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小心翼翼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30章 小心翼翼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岂有此理。”

  周先生一时就府书房,就把托月的作业,往应老爷桌子上一扔,道:“看看你教的好女儿,居然公然违背师命。”

  说什么学生才学疏浅,却偏偏又写了三分一篇十分精彩的策论,摆明了告诉他策论她会写,但她就是不想写出来,他要罚便罚她无所谓,反正策论她是绝对不会写。

  应老爷拿起卷轴打开,细细看过上面的内容,面带笑容问:“托月不是完成得挺好,你有什么好生气的?”

  “既是好的,为什么不写完?”应老爷的态度,让周先生感到十分郁闷。

  “你猜。”应老爷看着他不说话。

  忽然,周先生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为什么不能写,因为自古女子不能议政论国。

  托月写了三分之一篇的策论,是告诉他策论她会写但不能写,若写便有为礼法家教,就算他不罚她自有人罚,可惜他当时没能明白她的用意,累得她要抄书四十遍。

  “抄书四十遍,你还真够狠心的。”

  应老爷瞪他一眼道:“若是罚二十遍,你还有机会看到后面的内容。”

  周先生一声长叹,道完他心中所有懊悔,抄完四十遍书,小丫头估计累得没掉半条命,哪还有精力写后面的内容。

  “不过……”看到周先生一脸苦恼,应老爷迟疑一下道:“皇城年轻公子众多,眼下又秋闱在即,你将那三分之一的策论带出去外面,让景国男儿试着续写。”

  “此法不错,可以一试。”周先生脸上的苦恼一扫而光。

  “只一点……”应老爷看着他慎重道:“绝不能让人知道,那三分之一是我家九丫头所作。”

  “理应如此。”

  周先生自然明白其中利害。

  若人知道这三分之一策论,出自一女子之手景国恐怕要大乱,连那丫头也不得安生。

  思略一瞬,周先生提笔蘸墨,把那三分之一内容抄下来,末了把托月所写原文扔到旁边,煮茶水的小炉里焚烧掉。

  应老爷看在眼内,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目光,淡淡道:“托月之才,不知是福是祸?”

  “顺其自然。”

  托月之才,周先生也深感恐惧。

  “岂有此理。”

  同样的话在泠露居响起,不过更多的是砸东西的声音。

  燕攸宁上学前特意在老太太跟前吹风,说九姑娘敢写策论妄议朝政,想借老太太的手打击应托月。

  结果却出乎她的预想,托月不仅没写完策论,还当众承认自己才学疏浅,宁愿受重罚也不写策论,更可怕的是他们

  刚回到泠露居,此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应府。

  老太太定然也得消息,不仅没有害成托月,还在老太太留下一次不好的印象。

  锦瑟看着差不多,上前道:“姑娘很不用生气,老太太是真心疼爱姑娘,必然不会怪罪,要怪也怪九姑娘,谁让她是个没什么用处的庶女。”

  嫡庶尊卑之别,是无法改变的事情。

  燕攸宁忽然想到一点,老太太不喜欢托月,无论是非对错都是应托月有错。

  成碧馆,托月一回来便开始抄书,到了晚膳时间也是匆匆两口,便一刻不停地抄书,即便如此仍然坚持右手抄书。

  “姑娘……”

  阿弥想劝止却被良玉拦下。

  冰儿默默把医箱收起,不吃点怎么叫苦肉计。

  托月在灯下忙碌的身影,良玉和冰儿看着竟有莫名的熟悉,眼里不禁泛起一丝泪花。

  成碧馆书房灯的亮了一整夜,阿弥磨墨,冰儿奉上茶汤,里面加了不少补充体力,提神醒脑的东西,良玉得细细检查托月抄写好的内容,以免有错漏又得重抄一遍。

  抄完一遍后,托月正要重新拿过一份空白竹简,却被一只手轻轻按住。

  托月茫然地抬起头,良玉指着旁边一堆竹简道:“姑娘,您已经抄足了四十份,你歇一会儿再上学吧。”

  “不用。”

  托月摇摇头,无力地趴在桌上,右手已经完全没有知觉。

  阿弥心疼托月道:“姑娘,您都累成这样,不如请假吧。”

  良玉马上道:“不行,已经坚持了一个晚上,大家不能装作而废,必须坚持到最后。”

  冰儿最清楚托月眼下情况,躺下便起不来,沉着吩咐道:“阿弥,马上打盆水给姑娘梳洗,我去给姑娘熬一碗参汤提神,早上的学还是得照常上。”一边为托月轻轻做推拿,让她不至于太难受。

  “姑娘,黎妈妈来了。”

  忽然小丫头来报,良玉道:“想是有什么吩咐,快请黎妈妈进来。”

  黎妈妈提着一个食盒进来,看到托月面色苍白,唇上无半点血色,有气无力趴在桌子上,口中哎哟一声道:“怪道大夫人让奴婢送参汤过来,原来早料到姑娘会熬夜抄书。”

  “谢谢大夫人,谢谢黎妈妈。”

  冰儿接过食盒,取出参汤不着痕迹检查过没问题,小心翼翼喂托月。

  托月喝了参汤,精神好点道:“黎妈妈,代我谢过大夫人,等晚些时候我再过去给她请安!”

  黎妈妈笑着应下,直看着托月坐上车去族学才回去复命,大夫人听后道:“老太太回府,九丫头心里害怕,是不敢出一点差错。万一让老太太抓住一点把柄,就得粉身碎骨呀。”

  “九姑娘聪慧,应该不会有问题。”

  黎妈妈丰收年劝慰大夫人,大夫人摇头道:“你不了解老太太,在老太太眼里太过聪慧也是错。”

  这话黎妈妈无法反驳,老太太真要找九姑娘麻烦,无论九姑娘怎么做都是错的,但愿“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话能应验在九姑娘身上。

  沁园,众人陆陆续续来到学堂,一来到便看到托月趴在案上。

  旁边有一名面生的丫头,正在娴熟地磨着墨,众人心中一阵好奇,应嘉月和燕攸宁也奇怪地看着托月。

  “怎么回事?”应冽直接问。

  “回十公子,大家姑娘抄了一晚上的书,现在小憩一会儿,先生来奴婢就唤醒姑娘。”

  “四十遍都抄完了?”应冽震惊地问,良玉小声应了是,马上听到一阵抽气的声音。

  应冽有些无语,燕攸宁眼里闪过一丝恨意,应嘉月神情有些复杂,其他人则是一脸佩服,大约只有应轶明白托月,庶出加上无所依傍,注定他们要过得比别人更小心翼翼。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