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李府宴会2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72章 李府宴会2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此事托月分析得很清楚,事件的结果已经很明显,只去左边花园不过是证实托月的说法。

  张家嫡女却拦下燕攸宁,面露笑容道:“燕家姑娘,这位九姑娘说得极有道理,定是我自己不小心弄掉了珠钗。”

  旋即朝张素雪赔礼道歉:“大姐姐,都是妹妹太过冲动,惊到了大姐姐,还望大姐姐见谅,不要怪罪妹妹才是。”

  这番举动惊得张素雪半天才说话,以她的身份自然不敢怪罪,小心翼翼道:“……误会已经解开了,妹妹不要太过自责,还是赶紧去找珠钗吧。”

  面对这种情形,托月有些犹豫。

  继续查下去伤了张家嫡女颜面,张素雪日后在府中日子更不好过。

  若不查清楚又怕张家嫡女日后翻脸,此事必须有个了结才行,该怎么了结呢得好好考虑清楚。

  张家嫡女却匆匆离开,随行的姑娘们见没戏可看出纷纷离开,燕攸宁马上凑过来道:“九妹妹,想知道张家嫡女为什么不让你过去找吗?”

  “妹妹知道呀。”

  托月漫不经心道:“左边花园里分男女两个小宴席,能挂掉珠钗的桃林在男子的宴席场地内。”

  燕攸宁马上气鼓鼓道:“知道你还不揭穿她,换我就抢在她之前把珠钗找到,成为终身把柄,把她控制在手里。”

  “攸宁姐姐,当众伤了嫡出妹妹妹的颜面,素雪姐姐以后在府里还怎么活。”托月轻叹一声,见燕攸宁还没有离开的意思,忽然好奇地问:“攸宁表姐,张家姑娘心仪的是哪一位?”

  “你想干嘛?”燕攸宁一脸警惕。

  “看看她品味好不好嘛。”托月面不红气不喘地撒谎。

  燕攸宁想一下道:“估摸着不是云三公子,就是墨家五公子、六公子,旁的我也想不到。”

  托月一听忍不住吐槽道:“皇城又不是只有他们三个男人,怎么个个都上赶着想嫁给他们,偏偏他们仨还跟神仙似的瞧不上你们这些凡夫俗子,看着你们争得头破血流,还高高在上露出圣人般笑容,让你们疯狂崇拜。”

  噗……

  汪家姑娘忍不住先笑喷。

  燕攸宁笑着轻拧一下托月的小脸道:“你这张嘴,神仙都能气下凡。”

  几位姑娘向来只听到有人吹捧三位公子,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编排他们,都忍俊不住露出浅淡笑容。

  “哎哟,我突然有些好奇,什么样的男子才能入妹妹的法眼。”燕攸宁忽然冒出一句,另外五名姑娘也充满好奇。

  托月认真地想一下道:“我的要求很低的,六公子的样貌和气质,用来养眼;云三公子的性格,毕竟谁也不想被一脚踹下楼嘛;还有还舟公子的安静,偶尔也想清静清静……”

  “你这叫要求很低呀。”不等她说完,燕攸宁就叫起来道:“全天下都找不到这样的人好不好。”

  “还没说完呢。”托月不以为然,冰儿已经扶额不想说话,听她说道:“再加上书玉公子的精明能干,毕竟妹妹也薄有资产嘛,可以借他的门路拓展拓展。”

  “我有种掐死你的冲动。”

  燕攸宁狠狠道,要知道他们这些女子,平时想见四人一面都觉得困难,跟他们说话更是一种豪侈的想法。

  偏偏他们觉得很困难、很豪侈的事情,托月却接二连三地遇上,去润含楼吃顿饭就引处云齐、墨染尘主动过聊天,还经常能聊到一个点上,她坐在旁边却完全插不上话。

  托月却不以为然道:“其实我分析过大部女子喜欢他们的原因,也分析他们为何会反感的原因。”

  “是什么原因?”

