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应对之策1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69章 应对之策1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望着那柄沾上鲜血的bi shou,周先生好半晌才回过神,吩咐一众子弟继续读书,拽着托月上马车直奔应府书房。

  “周先生……”

  “什么也别说,一会儿只管听不许问。”

  托月刚开口就被打断,总感觉方才的事情周先生比她还激动。

  到了书房外面,周先生门也不及敲就直接推开,里面几名食客都来不及闪避。

  应老爷看一眼bi shou上点点血迹,一个眼神示意食客们出去,待食客们都离去后,接过bi shou细细地端详。

  周先生拿过bi shou,递到应烘云面前激动道:“出现了……拥有异血脉的人出现了,方才被九丫头刺伤。”

  接过bi shou,放在鼻子前闻闻,应老爷忽然问:“阿离,你是不是也受伤?”

  托月愣一下,抬手起左手,才发现掌心有一个极细的伤口。

  “握得太紧,不小划伤。”

  托月不以为然道,应老爷有些茫然,很明显这么小的伤口,不会有bi shou上的血量。

  应老爷颓然倒坐在椅子中,若不是有老同窗为证,他肯定又以为是女儿的恶作剧,打死他都不会相信,世上真有能隐身透明的生物。

  “托月,你什么时候察觉到它的存在。”应老爷恢复平静下后,开始向女儿了解情况。

  “商神医向我下跪那天,还没有族学,突然感觉到有人在盯着我。”托月把近段时间,隐形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细细地向父亲详述一遍。

  周先生呵一声道:“我说这阵子,你上课怎么老走神,总是答非所问呢。”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爹。”

  “没有证据呀,女儿说了爹爹会信吗?”

  应老爷怪女儿没告诉自己,托月马上一句话怼回去,还吐槽道:“是谁一口否认没接过触类似的案件,结果却在书房里藏了一大堆这样的案件,还有好意思责怪人家。”

  “有你这么跟爹说话的吗?”应烘云起身走道:“走,先去族学,先稳住孩子们,不知道有没有被丫头给吓傻。”

  “是我考虑不周。”周先生为自己之前表现自责。

  “你别自责,换谁突然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不会有更好的处理方法。”

  应老爷安慰老同窗一番,对女儿道:“还有你,早就发现他的存在,怎么突然间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是对方先起了杀意,我才不得不动手的。”托月马上为自己辩白,确实在刹那间感到那人的杀意。

  “你能感觉到他的杀意?”应老爷很意外,上马车后取出一个小瓶子,拉过托月的受伤的手,倒在一些药粉在她伤口上,再用干净的纱布包扎好。

  托月看看手上的帕子道:“刚开始,他也只是搞些小恶作剧,吹杯子里的茶水,偶尔会偷喝,或者是推一下书案,其余大部的时间都是在窥视……监视吧。就方才一刹那间起了杀意,我才不得不奋力反抗。”

  “男的女的,在你的潜意识里?”应烘云向来相信女儿的感觉。

  “男的。”托月肯定地回答,道:“这几天我没有被嫉妒的感觉,很少有女人见到女儿,能不产生嫉妒心理。”

  “从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自恋。”周先生不甘被无视的出声,托月马上说明道:“很多时候女人为难女人大多是出自嫉妒,就像八姐姐为什么总要散播谣言毁坏我的声誉,就是因为她嫉妒我的一切。”

  “你的一切?”周先生有些好奇。

  “先生不觉得学生除了不是嫡女,样样都比八姐姐强吗?”

  “是比很多人都强,确实没见过比你更自恋的。”周先生忍不住调侃托月,敛起笑容道:“九姑娘,你当时有考虑过后果吗?”

  “后果?”

  托月小脸布满疑云。

  周先生叹气道:“你今天证实了异血人的存在。”

  托月认真思索一会儿道:“当敌人把刀刺向你,你会有时间考虑后果吗?”

