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教训嘉月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50章 教训嘉月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距离七夕还有一段时间,成碧馆里已经堆满各种衣料、首饰。

  大夫人恨不得把所有好东西统统搬进成碧馆,生怕别人不知道,现在应府有多看重托月。

  托月却一切如旧,该听学时去听学,有时间就打磨最大的石料,没因为要参加御宴出现任何异于往常的举动。

  “姑娘,奴婢今天算是大开眼界。”

  这天早上用过早膳,阿弥从大夫人屋里回来,一脸幸灾乐祸道:

  “现在二房可热闹了,那几位真真不是省油的灯,三少夫人都被气哭几回,据我看连二夫人未必能镇得住他们。”

  “大户人家都是外表光鲜内里疮痍,有什么好奇怪。”冰儿不以为然,冷冷道:“我还见过比这更离谱的事情。”

  “还不止这些?”阿弥继续八卦道:“他们也不知从哪里打听到,周先生在应府书孰教书,听说姑娘也能去听学,跑到二夫人那里哭闹,说什么要去听学曾长知识、见识。”

  “照他们的德性,二夫人会答应才怪呢。”

  “换是奴婢,必定找上几个利害的妈妈,认真地教他们学学规矩,不听话、不学好就打。”

  两个丫头你一言我一语,编排起二房那边的事情。

  托月提醒道:“你们俩又作死不是,不许在背后妄议主子的是非。”

  阿弥却不以为然道:“姑娘,你是没听到府里其他人编排二房的话,你要是听过他们说的话,就知道奴婢跟冰儿已经很口下留情。”

  冰儿也忍不住道:“实是那几位姑娘闹得不太像话,连外头的脸面都不顾。”

  托月眼里闪过一丝不悦,问:“五姐姐、八姐姐怎么说也是嫡女,他们难道就不出来管一管吗?”

  阿弥笑笑道:“姑娘忘记了,五姑娘本就是个软性子,跟卢家的婚事一黄更不敢吭声;至于八姑娘,当众失禁出丑闹得满城皆知,哪有资格去说道那几位,姑娘你去还差不多。”

  “放心,他们闹腾不了几天。”托月不以为然道:“有他们猖狂的时候,就有他们哭的时候。”

  “此话怎讲?”

  阿弥一脸八卦地问。

  托月故意卖关子道:“你自己慢慢想。”

  这话急得阿弥抓耳挠腮,冰儿笑笑道:“二夫人收拾不了他们,自有能收拾他们的人管。”

  “你说……”

  “大夫人一大早唤你过去作什么?”托月岔开之前的话题。

  阿弥才想起正事道:“大夫人说丞相夫人包下了秀灵山庄,邀请各府的女眷及哥儿们一起赏莲。”

  “大夫人还特意交待奴婢,说姑娘是个省事,让奴婢们好好替您准备,第一次赴宴可不能出错。”

  托月也不奇怪,从六月开始应府就陆陆续续收到请柬,大夫人是能参加的尽量参加,实在不能也会派人登门说明,以免失了礼数落人话柄。

  想着府中近日事务繁琐,天气又酷热难忍,托月漱过kou jiāo待:

  “阿弥,吩咐小厨房,午膳做几样降暑开胃的小菜,给老太太、大夫人、父亲送过去。”

  阿弥应下好,把书箱递给冰儿道:“最近学里来了不少新人,姑娘的东西盯着点,别少了也别多出什么东西。”

  主仆二人来到后宅大门时,却看到近一个月没有露面的应嘉月。

  托月眼里闪过一抹狠色,等了一个多月终于出现,有些旧账要跟好好的清算清算。

  “八姐姐好!”

  托月面带笑容上前问好道:“八姐姐今天也要一起去听学吗?”

  应嘉月面色更加憔悴,淡淡道:“九妹妹,姐姐今天可以坐你的马车一起听学吗?”

  “当然可以。”

  托月很爽快地答应,求之不得。

  上马车后,应嘉月就病恹恹地靠在垫子上。

  托月取出一把bi shou,递给应嘉月道:“你拿着,以后出门带在身上。”

  “你希翼我继续倒霉吗?

  应嘉月没有接过bi shou,而是愤怒地看着托月。

  托月把bi shou塞到她手里道:“世事无常,有事防身,无事保平安嘛。”

  前世就有随身携带bi shou的习惯,不然也不可能在最后一刻,亲手杀死那个男人……只是那个女至今仍然无恙。

  托月一脸不屑道:“虽然我如今身子不如从前,不过像卢子越那种货色,照样能轻易收拾。改天有时间,我教你几招防身术,再遇上相同的情况亦可自保。”

  “你倒是胸禁开阔。”应嘉月仍然傲气,冷冷道:“出尽风头的感觉,是不是很爽呀。”

  “我又不是你,喜欢事事出风头。”托月回身抽出一卷书,应嘉月的惨叫声忽地响起。

  bi shou跌落地上,托月缓缓打开书卷道:“冰儿是我重金买来的丫头,没有人可以在她的面前伤到我。”

  应嘉月冷哼一声,揉着酸痛的手腕道:“你少在我面前炫耀,无论外面再如何吹捧你,你也改变不了你庶女出身,庶女就是庶女,将来不是嫁入高门为妾,就是嫁入小门小户当主母。”

  “我是庶女不错,可我爹是官,我哥哥是官,我姐姐是尚书府的少夫人,我的生母还留给我丰厚的嫁妆。”

  “你是嫡女不错,可你爹现在是罪犯,你哥哥还是帮凶,你姐姐性子懦弱,你生母陆氏的母族早就没落,你们表面上看起来很风光,其实都是靠府里的月例,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应托月……”

  “你以为你这个嫡女值几个钱。”托月冷笑一声道:“嫡女……你在我眼里从来都是一个笑话。”

  “停车、停车……”马车却没有停下,应嘉月气呼呼地大声道:“应托月,做人不要做得太绝。”

  “再怎么绝也绝不过八姐姐,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你一而再的把妹妹我卖给一个腌臜货,可惜那个废物挨了我一刀就死在牢里,用的就是这把bi shou。”

  托月俯身捡起bi shou,塞到应嘉月手里:“不要看它又小又短,杀个人还是很简单的。”

  应嘉月的面色瞬间惨白,惊恐万分地看着托月,忽然像见到鬼一样,连爬带滚爬出马车外面,不顾马车还在行走就直接跳,过道中瞬间全是应嘉月的惨叫声。

  托月没让马车停,而是继续前进,若无其事地来沁园。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