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忍无可忍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68章 忍无可忍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突然冲出一个人,再加上方才被人盯着的感觉,托月再沉着的一个也被吓了一跳,定眼一看竟然是神医商陆。

  这个老东西又要演哪一出,果断地说一声不要,应冽不清楚对方的身份,正打算问托月怎么回事,要不要赶人时,应阳箭一般冲上前,讨好道:“商神医,您怎么跪在地上呀?”伸手便要扶商陆

  啪……

  商陆一掌拍开应阳的手:“你谁啊,跟你很熟吗?动不动就来扶老夫。”

  应阳一脸尴尬,商陆一脸讨好道:“九姑娘,答应让老夫给你解毒,让老夫给你医治好处很多的。”

  “你是邪医,是我爹手上逃犯,要是让你医治岂不是打我爹的脸。”托月毫不犹豫地拒绝,商陆也一点也不气馁,继续劝说道:“你看看老夫,五十岁的年纪,看起来跟二十出头差不多,是不是很羡慕呀。”

  “您老有五十啦?”

  应冽咽一下口水,暗暗庆幸自己方才没有冲动。

  商陆拍拍胸膛道:“九姑娘,只要你让老夫医治,老夫保证你在五十岁的时候,还宛若小姑娘。”

  “九妹妹……”应冽有些心动,谁不想青春永驻啊。

  “老而不朽是为妖,遵守大自然的规律才是常态。”

  托月一本正经说教:“本姑娘情愿安静地老去,也不想作妖违背大自然。”

  “你这小姑娘,脾气怎么这么倔。”商陆急得跪地扰耳抓腮,忍不住大声道:“那……你至少要让老夫知道,你中的是什么毒,怎么中的毒。”

  “不知道。”

  托月老实地回答。

  商陆大叫一声什么道:“你居然对自己的中毒一无所知!”

  “晚辈又不是大夫。”托月理直气壮道:“再说太医和冰儿都不知道是什么毒,更何况是晚辈。”

  “就让老夫告诉你。”商陆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枚银针,毫不犹豫地朝托月刺来,沁园门前响起一阵惨叫声,不过是应冽的惨叫声。

  就在关键的一瞬间,托月拉起应冽的手臂挡在前面。

  商陆的银针扎扎实实地扎在他的手臂上,痛得他失态地哇哇大叫。

  “九妹妹,你这是干什么?”

  “你不是说过要保护我嘛。”

  应冽拔下银针,没好气道:“商神医又不是害你,只是想帮你解毒治病,躲什么呀你。”

  托月瞟一眼商陆道:“他是邪医,没病都让他治出病来。反正目前没有性命之忧,我才不会让人随便医治,不医不治长命百岁。“

  “你现在不给老夫医治,将来毒发时,你就算跪下来求,老夫也不会给你医治。”

  “生死有命,能活多久是多久,晚辈不在乎。”托月说完便由阿弥扶着上车,应冽赶紧跟在后面。

  “商神医,晚辈想青春不老,您老帮帮我吧。”托月不屑的燕攸宁却感兴趣,试问世间哪个女子不想青春永驻、容颜千百年不老,只有傻子才会拒绝。

  “没空。”

  商陆冷哼一声,大步走进沁园里面,边走边道:“岂有此理,小丫头太嚣张,气死老夫也。”

  周先生还在整理书简,看到商陆气乎乎地冲进来,笑道:“怎么样,你还是不打算放弃吗?”

  “怎么就有这么不知好歹的小丫头。”商陆一屁股坐到书案上,十分费解道:“解毒治病有什么不好,她为什么就是不让老夫医治。”

  “解毒治病没有什么不好,就是给她治病解毒的大夫不好。”

  周先生十分同情商陆,苦笑一下道:“就像她并不喜欢我的安排一样,我是好意她却以为我别有用心。”

  “她不怕死吗?”

  “都死过几回了,有什么好害怕。”

  商陆的困惑,在周先生看来,都是托月的经历所至。

  “老周,那是什么?”

