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再见故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9章 再见故人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茶杯碎裂,茶水四溅,应嘉月不敢躲避,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陆氏心疼女儿却不敢出声维护,忽然把目光投向托月:“九姑娘,你跟嘉月在学堂关系不错,你帮着求求情吧。”

  托月坐回椅子中,看着陆氏冷冷道:“关系不错还算计我的东西,算计我这个人,倘若是关系不好,岂不是要吃我的肉喝我的血,要我这条好不容易才捡回来的命咳咳……”一阵咳嗽声结束这段话。

  “姑娘。”

  “托月。”

  “九妹妹。”

  主屋内的人纷纷发出惊呼,应老爷马上道:“阿弥,赶紧扶姑娘回去休息。”

  托月是真的被气到,姐妹之间争衣裳、抢茶食的事情常有,可是坏到帮男人算计姐妹的事情,却从来没有发生过。

  现在多看应嘉月一眼,托月都觉得恶心,扶着阿弥起身道:“父亲、母亲,女儿该问的话都问完了,七姐姐是替女儿受过,从今天开始女儿愿意吃斋一个月,抄写百遍《往生经》,以助七姐姐超脱苦海。”

  “你自己也是三灾六难的,有心就好。”应老爷欣慰道。

  “老爷说得是,你生得单薄弱若再病倒,你七姐姐也会走得不安。”大夫人柔声叮嘱道,让黎妈妈着人送托月回成碧馆。

  “女儿知道,谢父亲、母亲关怀。”

  托月一一拜别过众人,任由阿弥扶着自己走。

  回到书房后,托月直接瘫在椅子里,好一会儿才从惊恐中缓过神。

  “姑娘,七姑娘真的……”

  阿弥还没说完,托月一个手势制止。

  托月看得很清楚,陆彦靖那一下不足以要应梅月的性命,除非是她犯了什么罪非死不可。

  只是……

  再怎么样,应梅月也是父亲的女儿,父亲怎么能……

  算了,哪个大户人家没有几桩不解之谜、禁忌之事,真要追根究底的话,整个家族都有问题,只要不干系到己身,托月向来懒得过问。

  “姑娘,真的会分府吗?”阿弥按捺不住好奇地问。

  “府中的事情也不全是父亲说了算。”托月看着阿弥一脸懵的神情道:“你忘记了,老太太还没有回府。”

  “照这么说,老太太岂不是很快便要回府。”阿弥不禁为托月担忧,尚未回府前她便知道,老太太向来不待见自己主子的生母,自然也不会待见主子,怕是往后的日子不好过。

  老太太待不待见托月不是很在乎,反正不用看老太太面色过活,无论如何老太太总是要顾全大局。

  虽然还不清楚应梅月为什么要死,托月却隐隐猜到父亲的用意,忽然想一起事道:“阿弥,明天用过早膳,你亲自到门口外面盯着,那女子若来了即刻来她来见我。”

  “奴婢记住了。”

  经历了几件事,阿弥也渐渐明白一些事情。

  府中的事情比别院更多更复杂,往后怕是她一人招架不来,须得有一个人分担。

  阿弥的变化,托月瞧在眼里道:“相信姑娘我的目光,看人从不会看走眼,那女子过来后要好好相处。”

  关于托月看人准这一点,阿弥是深信不疑,当初她也是主子从十来个人挑出来的,主仆二人一直相处得十分融洽,相信那女子跟他们也能相处得不错。

  “姑娘,清霜苑那边,大家要过去看望吗?”到底是一个府里的,无论如何也该过去瞧瞧。

  “看望自然是要的,不过不是现在。”托月心知应老爷既然把事情说出来,自然会好好安葬应梅月,就算探望也不是他们最先过去,而是大夫人等人先动他们才能动。

  黎明又一次降临,托月才起来就听到婆子来报,说门房的人来报,外面有两名女子自称是九姑娘的丫头。

  托月和阿弥相视一眼,接过梳子道:“你去吧,路上若有人问起,就说是在外头替我打点庄子店铺的,今日过来报几处庄子春耕的情况,往后便常住在府里。”

  阿弥应了一声是便匆匆外面走,不到一盏茶时间便领着两名女子进来。

  托月一看到来人眼圈不由地红了,那天在思赋街她便认出卖琴的女子,正是心腹丫环之一的良玉。

  跟着良玉一起来的,是另一名心腹丫环冰儿,再看到故人托月心酸不已,生怕会吓着他们,强忍着眼泪不敢相认。

  故意上下打量一番,对卖琴的女子道:“先容一下你的同伴吧。”

  大约是见托月没有指责的意思,卖琴的女子跪下道:“回姑娘,大家都曾是玉德公主身边的侍女,公主出嫁前把身契给了大家,让大家自寻出路,并把一些旧物交给奴婢们保管,其中便有文心古琴。”

  “那为何要卖掉文心古琴和自身?”

  托月虽好奇却也深知,两人一定是有苦衷,不然不会卖掉她的东西。

  另一名女子扑的一下跪下道:“是奴婢不小心误食了有毒之物,需要钱请大夫救治,姐姐不得不卖掉公主的琴。”

  托月知道这只是他们说词,假装做思虑再三才道:“你们既向我交了底,我也说一句话实在话,前尘往事你们若都能放下便留下来,若放不下便带着文心古琴一起走,那一百两全当是我做好事不必归还。”

  两人默契地相视一眼,卖琴的女子很干脆地说道:“请姑娘放心,大家绝不会生出为旧主报仇的念头。”

  另一名女子伏在地上道:“回姑娘,公主放大家走时说过,踏出府门便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希翼大家能好好生活,若有报仇的念头便辜负公主的恩德。”

  托月没有马上同意,而是思索好一会儿才道:“阿弥,来的路可有人问起他们的事情。”

  阿弥马上道:“回姑娘,天色尚早,奴婢并没有遇着什么人,你方才交待的话奴婢也没有对任何人提起。”

  托月沉默一会儿,对卖琴的女子道:“你的来历大家都知道,我不好再重新编造,至于你对外便说原是庄子上的,如今成碧馆缺人手,我把你要过来看帮忙的。”

  “奴婢明白。”

  两人异口同声回答,又跪下双双向托月磕头。

  托月轻叹一声道:“你们今天既认了新主,算是有了新的开始,就好好干吧。”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