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父女斗法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0章 父女斗法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黎妈妈,母亲可安好些?”

  托月带着良玉和冰儿来到存福堂,一是探听一下口风,二是说一下良玉和冰儿的情况。

  黎妈妈面带笑容道:“九姑娘有心了,自从知道七姑娘去世后,大夫人难过得一个晚上都没有合过眼,眼下还有一大堆事情处理,怕是抽不出时间见九姑娘。”

  “阖府都指望着母亲操持,还请黎妈妈多劝劝母亲注意身体。”

  托月客套两句后,说了良玉和冰儿的事情道:“原是要当面跟母亲说的,现在只能烦妈妈代为转告。”

  黎妈妈打量过良玉和冰儿道:“大夫人也跟奴婢提过此事,偏生最近事情多给忙忘了,姑娘如今有人使唤,也省去奴婢找人的功夫。稍后奴婢代姑娘回过大夫人,再交待一声门房即可。”

  “有劳黎妈妈,跟母亲说我来过了。”

  托月朝门内福一下身,带着良玉和冰儿回成碧馆。

  “姑娘,府里这么怠慢,你都不生气吗?”冰儿忍不住好奇地问。

  “你家姑娘我是庶女,还是外室生的庶女,被怠慢不是很正常吗?”

  托月不以为然地反问,其实是在暗示他们以后的言行表现,都必须要符合庶女丫头的身份。

  进书房坐下,阿弥马上奉茶水道:“姑娘,奴婢方才听粗使的妈妈们说,清霜苑的丫头、妈妈全都被关押起来。”

  “阿弥,我昨天说没说过,以后不要再管七姑娘的事情,你都忘了吗?”托月有些生气,阿弥扁了扁嘴巴,委屈地跪下道:“姑娘,奴婢不是故意偷听。”

  “有区别吗?”托月冷声质问:“真要治你罪时,故意与不故意,重要吗?”

  “阿弥。”见她快哭出来,托月缓下语气道:“阿弥,好奇心会害死你的。”

  阿弥身体一震,伏在地上抽泣,却不敢请求原谅。

  托月没有再理会她,看向良玉道:“良玉,文心琴留在府里恐会不长久,我已征得父亲同意在思赋街开一家茶庄,把文心琴放到茶庄作为镇店之宝。”

  良玉怔一下含笑道:“姑娘好计谋,此举既能堵住府中众人的嘴,又能满足世人的对文心琴好奇。”

  到底是良玉一点即通,托月心里赞叹一句,面上却无奈道:“只是我一个月统共才有三天能外出,没有时间寻找合适的房址,等过两天你的名字入册,领了牌子便可以出入应府,再替我去好好瞧瞧。”

  “姑娘的意思是……”良玉难以置信地看着托月,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交给她处理。

  “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托月不以为然,良玉反应过来马上道:“既姑娘信得过奴婢,奴婢一定会事情给办好。”

  托月点一下头表示相信她,良玉忽然想起一事道:“说到地址倒是有个好的,就是价格高一些,不过有文心琴在,再加上一些特色经营,是稳赚不赔的。”

  托月知道良玉指的是哪里,在思赋街开茶庄的事情,前世她就有过此想法,可惜遭到父亲襄国公的反对。

  “地段好的话,高些也无妨。”

  托月已经猜到是哪里,这也是她重新让良玉回身边的原因。

  聊完茶庄选址的事情,托月对冰儿道:“你进来时想必观察过成碧馆,觉得我院子价值几何?”

  “无价。”

  冰儿不假思索地回答,又补充道:“不过对方得识货才行。”

  托月点点头道:“以后成碧馆里的一草一物归你管,怎么摆,摆在哪里都你的事情,反正我管你要时,你能以最短的时间给我寻出来就行。”

  “奴婢明白。”

  接下任务后,冰儿悄悄跟良玉相视一眼。

  阿弥见两人把她的工作分派走,有些着急地问:“姑娘,那奴婢负责什么呀。”

  “你负责我呀。”

  托月轻描淡写地回答,轻轻铺开一轴黄纸。

  阿弥不由地啊一声,惊喜得忘记说话,托月冷冷道:“啊什么,赶紧磨墨,我得抄写《往生咒》一百遍。”

  快到正午时,管家亲自提着食盒来成碧馆。

  成碧馆的人便知道,应老爷要在成碧馆用午膳,赶紧跑到书房通知托月。

  托月思索一下道:“走,随我一起到门口。”

  应老爷从书房过来,远远看到托月又站在门口,大声道:“外头风大,赶紧进去吧。”

  托月福身见过礼道:“刚从竹林子挖出来的鲜笋,女儿一大早就让小厨房收拾好,照父亲喜欢的口味做,这会子吃最鲜美不过。”

  用过膳后来到书房,应老爷接过茶,给托月一个睁色。

  托月马上屏退左右,应老爷叹气道:“托月,你是最聪慧通透的,关于你七姐姐的真正死因,想必你已经猜到。”

  “是七姐姐辜负了爹爹,还请爹爹不要太过自责。”

  托月没想到父亲会直接问,稍稍迟疑才回答,大方承认自己猜到应梅月的死因。

  当父亲的秘密的处死女儿,还把妾室打个半死,隔天又把相关人员全关押起来,托月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原因。

  应梅月对陆彦靖有情,应老爷却十分反感陆家,余氏担忧陆彦靖打伤女儿,应老爷更不会同意这门婚事,就让女儿把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应老爷不同意也得同意。

  只是她高估了在丈夫心里的地位,低估了应老爷对陆家的厌恶,白白搭上女儿的清白和性命。

  “倘若有人问起,知道怎么回答吗?”

  “回父亲,女儿知道。”

  应老爷很满意女儿的回答,聊完家事还说了工作上的事情。

  竟然还是青云寺一案,说发现了新线索凶手也有眉目,却被墨染尘故意毁掉,眼下大理寺又得重头查起。

  墨染尘,好些日子没有听到这个名字,托月没好气道:“他借了我几箱书说好一个月还,到现在都没还。”

  “说到书的事情,我骂过你大哥了还没说你。”应老爷忽然板起来脸道:“墨染尘把书还回来后,别再跟他有任何的联系,以免引起外人误会两府有关系。”

  “女儿明白。”

  托月不知道是什么线索,不过肯定藏在哪里些书里面。

  应老爷嗯一声道:“听说你院里来了两个丫头,你查过底细,是清白人家出身吗?”

  “是玉德公主从前的丫头。”托月丝毫隐瞒,淡淡道:“玉德公主在出嫁前,把身契还给了他们,小的说是因为她误食有毒之物,需要大笔钱救治才卖琴ài shēn。”

  “你信了?”应老爷轻蔑地问。

  “当然不信,女儿那么好骗吗?”托月十分自信地说道:“只是觉得与其让他们外面制造恐慌,不如让他们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折腾,爹爹以为如何呢?”

  “高。”

  应老爷一字评价。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