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中秋佳节1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74章 中秋佳节1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回想李云湄今天的所作所为,托月越发觉得那个印鉴可疑,再加尸油墨,组合起来更像是某一个邪教组织。

  虽然现在很想跟冰儿商议,托月没有忘记这是应烘云的马车,外面的车夫是应烘云的人,有些话还是回到成碧馆再商议,关键是先要查到印鉴的作用。

  宴会尚未结束,就被送回到应府,自然是要向老太太回明情况,尤其要抢在二房之前。

  托月一下马车,就飞奔去见过老太太,红着眼圈道明原很快,跪在老太太道:“祖母,是李家姑娘欺人太甚,若非孙女反应快,不仅孙女得受他们私刑,只怕应府的颜面也要保不住。”

  “岂有此理。”

  老太太一听完后,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道:“你快起来,别跪着,是李府欺人太甚。”

  托月起身坐到老太太身边,眼角挂着泪:“孙女岂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情非得已,才当众揭穿李府用冷茶残羹招待客人的事情,损了李府的颜面,还要求他们必须给应府一个交待。”

  “这不怨你,是李府瞧不上大家应府。”

  老太太亲自用拭去托月的眼泪道:“若不是怕紫儿为委屈为难,应府是绝不会忍气吞声到现在。”

  托月破涕为笑,不失时机道:“当时母亲不在身边,大姐姐忙着招呼宾客,还好有攸宁表姐帮孙女说话,孙女才有机会当众替自己解开冤屈。“

  提到最钟爱的外孙女,老太太十分欣慰道:“姐妹之间就应该相互扶持、帮助。”

  托月马上起身受教,老太太拉着她手淡淡道:“以后该强势的时候就要强势,绝不能让外人小看大家应府。你在李府受委屈,早些回去休息吧。“:

  “是,孙女告退。”

  托月盈盈拜别才回成碧馆。

  路上,冰儿道:“老太太今天是支撑姑娘。”

  托月淡淡笑道:“事关应府的颜面,老太太自然是要强硬的,现在的应府可不是从前的应府。不过老太太应该还会把父亲和大夫人叫过去,再询问一次宴会上的情况。”

  “不会有问题吧。”冰儿有些担忧。

  “除了烤鱼吃的事情,我说的每一句都是真话。”

  托月十分自信道,就算是父亲发现她吃鱼的事情,最后也不会把她怎样。

  宴会上消耗不少体力、精力,回到成碧馆托月匆匆梳洗,就爬上床休息,再醒来时已经是次日清晨,用早膳时发现里面赫然多了一块烤鱼肉。

  还是被发现了,托月马上看一眼阿弥。

  阿弥替她盛一碗米粥道:“老爷今早特地让人送来的,说烤鱼配粥吃合适。”

  托月嘴角抽了抽,冰儿端着马上要喝的汤药,看到烤鱼肉时淡然道:“阿弥,一会儿用菊花枸杞泡水给姑娘喝。”

  “有带话吗?”

  托月毫不犹豫地挟起烤鱼肉。

  阿弥马上兴奋道:“老爷说,中秋节让姑娘出门好好玩,别的都不用管。”

  仔细琢磨一番后,托月理解的意思是:李府会在中秋佳节这一天,给他们应府一个交待,让她不要擅自行动。

  用过早膳照旧去了学堂。

  秋闱的日子越来越近,族学里的气氛比前些日子更加紧张。

  周先生都不再玩笑调侃,来到学堂便直接检查作业、讲学,半点不提与学业无关的事情。

  从学堂回来,托月接过香茶问:“阿弥,二房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吧?”从昨天到今天二房安静得有些不寻常。

  “奴婢一直派人盯着,几位外室小姐没有再生事,还有听说八姑娘醒了,不过听二房的下人议论,说什么八姑娘已经是不中用,至于怎么个不中用法,因为清宁居外面一直有人守着,奴婢安排的人还没有查到。”

  回想着应嘉月的作为,托月淡淡道:“能从血生魂下捡回一条命算她走运,挑些生血的滋补品送到二房。”

  “他们这么算计姑娘,干嘛还要送他们好东西。”

  阿弥一脸不乐意,托月淡淡道:“面子上的事情,还是要走走过场的。”

  “二夫人那么恨姑娘,她会收下吗?”阿弥忽然想起什么问,托月淡淡道:“二房现在没什么进项,这么好的滋补品若舍得扔掉,那从前便是我太小看他们。”