  商陆指着被廊下一摊水迹问。

  周先生一眼看过去道:“从位置来看,是九姑娘喝剩的茶水……”不等他说完商陆已经跑过去,蹲下细经研究。

  “怎么了?”周先生好奇走上前。

  “你自己看。”商陆指着水迹道。

  周先生蹲下一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商陆马上道:“你注意看青苔的颜色。”

  原来廊下靠近墙处都满青苔,现在是初秋,青苔会发黄很正常,可是被茶水淋的青苔却是黑的,就像是被烈火烧糊似的。

  商陆取出银针往水迹中一探,整根银针瞬间幽绿发黑。

  “剧毒。”

  商陆用一方纯白棉帕,把银针包起道:“走,去书房,找应大人问问情况。”

  托月匆匆回到成碧馆,饿也不吃便躺在床上。

  回想着学堂上的感觉,以及诡异画面,仿佛有一个看不到的人在监视自己。

  “姑娘不是说饿了,怎么一回就躺在床上。”

  阿弥放好书箱,却不见主子像往常一样,坐在桌子前等吃饭。

  托月躺着出了一会儿神,爬起来无精打采地坐到桌前,冰儿带着小丫头摆上饭菜碗筷。

  桌上菜肴并无特别昂贵之物,却是每样食物的精华部分,量不多种类却多大十八样,外加一碗秋天进补的清汤。

  “秋天气候干燥,姑娘喝口汤润润。”冰儿把汤摆到托月道:“奴婢先撇掉上面的油,再用纱布过滤过,这汤白白的喝着特别舒服,也不用担心会发胖。”

  阿弥却不苟同道:“姑娘就该再胖一点,看起来才健康。”

  托月假装不没听到埋头吃饭,汤饭菜加起来恰好七分饱,用过膳后便来到书房读周先生留的作业。

  “二房那边的人来过吗?”托月趁着研墨的时间问一句,冰儿端上汤药道:“不曾有人来过,倒大夫人让人送了好些上等衣料过来,说是预备中秋节赴各家宴会,以及上街赏花灯用。”

  “傍晚过去请安时,再谢谢母亲。”

  “奴婢也是这么说。”冰儿把汤药放在托月面前道:“眼下也没几天,奴婢作主选几匹送到晓月楼,晓月楼让人带话说姑娘还在长身体,让大家重新给姑娘量过尺寸,明儿再送去给他们。”

  “量吧。”

  托月把墨条递给隐约,起身张开双臂。

  冰儿从袖中取出一把尺子,麻利地量过尺寸道:“姑娘,这是汤药喝了,有助于排毒。”

  “不喝,行吗?”

  “不行。”

  托月瞟一眼黑乎乎的汤,就觉得能苦出胆汁。

  阿弥边磨墨边道:“冰儿你不知道方才下学后,商神医跪在主子面前,求主子让他解毒医治。”

  “这是好事啊!”冰儿一脸欢喜。

  “姑娘拒绝了。”阿弥一盆冷水泼下,冰儿顿时无语。

  “机会难得,商神医很少主动为人医治,姑娘不妨考虑考虑吧。”

  冰儿不想托月错过这次机会,道:“老爷是希翼姑娘好的,就算有违他的初衷,他也不会介意。”

  托月捏着鼻子,一口气喝完汤药,把碗塞到冰儿手里道:“喝完了,我要写作业,不要来打扰。”

  取出一卷空白竹简铺好,提笔蘸墨开始写作业。

  阿弥暗暗给冰儿一个眼色,两人趁托月不注意时悄悄走到外面。

  “上次你取的,姑娘的血还在吗?”阿弥直接问,冰儿马上猜到她想干什么,道:“你要把姑娘的血给商神医?”

  “最起码能知道姑娘中的是什么毒,你也不用摸索得那么辛苦。”阿弥说出心中的想法,冰儿犹豫道:“姑娘要是知道,肯定不会原谅大家。”

  “就算把我赶走也要试一试。”阿弥咬咬唇道:“冰儿,姑娘不是你我的第一个主子,可大家都体验过失去主子的滋味。主子走后的经历太痛苦地,我不想再经历一次,你也不愿意的是不是。”

  “是啊,太痛苦了。”冰儿轻叹一声,刚收到主子死亡的消息时,他们哭了很长时间,想了想道:“这事还得跟良玉商量商量,姑娘目前的情况不能随便让人外面的人知道,否则那些人又该算计姑娘的东西。“

  “好。”

  两人一拍即合。

  托月还在认真写作业,完全不知道两个丫头在为自己谋划。

  ***

  “闻说商神医离开了古家,可是真的。”

  明理斋,墨衡宇一脸不可思议地问,要知道商神医曾说过,他会在古家生根发芽。

  古书玉无奈地轻叹一声道:“去了一趟应府,就说那里空气好,想要住段时间。那天应府二夫人过来求他的时候,他可是狮子大开口说,要《以玉山踏春图》为报酬。”

