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未解之谜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52章 未解之谜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姑娘其实很不必为奴婢出头。”

  走到僻静无人之处,良玉自我反省道:“是奴婢自己不好,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托月看着良玉道:“你如今是我的人了,打你就是我的脸,打大家应府的脸。我虽不喜与人争执,可也不能让别人踩在应府的头上。”

  良玉有一瞬间,觉得从前的主子又活了,要知道苏润也是极奇霸道护短的。

  托月沉吟一下道:“良玉,正如我方才说过的,世上早无玉德公主,你没有必要为她悲伤愤怒,或许她早就已经忘却前尘开始新的人生,过着比从前幸福、快乐的生活。”

  “是奴婢看不透。”良玉一脸担忧道:“只是姑娘虽维护了奴婢,却也卷入云周两府的是非。”

  “原不是什么大事,顶多是还了上次在明理斋,云三公子助我之情。”托月不以为然,良玉却担忧道:“姑娘这一记耳光甩出,外面不知道又要怎样编排姑娘。”

  “你家姑娘我,还差这一点好名声吗?”

  托月怕良玉一味地自责,推说自己饿了,催着她去拿水和吃食。

  良玉前脚刚离开,后脚云齐就出现在托月身边,一改平时的嬉皮笑脸道:“自从我父亲接任丞相之职,周府总觉得是大家云府,跟苏润联手害死前丞相周知贤。”

  “你们有吗?”

  托月直接问,她也很想知道,当年是谁给她传的信。

  岂料云齐却一脸不屑道:“本公子是看不惯周知贤虚伪的嘴脸,想杀他却不会让一名无辜女子出头。”

  闻言托月心里苦笑,想不到那么多人都看出周知贤的虚伪,自己却一直当他是正人君子,直到最后一刻才看清楚他的真面目。

  “我并不认玉德公主无辜。”

  托月回想前尘,苏润的双手又何曾干净过。

  云齐耐心地等托月的答案,托月却忽然改口道:“这边是女眷席,你过来干嘛?”

  “……”云齐不以为然道:“本公子是怕你吃亏,特地过来瞧瞧,没想到应姑娘如此彪悍,我敬你是一条好汉。”

  “谢啦!”托月没好气地赶人道:”你还是赶紧走,被人看到你跟我在一起,我就算是跳进这莲花池也洗不清。”

  “你没事就好,方才发生的事情,母亲必向令堂说明原由,回府后断不会有人为难你。”别看云齐平时没个正形,接物待人上还是极细致的。

  托月微微福身,再抬头时只看良玉正端着茶点过来。

  云齐以最快的速度回到男席,跟众人打过招呼后,来到一处僻静之地道:“本公子就知道你躲在这里。”

  墨染尘望着远处,一支轻轻摇曳的白莲道:“我对你将要说的话没兴趣,不过不介意提醒你一句,令尊跟应烘云到底不是一路人,最好不要跟那女子走得太近,那女子太过聪明你应付不来的。”

  “你是不是太小心了?”云齐不以为然道:“小月亮再聪明也是个女子,将来终究是要嫁人生子的。”

  “哦对了,还有一个事情。”云齐压低声音道:“小月亮身边的侍婢,据周府那小妾所言,曾是玉德公主的心腹,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没有。”

  墨染尘漠然道,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

  云齐上前道:“你要实在担心小月亮会坏了大家的大事,我倒是有个好主意。”

  “什么主意?”

  “娶她为妻,看她放在身边看守。”

  墨染尘马上嗤笑一声,白他一眼道:“我看你对她挺感兴趣的,不若你娶她回府当正室。”

  云齐啧一声:“你方才不是说小月亮太聪明,本公子应付不来嘛,所以你才是最合适她的人选。”

  “本公子不会傻到把一个dà á烦放在身边。”墨染尘毫不犹豫地拒绝,云齐愣一下眼里闪过狡黠问:“如果是皇上把她指婚给你,你娶还是不娶呢?”

  “真到哪一天再说吧。”墨染尘不以为然道:“倒是你,恐怕躲不掉郡马的命运。”

  “所以……”云齐一脸苦笑道:“本公子希翼你们早日成事,借你们之力改变我的命运,不然本公子只能装死。”

  “紫云台御宴,是多少人梦想破灭之地,真的是一点也不想参加。”忽地从后传来一道温润的声音,两人马上回身朝来人恭恭敬敬地行礼。

  “终于有一日,三尺1破云台。”

  来人先安慰云齐一句,回头对墨染尘道:“处身漩涡之中,何须刻意回避。”

  两人纷纷应了一声是,那人才我坐下道:“其实我心里的结还未解,总觉得那人还没有死,一直暗中搅动风云。”

  “怎么可能?”

  墨染尘的神情更加严肃。

  云齐也敛起笑容道:“我父亲和太傅当时都在场,亲眼看到那个人倒在地上不起。”

  来人沉吟一下,还是不放心道:“两位只是看到并没有上前检查,那人向来狡猾如狐,不然如玉德公主也不会被他欺骗数年,搭上自己的性命才得刺那一刀。”

  墨染尘淡淡道:“玉德公主是谨慎的人,从父亲陈述的当时的情形来看,若不能一刀致命必然会补第二刀。玉德公主没有刺第二刀,说明那一刀有百分百的把握。”

  来人暗暗松一口气道:“或许真是本王多心了,玉德公主计划了那么的长时间,没有道理会失手。只是当时杀死玉德公主的人又是谁?此事至今还是一个谜,还不是放松警惕的时候。”

  “有件事忘记告诉你们。”来人忽然嘴角含笑道:“应家姑娘买下思赋街一处旧宅院,从工程的进展来看,应该是打算在哪里开一家跟明理斋差不多的书屋,而负责打理书屋的也是玉德公主的旧人,而且是个重要人物。”

  “您的意思是……”

  “应家姑娘敢明目张胆做些,肯定是其父默许的,你们多留意些吧。”

  “是。”

  两人齐声应下,来人转身离开。

  目送来人走远,墨染尘淡淡道:“看来大家应该留意的是应烘云。”

  云齐也忍不住感叹道:“应烘云就是只老狐狸,不过也对,老狐狸才能生下小狐狸,你说这只小狐狸有没有机会,成为第二号玉德公主。”

  “最起码她得有个襄国公的爹。”

  墨染尘十分不屑地应一句可惜应烘云不是襄国公,他远比襄国公精明。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