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二房的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47章 二房的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从老太太的话中,托月隐隐猜到这些人的身份,表面上仍然是一脸平静,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把她唤过来看热闹。

  大夫人淡扫一眼跪在下面的人,回头答非所问道:“老太太放心,到底是自家兄弟,老爷不会太过为难二叔他们,三哥儿也被照顾得好好的,等他们想明白了就能回府。”

  老太太面上愣一下,似是没想大夫人会岔开话题,完全不过问眼前的事情。

  其实来的路上就有人来回明情况,老太太把在外面养的外室统统接回府,因为应嘉月的事二夫人称病不出。

  老太太在这个骨节眼想到大夫人,自然不是想要大夫人过来安置这些人,而是眼前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善茬,瞧他们那一身华贵绚丽却不俗的打扮,这分明是向府中的女子们挑衅。

  刚开始燕伯爵府大夫人应明华也不明白,这种事情为什么还让一个小姑娘参与进来,现在终于明白是什么原因。

  老太太把她唤过来是要挫挫眼前这些人的锐气,托月是那种不需要任何外物衬托,就能夺走所有人光芒的姑娘。

  应嘉月出丑后,应府更需要一个出色的姑娘撑起颜面。

  皇城十子比斗上一番表现,应家九姑娘已经小有名气,只是还没有机会在贵女圈里露面。

  果然托月一出现,几名外室生的女儿气焰下降大一截,托月身上不见半点豪侈华现之物,偏偏散发出一种让人只能仰视的高贵。

  望着下面这些人的神情,大夫人忽然明白老太太的用意,原来是为了打压这些外室生的女儿。

  “托月,你还没有拜见姑母,快过去给姑母请安。”

  大夫人适时把托月推到众人前,托月也猜到老太太用意,虽不太乐意却不得不上前行礼。

  因为是初次见面,托月恭恭敬敬行了大礼,举手投足如量过似的标准无语,让外室的几个女儿惊羡不已,这些是他们学不来的。

  伯爵夫人马上让人扶起托月,招招手示意托月上前,上下端量托月一番夸道:“真是个好姑娘,有你这么个好女儿,是你爹和母亲的福气。”

  大夫人笑眯眯道:“托月是个懂事的好孩子,从来不给老爷和我添麻烦,只是论起福气来谁能比得大姑奶奶你,皇城里谁人不知燕伯爵府上的三位姑娘个比个的拔尖,是旁人羡慕不来的。”

  虽是恭维的话,燕夫人却十分受用,笑着对托月道:“你这一身气派,自然无须身外之物装饰,只是太过素净不像话。”

  这番话明里暗里都在讥讽下面这些人俗不可耐。

  托月虽然不愿意与人攀比,此时却也无可奈何,站在燕夫人面前如立针毡。

  燕夫人抬手从头上拔下两支银簪道:“这两支簪子是你姑父在外头得的,今天就算送给你,算是姑母的见面礼。”

  托月看一眼那簪子,眼皮跳一下赶紧跪下道:“长者所赐原不应推辞,只是此物侄女万不敢收,还望姑母收回。”

  燕夫人却故意问道:“怎么,托月是嫌姑母的礼物太轻,瞧不上眼不肯收吗?”

  “恰恰相反,是这份礼物太贵重,侄女才不敢收。”托月无奈卖弄一番道:“且不说镶嵌在上头的紫珍珠有多难得,只凭簪子龙须穿织制作工艺,它便是有价无市之物。”

  大夫人一听便假意帮腔道:“龙须穿织的工艺都断了传承,如此贵重之物,大姑奶奶不要折煞了九丫头,还是留着给攸宁戴吧。”

  燕夫人直接把簪子截到托月头上,大方地夸赞道:“到底是弟妹和母亲调教出来的,这丫头的见识不凡,居然能一眼就认出这是龙须穿织工法。”

  簪子戴在托月发间,有一种低调的奢华感,老太太十分满意道:“傻丫头,给你的你便收下,你姑母珍爱你三位表姐,也没把此物给他们戴,说明是真心疼地爱你,若再推辞就是矫情。”

  “既如此,侄女便却之不恭。”托月朝燕夫人行礼道:“谢谢姑母厚赠。”

  “昨儿若不是你机警,你燕昭表哥和攸宁表姐就得让奸人给害了,簪子再值钱都不如你表哥、表姐的命值钱。”

  托月心里却不是这么想,大夫人却代她回答道:“大家骨肉至亲说什么谢谢,倒是下面三位娘子,以及六位姑娘是哪家府上贵人和姑娘,怎么一直跪在地上不说话?”

  终于说到正题上,老太太唉一声道:“这是老二办的另一件糊涂事,他在外面养了几房外室。”

  大夫人假装惊讶,好半晌才回神道:“二叔真是好生糊涂,姑娘都长这么大却还没向府里禀明,再拖下去岂不是要耽误姑娘们议亲的年纪。”

  这番话听着深明大义,实则是在幸灾乐祸。

  这些人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以后若是进了府,二夫人怕是没空闲再找大房的麻烦。

  燕夫人也冷瞻一眼六位姑娘道:“大弟妹的话说得很不错,看模样似乎都比托月年长些,是到了该议亲的年纪。”

  大夫人马上接话道:“母亲,既然人已经进了府,若留下来儿媳自会通知账房,从下个月起添三位姨娘、六位姑娘的月例银子,只是他们都是二房的姑娘,婚姻大事自然是得由嫡母作主。”

  燕夫和大夫人一唱一和,托月不由惊叹大夫人变聪明。

  这话是变着法提醒下面这些人要安分一些,将来的日子是掌握在当家主母和嫡母的手里。

  大夫人刚说完,就听老太太冷哼一声道:“议什么亲呀,让他们回去先学学规矩、礼数,什么时候学会了再带到我跟前,都是在外头养大的孩子,怎么就一个天一个地。”

  这话自然是拿这些人跟托月比,两者之的差距一目了然,托月也懒得说话。

  大夫人笑眯眯道:“托月她娘是清白人家出身,老爷又早早禀明府里,是过了明路的自是不同。”

  老太太看一眼托月,摆摆手道:“让他们回去,等老二出来再作商议,二来也让他们好好反省,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再进府里学规矩吧。”

  “老太太,大家不能就这样走,如今老爷不在,你好歹给大家银子度日吧。”

  “是呀,老太太,好歹给大家一条活路吧。”

  “再怎么说,孩子们也是应府的骨血。”

  闻得老太太不肯留下他们,年纪最长的外室马上开口要钱,另外两位外室也跟着起闹。

  在场的人都不由皱起眉头,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三位外室作风一看就知道出身烟火之地,托月不由奇怪以老太太的性子,怎会允许这些人进府。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