  “应该是没有。”周先生自己想一下,也觉得问题有些可笑,托月却淡淡道:“如果还有下一次,就提前告诉他,他存在影响到我的生活,如果他愿意离开或收敛,大家彼此相安无事,如果他别有用心也不能怪我无情。”

  “倒是个不错的想法。”

  应老爷淡淡回应一句,说完又在思考问题。

  托月若有所思道:“异血脉或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想利用他们的普通人吧。”

  周先生和应老爷悄悄相视一眼,应老爷道:“你的想法是美好,可是人心很复杂,别忘记异血人也是有心的。”

  “什么意思。”托月是敏感的,道:“他们还想颠覆常人的世界吗?可是拥有异血脉的人那么少,除非他们通过操控当权者来颠覆世界。”

  “你要是个儿子多好啊!”应老爷感叹一句,托月无视这句话道:“就凭方才那个家伙的性情,没被人利用就大吉大利,还去控制别人,听起来就是笑话,还不如跟着我混体面有出息。”

  面对突然江湖气起来的托月,周先生哑然失笑道:“下次再见到他,你可以问他,愿不愿意跟你混。”

  应烘云无语地摇摇头,口中一声长叹道:“你呀爹不指望别的,只希翼你将来能嫁个好人家,不用大富大贵,平平淡淡的过生活。”

  托月鼻子里嗯一声,低头看着被包扎好的手出神。

  果然发生那样离奇的事情,大家哪有心情读书,三人走到学堂外面时,一群人正聚在一起讨论事情。

  作来离事件中心点最近的燕攸宁,被众人围在中间问东问西,众星环绕的感觉让她忘记先生的交待。

  应老爷突然出现,吓得众人赶紧跑回自己的位置上。

  燕攸宁一眼看到托月,马上控诉道:“九妹妹,你刚才怎么了,吓死姐姐啦。”

  “……魔怔了。”

  托月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一个借口。

  其他人马上涌过来,燕攸宁回过身,看着托月道:“九妹妹,你也魔怔啊!”

  托月面不改色道:“还好商神医没有走,及时帮妹妹拔出毒蛊,妹妹已然恢复健康。吓到姐姐还有诸位兄长,都是妹妹的不是,回头请你们去润含楼,算妹妹向诸位赔礼道歉。”

  “九妹妹,你要请大家上润含楼?”年纪最小的应昕难以置信地问,那可是皇城数一数二的富贵之地。

  “怎么,不可以吗?”托月不解地看着众人,就听到应阳酸酸讥讽道:“九妹妹一副画卖给自己人就赚了五万两,自然是不缺钱的。”

  “姑娘的画若是卖给外人,怎么也得值八万两,姑娘亏大发才对。”

  阿弥马上替托月叫不平,托月马上道:“主子们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还不赶紧收拾一下桌面。”

  “九妹妹,大家现在去吗?”应冽惊讶地问,托月摇一下头道:“润含楼不接待散户,得提前预约,等下次休息日再一起去吧。”

  “大家记好了。”应辞大声道:“下个休息日,九妹妹请大家上润含楼。”

  “行了。”应老爷一开口,谁也不敢多言一名,只听他大声道:“九丫头闹了一出,你们也无心听学,今天下午的课就到这里,明天早上记得给我准时上课,都回去吧。”一群人马上像脱缰野马,呼呼一下冲出沁园。

  回去的路上,托月小心翼翼问:“爹爹、周先生,若是没有什么吩咐,女儿就不用去书房吧。”

  “刚捅了个大篓子,你就想想怎么应对?”周先生惊讶地问,托月一本正经道:“敌在暗我在明,他是主动我是被动的,我能有什么办法,难道还能假装不知道他的存在。”

  “是个不错的方法。”应老爷马上赞同,托月一脸惊讶。

  应老爷拿出bi shou道:“你受伤了,上面沾的是你血,再加上你身中剧毒,产生幻觉再正常不过。”

  托月却不置可否道:“自欺欺人,那个人又不是傻子。等,等他再出现时我跟他谈谈,问他究竟想干嘛。想杀我就赶紧动手,不想杀就离我远一点。”

  “你又在异想天开。”

  应老爷一脸无奈,却也不得承认此法最合适。

  周先生淡淡道:“我也觉得可以谈谈,他若想杀九姑娘不会等到今天。”

  两票胜出,托月和阿弥回成碧馆。

  关上门阿弥马上追问:“姑娘,方才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你真的魔怔吗?”

