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闺誉被损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4章 闺誉被损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姑娘,奴婢说得不对吗?”

  托月一脸惊讶的神情,让冰儿露出一丝困惑。

  从震惊中回过神,托月若有所思问:“冰儿,刺中这个地方,能让人失去全部武功吗?”

  “姑娘稍等片刻。”冰儿走出书房,回来时手上多了一个针囊,打开针囊道:“有点疼,请姑娘稍作忍耐。”取出几枚银针迅速扎在托月身上,

  托月全身顿时疼痛异常,额头瞬间布满汗珠,后背上冷汗涟涟,几乎支撑不住要倒在地上,冰儿连忙上前扶住。

  拔掉银针,待托月缓和过来,冰儿指着银针尖处道:“银针微微泛银蓝,姑娘的武功是被药力一点点化掉,从颜色深度看至少是受伤以前的事情,姑娘自己不知道……”

  这话冰儿只说了一半,就明白若托月知道便不全会问自己。

  托月正要说什么,就看到阿弥端着茶走来只得打住,冰儿赶紧把针囊收起来。

  兀然看到冰儿在,阿弥眼里闪过一丝疑惑,托月淡淡道:“我在书房存放了几箱书,你一会儿带人搬回来,再细细地分出等级,待茶庄建好后,把那书都放到茶庄,供宾客们,你再拟定一个借阅章程,交给良玉即可。”

  “请姑娘放心,奴婢会安排好的。”

  “去吧。”

  冰儿离开前,朝阿弥点一下头,同时把桌面上的茶盏端走。

  见托月面色有些苍白,阿弥赶紧端着茶水上前,讨好似的道:“姑娘,热乎乎的茶水,你赶紧喝了暖暖胃。”

  托月接过来接过茶水一饮而尽,阿弥忙劝道:“姑娘慢点,小心被呛到。”

  接过茶盏时自责道:“都是奴婢的不是,只管听外面的传闻,忘记给姑娘添茶,看把姑娘渴的。”

  托月用帕子拭一下嘴角,瞟一眼神情憨厚的阿弥,想到方才冰儿的提醒,莫明地打一个冷战。

  恰好被阿弥看到,道:“姑娘,怎么打起冷战,是冷了吗?”

  赶紧拿披风给托月披上,边系带子边道:“姑娘,你脸色不太好,今天就不看。”

  “我有些出汗,你陪回房换衣裳吧。”

  托月不是找借口,是方才出汗打湿了衣服,此时确实有些凉意。

  回到房间好衣服服后,托月抱着衾被歪在榻上,阿弥一脸奇怪道:“如今才四月底,姑娘怎么会出汗呢?”

  托月没有马上回答,闭着眼睛休息,良久才虚弱地开口:“阿弥,你扶我到床上躺一会儿,睡一觉就会好的,你不要惊动父亲他们。”

  “奴婢明白。”

  阿弥服侍托月躺下,自己就在床边守着。

  隔着帘子,托月把重生后经历过的每一件事情,都反复在脑海里思索一遍。

  是谁在给她下药?为什么要给她下药?是原来的托月失去了记忆,还是她没有发现那一部分记忆?

  无数个问题在脑海里盘绕,托月最后决定从这个身体的母亲,那一个在江湖上极具影响力的女人开始调查,只是调查这个女人的一切,恐怕不能动自己现有的力量,思虑再三决定晚些再着人调查。

  托月终究是因为一身冷汗病倒,请医吃药一番折腾,直到五月初才恢复如初。

  只是她这一病倒,外面马上有人传她是买到假琴被气病,还说她买到欧阳先生的真迹,实是瞎猫碰着死耗子走运罢,本身并无半点学识和才能。

  几天后,连她第一次上学写字难看,上学经常走神的事都被传到外面。

  这下应家九姑娘无才的名声,就在外面传得十分响亮。

  内容还越传越丰富,最后托月在世人眼中变成了相貌平平,学识平平,粗鄙无礼,应老爷外室所出的卑微庶女。

  阿弥知道后马上让人查,结果是二房故意往外面放的消息,气得她几次要去找二房理论,都被良玉和冰儿劝住,这些事情三人自然是瞒着托月。

  现在托月病愈,阿弥便把这些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托月。

  托月听完阿弥的投诉后,点点头道:“相貌平平、学识平平,粗鄙无礼,这样夸我也挺好的。”

  “姑娘,这哪是夸你,是故意败坏你的闺誉。”

  阿弥就想不明白,外面的传言明明是颠倒黑白,故意诋毁姑娘的闺誉,她为何不仅不生气还很满意。

  良玉从外面进来,看到阿弥又在生闷气,就知道是被托月气的,上前含笑道:“姑娘,旧庄院里的东西已经搬空,明天便开始按您画的图纸修葺,奴婢照眼下的进度略算一下,最快也得三个月才能完工”

  托月揉揉额头,有些遗憾地说道:“秋闱是赶不上了,不过茶庄的人员得提前到位,还必须得经过严格训练。”

  “秋闱都过了,春闱也不远了。”良玉安慰托月,想了想又道:“奴婢还想找些年轻姑娘,请茶道师教他们茶道,日后可在雅间为客人表演茶道,姑娘觉着此法可好。”

  “此法倒是不错,只是人不太好找。”

  托月有些迟疑,茶道表演对表演者有着严格的要求,不是光有一张漂亮脸蛋就行。

  良玉却十分自信道:“只要姑娘觉着这法子可行,人奴婢自会找来,只是还需要一个信得过,且有本事的管事,奴婢不可能时时留在茶庄。”

  “你可是有人选?”

  托月猜到这个人是谁,只等良玉开口。

  良玉迟疑一下道:“奴婢不怕姑娘恼,奴婢要先容的这个人,跟奴婢一样曾是玉德公主的旧仆。从前公主外面的事情一应由他打理,他的能力姑娘不用怀疑。姑娘若觉得可用,奴婢会马上联系他。”

  “良玉,你可以发誓,你们聚集在一起,不是为玉德公主报仇?”

  托月很直接地问,两个无亲无故的女孩,在外面不好过活可以理解,可是良玉口那个人不可能。

  那个人有多大的能耐,托月比任何人都清楚,良玉含笑道:“请姑娘放心,奴婢们聚集在一起,只是为了相互之间有个照应,不至于被人欺负。”

  “既是如此,我这里有个小考验,通过了我便用他。”

  托月拉过良玉的手,在她手心写了两个字,似笑非笑道:“我想知道关于这个人的一切,包括她是怎么死的?”

  良玉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掌心,好半晌才回过神道:“请姑娘放心,奴婢给姑娘先容的人,定不会让姑娘失望。”

  “很好,去吧。”

  托月重新躺回摇椅里,嘴角边挂着一丝诡谲的笑容。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