  “若我没有记错,《玉山踏春图》是于毕姑娘,也就应家九姑娘的东西。”云齐翻着手上的竹简道:“应二夫人的胆子真是大,别人的东西都敢拿来承诺,不过于毕姑娘也不傻。”

  “怎么不傻法?”古书玉好奇地问。

  “近日城郊,跟大家相邻的一个庄子在拍卖,大家家有意买下,细问才知道是应二夫人的产业,仔细打听才知道,应二夫人还在出售另一处庄子,都是她当年的嫁妆,据说是要筹五万两银子买一副画。”

  “什么画值五万两?”从外面进来一人,却是依约而来的徐还舟。

  “还用说,自然是那幅《玉山踏春图》。”又一个人从外面进来,在场几人看到来时,纷纷起身行礼。

  “到底出了什么事,值得二夫人要卖掉庄子换钱买画?”墨衡宇不禁有些好奇,云齐不以为然道:“距中秋佳节没几天时间,到时候问问于毕姑娘不就知道。”

  “你们没机会问了。”来人淡淡道:“你们忘记了,上次七夕御宴后,应姑娘在回的路上遇刺的事情。”

  “您的意思是,应烘云以此为由,不让女儿参加中秋佳宴?”云齐有些失望,来人晃晃食指道:“是应姑娘自己不愿意参加,再者以她的身份,连你们都不愿意深交,更何况是那些姑娘们。”

  “应姑娘被人排斥吗?”徐还舟惊讶地问。

  “上次母亲在秀灵山庄设宴,以及七夕御宴都有这种情况。”

  云齐肯定来人的说法,丞相夫人可不是白当的,朝堂上的事情她管不到,可是各府后院的事情却不含糊。

  墨衡宇戳一下云齐道:“云三公子说说,具体是怎么回事?你肯定知道的。”

  “你……”云齐指指墨衡宇,悻悻道:“据说几天前,应府八姑娘突然魔怔,后来一查才知道是中了血生魂。”

  提到血生魂,在场的人都皱起眉头,来人也叹气道:“想不到这东西又出现,而且是出现在应府,可为什么会是八姑娘,无论从哪方面考虑,目标都应该是九姑娘才对。”

  “为何不能是应烘云。”古书玉不解地问。

  “应烘云要是那么好杀,他都不知道死多少回,或许只是警告、报复他吧。”

  墨衡宇仔细分析一番,云齐想了想道:“或许是跟上回御宴发生的事情有关,有人冒充李家姑娘和九姑娘的侍婢,两人联手从紫云台带走了什么东西吧。”

  “若不是六公子及时赶到,九姑娘恐怕已经遭遇不测,按理九姑娘当以身相许才对。”

  徐还舟开玩笑道,来人却摆摆手道:“据六公子当日的描述,是九姑娘以死威胁,那个人才迟迟没有下手,由此可见九姑娘手上有对方想的东西,或者是她知道些什么事情,对方借此警告她或是……”来人抬手在脖子上比划。

  “六公子当时应该搜身的,反正也没人看到。”云齐一脸遗憾,忽然又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为何假侍婢没有断绝后患,直接把九姑娘解决掉呢?”

  “假如有机会让你们独处,你有几成把握杀掉九姑娘?”

  “无缘无故,本公子为何要杀九姑娘?”

  “假如是我命令你呢。”

  来人淡淡道,云齐回想托月杀陆彦靖的画面,道:“不动武的情况下,大概有三成吧。”

  “错了。”门忽然推开,墨染尘走进来道:“是动武的情况下你才三成机会,否则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太夸张了,我有这么逊吗?”云齐一脸不服气地看着墨染尘,墨染尘道:“九姑娘身上有武器,而且不止一种,再说她若想杀你,什么东西都能是武器。”

  “你搜她身了!”

  云齐却像发现特大资讯,夸张地大叫起来。

  墨染尘白他一眼,朝来人行礼道:“刚收到一个消息,商神医向九姑娘下跪。”

  在场几人神色一凝,古书玉有些着急地问:“知道是什么原因?商先生在古家好几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

  “暂时没有详细消息,再等等吧。”墨染尘刚说完,云齐不服气地问:“你说你说,凭什么认定在动武的情况下,本公子还是只有三成胜算,九姑娘有什么过人之处吗?”

