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七夕御宴7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62章 七夕御宴7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你依然要离开紫云台。”

  答案出来后,李家兄妹不约而同露出不甘的神情。

  托月却在心里问:“真只是离开紫云台那么简单?”

  李云湄的言行,早就触怒皇后娘娘,就算李尚书在朝德高望重,也不可能保女儿全身而退。

  果然,皇后娘娘讥笑一声道:“你冒犯了本宫,本宫若不给你一点惩罚,往后还如何母仪天下,震慑六宫。”

  面对占尽理的皇后娘娘,李家兄妹再不也不敢反抗,忽然一人出声道:“皇后娘娘,微臣觉得一道题目看不出高低,若在场随意十人出题,再由两位姑娘抢答,岂不是更能证明谁有大才。”

  这个声音……

  托月几乎忍不住要破口大骂。

  云小三还真是惟恐天下不乱,故意给她找麻烦。

  “本宫觉着云三公子所言甚是。”皇后娘娘十分赞同道:“此法甚合本宫的心意,就这么定了,以免有人滥竽充数。”

  “应姑娘、李姑娘,本宫的决定你们可有异议?”

  “臣女无异议。”

  “臣女无异议。”

  托月与李云湄一前一后回答。

  皇后娘娘满意地笑道:“云三公子,就由你开个头,第一个出题吧。”

  云齐略思索一番道:“两位姑娘请注意听题目,我朝为何定‘景’字为国号,有何曲故?”

  “抢答开始。”

  “因为……”

  李云湄先开口,却因为紧张吱吱唔唔半天,最后点也没说出所以然来。

  托月看着差不多道:“原因有二,其一太祖皇帝年轻时游历天下美景,曾言吾所游之地必为吾境,景境相通;其二前朝无道,太祖皇帝于陵州景县揭竿起义,救百姓于水火,最后开创景国盛世。”

  答完后托月又补充一句:“国号景,承太祖皇帝之志,蕴景国之源。”

  在场的人顿时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托月,托月无奈说明道:“小女生于陵州长于陵州,熟读《陵州志》,自然知道这些典故。”

  “那微臣问一个发生在皇城,跟礼法有关的问题。”一名年纪略长的官员起身道:“当今天下六国,曾有一大世家因藐视礼法,遭国君下旨申饬,且昭告天下的,请问是哪一国哪一世家。”

  这道题目明显是给李尚书的人情,作为礼部尚书的女儿,没有答不出来的道理。

  结果……

  时间一下一下地过去,李云湄还是没有答案。

  静待三十息过去后,托月淡淡道:“前武国闻氏不守礼,前武国国君显帝连下三道圣旨问罪、降罪、定罪及昭告天下。”

  墨家兄弟相视一眼,其他人也不由面面相觑。

  这个问题连武国史书上也是一笔带过,没想到有人研究得如此透切。

  官员对托月的回答心悦诚服,拱手道:“改天有空,还望应姑娘赐教。”

  托月朝对方微微欠身,道:“赐教不敢,我朝贤文帝年间,曾重修过的礼法,在批注中提及此事。”

  批注中提及的内容都记得如此清楚,应家九姑娘真的学识平平?殿内不少人在心里打上问号,而此时李云湄的内心是崩溃悔恨的。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她一定不会故意刁难托月,而是与她交好成为知己。

  遗憾的是世上没有如果,很快便有人出第三、第四题目,托月都轻松给出答案,李云湄却始终一脸茫然。

  第五个题目出自墨染尘。

  高声诵读一段策论后,问道:“请问这段策论,是本朝那位大人科举之作。”

  那低沉的声音如磁铁般吸引众的目光,让在场无数少女怦然心动,爱慕的目光算数落在他身上。

  托月被他的声音迷倒,不禁多看两眼,照旧在心中默数三十息后,淡淡道:“是当朝礼部尚书李大人当年科举之作。”

  凤椅中的女人懒洋洋出声道:“当年李尚书便是以此篇精妙策论,成为当年科举状元,并直接进入六部就职,成为当时一段佳话,流传颇广。”

  此言一出,李云湄和李守素浑身一震。

  言外之意,他们竟然对自己的父亲的事迹一无所知,传出去肯定会让人笑话。

  李守素回头,不敢相信地看着托月问:“想不到你竟连家父当年科举之事,都知道如此清楚,姐夫十分愧疚。”

  作为出题人,墨染尘也同样惊讶,不过想到她是谁的女儿便了然。

  应家人都太过精明敏感,在他们面前一言一行都得小心翼翼,稍不慎就可能暴露心底的秘密。

  这也是大家对应家人忌讳莫深,不愿意与他们深交的原因,忍不住道:“应姑娘博览群书,记忆力超群,在下十分佩服。”

  托月淡淡道一句“六公子谦虚了”,继续等待下一个题目。

  古书玉终于按捺不住要出题,却被一个声音抢先:“皇后娘娘,臣女出一道题目,应姑娘铁定回答不出。”

  在托月连续答对五道题,这样的话自然没人相信,说话的女子却十分自信地出题:“大家都知道岭南羽绣共有十二种针法,题目就是说出其中八种针法名称。”

  问题一出大家马上觉得,这道题是故意送给托月。

  结果却出乎众人意料,托月淡淡道:“抱歉,这道题臣女不会,请李姑娘回答吧。”

  怎么可能?

  大家一脸难以接受的表情。

  托月认真道:“……皇后娘娘,此题并非是臣女有意相让,而是臣女真的对女红一窍不通。”

  殿内众人中,知道她不通女红的只有燕攸宁,而出这道题的人正是燕攸宁,托月却向燕攸宁投去一个感谢的眼神。

  只是……

  同样的问题,依旧萦绕在心头。

  李云湄的敌意来得古怪,甚至是不可理喻。

  以两家的关系,李云湄纵然讨厌自己,也不应有如此不智之举,鼻翼不由自主地动了动。

  而李云湄,在托月承认自己不懂女红后,迅速说出羽绣的八种针法,终于在第六道题赢了托月一回,面上却无半丝喜悦。

  “……”

  “臣女认输。”

  第七道题还出来,李云湄忽然主动认输,完全失去之前的嚣张。

  皇后娘娘一个质疑的眼神,李云湄跪伏着道:“胜负已定,臣女愿意接受一切惩罚。”

  托月也跪伏着道:“皇后娘娘,臣女未能答对所有问题,愿同李姑娘一起接受惩罚。”

  在场的人无不惊讶地看着托月,凤椅中的女人懒洋洋道:“你本无错,何来惩罚一说,本宫理应嘉奖你才对,退下吧。”

  森然目光骤然落在李云湄身上,托月都不由地心脏一缩,慵懒的声音冷冷响起:“拖出去杖责三十,赶出紫云台,幽禁李府,无旨不得外出。”

  “臣女自己会走。”

  两名太监过来,李云湄猛地转身,恰好撞上同时的起身的托月。

  托月还没回过神,就被撞飞出去摔倒在地上,一阵剧痛袭上差点晕倒在大殿上,手上却多了一样东西。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