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祖孙初见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5章 祖孙初见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阿弥一直在旁边看着,直到良玉出去也没弄明白,好奇地问:“姑娘,您跟良玉在打什么哑谜?”

  托月只说了两个字“你猜”,在冰儿没有查出结果前,对阿弥还是有所保留。自从她重生在这具身体上,伺候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

  先是岑妈妈而后是青儿,他们是大夫人派来的,可是阿弥呢?

  阿弥又是谁派来的?在她身边有什么目的?托月不介意换丫头,反正如今有良玉和冰儿在身边。

  “姑娘,老太太要回府了,您赶紧了出去迎接。”

  本应傍晚才回来的良玉,离开不到一刻钟又忽然反回,并且带回来惊天动地的消息。

  托月怔一下道:“良玉,你马上把文心琴带出去,不要让人看到。阿弥随我马上去门口迎接老太太,若是老太太问起文心琴的事情,就说外面传言文心琴是假的,几天前已经让人拿去卖掉。”

  “奴婢明白。”

  阿弥麻利理一上托月的衣饰妆容,扶着她走出成碧馆。

  良玉抱着琴快步追上来,神秘地笑道:“大夫人他们估摸着已经到了二门,姑娘就悄悄站在队伍后面。”

  托月明白良玉的意思,老太太今天回府却没人告诉她一声,摆明是让她在老太太跟前失了好印象,严重点说这也是借刀杀人的一种方法。

  男人都在大门外面迎接,大夫人领着二夫人、三夫人,五姑娘、六姑娘、八姑娘,及几房妾室都在二门上。

  “大夫人,不通知九姑娘,真的好吗?”黎妈妈小声问大夫人,大夫人压低声音道:“老太太不待见九丫头,我若通知九丫头,教老太太失了教训她的机会,只怕老太太会不待见我。”

  “以后还是要……”

  “老太太若责罚,大家帮着求情便是。”

  大夫人打断黎妈妈的话,黎妈妈无奈轻叹一声,九姑娘是个心思通透的,往后再想请她帮忙怕是难。

  陆氏见大夫人身后,只跟着两房小妾,就知道大夫人没有通知托月,小声道:“秋月、嘉月,九姑娘是大病未愈,你们记得替她身老太太问好。”

  “母亲,女儿知道怎么做。”

  应嘉月满脸笑容,还是难以掩饰眉宇间的疲倦色。

  陆氏小声道:“你五哥故意放消息出去,说文心琴是假的,若有老太太开口要,铁定能把文心琴要过来。”

  “母亲……”应秋月有些不忍道:“大伯父若是知道,是五弟和八妹妹撒播谣言坏了九妹妹的闺誉,他一定不会放过五弟和八妹妹,祖母这边大家应该……”

  “闭嘴。”

  陆氏低声冷喝,瞪着应秋月道:“不是为了你,我犯得着跟一个小丫头较劲吗?”

  提到婚事应秋月马上不敢吭声,应嘉月小声安慰道:“五姐姐,你可是应府的嫡女,卢家又是皇城里有名的大户,大伯父断不会为一个庶女跟大家计较。”

  应秋月勾着头半天不出声,好一会儿才微微点头,算是默认母亲和妹妹的说法。

  “老太太回府。”

  从前头传回通报声,众人马上打起精神。

  闻得一阵齐整的脚步声,不一会儿就看到几名体面的老妇,簇拥着一名贵气威严的老太太走进来。

  “恭迎老太太回府。”

  大夫人带着众人一起向老太太行礼。

  老太太扫视一圈在场的人,淡淡道:“你们有心了,都起来吧。”

  苍老的声音自带威严,众人不由屏住呼吸,生怕呼吸大了会吵到老太太,少不得挨一顿训斥。

  众人免不得一番讨好的说辞,老太太却没有理会,回头招招手道:“宁儿,来见过你的舅母们,还有表姐妹们。”

  只见一名行走间如闲花照水,皎如玉树风前,宛如月下幽兰的女子行至人前,马上有仆人摆上薄团,女子规规矩矩地跪下磕头道:“攸宁给舅母们请安。”

  燕攸宁,应府大姑奶奶的幺女,燕伯爵府的嫡小姐。

  景国官员等级制度中,伯爵相当于从二品,比应老爷三品大理寺聊高一点点,只是没有实权。

  这半级的差别,应家的姑娘们就得先向燕攸宁见礼,燕攸宁回礼道:“攸宁见过诸位表姐、表妹。”眼睛却挑剔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五姑娘、六姑娘察觉到,见过记后便退到各自母亲身边。

  应嘉月却一脸惋惜道:“真可惜九妹妹没有来,不然跟表姐站在一起,真是难分高低。”

  燕攸宁回头惊讶地问:“九妹妹?是那位在思赋街买到假琴的妹妹吧,怎么不同你们一起来出来迎接外祖母呢?”

  “九丫头她……”

  “母亲,托月在这里。”

  大夫人刚想替托月掩饰,就听到一个柔弱的声音。

  众人惊讶地回过头,就看到白裙绿裳的托月,宛如水中一支清莲,盈盈立在水云之间,皎如云之月。

  老太太远远看初见面的孙女,硬是说不出一句苛责的话。

  见状大夫人马上道:“九丫头还傻站干什么,还不赶紧上来拜见祖母,给祖母请安问好。”

  “孙女托月拜见祖母!”

  托月轻移莲步,距老太太还有一丈远时跪下,恭恭敬敬地行整礼大礼。

  陆氏在看到托月的一瞬间,就知道计划不可能成功,压着怒火道:“九丫头,行个礼怎么离得这么远,是怪老太太当年没让你母亲进门吗?”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面色一变,都觉得陆氏太恶毒,故意提起外室的事情。

  托月原本跪着,伏下身体不慌不忙道:“祖母明察,孙女大病初愈,恐过了病气给祖母,未敢靠得太近,并非对祖母心怀怨恨,更无半点不恭之意。”

  大夫人一听马上道:“是啊,九丫头生得单薄羸弱,自回府来都病了好几场。儿媳担心她出来吹风又病倒,就让在屋里好好静养,没想这孩子一直记挂着老太太,巴巴得过来给老太太磕头。”

  “病才好,就不要跪在地上。”

  沉默半晌后,老太太终于发话,阿弥赶紧扶托月起身。

  托月起身又朝众人行礼才回到大夫人身边,寒暄几句话随着众人一起走向主屋。

  直到托月的背影消失,燕攸宁才回过神,咬咬嘴唇道:“想不到这个外室生的庶女,竟然长得如此出色,连外祖母都不忍苛责。”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