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不染纤尘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35章 不染纤尘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明理斋是四全院格局。

  四周全是雕梁画栋的楼阁,中间一个大大的花园。

  说是花园,不如说一个面积不小的广场,平时专门用来举行各种大小比斗,想必一会儿下面也会有一番龙争虎斗。

  墨染尘从花丛穿行,缓带轻飘,白衣如他的名字一般不染纤尘,白得在他身周折射出一圈淡淡光晕,只是他的神情比他腰间挂着的佩剑还冰冷,让人只敢远观不敢靠近。

  “六公子……”

  不知谁开的头,明理斋顿时被女子们激动的叫声淹没,无数绣帕香包从天空上飘落。

  墨染尘却像是穿行另一个世间,完全不受尖叫声影响,绣帕香包没一样碰到他,脚步始终如一,走进座北面南的北阁。

  “六弟来了。”

  北阁三楼最精致的雅间,汇聚着去年皇城十子前四。

  四人中有墨染尘的兄长,人称吹衣公子的墨家五公子墨衡宇,一袭桃色广袖长袍美艳无方,比女子更加风流标志。

  墨染尘不理会他人奉承,更不管兄长的颜面,取出一卷竹简径直问:“五哥,父亲让我过来问,这是谁出的题目,是谁写的三分一篇策论?”

  “怎么样,精彩吧。”

  墨衡宇抬手臂,揽着自己的兄弟的肩膀问。

  轻巧地避开兄长的手臂,墨染尘走到临窗的位置坐下,道:“正经点,父亲急着知道。”

  “你少拿父亲来忽悠我。”墨衡宇坐到弟弟身边,报复似的用力揽着弟弟的肩膀道:“我还不知道你,若不是这篇精彩绝伦的策论,你断不会到明理斋。”

  “什么意思。”墨染尘面无表情问。

  “以你的才学,若参加皇城十子之争,必然是十子之首,父亲面上也有光彩。”

  “我对这些没有兴趣,父亲也不需要我来争光,十子上有五哥的名字即可。”墨染尘淡然拒绝,墨衡宇也不生气,倒杯薄酒送到弟弟嘴边道:“你要续写好篇策论,打听出题人的事情就包在五哥身上。”

  “你不帮我也能查到。”

  “就别嘴硬,你每出手一回,名声就臭一回。”

  墨衡宇也丝毫不给弟弟面子,这弟弟出手太绝不给人活路,以至于落下个不近人情、阴恨手辣的名声。

  雅间内有人噗嗤地笑出声,丞相府三公子云齐淡淡道:“抱歉,本公子一时没忍住,染尘兄莫要见怪。”

  声音里有三分戏谑,分明是有意为之,墨衡宇给他一记白眼道:“六弟,不用理会他,他是一直没机会跟你比斗,认为去年他成为十子之首,是胜之不武。”

  “若无云相,无人识汝。”

  墨染尘淡淡说出八个字,墨衡宇头痛地扶额。

  云齐也忍不住吼道:“墨老六,你不要太过份,有种说酸话不如跟本公子比斗一场。”

  “我会参加明年参加春闱。”

  墨染尘极为冷淡地说一句,语气不像是在发战书,而是在宣布结果——明年的状元是他。

  云齐指着墨染尘,半天才咬咬牙道:“秋闱结束,周先生会到云府专门给你讲学,不知墨六公子还有几分自信。”

  “我父是当朝太傅,天子之师。”

  墨染尘又是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几乎让云齐气得暴走,若非另外两人死拉住他,他已经拔出佩剑跟墨尘染拼命。

  眸子瞟都懒得瞟一眼云齐,墨染尘就回身对墨衡宇道:“父亲的话我已经带到,你尽快打听是何人出的题目吧。”

  “是周先生出的题目。”

  墨衡宇很无奈地说出答案。

  换一个立场理解是写策论的人已是周党,他们已经没机会拉拢。

  “知道了。”

  墨染尘转身,施施然走出雅间。

  望着飘逸中直的背影,墨衡宇忍不住轻叹和无奈。

  回头瞬间像是换了一个人,挤出笑脸道:“云公子别生气,染尘就是这脾气,回头我帮你揍他。”

  云齐冷哼一声道:“若不是本公子打不过他,早把他揍得你爹娘都认不出。怎么说我跟他是同窗,是某人的陪读,他竟半分情面也不给,太不近人情。”

  “近人情就不是墨染尘。”另一名年龄相仿的男子出声。

  “还舟兄说得是,我不参加科举他不参加,我一参加他便参加,摆明是要跟我抢状元郎。”

  云齐的语气仿佛没有墨染尘,状元就是他的囊中之物,墨衡宇轻笑道:“你自己作死,方才不刺激他,他就不会参加科举,怪谁呢?”

  “怪我呀?”云齐一脸委屈。

  “万年老二云小三。”徐家二公子徐还舟平静地补上一刀。

  “徐老二,本公子跟你誓不两立。”云齐指着徐公子喝道,一副恨不得喝对方的血的表情。

  徐还舟一派悠然道:“有事求我唤我还舟兄、徐二公子,无事或生气是唤我徐老二,本公子有些生气了,也决定参加明年的春闱,跟你争一争榜眼,帮你甩掉万年老二的名号。”

  “你你我……”

  云齐指着徐二公子道:“你们徐家人不得入朝为官。”

  徐还舟不以为然道:“你放一万个心,我只参加科举,没打打算入朝为官。”

  墨衡宇迟疑一下道:“据我所闻,明年不只你们三人参加春闱,李尚书府、燕伯爵府、应府等也有子弟参加。”

  “应府还请了周先生到族学讲学,大家竞争对手可都不弱。”徐还舟有些小兴奋,不过他所提到的几家都是姻亲,就算当中无人能占据能科举前三席,却也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众人心里都有数。

  “生不逢时,我有恨啊。”云齐强行挤出一滴眼泪,忽然看向墨衡宇道:“吹衣公子,你是状元出身,求经验。”

  “经验……”墨衡假装思索好一会儿才道:“本公子命好,生得逢时,科举时没有遇上你们三只妖孽,不然前五都没本公子的份。”

  “滚……”

  云齐大吼一声,却被外面女子的尖叫声淹没。

  墨染尘如来时,翩然穿行在花丛中,明明是男子却给人花中仙的感觉,飘逸出尘,不染凡世苦恼。

  应冽望着趴在窗台上托月背影,十分无奈道:“九妹妹,别怪兄长们没有提醒你,以父亲跟墨太傅的关系,你不可能跟墨染尘有任何交集,你还是趁早收回心思。”

  托月回过头,不以为然道:“没关系,这样子比较符合我在世人心中相貌平平、学识平平、粗鄙无礼的形象。”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