  “你就当我是魔怔吧。”

  托月笑着走进书房,束起衣袖在石料上敲敲打打。

  脑子里一直有个想法呼之欲出,现在终于想通——是什么东西刺激到他,让他骤然生出杀意。

  恐惧大多来自未知,如今既知道有那样的人存在,找到原因了托月暗暗松了一口气,只是还得想一个两全的办法。

  翌日,一切如旧。

  托月像往常一样,打开茶杯的盖子,然后开始磨墨。

  前几天的紧张感不再,那个人没有出现,看来昨天伤得不轻,以至今天无法出现。

  周先生来后给托月一个询问的眼神,托月轻轻摇一下头,表示那个人没有出现,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也没有再出现,生活渐渐地回到正轨。

  墨府,晚朝轩。

  墨宝冲进书房,气也不及喘道:“公子收到新消息。”

  桌后玉手托腮,垂眸看书,宛若谪仙的男子,眉头轻蹙道:“墨宝,跟说过多少回,遇事别慌慌张张。”

  闻言墨宝只得深吸一口气道:“刚收到润含楼管事传回的消息,说应姑娘预订了后天的雅间,问公子要不要帮您预留旁边的雅间。”

  墨染尘缓缓坐直身体,姿态比女子还优雅,凝神片刻说了一个字——留。

  终于等到休假的日子,用过早膳后跟长辈们打过招呼,应家几位公子、姑娘便一起出门。

  临上马车托月看一眼,出来的人只有大房和三房的人,连待嫁的六姑娘应画月也被强拉行出来,三辆马车出现在大街上格外的抢眼。

  离午膳还有一段时间,年轻公子们去忙各自的事情。

  留下六姑娘和托月站在街边,六姑娘被三夫人管束着,只有给老太太请安才偶尔碰上,也不过是点头交情。

  “九妹妹,姐姐想选些首饰、头面,你眼光素来极好,可否陪姐姐去看看。”托月原要去思赋街的,六姑娘忽然主动开口她不好拒绝,含笑道:“姐姐信得过妹妹,妹妹当然愿意效劳,大家到那边去看吧。”

  托月抬手一指,指的是皇城最好的首饰楼——琳琅阁。

  琳琅阁的首饰跟它的名字一样多,进门就能看到琳琅满目的首饰,且每样首饰都不带重复的。

  爱美之心人皆有知,看着这么多漂亮、精致的首饰,托月也不禁有些忘乎所以,跟应画月一起不停挑选试戴。

  应画月看中一套镶红宝石的头面,不过看到价格是三百多两,极力掩饰住内心的喜欢,让掌柜的取另一套纯金的头面出来试戴。

  “六姐姐,怎么不试试那套镶红宝石的头面。”

  托月早看到却假装不知,应画月强颜欢笑道:“那套太张扬了,姐姐比较喜欢这一套。”

  托月佯装比对一下,赞同道:“六姐姐眼光极好的,这套纯金的低调却不失大气,有一种低调的奢华,不错。”

  趁着应画月试戴首饰期间,托月迅速扫一遍眼前的首饰。

  忽然被顶端一支不起眼,没有什么光泽的玉簪吸引。这不是她前世生母的东西吗?怎么出现在琳琅阁?

  托月抬手一指道:“掌柜的,那支玉簪能拿下来看看吗?”它被高搁着,显然一直没什么人注意到它。

  玉簪被拿下来了,玉簪较寻常簪子粗一些、长一些。

  骤然一看并无出彩之处,可是一旦上手后便舍不得入下,此玉触手生温,质如凝脂,是极品的羊脂玉。

  “老板,这支簪子我要了,你开个价吧。”确认是前世生母的遗物,托月不想它落在不懂它的人手上。

  “这个数。”

  掌柜的竖起一根手指。

  托月爽快地放下一张百两银票。

  接过银票,掌柜的迅速写下一下收据,送到托月手上道:“这支玉簪以后就是应府九姑娘之物。”

  托月把票据递给阿弥,取出玉簪把玩一下直接戴头上,瞬间诠释出什么是低调的奢华,此时无论是谁都能看出此物的不凡,掌柜的莫名地开始有点悔恨。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