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大闹应府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76章 大闹应府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当大理寺卿应大人缓缓出现时,在场的人顿时张大了嘴巴。

  天哪!这是什么情况呀,是不是发生什么大事,不然怎会连应大人都惊动,亲自出马追捕办案。

  应老爷骑在一匹黑色骏马上,朝托月微微一下头道:“极夜,你们逃不掉的,整个皇城就像一张网,你若是够聪明的话,就知道该跟谁合作才有活路。”

  托月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不过能让父亲出马的一定是大事情。

  “你不怕我杀她吗?”

  勒住托月脖子的人出声,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沧桑。

  托月记住了这个名字,极夜,一个听上去很霸气的名字,应该是属于某一个江湖组织吧。

  “你杀得了她才行。”应老爷十分自信,还好心提醒道:“小心,别让她给反杀了,极夜若死在无名小卒的手里,传出江湖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极夜是谁呀?”一个好奇地声音响起。

  “是江湖邪教轮hui jiào的门徒,在轮hui jiào中,凡名号里带“夜”字的都是高级门徒。”

  “轮hui jiào最利害的武器,是一种细如毛发的毒针,据说毒针一旦进入身体,就连神仙都救不活。”

  托月听着众人的讨论,嘴角抽了抽。

  江湖邪教的高级门徒,这是她能反杀的吗?怎么有专坑女儿的父亲。

  极夜勒紧托月脖子上道:“这位姑娘气质不俗,定是皇城哪位大官的千金,若有什么闪失应大人也不好交待吧。”

  应老爷淡淡看一眼女儿道:“你说对了,这位姑娘的身份真的很不凡。你要是敢伤了她,我就有借口请朝廷出兵,直接剿灭轮hui jiào,看你们还能不能再轮回重生。”

  “谢谢应大人提醒,极夜一定会好好利用这块筹码,助大家逃出皇城。”

  极夜的剑抵着托月的脸道:“小姑娘,只要你愿意配合姐姐,让姐姐安然离开皇城,姐姐是不会伤害你的。”

  托月垂眸看一眼女人握剑的手,虎口上有一层薄茧,剑柄的花纹也十分干净,握剑的手十分漂亮,玉指细长却不会显骨感,跟大户人家姑娘的手差不多。

  托月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不过还有待证实。

  见托月不出声,极夜以为她被吓到,继续吓唬道:“小姑娘,没有经历过情爱的人死后,是入不了轮回的。”

  “跟姐姐走,姐姐让你知道什么是情爱,什么是轮回之力。”这个声音似乎是有魔力,托月竟然有一点昏昏欲睡,陡然一阵寒意袭来让她瞬间清醒,紧张地看看围在四周的人群,

  应老爷也注意到托月的变化,拔出剑道:“轮回魔音的确很可怕,不过你已经没机会施展。”

  “应大人,极夜的名号响震江湖多年,你以为三言两语能骗到我吗?”极夜再一次靳紧托月,托月一阵窒息,伤口似乎又在流血,空气中的杀意更重。

  “右三步。”

  托月忽然大叫一声。

  应老爷手中的剑飞出,噗的一下插入空气里。

  是的,就是插入空气里,他的停剑在离托月右边,三步外空无一物之处,剑身部分似是被什么东西吞掉。

  围观的人看到这一幕,瞬间忘记了切换表情。

  目光被拉线似的紧盯着悬浮在半空中的长剑,似乎是在等待剑跌落在地上。

  剑终于跌落,却没有落在地上。极夜惊讶地看着诡异的画面,就是这瞬间的分神,极夜突然松开手上的人质。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人质顺势抄起左手,迅速地往她脖子上一抹,极夜瞪大眼睛惊讶地看着人质。

  托月却没有时间多想,在鲜血喷出的瞬间,极夜被她快速拉到身前,就感觉到极夜被什么撞了一下,胸口上莫名地出现一个血洞。

  脖子上喷出的鲜血,加上胸口上喷出的鲜血,停留在她跟前的空气中,人们隐约看到一个人的轮廓。

  托月还想挥动bi shou,忽地从黑暗中射来一支箭,就跟应大人的剑一样,凌空停在极夜面前,良久才缓缓落在地上。

  那支箭前半部分被吞掉,再没有人觉得这是一场魔术表演,而是在他们身边存在着,他们看不到的类似人的东西。

  极夜的身体也扑的一下倒在地上。

  大约是致死都不知道,诡异的一幕是怎么发生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墨染尘和云齐提着剑走过来,剑上面还沾着没有干结的鲜血,显然方才也经过一场血战。

  “九姑娘,这是怎么回事。”

  “别乱动,小心上面有毒。”