  “若都像六姑娘那样,应府就太平咯。”

  阿弥忍不住吐槽,托月笑笑道:“六姐姐的婚期定在十月,七哥、九哥此次秋闱都中了举人,就是双喜临门。”

  “照这么说,六姑娘的婚礼一定很盛大。”冰儿从书房深处走出来,怀里还抱着好些竹简,都是昨天汪家姑娘说兄长缺的书籍,托月让她先把书挑选出来。

  “按理说,大家应府是该好好热闹热闹。”托月指指案前,示意冰儿先把竹简放过来道:“先不别急着送,先调查清楚昨天几位姑娘在府中境遇,若是属实再让大哥哥出面吧。”

  “奴婢会让人转告良玉,很快就会有结果。”

  自知道昨天五人中有内奸后,冰儿深觉有些人不能轻易相信,姑娘帮汪姑娘大概是因为二公子吧。

  用过晚膳后,托月又雕刻石料,良玉从外面进来道:“姑娘让我打听的人都打听清楚,汪家姑娘的情况属实,她的同胞兄长汪诤昧是个聪明有抱负的,有才却一直不敢外露,值得应府出手相助。”

  “此事我会同大哥哥讲,由他出面比较适合。”托月想到另外几位姑娘道:“其他几位姑娘的情况怎么样。”

  “顾家的姑娘有顾大人宠爱,虽然不怎么得嫡母待见,日子却也还是可以的。另外三位姑娘……”良玉的神情忽然凝重起来,迟疑一下俯在托月耳低语几句。

  托月马上惊讶得心张大小嘴,难以置信的表情道:“不是吧,如今的朝廷,竟腐败到如斯境地吗?”

  “皇城这些贵族们,早就忘记创业艰辛。”良玉有些讽刺道:“他们不想着建功立业维持祖辈的荣耀,只想享受富贵生活的主意,打到女儿们的头上,用女儿的婚姻、肉体交换短暂的安闲。”

  “明白。”

  托月曾切身体验过。

  成碧馆又响起叮叮当当,敲琢石料的声音。

  墨府,晚朝轩。

  墨衡宇指着弟弟,半天才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能忘记。”

  墨染尘看着书道:“李府今天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顾着看热闹没来得及问,更没想应姑娘会提前回府。”

  “怎么办?”墨衡宇坐到弟弟面前。

  “过几天,还书时你顺便问他一句。”

  墨染尘心不在焉地应话,脑子里全是今天在李府发生的事情。

  过几天?墨衡宇忽然到一事道:“还有几天就是中秋佳节,御宴上遇到九姑娘,你便帮兄长问一句吧。”

  墨染尘下意识地嗯一声,忽然回过神道:“中秋御宴啊,有了七夕御宴的经历,九姑娘应该不会参加。”

  闻知结果,墨衡宇一拍脑门道:“看来只能我自己问,真不想跟那个家伙打交道,应家的人一个比一个精明,算计起人来比老狐狸还可怕,跟他多说一句话我都心惊肉跳。”

  “的确。”

  墨染尘十分赞同。

  应烘云亲自教导出来的人,确实是一个比一个难缠。

  忽然啪的一个响指,墨衡宇兴奋道:“中秋佳节一过,秋闱就差不多开始,应府几位小公子也参加。”

  “若是都中了举人,应府又多出一批生力军。”墨染尘轻轻感叹一声,墨衡宇十分头痛道:“一个应熙够麻烦的,再添几个你五哥我会提前谢顶,真是让我头疼啊!”

  “暂时而已,春闱一过你就不用头痛。”

  墨染尘眼里闪过一丝精明,墨衡宇犹豫一下问:“你真的要参加春闱,入朝为官帮大家。”

  “总不能你们都在拼命,我却在一直旁边看戏吧。”墨染尘轻轻转动手上的竹简,墨衡宇看一眼竹简道:“这些书府上明明也有,你却巴巴地跟人家借书,图什么图上面的味道香不成。”

  墨染尘马上否认,忽地想起一件事情问:“五哥,你行走江湖时有没有听说过,什么毒是中毒的人没事,但是误时误饮中毒者喝过吃过的东西,反而会中毒身亡。”

  “这样的毒五哥倒没听说过,不过可以帮你问问江湖上的朋友。”

