  若是真的,为何连同余氏一起处置,其中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你们……”应老爷迟疑一下,叹气道:“都闹出人命了,还不肯说实话吗?”

  “我我……”

  二老爷吱吱唔唔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

  陆氏实在忍不住,大声道:“大伯,大嫂,大家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原来跟五姑娘应秋月订亲的卢家,忽然提出要文心古琴作陪嫁,不然他们就悔婚不娶,二房的人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应秋月一听噗地跪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边哭边道:“父亲、母亲,你们生好糊涂,怎么都不跟女儿商量一下,就做这等糊涂的事情,还害得七妹妹枉送性命。”

  应老爷叹气道:“二弟、二弟妹,连秋月都明白的理,你们怎么就看不明白。”

  大夫人也附和着他的话道:“是啊,二叔、二弟妹,他们今天能威胁你们要文心古琴,他日就会提出更加无理的要求,而且会一次比一次更过份,你们如何能一一满足他们。”

  “我……”

  二老爷还在犹豫。

  陆氏马上道:“退亲的话,秋儿往后怎么办?”

  在这时代女儿家被退亲,如何有颜面苟活,不如找根绳子勒死。

  应老爷沉默一会儿冷声道:“你们若坚持与卢家结亲便分府吧,从今以后各自过各自的生活。”

  “什么!”

  二老爷惊叫一声,差点晕倒。

  陆氏也吓得面色苍白,哭着道:“大伯,你不能如此绝情,分家大家往后还有活路吗?”

  原来二老爷一直闲赋在家,三公子不过是举子,虽然分家能分到一大笔财产,可是到他们手上怕没几日便败光,到时候日子只会更加艰难,不如像现在这样每月领一笔月例银,

  “大哥,我知道错了。”二老爷缓缓跪下来道:“给我一次机会,从今以后,我一定会改的。”

  应老爷面无表情道:“这么多年以来,我和三弟为你们二房、为陆府擦了多少回屁股,你们有哪一次悔改过?你们只会闯出更大的祸,再等着我和三弟帮你们收拾。”

  “大伯、大嫂子……”

  “陆彦靖什么都招了,是分府是见官,你们自己选吧。”

  应老爷打断陆氏的话,大夫人自然愿意分府,好几次想开口都被女儿拦下,只能在旁边干着急。

  三夫人却忍不住道:“二伯,二嫂,你们心疼女儿大家可以理解,可七姑娘也是大伯的骨血,你们也理解理解他吧。”

  托月冷眼旁观,应梅月的作派虽然不招她喜欢,可到底也是一条人命,二房的人知道后竟然无半点伤感愧疚之情,当真是冷血凉薄。

  目光扫过应嘉月,托月忽然跪下道:“父亲,陆家四公子原本要砸是女儿,七姐姐是代女儿受过,女儿今有一事不明须得向八姐姐问明白,不然七姐姐岂不死得太冤枉。”

  “你身子弱,起来问吧。”

  应老爷想都没想便同意,眼里布满红色的血丝。

  托月朝应老爷福了一福,看向应嘉月问:“八姐姐,妹妹想知道,你是如何让陆家四公子答应与你合作。”

  “我……”

  应嘉月没想到托月会有追查此事,低垂着头不敢说话。

  托月冷冷看着她道:“八姐姐不说,我便去问陆家四公子,相信他也不想独自背负人命案。”

  “是……是我许了他一个承诺。”应嘉月看着托月冰冷的表情,犹豫再三道:“我答应他事成之后,无论用什么办法都帮他得九妹妹。”

  “你这个畜生。”

  应老爷怒吼一声,一只茶杯碎在应嘉月面前。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