  托月刚要答云齐的话时,看到墨染尘的动作马上出声制止

  墨染尘看一眼托月,索然收回手道:“我只是有些好奇,这是个人还是什么东西。”

  托月就着极夜的衣服,擦拭干净bi shou的鲜血道:“不要随意触碰陌生的东西,尤其是这种超出大家认知的东西。”

  知道托月不肯多言,云齐换一个话题道:“九姑娘,恭喜你成功反杀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魔头极夜,闻说这女魔头杀人如麻,今天也算是恶人有恶报。”

  “这个人不是极夜。”

  托月平静道出事实,指着握剑的手道:“你们看她的虎口和剑便知道。”

  云齐蹲下身体,细看一眼虎口道:“果然不是,又让这个女魔头溜走,这个……也应该是轮hui jiào的信徒。”

  极夜在江湖上以杀成名,随时随地会杀人会被人追杀,配剑十几年来从不离身,而且长年用剑的人,虎口上不可能只有一层薄茧,剑柄也不可能没染上一点血垢。

  此人非极夜,托月才会大胆反击。

  应老爷跳下马走过来,看着女儿受伤的手臂道:“你必须马上回府,让冰儿给你处理伤口。”

  “爹爹,他们是异血人吗?”托月却好奇眼前的事情,应老爷马上沉下脸道:“跟你说过了没有异血人,怎么还惦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们去取两桶水来。”应老爷吩咐手下的人道。

  “取水干什么?”托月不解地问,应老爷没好气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世上没有异血脉。”

  大理寺办事效率高,片刻就取来水,应老爷提起一桶水,直接往插着自己剑的空气中一泼,一个具完整的尸体很快出现在眼前。

  除了眼睛和鼻孔,这个人全身包裹在黑色的衣物里。

  应老爷用剑熟练地挑开蒙在脸上的面料,露出一张十分年轻的男子的面孔。

  很快另一具尸体也露出真容,都是不超过二十岁的年轻男子,应老爷只看一眼就让人连同假极夜一起抬走。

  “现在知道了,没有异血脉。”

  应老爷白一眼女儿,吩咐下属留下来善后道:“走吧,我送你回府。”

  托月扁扁嘴,一脸委屈道:“爹爹,女儿没看花灯也没有买花灯,还没有猜谜赢花灯呢?”

  “花灯重要,还是命重要?”

  应老爷发现这个女儿,总有让他发火的理由。

  托月咬咬唇道:“这么多人要追杀女儿,万一女儿遇害,岂不是没有机会买花灯。”

  “放心,爹会烧给你的。”

  应老爷没好气地回一句,转身往外面走。

  托月匆匆跟云齐、墨染尘道别,由阿弥小跑过来扶着自己,跟父亲后面往外面走。

  云齐看着父女二人的背影道:“看得出,应大人十分宠爱这个女儿,不过究竟是什么人要杀九姑娘。”

  墨染尘也在想同一个问题,道:“看她从容应对的样子,应该不是第一次跟这次人接触。应大人也不是第一次跟这些人打交道,甚至是很熟悉,不然怎会知道po jiě的办hui jiào是怎么回事?”

  “江湖门派,什么时候敢在皇城撒野?”

  “禁军、顺天府、大理寺同时出动,难道就是为了对抗这些江湖门派。”

  “话说今天到底来了多少门派?朝廷和江湖门派不是早有约定吗?这些门派为什么突然汇聚在皇城?”

  “他们是想zào fǎn还是在找什么东西?话说除了武功秘笈,增加功力的神约,还有什么值得他们疯狂?”

  眨眼间,云齐已经问了无数个问题。

  墨染尘淡淡道:“江湖中人行事诡秘,谁知道呢?”

  目光忽然落在,站在门前的古书玉,他的神情有些古怪,似是反省又像是在悔恨。

  忽然心中一动,拍一下云齐的肩膀道:“你不好奇,九姑娘明明进了明理斋,为何又匆匆出来吗?”

  “是啊。”

  两人一直悄悄跟在托月身后。

  知道有人在她跟踪她,顺手解决完那些人赶来时,恰好看到她走出明理斋。

  两人相视一眼,默契地走向古书玉。

  古书玉看一眼他们道:“我拒绝了她的求助,现在很悔恨。”

  墨染尘淡淡道:“你没有必要悔恨,反正她不会恨你、恼你、气你,毕竟你们两家有世仇嘛。”也只剩下世仇。

  “这叫什么话。”

  云齐有些不满墨染尘的说法。

  墨染尘说了两个字——实话,就转身走进人群里面。

  回到应府,大约是为了应节,大门前也特意装饰一番,大约年轻人都出门,府内反倒显得有些冷清。

  看到父女二人一起回来,门房的人急急上前道:“老爷,九姑娘,方才成碧馆的丫头带话,说老爷和九姑娘回来,请你们务必先回成碧馆。”

  “有说是什么事情吗?”