  燕攸宁好奇地问,五位姑娘也马上围过来。

  托月故意卖关子道:“就不告诉你们,就让你们晚上睡不着觉。”

  “应托月……”

  燕攸宁气得跺脚,故意去挠她痒痒。

  托月边躲边道:“攸宁表姐,你留在这里不合适,李尚书知道了该说你坏了规矩。”

  提到李尚书在场的人都不太自然,燕攸宁也停下道:“你自己一会儿多悠着点,别让李尚书抓到什么把柄。”提起裙摆小跑着离开。

  托月故意不说,是因为她很清楚,大多数女子都动机不纯。

  他们都是冲着二人的家世去,嫡女们想借二人提升家族地位,而庶女们想利用二人改变命运,换谁不反感啊!

  燕攸宁走后,托月等人又重新落座,说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

  “九妹妹,你怎么跑这里来?”

  忽然一个急急地响起,回头就看到应紫月匆匆走过来。

  应紫月走近后点,托月起身面带笑容淡淡道:“李府既设下嫡庶两宴席之地,妹妹理应遵守规矩坐到庶席。”

  应紫月露出一丝尴尬,看看在场几位姑娘,把托月拉到一边道:“九妹妹岂是他们可比的,理应位列嫡席。”

  “庶女就是庶女,不应该破例。”

  托月拒绝应紫月的好意,而且……应紫月一再把她引致嫡席,到底有什么目的。

  应紫月面露为难色,托月看到后淡淡道:“大姐姐,妹妹跟几位姐姐甚投缘,大姐姐不必为妹妹担忧。”

  “九妹妹你不要太天真……”

  “太天真的人应该是大姐姐。”

  托月冷冷讥讽道:“大姐姐以为讨好李府的人,李府的人就会待见你吗?”

  这些话托月是贴在应紫月耳边说,看着应紫月渐变的脸色小声道:“大姐姐为什么不好好想想,李家的人为何自你进门后便没有好脸色,是因为大家的父亲品阶低吗?”停顿一下才道:“当然不是,是因为李家的人心里有鬼。”

  “啊……”

  应紫月吓得后退数步。

  托月却步步紧逼道:“大姐姐说吧,为何一而再骗妹妹去嫡席。”

  “九妹妹……”应紫月轻叹一声道:“是五妹妹的意思,说是要感谢九妹妹紫云台的维护之恩。”

  “那就让她来见我吧。”托月漫不经心地笑笑道:“妹妹去嫡席是违礼,李家五姑娘来庶席是屈尊纡贵,只有品格高洁之人才会这么做。”

  “还有。”

  托月顿一下小声道:“几年都讨不好的人,大姐姐就不要再浪费时间。”

  应紫月震惊地看着托月,从来都知道这个妹妹极聪慧的,没想到竟能一眼看穿她的尴尬,处境点点头为她传话。

  托月回头就看到五张震惊的面孔,汪家姑娘一脸惊讶道:“应妹妹,李少夫人是应府的嫡女,为何还会畏惧你。”

  张素雪也是一脸不解地问:“姐姐是长女,却从不敢像妹妹这般对待嫡出的妹妹,若真这样姐姐早就没有活路。”

  “世人都知打蛇打七寸,为什么呢?”托月笑问众人道:“因为七寸处是蛇的弱点。每个人都会有弱点,找到弱点就能一击毙命,或者握在手中加以利用。”

  “张素心的弱点是什么?”顾家姑娘忽然问,托月愣一下问:“张素心?姐姐是指张家嫡姑娘吗?”

  顾家姑娘点点头,托月想一道:“妹妹跟张家嫡姑娘只有一面之缘,岂能一下看出对方弱点。不过就方才的事件而言,张家嫡姑娘性格比较冲动,不然怎会发现珠钗不见,就马上冲过来找庶姐兴师问罪。”

  张素雪一脸似懂非懂,却关心另一件事情,问:“应妹妹,李姑娘要谢你,你为何要让李家姑娘过来呀。”

  “哪有把人叫过去感谢呀。”托月看一眼张素雪,冷冷地讥讽一句道:“感谢就要有感谢的态度,把妹妹叫过去算怎么回事,让妹妹感谢她当众感谢妹妹吗?”

