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突发事故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43章 突发事故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本来想假装不识各自安好的,没想到墨染尘会主动跟她打呼,只是他唤她于毕姑娘,莫非方才比斗时他也在场。

  托月正揣摩墨染尘的心思时,墨染尘淡淡道:“在下冒昧打扰,是好奇方才比斗之时,姑娘如何一眼便认定,眼前的玉山踏春图是赝品,毕竟真迹已经多年不曾现世。”

  “真迹挂在我书房里。”

  托月愣一下淡然回答,没有丝毫隐瞒。

  应阳要是知道,肯定又要说她走狗屎运,居然碰到这样的题目。

  墨染尘沉默一瞬道:“于毕姑娘,既然话已经问开了,我便多问姑娘几个问题。”

  托月没有出声算是答应他了,恰好掌柜的恰好送茶水过,笑言道:“两位既是相识,何不坐在一席说话。”

  “男女七岁不同席,请恕小女子不能从命。”

  托月生怕墨染尘坐过来抢先拒绝,还是紧张得像心里住着一只小鹿,扑嗵扑嗵地乱跳。

  掌柜的却一脸不屑道:“你们这些大户人家的规矩就是繁琐,还是大家江湖儿女自由自在,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掌柜的……”

  墨染尘一声警告,掌柜的识趣道:“行行行,我走,行了吧。”

  待掌柜的离开后,墨染尘淡淡道:“在下代古公子问,方才比斗的琴曲,姑娘从前可曾看到过,或听人弹奏过?”

  原来他是来打听这些事情,托月暗暗松一口气,理一下原主的记忆道:“小女子年幼时与一古庵为邻,此曲便是古庵中的慧明师太所传。”

  “此庵在何地?”

  “故人已逝,前尘皆消,不提也罢。”

  托月的童年在陵州度过,故宅旁边有一坐破旧的庵堂,里面只有一位法号慧明的老尼。

  “谢于毕姑娘坦诚相告。”

  墨染尘的语气里有些讥讽,阿弥正想发作却被托月按住。

  掌柜很快便把三份点心送过来,其中一份香炸芋丝送到墨染尘面前道:“很久没人点这道香炸芋丝,不小心做多,这一份便送与六公子品尝吧。”

  托月拿芋丝的动作一滞,竟忘记这道香炸芋丝,只有身为苏润的自己和掌柜的知道。

  掌柜回过身,风情万千地看着托月道:“我也很好奇,姑娘如何知道小店,如何知道小店能做香炸芋丝?”

  “循花香而来,饿了便问问。”

  托月自然不会承认,自己早知道玉兰树下有这样一家小店。

  掌柜的马上笑笑道:“玉兰花香招客至,听起来倒是一件极雅的事情,六公子不如替我折一朵玉兰送给姑娘。”

  墨染尘不冷不热道:“掌柜的,你有所不知,于毕姑娘不喜欢花,她比较喜欢石头,从你后院挑一块送她吧。”

  “天下哪有姑娘不爱花爱石头的。”

  “你试一试,便知道我所言非虚。”

  掌柜的听到后,竟真的扔下客人往后院走,不禁让人瞠目。

  托月怔一下不以为然,继续慢慢地喝茶吃点心,丝毫不打算参和旁边的事情。

  墨染尘淡淡道:“在下方才没有跟姑娘抢石料意思,只是好奇以姑娘的眼光,怎会看上如此普通的一块石料?”

  “它合适。”

  托月简洁地回答。

  墨染尘有些意外却没有再追问,留茶钱后离开小店。

  阿弥不解地问:“姑娘,他是什么意思,来道歉吗?”

  托月哑然失笑:“你想多了,以墨府的地位权力,何须向我一个小小的庶女道歉。”

  结账离开小店时,掌柜的把一块石头送到托月面前,道:“我就不相信,世间上真有姑娘喜欢石头不喜欢花的。”

  托月愣一下接过石头细细看一眼,惊讶地问道:“老板娘,这样石料你还有多少,可有意向要出售,价格好商量,绝对外面奇石巷的公道。”

  呃!

  掌柜的惊愕地看着托月:“你还真喜欢石头呀!”

  托月笑着说明:“这些是做砚台好石料,虽然算不得上品,却也是极好的。”

  掌柜的却十分爽快道:“我是个粗人,不懂你们读书人的东西。什么出售不出售,姑娘若喜欢就让人过来都拿走,反正留着也是地方,不若让姑娘拿去用。”

  “掌柜的豪爽,小女子也不能让掌柜的吃亏。”

  托月对阿弥道:“给掌柜的五两银子,算是我买下这批石料的订金吧。”

  掌柜看着一锭白色官银,愣了好半天才开口道:“这石头这么值钱,没想我院后面居然放着一堆钱呐。”

  托月举起手中的石料道:“就手上这一块石料便能值一两银子,如果其他几块石料比这一块大,品相比这一块好,价格还能再涨几倍。”

  “姑娘这样说,我也不客气。”

  掌柜的也不矫情,爽快地收下订金,同时麻利写一张收据。

  约好明天取石料的时间,托月带着阿弥往回走,发现街道上的人少了很多,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姑娘……”

  阿弥突然紧张地抓住托月的手臂。

  托月怔一下轻声道:“怎么了?大白天的,你紧张什么劲?”

  见阿弥还是一脸紧张,从衣袖里取出一把bi shou道:“不用看害怕,你家主子我有带防身的武器。”

  阿弥看着连柄带刃,不如一支笔长的bi shou,一脸失望道:“姑娘,你这武器也太不靠谱,这么小的刀能干嘛用?”

  托月把bi shou塞到她手上,不以为然道:“武器的杀伤力跟大小没关系,主要是看什么人在使用它。就好比大夫手上的银针,不也照样能杀人于无形。”

  “奴婢又不是大夫。”阿弥不满地埋怨,却不忘记关心托月,道:“姑娘,您把bi shou给了我,您用什么呀。”

  “我有这个呀?”

  托月举起手中用布包着的石料。

  阿弥马上把bi shou塞回去:“姑娘力气小,石料还是给奴婢用吧。”

  说话间把石料抢到手上,托月看着bi shou无语地笑笑,重新藏回衣袖里面,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

  快走到明理斋时,终于知道奇石巷的人都去哪?原来都围在明理斋外面看热闹,不过……大门外面那么多的官兵,似乎不是看热闹那么简单。

  阿弥去打听情况回道:“姑娘,奴婢打听到,说是有人犯劫持了人质。”

  托月蓦地想起刚到天机城时,大哥应熙交待的话,看来是大哥“公干”出了一点意外,拉着别阿弥往前走,终于看清楚大门前的情况。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