  “比你聪明。”

  墨染尘不失时机地打击,那女子的触觉太过敏锐。

  云齐喜怒形于色,心里藏不住事情,很容易会被那女子察觉到意图。

  “真想把她叫出来,当面试试。”云齐幽怨地叹气道:“可惜中秋佳宴她不参加,不知什么时候有机会见面。”

  “云三公子呀,你最近时常把应家九姑娘挂在嘴边,你是不是对她……”

  “绝对没有的事。”云齐不等对方说完,就竭力否认道:“有我娘来管束我就够了,不需要再来个娘子管束。”

  云夫人的利害大家都知道,众人会心地一笑,云齐却忽然指墨染尘道:“说实话的,本公子觉得六公子跟九姑娘挺般配的,无论是才情、智商、手段、见识等方面,你们都是最佳搭配。”

  “母亲对庶女没有好感……”

  “除了母亲,你对所有母的都不感兴趣。”

  当哥哥的马上揭弟弟的短,似乎想起什么,道:“不过,你对九姑娘似乎也有不同。”

  换是别家姑娘出事,他这个弟弟一定不会救,不跟应府的人接触才是他就有的选择,现在不仅是救了还把人家抱到府衙里面,直到应府的人来接才离开。

  太不该啊!

  墨衡宇想借此机会,提醒自己的弟弟。

  墨染尘不以为然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或许我能通过九姑娘,揣摩到应烘云的心思。”

  “太冒险了。”来人突然出声。

  “结果可待。”墨染尘很相信,来人笑笑道:“你若有自信,不防试试。”

  墨衡宇马上一脸惊讶道:“殿下,微臣是想让您阻止他,您怎么反倒同意,万一他真对九姑娘动了情。”

  “那就是他的命。”来人倒十分想得开,淡淡道:“大家一直不停地计划,但是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所以在计划以外的事情,大家就只能顺其自然。”

  “万一……会不会坏了大家大计。”

  “若大计能被破坏,说明我的能力不足以成就大业,不然怎会被小小女子阻挡。”

  墨衡宇见劝止无效只得放弃道:“你打算怎么接近,九姑娘最近可连门都不出?”

  “应府有几位小公子参加秋闱,就算考试那天她不出门,放榜当天她也一定会出门,毕竟她在思赋街的文心楼马上就要装修竣工,开业时她肯定会过去看一看的。”

  “你是早就想好,要套路九姑娘。”墨染尘刚说完,云齐就毫不留情地揭穿他。

  “前提是我有心情去做,不过……”墨染尘顿一下道:“很明显,我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此外应姑娘会很快就看透我的心思,以她的性子情愿套路你,也不愿意多瞧我一眼。”

  “那你还说出来?”云齐白墨染尘一眼。

  “能说出来的,就说明不可行。”

  来人淡然笑笑,忽然敛起笑容道:“不过,以你们的年纪和身份,指婚是逃不掉的。”

  云齐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墨染尘却一脸不以为然道:“不过是床榻旁边多个人,于我而言无有不同。”

  “把萧霏霏指给你,如何?”云齐故意问,墨染尘沉着地答道:“给她处僻远的院子,喜欢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闹不到我跟前便可。”

  “明白。”

  云齐不禁为将来要嫁给墨染尘的女子悲哀。

  他的意思很清楚,皇上指婚他会娶,至于娶回府后怎么处置是他的事情,皇帝也不能过问。

  某人十分无奈道:“作为皇族的一员,本殿竟然也希翼,皇上不要把萧家女子许给你们,感觉是对你们的侮辱。”

  “谢谢!”

  云齐马上拍马屁。

  应府。

  成碧馆正厅。

  二夫人一脸肉疼地,把一匣子银票,送到托月面前。

  托月接过递给良玉,良玉当面点清楚后,把包装好的《玉山踏春图》交二夫人手上。

  钱货两清后,托月笑眯眯道:“二婶母,以后需要买什么,再来啊,托月一定会给二婶母个公道的价钱。”

  陆氏冷哼一声抱着画轴盒匆匆离开,女儿的情况明显好转,商先生一直没有离开应府,很明显是在等这副画,欠谁的账二夫人也不敢欠商神医。

  “什么态度。”阿弥很不甘心道:“五万两便宜他们了,换我就咬死十万两。”

  “五万两已经是割二夫人的肉,你还想怎么样。”托月冷冷道:“再叫高些,老太太就该找爹爹,爹爹向来是孝敬老太太的,直接给我要走,到时候我一个子都拿不到。”