  噗……

  顾家姑娘忍不住又一次笑喷。

  汪家姑娘他们也是无奈地笑笑,应家九姑娘一张嘴神仙也能气下凡。

  托月慢慢地融入这个小群体里,却发现这个小团体一些有趣的事情,不过没有马上点破,而是继续暗暗观察。

  花园女子嫡席这厢,侍女往来如鱼贯。

  到处都是各种精致点心,还有专人在煨煮茶水,不时送到各位姑娘手上。

  应紫月找准时机,趁李云湄身边无人时,把托月的话告诉她,果然一听她带来的话李云湄便黑脸。

  基于有外在人在场,李云湄压低声间怒道:“让我过去见一个庶女,这样的话你也好意思带过来给我听,别把你们应家的歪风邪气带到李家。”

  应紫月想到托月的话,淡淡道:“九妹妹说了,她若过来嫡席是有违礼,五妹妹过去庶席是屈尊降纡,只有品格高贵圣洁之人才会做的事情。”

  这下应紫月总算明白了,说什么感谢九妹妹,分明是想故意找九妹妹麻烦。

  九妹妹不愿意过来,是早猜到自己这小姑子要作妖,忽然想到托月之前的话,讨不好的便不要浪费时间。

  深吸一口气,应紫月淡淡道:“五妹妹,话嫂子已经帮你们带到,外面还有很多客人需要招待,嫂子没时间陪你们这些小姑娘胡闹,反正九妹妹人在李府,你自己看着办吧。”

  意思是托月人在李府里,啃得便啃,啃不下便放弃,强啃的话后果得自己负责。

  望着应紫月离去的背影,李云湄整个人都愣住,这还是她平时认识的应紫月吗?

  从前的应紫月唯唯诺诺,就算再不同意她的想法,也绝不会放出这样的狠话,今天是不是吃错药竟敢给她甩脸色。

  应紫月走出几步后,忽然回过头道:“五妹妹,我父亲跟另外几位庶女的父亲不同,他非常疼爱九妹妹,若他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在李府受尽冷待,不知道会不会抽空翻翻旧案宗。”

  “应紫月……”

  李云湄顿时急了,应紫月却转身翩然离开,不给她追问的时间。

  应紫月的改变让李云湄始料未及,此事若真闹到应烘云哪里,定然会影响两府的有关系。

  认真考虑两者的利害关系,李云湄招来一名管事妈妈,在她耳边低语几句,管事妈妈马上带着好几名侍女离开。

  应紫月离了花园后,小声对随行的侍女道:“你去看看父亲的马车到了,若是到了你想法子让父亲知道,九妹妹被特地安置到庶席。”

  比起嫡席的热闹,庶席真是冷清可怕,半天也不见有一个下人经过。

  面对着一桌子的冷茶残羹,五位姑娘早已经习惯,托月借口干难耐,捧个干净杯子带着冰儿寻花露。

  这个时辰自然没有晨露,更不会有花露,不过找借口四处走走,两人不知不觉来到一片池子前,发现里面养着不少肥美的锦鲤。

  “冰儿,你猜我在想什么?”

  盯着池子看了好一会儿,托月忽然回过头问冰儿。

  冰儿以托月思维想一下道:“来的时候,应该把那堆碎点心,全倒进池子里喂鱼。”

  托月马上摆摆食指,盯着池子里的鱼道:“把鱼捞起来剖肚开腹,用树枝叉起来,升堆火烤了吃。”然后肚子应境地咕一声响。

  “这么多鱼,少掉一条两条应该不会被注意到,可惜没有火呀。”

  托月有些遗憾,冰儿迟疑一下取出个东西道:“姑娘……奴婢带了火折子,只是差一把杀鱼的刀。”

  闻言托月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四下里看看确认无人后,手上已经多了一把bi shou,还特意在冰儿面前晃了晃,趴在池子边上伸手试着捞鱼。

  “池子太深了,捞不到。”

  无数试验后,托月一脸失望地宣布结果。

  此时冰儿的肚子也很不争气地叫起来,两人同时长叹一声,失望地盯着池子里的鱼。

  “需不需要帮忙呀。”

  忽然一个极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托月和冰儿马上回过头,却看到云齐站在两丈开外,旁边还站世外仙人似的墨染尘,目光宁静空灵。

  主动送上门的劳力干嘛不用,托月听到一下冰儿肚子的叫声,不假思索说了一个“要”字,饥饿是魔鬼使人冲动。

  “你真要吃李尚书的鱼!”