  托月紧张地问,门房的人答案是没有。

  应老爷考虑一下道:“我陪你回去看看,或许跟大街上有暗害有关系。”

  回到成碧馆,看到里面的情形,托月说平生第一句粗口“你大爷的”,成碧馆就像经历一场大地震,摆得好好的东西统统散落在地上。

  很多东西被摔坏,托月看看得心在滴血。

  阿弥忍不住大叫:“天哪,这是遭贼吗?”

  还没有等托月吩咐,就加入收拾东西的队伍里,一边收拾一边打听是怎么回事。

  成碧馆的下人不等她问,就抢着说成碧馆今天发生的事情,竟是二房那六个外室女儿,趁她出门后带着人闯进来,到处乱翻乱找乱摔,把成碧馆弄这样。

  应老爷面露愠色,淡淡道:“爹得先处理公务,今晚的事情只要不出人命,你怎么处理都是被允许的。”

  托月愣一下道:“女儿知道怎么做,恭送爹爹。”

  应老爷离开前,看着女儿的手臂道:“先处理好伤口,反正你有一个晚上的时间。”转身带着人离开成碧馆。

  冰儿听到托月的声音匆匆出来后,一眼看到托月手臂上的伤道:“姑娘,再生气也要先处理好伤口,横竖六位姑娘出不了应府,咱们有的是时间。”

  “阿弥,先别收拾,把我的马鞭找出来。”清净伤口时,托月平静地吩咐,忍着痛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以你的能力怎会让那几个女人闯进来。”

  “是奴婢一时间大意着了道。”冰儿边清洗伤口边道:“是一位妈妈过来传话,说老太太吃多甜腻之物身体不适,请大夫怕是来不及,让奴婢赶紧过瞧瞧。”

  “奴婢没有多想便赶到慈晖堂,邓发现老太太根本不在慈晖堂,打听过才知道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正在陪着老太太在花园里赏月,奴婢才知道是调虎离山,赶回来时六位姑娘已经带着人闯进成碧馆。”

  “你别告诉我,他们还进了我的房间?”

  “是奴婢没有用。”冰儿一脸内疚,托月淡淡道:“还记得来报信的人是谁吗?”

  “后打听了才知道,是二夫人身边的陈妈妈。”冰儿低头道:“奴婢无奈让人通知老太太,老太太让管嬷嬷带人来把六位姑娘带走,六位姑娘顺走了不少东西,管嬷嬷还不让奴婢进去搜身……”

  “他们在哪?”

  托月冷冷打断冰儿的话。

  冰儿小声道:“奴婢让人在慈晖堂外面守着,有动静会马上发信号。”

  阿弥恰好拿着鞭子进来,托月接过鞭子下试了试道:“你去书房借过几个人,带上十几捆绳子,把今天所有闯进成碧馆的盗贼,统统给我捆起来送官处理。”

  “姑娘……”

  冰儿有些为难,生怕托月会被罚。

  托月不以为然:“怕什么,外面的杀手我都不怕,还不怕他们不成。”

  迅速处理好伤口,托月起身道:“莲儿,你带人悄悄从后门出去,若是有人去通风报信,不管是谁都给我捆起来,出了事姑娘我担着,不会有人动你们分毫。”

  换上一身行动利索的衣服,托月带着人走出成碧馆。

  阿弥也带着几名妈妈走来,托月拿着鞭子淡淡道:“诸位妈妈只管放开手去做,事情办好每人赏银十两。”

  原本老爷的人就来交待过,没想到托月还另外赏银十两,几位妈妈马上精神十足跟在托月身后,刚过青萍桥就看到莲儿他们押着一名妈妈等在那里。

  “堵上她的嘴,扔到僻静处,让她好好思过。”

  托月看都没有看一眼,直接处置这名准备通风报信的妈妈,带着人径直往慈晖堂。

  慈晖堂大门前,远远就看到陈妈妈,跟慈晖堂的常妈妈守在外面,两人不时往前面的路看一眼不,还时低头交谈。

  “姑娘……”

  托月不躲不避,大步走过去,众人只得跟在她身后。

  陈妈妈一看到托月带冲过来,赶紧上前拦下托月道:“九姑娘啊……”不等她说完托月一鞭子抽在她脸上。

  “把这老货捆起来。”

  托月一声令下,两名妈妈马上把陈妈妈捆起。

  常妈妈一看形势不对马上进去报信,大声道:“老太太,不好了,九姑娘带着人杀进慈晖堂。”