  “花钱买教训,够二夫人哭的。”良玉露出一抹讥讽道:“看他们以后还怎么嚣张,还敢不敢再来找姑娘麻烦。”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托月十分无奈道:“老太太又是个心软的,二夫人只要装装可怜、哭哭穷,就恨不得把体己钱都掏出来给二房花。”

  “奴婢想不明白,都是自己生养的孩子,差别怎就这么大。”

  自到应府后冰儿也觉得老太太特别偏疼二房,以及嫁入伯爵府的姑奶奶,仿佛大房和三房不是她亲生的。

  托月想一下懒洋洋道:“有空的时候再查查,眼看着秋闱就要开始,有时候真好奇考场里面是什么样的,真希翼有机会能亲身体验一回。”

  “姑娘,是不是觉得无聊。”

  良玉算是了解托月的性子,闲得发慌时就会生出各种古怪念头。

  托月默认,冰儿却忽然道:“姑娘,该喝汤药了,喝完歇一会儿,下午还得继续听学呢。”

  自从在族学里察觉到有人盯着自己后,托月便不太想去听学,可是最近又没什么理由装病,只好硬着头皮坐在位置上承受无形的压力。

  接过碗一口喝完,托月感到味道有些不对,皱着眉头问:“冰儿,汤药的味道不太对,你有换新药方吗?”

  “是换了新药方。”冰儿大方承认,眉眼含笑道:“同一个药方吃了那么长时间,奴婢觉得效果并不明显,再加上如今是秋天,奴婢便重新调整药方,减轻汤药的副作用。”

  “副作用?”托月不解地看着冰儿。

  “什么东西吃太多了,都会对身体造成不同程度的损伤。”

  冰儿面不改色地说明,其实今天是商神医开的汤药,为了给托月解毒治病,一老三少暗中达成合作。

  托月出门后,良玉小声道:“冰儿,姑娘中的是什么毒,商神医怎么说。”

  冰儿敛起笑容道:“目前还没有结论,不过商神医嘱咐我,把姑娘吃剩的东西,喝剩的茶水汤水,统统拿过去给他老人家检查过。”

  “这是为何?”良玉不解,冰儿道:“姑娘最近的一应吃食都是我准备的,直到姑娘食用前饭菜茶水都是正常的,只是凡姑娘用过后,饭菜茶水里就能查出毒素,我始终查不到原因。”

  “岂不跟八姑娘中毒蛊一样离奇。”良玉忍不住感叹,冰儿忍不住道:“该不会真是异血人干的吧。”

  “你是不是跟姑娘时间长了,也相信异血脉之说。”良玉忍不住吐槽道:“冰儿,你可是学医的,不能让这些信息误导你,影响对姑娘病情的判断。”

  冰儿也觉得自己想法滑稽,自嘲道:“或者是大家不够聪明,想不到更合理的手法。”

  良玉马上安慰道:“你不用给自己太大的压力,现在又有商神医的帮忙,相信很快就能解开姑娘身上的毒,姑娘会长命百岁的。”

  族学里。

  托月正襟危坐,左手不由自主握紧bi shou。

  自从那一天后,只要一进入到学堂,托月就会莫名地紧张。

  同样的事情每天都在重复,有时候那个看不到的东西,甚至会偷偷喝她杯子里的茶汤。

  托月觉得自己都快要被逼疯,却依然要假装什么没有注意到,以至于最近一直无法专心听周先生讲学,提问时经常答非所问。

  比如现在,托月又一次答非所问。

  周先生的目光有些可怕,在场的应家子弟吓得大气不敢出。

  燕攸宁在托月被点名时,就一直暗暗给她提示,托月却完全没有反应,仿佛是另一个世界里。

  “九姑娘,你学习好、知识深虽不全然因为我,可是你既然坐在学堂,就应该认真听讲,以表示对我的敬重。如果你不能做到这一点,从明天开始可以不用来听学,免得让大家看笑话。”

  周先生是真的生气了,误会可以解开,但是他无法原谅有人在他的课堂上故意捣乱。

  托月看看周先生,眼角余光又悄悄扫一眼自己的茶杯,茶杯里的水又在动,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先对付哪一边。

  “应托月。”

  周先生得不到回应,忍不住怒吼一声。

  就在电光火石间,托月猛地挥出bi shou,在场所有人都被托月疯狂的举动惊呆。

  周先生马上冲下来要揍人时,一声几不可闻的闷哼响起,托月手中的bi shou上沾染上点点血迹,让他忘记接下来要干的事情。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