  云齐没想到托月会同意,一时间倒不好对鱼下手。

  托月捂着又叫道:“人家又饿又渴,在右花园里转了半天,只有这池子里的鱼可以吃嘛。”

  “虽分嫡庶席,也不至于不给你们备吃的。”墨染尘皱着眉头问,冰儿马上道:“当然有准备啊,漂着碎菜叶沉着饭粒浮着一层油的冷茶水,别人吃剩的点心堆满桌,可大家家姑娘就想吃肉。”

  “尚书府……不至于吧。”云齐难以置信地看着托月。

  “自己去瞧一眼,眼见为实嘛。”托月往来的方向指指,示意他可以过去求证。

  云齐一个脚尖点地,就消失在托月眼前。

  托月也不去看,指着最大最肥的鱼道:“就这条鱼,赶紧捞起来吧。”

  墨染尘跟她对视一眼,似乎一时间无法接受,好一会儿惊讶道:“你要本公子帮你捞鱼?没问题吧。”

  “放心,以你的身手,绝对没有问题。”托月自动忽视第一句话,回答第二个问题,提醒道:“为了避免鱼乱崩,记得顺便把鱼摔死。”

  “姑娘……”

  冰儿感到气温骤降,忍不住打一个冷战。

  托月却对着挑中鱼的流口水,冰儿看到墨染尘抬起手,吓得心脏都要飞出胸口。

  啪!

  大鱼摔在地上。

  墨染尘深吸一口气收回手。

  托月已经拎起鱼,麻利地剖肚开腹去腮肢解,用bi shou砍了几小段树枝把鱼串起。

  云齐也恰好从前头回来,看到收拾干净的鱼,足足愣了一分钟才道:“我去取一些木炭和火炉过来,吃烤鱼还应该有壶好酒。”

  大约一刻钟后,鱼已经架在炉子上烤,散着阵阵香味。

  云齐用折扇轻轻扇着炭火道:“你说的是真话,不过他们已经送了干净的过来。”

  托月啊一声惊讶地看着云齐,云齐无奈道:“本来想告诉你的,不过看到你已经把鱼收拾好,就觉得这种天气吃烤鱼也很不错。”

  “惊讶的不是这个,是惊讶尚书大人忽然觉悟,给庶席送好东西。”

  “听九姑娘的意思,尚书大人从来没有庶席好东西。”云齐表情十分夸张地问,托月把五姑娘原话,如实一一告诉面前两位公子,或许两人的父亲能改掉李府宴会的陋习。

  “真的吗?”墨染尘表示质疑。

  “还不能确定真假,得出去查过才能下结论。”

  “怎么查?”

  云齐好奇地问,托月笑笑道:“闺阁的事情,自然是通过闺阁手段调查。”

  闺阁的事情男子不能插手,两人明智地没有问,事实托月并没有完全相信五人的话,五人中至少有一人在说谎。

  鱼被托月分成几个小块很快便烤熟,托月都已经快饿晕了,拿起烤好的鱼块轻轻吹两下就咬了一大口,烫得她一直用手往嘴巴里扇风。

  墨染尘和云齐不由自主地相视一眼,这女子真是个奇葩。

  “姑娘,小心有刺。”

  冰儿生怕托月被鱼刺卡到,连忙伸手拦下准备咬第二口的托月。

  托月推开冰儿的手,迅速解决完一块鱼肉道:“冰儿,下次烤鱼时,除了葱姜蒜可以加些紫苏,味道会更好些。”

  两位公子以及两名书僮,早就看到得目瞪口呆,要知道那闺阁女子在他们面前,莫说吃东西连说话都不敢太大声,而眼前这位……他们已经找不到合适的词语。

  “九姑娘,要再来一条吗?”

  云齐拭探着问,托月吃着鱼肉,不假思索地点一下头。

  墨染尘抬起手臂一挥,一条肥美的锦鲤落在众人面前,蹦跶两下后彻底不动弹。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