  慈晖堂内所有人一惊,大夫人马上看一眼黎妈妈。

  黎妈妈马上道:“九姑娘一定是气急攻心,奴婢去劝劝。”不等老太太等人同意,就匆匆走出外面。

  “九姑娘,大过节的别气坏身体。”

  黎妈妈出了门口就大声道:“老太太已经替你要回大部分东西,正在给几位姑娘训话呢。”

  只要回大部分说明还有小部分没要回,托月就知道是老太太偏袒,大声道:“训话有用的话,就有不会有今晚的强盗匪类之举。”

  老太太院里的人想拦,统统被托月用鞭子抽回去,再加上成碧馆众人拦着,他们根本近不了托月。

  托月直接闯进正厅里,对上面的老太太道:“祖母,孙女惊扰了您,多有得罪了,等孙女处理完这档子事,是打是罚孙女悉听遵命。”不等老太太出声,托月就先堵住她的嘴。

  大步走进厅内,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举起鞭子就狠狠抽在,离开门口最近的女子身上。

  大厅内所有人都愣住,大夫人更是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根本没想到托月会直接动鞭子,一下子把人打翻在地上。

  跟来人马上把人捆起来,阿弥眼尖拔下头上一支珠钗道:“这是大家姑娘的东西,老爷和大公子在外面巡城防贼,想不到自己府里倒先闹贼寇。”

  其他人早已经被托月的气势吓到,僵坐在椅子完全忘记反应。

  托月已经挥着鞭子冲过去第二人,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狠打,每鞭必中要害,打完人便倒在地上。

  这厢鞭子抽着人,嘴上也不马虎,托月边打边道:“你们以为我五姐姐被退婚不值钱,八姐姐毒蛊解后,脸丑像驴蹄子踩过似的,就有机会上位吗?”

  托月冷哼一声道:“实话告诉你们,只要我把今天的事情抖出去,倒贴都没有人要你们。”

  “九姑娘。”

  管嬷嬷好不容易回过神。

  托月高声道:“管嬷嬷,您只管照顾好祖母,出了什么事情托月自己承担。”

  其余三名外室出姑娘吓得面色铁青,怎么也没想到平时看起来体态羸弱,风吹吹就会倒的九姑娘,动起怒来竟然如此可怕,出手更是丝毫不留情面。

  “九妹妹……”

  应盈月刚开口,一鞭子就直接抽在她脸上。

  第二鞭抽烂她丝绸做的衣服,直接从里掉出不少东西,托月看到后下手更是不留情。

  抽着应盈月哀嚎不止,另外两位姑娘想逃跑,马上被成碧馆的人拦下,托月回过来就是一顿鞭子,两人也是边打边从身上掉东西。

  管嬷嬷看到跌落地上的东西,竟然不好意思开口劝止。

  悄悄看向老太太,却发现老太太闭着眼睛不看,很明显是不打算阻止眼前的事情。

  “母亲,你看看九丫头……”

  “把二夫人也捆起来,她是主谋,明天送官处理。”

  陆氏刚开口就被托月冷冷打断,马上跳起来道:“应托月,你是个什么东西……”叫骂声戛然而止。

  托月用bi shou抵着陆氏的脖子道:“本姑娘今晚在大街遇刺,怀疑是你们二房与人里应外合,意图谋害我性命,意欲侵占我的田庄财产,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们无从抵赖。”

  “捆起来。”

  “谁敢?”

  陆氏大叫一声道:“你一个姑娘家,敢捆长辈,反了天不成。”

  托月盯着陆氏幽幽道:“父亲说了,今天晚上的事情,只要不出人命,我怎么处理都是被允许的。”

  “应托月,你个短命鬼,你不得好死……”陆氏破口大骂,托月等她骂累了才道:“二婶母,我劝您消停点,兴许还能守着月例过完下半辈子,不然我把您最后一点希翼掐灭掉。”

  最后的希翼自然是五公子应阳,不过在托月看来,应阳那点水平不用掐也会灭掉。

  “捆起来。”

  托月一声令下,毫不留情。

  两名妈妈上前,把陆氏捆得结结实实。

  待人都被拖走后,阿弥捡起地上的东西,不少东西已经被踩坏,顿时心疼不已。。

  托月深吸一口气道:“把六位姑娘住的院子烧了,算是赔偿我的损失……虽然还是远远不够,不过也只能这样。”

  “九姑娘,这些东西修修……”

  “我从来不用别人碰过的东西,特别是首饰类的东西。”

  管嬷嬷咽了咽口水,生生把到口的话咽回去,站在老太太身后再不敢多言一句。

  托月看一眼老太太,淡淡道:“冰儿,把成碧馆今天所有丢失、损坏的东西列一个清单出来,明天告官用。”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