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不吝赐教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32章 不吝赐教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九姑娘,老太太让您到慈晖堂。”

  托月前脚刚踏进成碧馆,后脚老太太身边的嬷嬷便过来传话,于托月而言简单直是五雷轰顶。

  能坚持听完上午的讲学,全靠大夫人的一碗参汤,冰儿的推拿术和针灸术支撑,如果现在去慈晖堂……是一个未知的结果。

  阿弥一脸担忧道:“嬷嬷,是马上过去,还是姑娘用过膳再去慈晖堂?”

  传话的嬷嬷面无表情道:“老太太的意思,九姑娘现在就过去。九姑娘,让老太太久等可不好。”

  最后一句话提醒他们没有商量的余地,托月平静地对良玉道:“你把书箱拿进去,让冰儿陪我过去。阿弥,晨起炖的汤用炭温着,回来我要喝的。”

  “奴婢知道。”

  此去凶多吉少,阿弥还挤出一抹笑容。

  托月任由冰儿扶着走,跟在嬷嬷后面,来到飘着淡淡檀香的慈晖堂。

  嬷嬷引托月来到正厅,意外地看到大夫人、二夫人陆氏,三夫人陈氏,以及府中里几名姑娘,独不见燕攸宁在场。

  托月上前一一见过礼,大夫人朝她招手道:“九丫头,过来,让母亲好好瞧瞧。”

  顺从走过去,大夫人拉着她手道:“你这傻丫头,熬了一个晚上,精神不好请假一天又何妨,何苦为难自己。“

  “母亲一早让黎妈妈送来参汤,女儿喝了参汤便有精神去听学,还可避免乱了平时的作息时辰。”

  托月笑着回答,无力的声音提醒众人她其实很累,只是靠一碗参汤强撑,只是她强撑着站在这里,跟老太太没有任何关系,是她不想乱了平时作息。

  点滴不漏的回答,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

  大夫人欣慰地拍拍托月的手背,这一幕落在黎妈妈眼里同样是欣慰的,眼里却又有一丝矛盾。

  “托月。”

  威严的声出自老太太的口。

  托月愣一下,小心翼翼走上前,不知接下来会发什么事情,

  老太太看着托月,托月望着老太太,正厅的空气有些微妙,陆氏母女面上有一丝幸灾乐祸。

  应嘉月心里暗道:“应托月,都是你自找的,死了别怪我。你一个外室生的凭什么跟我争,我是应府的嫡女,将来能嫁高门,为应府换来助力,你就安心地等死吧。”

  托月摸不透老太太的心思,不过陆氏和应嘉月的表情,她却看得清清楚楚、默默记在心里。

  良久后,老太太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道:“托月啊,祖母虽是嫡女出身,看到现在的你就如同看到当年的自己,能活着不容易,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

  “祖母……”

  托月惊讶地看一眼老太太,瞬间明白话里的意思。

  老太太是乐阳侯府嫡女,可是生母早逝,乐阳侯不到一年续弦再娶一房妻室。

  继母当家做主,老太太元配所出之女自然不好过,不然以她高贵的出身,岂会嫁进当时默默无名的应府。

  面对早经世事、历尽人世沧桑,令人叹服的老太太,托月丝毫不敢掉以轻心,能把默默无闻的应氏一族引领上一处巅峰的人物,绝非良善之流。

  “是孙女错了。”

  几经思索之后,托月一脸懊悔跪在地上。

  “错在何处?”

  老太太问,鼻子里同时发出一声冷哼。

  托月伏下身体道:“错在孙女不应以小人之心,度祖母君子之腹,把自己折腾得病倒。”

  哈哈……

  蓦地听到老太太爽朗的笑声,众人不由一怔。

  老太太止住笑道:“你这个机灵鬼,还不快上前给祖母看看。”

  托月此时泛力,只能借着冰儿的力站起来,莲步走到老太太跟前,再次接受老太太的审视。

  老太太把托月上下打量一番,细看她的面容道:“嗯是个好模样,把你几个姐姐都比下去,恍惚有几分当年四丫头的风采,就是生得太过薄弱,需得好好调养才是。”

  四丫头,应府的四姑娘,大夫人生的第二个女儿应落月。

  应老爷曾经说过,他几个女儿当中,独四女儿聪慧明理,读书也十分用功,可惜在十三岁那年跌落池塘不幸溺亡。

  提到早亡的女儿,大夫人眼圈一红道:“母亲说得是,自从九丫头回来后,我的心情比从前好了很多,九丫头待我同四丫头一样体贴,总能为我排忧解难。”

  陆氏本以为老太太定然会惩罚托月,没想到结果跟她想的恰好相反,老太太似乎很满意托月。

  应嘉月面色越发不好看,特意过来向老太太告状,想借老太太的手惩治托月,没想到老太太非但没有惩罚,还将她比作是已故的四姑娘。

  遥想当年,四姑娘无论容貌还是才情,都是应府众姑娘之首。

  四姑娘在世时,他们姐妹几人根本不入老太太的眼,幸亏她是个短命的,不然哪有他们立足之地。

  “依我看,九妹妹文采风流,更在四姐姐之上。”应嘉月忽然出声道,托月眉头一皱道:“八姐姐过誉了,四姐姐是独一无二的,能为替四姐姐为母亲排忧解难,已经是妹妹最大的福气。”言外之意她从来没有跟四姑娘比较之意。

  “你是个好孩子。”老太太细看着托月道:“四丫头福薄,不然跟你在一处也能有个结果。”

  “四姐姐良善定有善果,祖母、母亲不必为四姐姐难过。”托月柔声安慰,应嘉月似抓住了把柄,马上道:“你又没见过四姐姐,跟她相处过,如何知晓她为人良善。”

  托月淡淡看一眼应嘉月道:“父亲挂怀四姐姐,时常跟妹妹提起四姐姐生平之事,自然晓得四姐姐良善。”

  大夫人听应老爷从没忘记过这个女儿,拭掉眼泪,露出笑容道:“母亲说得极是,九丫头跟四丫头是一样的脾性,从来不教媳妇费心费神。”

  “九妹妹,你为什么不告诉大家,周先生烧掉你作业的事情?”

  应嘉月得意洋洋地反问,什么跟四丫头一样的脾性,看你们这回打不打脸,打得痛不痛。

  托月面上笑意仍在,却笑不达眼底,淡淡道:“在我跟祖母说明原由前,妹妹想请教八姐姐,为何周先生给八姐姐作业的评语是‘师者当日三省自身’?还望八姐姐不吝赐教。”

  此言一出,陆氏的笑容马上消失不见。

  应嘉月面色微微发白,惊恐地看着托月,骤然想明白那句评语的意思。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