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自愿认罚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9章 自愿认罚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生母!

  骤然听到这个名词,托月是真的很震惊。

  重生醒来后,第一次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托月就够震惊的。

  居然长了一张跟江湖第一女杀手荼蘼,六七分相似的面孔,想没想到她竟是自己的生母。

  前世曾跟荼蘼有过数次的交集,只是每次都是她要杀自己,如今竟借她女儿的身体重生,算不算是一报还一报。

  托月有些恍惚,回过神后淡淡道:“很好,从今以后文心楼的生意,就交给他打理吧。”

  “姑娘……”

  “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会儿。”

  托月打断良玉的话,良玉还想说什么,却被冰儿拦下:“让姑娘休息一会儿吧。”

  冰儿亲自服侍托月躺下,阿弥提着食盒进来,小声道:“姑娘还没用午膳,怎么先躺下了,下午还得去听学,周先生布置的作业也得写。”

  “周先生也是的,姑娘是女儿家,还要她跟公子们一样写策论,吓得姑娘摔了一跤。”

  “明知姑娘不喜欢张扬,还偏生让她压八姑娘和表小姐一筹,这是给姑娘招仇恨吗。”

  闻到阿弥恕恕叨叨的话,良玉不解地问:“姑娘怎么压人家一筹。”

  阿弥叹气道:“周先生别的姑娘写秀才的经义,却让咱们姑娘写举人的策论。八姑娘还好对付,泠露居那位怕是要恨死姑娘。”

  良玉和冰儿都曾随着苏润,参加过贵女圈一些聚会,自然知道燕攸宁的一些事情。

  贵女圈的人都知道她最会扒高踩低,遇上身份比她尊贵的就认怂服软,遇到身份比她低则嚣张跋扈,只不过她的长相很占便宜,轻易不会把这词联想到她身上。

  “背后乱嚼什么舌根子,赶紧把饭摆上,我吃完好写作业。”

  托月冷斥一声坐起来,阿弥马上不敢吭声。

  良玉和冰儿挪一张高几到床前,阿弥摆上饭菜,冰儿取出银针一一试过,确实没问题后才让托月用膳。

  阿弥小心翼翼问:“姑娘,作业怎么写?用不用奴婢代笔?”

  “无妨,我自有应之策。”

  泠露居,一地陶瓷碎片。

  燕攸宁从慈晖堂用膳回来后,就把近前的花瓶、茶杯等,统统砸在地上。

  房里的丫头无人敢上前劝止,没事也要寻个事躲得远远,生怕不小硬着大小姐的眼睛,挨一顿毒打。

  大丫头锦瑟深知原很委,上前劝道:“姑娘很不必为此事生气,奴婢以为周先生并没有高看九姑娘,而是故意为难九姑娘,想让她当众出丑。”

  “你懂什么?”燕攸宁讥讽一句。

  “奴婢是不懂周先生的心思,但是……”锦瑟顿一下才道:“奴婢记得夫人曾说过一句话,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什么意思?”

  燕攸宁一听母亲的话,情绪马上平静。

  锦瑟神秘一笑道:“夫人说多想想玉德公主,就明白怎么回事。”

  玉德公主苏润生前,容颜无双,才情堪比男儿,是一代丞相的红颜知己,遮住所有贵女的光芒,所以……命薄。

  想到这层,燕攸宁打了一个冷战,锦瑟乘机道:“姑娘赶紧用膳,别忘记了还要写作业,八姑娘说完不了作业会被周先生罚抄书,每每一罚就是二十遍。”

  燕攸宁深知父母让自己过来听学的目的。

  周先生是景国一代名儒,成为他的门生往后议亲同样身价倍增,将来必然能嫁入高门。

  “奴婢给姑娘磨墨。”

  锦瑟识趣地摆好文房四宝,拿起松烟墨细细地研磨。

  燕攸宁写到一半时,忽然停下道:“锦瑟,你随我一起去见外祖母,有时候是太过优秀也是罪过。”

  啊?

  锦瑟一脸不解,跟着主子来在慈晖堂。

  午后阿弥背着书箱,忐忑不安来到学堂,趁旁边人不注意时,小声问:“姑娘,万一周先生罚你怎么办?”

  托月看看受伤的手,满脸笑容道:“我带伤写作业,周先生理应会被我感动,不会重罚。”暗暗腹诽他会感动个鬼,肯定罚得比平时都严重。

  “阿弥,你紧张什么?”应嘉月的声音临近响起。

  “八姑娘说笑了,奴婢哪有紧张。”阿弥自然不想让人看出端倪,不肯定承认自己紧张。

  燕攸宁移步过来,指着桌面上的文房四宝道:“东西都摆反了,还说你没有紧张,写策论确实是为难妹妹。”

  阿弥定眼一看,才发现自己把文房四宝都摆反了,正要说明托月就叫苦:“何止是为难,简单是要我命。妹妹深闺女子哪懂什么治国策略,我的手又有伤哎……就坐等被罚吧。”

  “骗谁呢,九妹妹会没写作业才怪。”应嘉月自然不信,对燕攸宁道:“攸宁表姐别信,她又在装可怜呢。”

  “我写了,只是没写完,手受伤嘛。”托月故意举起受伤的手,手上缠着纱布,纱布上染着血迹却来不及换,足以说明她来得匆忙,让人对她的话不禁多了三分信服。

  燕攸宁笑笑道:“九妹妹真是用功,受伤了也坚持写作业,难怪你走在表姐前面。”

  托月愣一下道:“攸宁表姐的学识、才情,在皇城贵女圈是出了名的,妹妹不敢妄想与表姐并肩,只求别太过落后连累表姐的名声。”

  “九妹妹太谦虚了。”

  燕攸宁发现自己竟无法从这番话里挑刺,只好回去坐好静待上课。

  应嘉月自讨了个没趣,堆着一脸假笑回去坐好,有一下没一下地磨着墨,心里不知道在琢磨什么事情。

  周先生一来便让众人交作业,待作业都交上来后,还特意把把托月那份放在最后面,命众人在下面看书,他则在上面细看每个人写的作业。

  第一份作业,只看一眼便扔到右边。

  第二份作业,打开后闻到一阵异香,略看一遍放到右边。

  接下来第三、第四、第五、第六……有放到左边的也有放到右边,只有老学员才知道左右的区别。

  左为上右为下,意思是写得好的放左边,写得差放右边,众人表面上在看书,实则在暗暗观察周先生的一举一动,这样能到谁的作业在左谁的在右,现在哪有心思看书。

  托月却是个例外,认真看着等下要讲内容,在心中默默背诵,遇着不明的地方用笔圈出。

  “九姑娘。”

  “学生在。”

  预料中的事情,托月站起来等待批评。

  周先生指着她的作业道:“若是因为手有伤无法完成,许你明早再交作业,若是别的原因罚抄书四十遍。”

  四十遍!

  众人马上被惊到。

  托月自己也被吓了一大跳。

  猜到会罚得很重,但没想到会罚这么重,四十遍能把她的手给抄断。

  托月心里暗骂一句,低垂着头无奈道:“周先生,是学生才学疏浅,无法完成作业,愿意抄书四十遍。”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