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试过才知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36章 试过才知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托月出神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皇城十子比斗的规矩,大家都已经很悉知,本院君便不再重复,不过……”

  主持比斗的院君大人故意卖关子道:“为了增加比斗的趣味性,每位参赛者可以邀请一位姑娘协助……”还没说很快就被女子的尖叫声淹没,在场的人完全听不到院君大人后面的话。

  面对这种情况,托月几乎都忍不住破口大骂时,就听一个挖苦道:“臭不要脸的,叫什么叫,害得本公子听不清楚院君大人的话,回头把你们的画像挂在云烟锁梦,看你们还得意不得意。”

  云烟锁梦,是皇城最大的青楼。

  老鸨为了招揽生意,把姑娘们的画像一一挂在像上,供客人们挑选。

  此言一出,尖叫声余波戛然而止,一直不说话的应杰笑笑道:“还是泼皮云小三有办法,一句话唬住所有花痴。”

  云小三,云家三公子云齐,托月对此人的印象,虽然是个没皮没脸的东西,不过为人却是极好的,除了嘴巴贱一点倒没什么恶评。

  应冽却看托月淡淡道:“跟别家姑娘们相比,九妹妹好太多了,没有丢大家应府的脸面。”

  托月想了想,很认真说道:“大约是他们的兄弟长相像个笑话,所以见着个长得正经的,就被惊艳得失去抑制。”

  “这话我喜欢。”

  应棋忍不住插一句。

  场中唯一清闲的人,应杰淡淡道:“以前我都不知道,可以这样形容一个人长得丑陋,今天真是长见识。”

  “六哥叫你。”

  应冽小声地提醒托月。

  托月在阿弥的陪同下,缓缓走到应书身边。

  近百人的比斗,声势浩大,而女子们的出现,更是一番别样风景,引得不少人注目。

  待所有人都就位后,院君大人苍老的声音缓缓道:“请诸位姑娘在名牌后面,添上你们在闺中的别号。”

  自有礼法以来便规定女子闺名不外传,所以女子在公众场合,或叫家中排序,或是起身雅号代替闺名,应嘉月在外面的雅号便是孟春,同样是嘉月的意思。

  托月不假思地在名牌上写上两个字——于毕。

  应书看到不由流汗,小声道:“若对《诗经》了解不深,真猜不到九妹妹雅号的意思。”

  托月挑出一支紫毫,漫不经心道:“其实我比较喜欢‘平平’二字,比较符合我在世人眼中,平平淡淡的形象。”

  “大伯父会抽你。”

  应书不假思地回一句,托月露出一个所以的表情。

  院君大人咳嗽两声,清清嗓子道:“记忆力也是一种能力,所以今天第一题就是默写《千字文》,以无错、无漏、无修改者为上,岂外写得一手好字也能为你们提升名次。”

  这《千字文》跟《三字经》一样,是蒙学期必学之物,篇幅不是很长,只是极少有人会回头反复背诵

  第一次不仅是在考记忆力、考书法,还检查参赛者读书的态度,若因文浅而不温故,第一题便会出局。

  应书淡淡道:“第一题比较人性,九妹妹没有问题吧。”

  托月点点头:“六哥哥放心,妹妹都记在心里,不会丢应府的脸面。”

  比斗中以素帛代替竹简,对墨汁的要求更高,一旦写错也无法修改,于拿起墨条重新研磨。

  别人都已经开始默写,托月还在细细地研磨墨汁,对她的举动众人表示无法理解,默写是有时间限制的,没有人会在磨墨上浪费时间。

  离他们的不远的,是燕攸宁同她的兄长燕昭,兄妹二人的眼睛长得特别像,都是一双极漂亮有神的杏眼。

  应嘉月同卢家二公子则在西面,两人不约而同看向托月,眉头都不自觉地皱起,应托月若参加十子比斗,最后的结果是十子中必有应书一席,往后托月在应府的地位会更加牢固。

  跟应嘉月不同的时,燕攸宁不认为托月是在浪费时间,这么做肯定有她的道理,于时也拿起墨条研磨墨汁。

  默写《千字文》于众人而言并不算太难,速度快者不过一柱香的功夫,不过为求质量很多人都放慢速度,托月却在磨好墨汁后开始奋笔疾书。

  托月凝神而书,心无旁骛,默写速度比所有人都快,很快便写满一整块素帛。

  从头到尾细细地检查一遍,确没有任何错漏,托月认真地签上自己的雅号,待墨汁干后敲一下桌面上的玉磬。

  叮……

  清脆的声音格外响亮。

  所有人都不由一愣,明明是最后动笔的人,怎会是第一个完成的。

  应书也紧接着完成,看着干净整洁无错的卷面,接过小棒槌轻敲一下,表示自己也完成默写。

  待收卷人下来收走帛书后,应书小声问:“谢谢九妹妹,若没有你研磨的墨汁,兄长断不能如此顺利完成默写。”

  托月端坐着淡淡道:“素帛易渗染之物,墨汁不太能稀,所以才重新研磨墨汁,不过也只能保证卷面的干净整洁,关键还是六哥哥熟读《千字文》,下笔如有神助。”

  “无错漏、无修改,足以保证大家进入下一轮,不过有些人就没那么走运。”

  应书下巴朝西面点一下,托月回头看到应嘉月衣袖一片乌黑,面色却比墨汁更黑,狠狠地瞪着自己的未来姐夫。

  “怎么回事?”托月不解地问。

  “卢家二公子自己的素帛污了,抢走了八妹妹的素帛。”

  “这也行?”托月以置信,应书不以为然道:“面皮够厚就行,八妹妹可能会被直接淘汰。”

  限定时间一到就有人下来收帛书,托月却看到有人被收名牌,被收名牌的人遗憾地离开,有些女子在名牌被收走后甚至掩面而泣,哭着离开花园。

  被收走名牌,代表被淘汰。

  比斗第一轮就被淘汰,确立是不太光彩,难怪会抽泣不止。

  轮到托月和应书时,收卷人只看一眼就直接收帛书,应嘉月果然被收走名牌,纵然她再不甘也只得离场。

  第二轮比斗开始前,花园中的人少了三分一,院君大人也随之响起:“第二轮琴棋书画射,因为地方有限,所以参赛者上前持弓箭射题靶,射中什么题靶便是什么题目,射空者当场淘汰。”

  院君的话一落,应书马上担忧地问:“九妹妹,你能拉开弓弦吗”

  “试过才知。”

  托月面上不见一丝波澜。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