  墨衡宇十分豪爽地答应,沉默一下忽然问:“是谁中了这种毒?该不会又是应家九姑娘吧。”

  最近聊到应家九姑娘的话题有点多,墨衡宇真有点担心这个弟弟,会对应家九姑娘有什么想法。此时谪仙般的弟弟沉默了,很明显他又猜对。

  “你啊……”

  晚朝轩又响起一阵唉声叹气声音。

  几天时间眨眼即逝,中秋节总是在世人期盼中到来,连空气都充满喜感。

  成碧馆内热闹非凡,阿弥举着托月的新衣裙道:“晓月楼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可惜姑娘不能参加中秋御宴……”

  “拒绝参加任何宴会。”托月打断阿弥的话,懒洋洋道:“每次参加宴会都惹来一大堆麻烦,早知我今天路过青萍桥时就跳下去,秋水寒入骨重度风寒不能起床,就哪都不用去。”

  “你若重度风寒,晚上怎么出去逛夜市赏花灯。”良玉从外面走进来道,把一样首饰放在托月面前。

  “这不是我在琳琅阁买的玉簪吗?”托月拿起装在盒子里的玉簪,细腻的手感总让人爱不释手,小时候她很喜欢盘玩这支玉簪,连睡觉都会拿在手上把玩。

  某天它随着主人出门后便再也没有回来,大约是综的主人不小心遗忘在某个角落。

  良玉看着托月的动作,笑眯眯道:“姑娘,新衣服跟玉簪很配,晚上在天机城那么一走,肯定能艳压群芳。”

  “艳压群芳,没兴趣。”

  托月把玉簪chā j发髻里,笑笑道:“猜灯谜抢花灯不能错过。”

  几个丫头马上七手八脚为她换上衣裙,重新梳上一个大气端庄的发髻,再把玉簪戴在发髻上。

  大约一年中没几个夜晚,能让年轻男女们自由地玩耍,出行的人比白天还多好几倍,幸好今天有托月这张活地图,在她的指路下很快便来到天机城。

  天机城,承办了今年的灯会。

  皇城的年轻男女都汇聚于此,不过眼下天色尚早,rén liu不算是很大。

  兄妹几人像上次出门一样,约定汇合时间和地点就各自分开逛,毕竟男子跟女子的喜好完全不同。

  望着装饰焕然一新天机城,阿弥压抑着小兴奋道:“姑娘,大家先往哪里走?先吃还是先逛书店。”

  “天色尚早,先吃东西吧。”

  托月带着阿弥来奇石巷,很快便找到那家小店。

  见小店居然开门营业,阿弥一脸惊讶道:“姑娘怎知小店会开门,毕竟今天过节嘛。”

  “过节又不耽误开店,开店也可以过节。”托月不以为然,掀开帘直接走入内。老板娘一看到托月,扭着小腰迎上前道:“看来我这小店,还是很受年轻人欢迎的,快挑张桌子坐吧。”

  “你有口福,今晚上有紫苏烤鱼吃。”托月才刚坐定,老板娘就说出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

  “老板娘在这里,是谁在后面烤鱼?”托月定定神后好奇地问一句,老板娘掩面一笑道:“还有有谁,当然是姓云的臭小子在烤,老娘能指望六公子神仙样的人物,蹲在炉子前烤鱼吗?”

  “有道理。”

  托月十分赞同,忍不问:“他们会烤鱼吗?”

  上次可都是她动手,两人只负责观看品尝。

  老板娘马上吐槽道:“可不是,烤了快一个时辰,鱼是少了没吃着肉啊。”

  “我去偷偷瞧一眼。”

  托月不等阿弥出声,径直来到后花院。

  刚出门口就闻一股糊味,忙用手捂着口鼻,悄悄靠近躲在玉兰树后偷看。

  墨染尘孑然而立,丰神如玉、不染纤尘,云齐蹲在地上用力摇着折扇,烟火缭绕、星火点点,画面十分壮观。

  “本公子就不信,今天吃不上烤鱼。”云齐边摇扇子边豪言壮语,墨染尘轻轻嗯一声道:“云三公子,这句话你已经说了第五遍,估计灯会开始还吃不上烤鱼,不如放弃吧。”

  “你闭嘴。”

  云齐回头吼一声墨染尘。

  托月和阿弥一看到云齐的脸,忍俊不住噗嗤地笑出声音。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