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商议比斗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34章 商议比斗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皇城十子托月自然知道,就是年轻公子们通过六艺比赛,成绩排在前十的十名男子,就可获得皇城十子的称号。

  这项活动每年在不同的书屋、茶庄、酒楼举办,主办方为了吸引更多客人,除了请府尹大人出面主持外,还会请来当代名士、学政、院君为比斗作评判。

  比斗过程中,有时候评判们的评语,比比斗的过程更有吸引力。

  当然皇城十子,除了才艺俱佳外,容貌也得符合美男子的标准,才能获得更多的支撑。

  比斗还有半个时辰才开始,应冽也不卖关子,笑眯眯问:“九妹妹,一会儿你可得帮帮哥哥们,别让大家输得太难看就是。”

  “什么哥哥们?”托月假装不懂问,

  应冽笑笑道:“大哥、二哥忙公务,四哥忙读书,你六七八九哥都会参加。”

  托月跟着应冽走进明理斋后,总觉得有些不对头,道:“十哥哥,你们早就到了明理斋,干嘛还要拉上我呀。”

  应冽无奈放慢脚步,说明道:“你也知道皇城权贵多如织,纵然父亲是三品大理寺卿,在朝堂上的势力依然单薄,论理本不应与人争长短。可是……”

  “可是什么?”

  应冽一个可是,马上吸引了托月。

  只听他淡淡道:“应府请了周先生讲学,若是不拿出点成绩,岂不有损周先生颜面。”

  “所以?”托月问。

  “意思是,十子大家只争其一,且不能超过第八位。”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呀?”托月不解地问,应冽笑笑道:“论学识,族学里谁比得过你呀。”

  “若让人知道相貌平平、学识平平、粗鄙无礼的应家九姑娘,居然是应家的翘楚,不知道世人会怎么看待你们?”

  托月似笑非笑地反问,应冽不以为然道:“是他们不了解九妹妹,若是他们看这九妹妹写的文章,就会知道什么叫流言不可信。不过我听说始作俑者,打算自己参加今年的皇城十子比斗。”

  “抱歉,我的消息比你多一点。”

  蓦然地一名蓝色箭袖长袍的少年迎面走来,矫健的步伐让他看起格外精神。

  应家不仅出美人,同样出美男,九公子应辞跟应冽同岁,在皇城中已经颇有盛名,拥有不少的女xg ài慕者。

  托月在外面也没松懈,规规矩矩地向应辞问好。

  应冽却没那么多礼数,不以为然道:“别跟我卖关子,我走后又发生什么新鲜事?”

  九公子神秘地一笑道:“你走后不久,三哥带着五哥、八妹妹过来了,说是要帮卢家二公子,咱们未来的五姐夫,在十子中占据一席之地,让大家一会儿不要怪他手下不留情。”

  “他哪来的自信呀?”

  “我也一直没想明白,或许九妹妹知道。”

  托月一听就知道是故意埋汰二房的人,笑笑道:“兄长们都不清楚之事,妹妹如何知道。”

  应辞一听大声笑道:“九妹妹第一天来听学,九哥便知道,你跟大家是一路人,结果真是不出为兄所料。”

  托月笑笑道:“事实证明,九哥哥有识人之能。”

  见应辞是个豪爽的,托月也了几分拘束,她的话应辞也相当受用。

  应冽面上露出一丝神秘笑容,走了一会儿应辞猛地停住脚步,盯着托月问:“九妹妹,你是夸我,还是夸自己?”

  “当然是夸九哥。”托月肯定地回答,随之又道:“顺便夸一下我自己。”

  “你这丫头……”应辞无无语地笑笑,带他们来到二楼大堂旁边的雅间,里面三名年轻男子一看到托月,马上兴奋地起身迎接,嘴里说着什么可把你盼来的话。

  最年长的应书起身,十分绅士地为她拉开椅子,待她坐下道:“九妹妹,需要为兄跟你说说皇城十子的流程。”

  托月轻点一下产学研表示知道,淡淡道:“妹妹无须知道那么清楚,兄长们需要妹妹帮忙时,能帮妹妹定然尽力,到底是皇城十子不是皇城十美。”

  潜意思是不能太依赖她,毕竟她也不是什么都懂。

  在场的人都是心思通透的,自然明白她的意思,七公子应棋第一个表态道:“有九妹妹这话,为兄们就放心啦。”

  其余四人纷纷附和,托月思索一下道:“照父亲的要求,咱们只能占一席之地,五位兄长可有商议好谁上去吗?”

  “你没来之前商议过来了,推他上去。”众人不约而同地指向应书,应书说明道:“这里我最年长,明年春闱结束后就没时间参加,你想想大哥、二哥就明白原因。”

  “明白。”

  托月一脸深情地点点头。

  春闱若中进士便要入朝为官,哪有时间参加这种活动。

  忽然,托月神秘地笑笑道:“六哥哥如此自信,明年必然会高中,妹妹在此先恭贺六哥哥高中进士。”

  “你个机灵鬼。”应书弹一下托月的额头,亲自给她倒一杯茶道:“今年十子比斗规矩有所改变,内容不再限于琴棋书画,还有易学、术数、默写、背诵,最后经义和策论任选一篇。”

  “易学、术数、默写、背诵我可以接受,不过……”托月眉头皱成川字:“试问紧张的比斗后,谁还能静下心来,花上两三个时辰写一篇经义和策论,况且未必有两三个时辰。”

  “所以题目已经下来了。”

  应书从袖里取出一卷竹简,推到托月面前。

  托月打开一看内容,瞬间有种杀人冲动,这不是她写那三分一篇策论吗?

  周先生明明说过,他已经把作业烧掉,怎会出同在皇城十子比斗上?难怪……托月想到一个可能?

  “什么意思?”

  托月假装不懂地问。

  应书马上说明道:“皇城十子中占据一席的最后关卡,续写完这篇策论?”

  把竹简推回去,托月笑眯眯道:“以六哥哥的才能,续写这篇策论应该不难,完全不用妹妹出手帮忙。”

  “续写易,写好难。”应书话没说完就发现托月走神,小丫头正看着窗外,激动得小手握成拳头,忍不住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就看到一道温润飘逸的身影,优雅地走进明理斋中间的花园。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