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风波结束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46章 风波结束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你打算怎么处理?”

  “交给我大哥处理。”

  “……”

  云齐看到托月错手杀人,本来有些幸灾乐祸,却被托月噎得无言以对。

  古书玉认得陆彦靖担忧道:“于毕姑娘,总归是一条人命,何况陆府与应府又是姻亲,令尊怕是不好陆府交待。”

  托月不以为然道:“放心,他有前科的,若不是二婶母求老太太说情,父亲早把他送进大牢。现在他lǎo áo病又犯,以为只有我一人在雅间,想对我行非分之举。”

  “他不是第一次对你……无礼”云齐一脸惊讶问,问得却很含蓄。

  “都是文心琴惹的祸。”托月长叹一声道:“家丑不可外扬,小女子不便与二位道起,反正都是二房惹的祸。”

  “你那把文心琴真的卖了,不会真是习到假文心琴吧。”古书玉也不由好奇地问,托月笑笑道:“放心,文心琴很快就会跟大家见面,到时候每个人都有机会看到。”

  “……”

  云齐张口却突然打住,看着门口露出古怪的表情。

  托月奇怪地回过头,应熙带着人走进来问:“九妹妹,你有没有受伤,陆彦靖没有欺负你。”

  托月淡然见礼道:“大哥哥放心,他没有碰到妹妹,倒是妹妹一时太过紧张害怕,失手伤了陆家表哥……也不知道他死没死。”

  “他最好死了。”

  应熙十分厌恶地回一句。

  回身朝云齐、古书玉行礼致谢,态度却是极有礼的。

  两人客套两句,托月马上问:“大哥哥,八姐姐可有伤着,我已经让阿弥去请大夫,很快就能到。”

  “八妹妹只是受了些惊吓,我已经让人送她回府。”应熙轻叹一声道:“接你们的马车已经候在外面,哥哥再派一队人巴护送你们回府,不用害怕。”

  应熙抬臂一挥,跟在后面的人马上把晕倒的人背出外面。

  至于中了托月一刀的陆彦靖,应熙则让人用担架抬着离开,上面还盖着披风看上去似是活的。

  托月朝云齐和古书玉福身道:“小女子谢两位公子仗义相助,他日必报,告辞!”抬手理好头上的帷帽,随着应熙离开雅间。

  行云流水的安排,看得二人瞠目结舌。

  “我信了。”

  望着托月消失的背影,云齐言不由衷地说出句话。

  古书玉点头表示赞同,那一刀快准狠,换他也未必能躲过,关键是她没有内力。

  想起托月之前说过的话,以及她杀人后从容淡定的神情情,两人都感到有一股寒气从脚底心往上爬,不约而同地打起冷战。

  “应氏一族的未来可以预见。”

  “以应氏今天的表现来看,没有力量能阻止他们这一族崛起。”

  两人不由地感叹唏嘘一番,莫名地觉得应府眼下的情形,跟墨府的情形差不多——都是人才辈出。

  “姑娘。”

  踏出明理斋,阿弥马上迎上前。

  同迎上前的还有一位,满脸络腮湖的中年大汉。

  应熙主动迎上前,向来人行礼道:“应熙拜见燕伯爵,大夫已经在应府候着,只是委屈表弟表妹。”

  “太医已到燕府。”

  燕伯爵十分傲慢地拒绝,语气跟燕攸宁倒是有些相似。

  托月才知道竟是燕伯爵亲自来接儿子和女儿,安置好兄妹二人后,燕伯爵对托月道:“你这小姑娘不错,足有你祖母当年的风范,往后有空多到燕府看看你姑母。”

  托月连忙上前见礼,以姑父称之,礼数上却是半点不敢出错。

  送走燕家的人后,应熙轻声对托月道:“九妹妹,大哥还有收尾的事情要处理,不能送你们回府。”

  托月轻轻地应一声是,由阿弥扶着上马车,应府的车队在府中护卫的护送下,缓缓地开离天机城。

  随着众人的离开,这场风波也开始落幕。

  皇城内依然热闹,只是人们讨论的话题不只是皇城十子的结果,还有皇城十子结束后发生的事情。

  卢家突然落幕有人惊愕,有人拍手叫好,至于谁位列皇城十子,以及第一界皇城十美,反倒不太惹人注目,不过事情结束后应府八姑娘反复被人提起。

  应府存福堂。

  大夫人拉着托月手道:“亏得有你在,你父亲的大事才能顺利完成。”

  托月羞涩地垂下头道:“母亲夸赞女儿愧不敢当,女儿也是饶幸救下了哥哥们,还是父亲与大哥哥控制住大局面,若是二哥哥在父亲身边,是绝不计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就你叫嘴甜。”

  大夫人疼爱地轻拍着托月手背。

  提到二公子应予,大夫人满脸笑容道:“你二哥哥自中进后便批派到工部做事,上半年修水利后半年建堤坝,刚刚过完年又被派去整修各行宫,总是不能留在母亲身边。”

  “那是二哥哥有才干,朝廷才委以重任,别人求都求不来呢。”

  托月反过来安慰大夫人,跟二房的人一比较,大房真是人才辈出,难怪二房想借卢家攀上不露面的靠山。

  两人正说着体己话,黎妈妈进来道:“大夫人、九姑娘,老太太屋里的人来传话,大姑奶奶了,请大夫人带九姑娘过去陪着说说话。”

  “知道了。”

  大夫人有些无奈,带着托月坐着车来到慈晖堂。

  大姑奶奶应明华,是老太太唯一的女儿,燕伯爵府的当家主母,燕昭和燕攸宁的母亲。

  因女儿在宫中是得宠的贵嫔,这位姑奶奶自觉高人一等,每次回应府从不主动去拜见大夫人他们,倒是要大夫人亲到慈晖堂请安问好,是以大夫人十分的不待见。

  托月深知原由,小声安慰道:“燕伯爵是世袭的爵位,眼下自然是尊贵的。”

  弦外之音是燕府眼下不过仗着祖上功勋,若再无人在朝中有所建树,很快便会失去爵位,若论富贵长久还是他们应府更加长远。

  大夫人听着心里痛快,面上却不会表露出分毫。

  两人来到慈晖堂时,马上被里面的画面惊到,正厅内竟黑压压地跪了一地人,老太太的面色也十分不悦。

  还未来得及请安,托月和大夫人就被老太太唤到跟前,老太太扶着额头道:“大夫人,你看看老二家办的糊涂事,眼下我都不知道如何处理才是。”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