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秋闱重阳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79章 秋闱重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九月初六,秋闱的第一天。

  清晨府里一能乱,托月就被临时批准出门。

  此时距离进场还有一段时间,大家都站在大门外面,有不少人认出站在应府马车前的应家九姑娘。

  在场有不少爱慕墨染尘的女子,大庭广众下他们不敢为难托月,口舌上的冷嘲热讽是免不掉,只是除了托月是庶女出身,众人也找不到什么有力的借口攻击。

  无非是些山鸡配凤凰、麻雀变凤凰、攀龙附凤之类的话。

  “九丫头。”

  大夫人轻声安慰道:“不过是酸话,你不必放在心上。”

  托月轻轻应一声是,面露讥讽道:“母亲放心,如果庶出是女儿唯一的缺点,女儿的人生完美。”

  此话声音不大,却能让考场前的人听清楚。

  前来赶考的人中不乏庶出,蓦然听到她这句话,嘴里如含着枚橄榄万般滋味。

  应冽对托月道:“九妹妹,秋闱结束便是九九重阳,到时不管中不中举,你都随大家一起去登高望远吧。”

  “若父亲同意,妹妹一定随兄长们登高望远。”托月含笑回答,道:“该进场了,妹妹在此预祝十哥哥一朝中举,他日与大哥哥双剑合璧,名扬皇城。”

  “承九妹妹吉言。”

  应冽笑着拱手,转身与众人一起走进考场。

  应辞走到托月面前:“九妹妹,也送九哥哥一句话。”

  托月含笑道:“妹妹祝九哥哥鱼跃龙门,威震边城。”

  “九妹妹,不能厚此薄彼。”应杰不甘落后,托月笑笑道:“妹妹祝八哥哥一飞冲天,名扬四海。”

  “到了我到我了到我了。”应棋小跑到托月面前,托月无奈笑道:“愿七哥哥旗开得胜,蟾宫折桂而归。”

  “九妹妹可否送为兄一句吉言?”

  笑看四人进考场后,忽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托月回身就看到一位面生的少年郎,眉宇间却有一丝熟悉。

  阿弥在她耳边轻声道:“姑娘,是二房的昕公子,昕公子也参加秋闱。”

  跟二房的恩怨,托月原来已经忘记了一些,在三个丫头的提醒下记忆已经陆陆续续补齐。

  如今人家开口相求,托月也不好意思拒绝,淡淡道:“就祝堂兄在考场上下笔如神助,锦绣文章动皇城。”

  “承九妹妹吉言。”

  应昕朝托月一拱手,转身大步走进考场。

  阿弥在托月耳边道:“外室养的三位公子都不错,只是不知道六位姑娘,为何是那般德行。”

  “阿弥,你又来了。”托月提醒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是主子,以后不许随便议论。小心人家以后金榜题名,回来找你算账。”

  “奴婢才不怕。”

  阿弥不以为然,忽然小声道:“姑娘,大家是马上回府,还是四处走走。”

  托月隔着帷帽看一眼四周,在场有不少跟她一样,送家人进考场的年轻姑娘,淡淡道:“当然是回府,我可不想遇见爱慕墨家六公子的姑娘,再被他们的口水和泪水淹死。”

  “大庭广众下,不至于吧。”

  阿弥觉得托月太夸张,外头的脸面还得顾一顾。

  托月摇一下头道:“秋闱结束就是重阳登高节,到时候再跟哥哥们出来玩不迟。”

  “九丫头,坐母亲的车一起走吧。”

  大夫人忽然开口道:“出门前,你父亲交待过,墨府不日将上门下聘,不许你到处乱跑。”

  托月顺从地跟着大夫人一起走,回府的路上大夫人念了几声佛道:“你八哥哥、九哥哥虽然不是母亲生的,可作为他们的嫡母也是希翼他们好的,他们若是都中举也能帮上父亲的忙,你出嫁后有兄长们帮衬着日子也好过。”

  “女儿明白。”

  托月恭顺地回答,娘家得势,在婆家便没人敢欺负。

  回到应府后,老太太带着众人来到祠堂,拜过应家的列祖列宗,祈求儿孙取得好成绩。

  秋闱三天里,府里气氛是既安静又紧张,底下人不敢高声说话,言语不得出现任何不吉利的话,否则就自己给自己掌嘴。

  应老爷表面上看似云淡风轻,却也时时关注考场的情况。

  秋闱第二天刚开始,就被已经有数名考生发疯、晕厥,被监管的衙役押着出考场,或抬出考场。

  阖府里,除了托月和应老爷,几乎每个人都在求神拜佛,三夫人及邱氏、钟氏先后出府,到青云寺烧香许愿,保佑各自的儿子取得好成绩。

  九月初八,秋闱结束。

  托月及一众女眷都在老太太的慈晖堂,等着几位小公子回府。

  钟氏比任何人都着急,不时走到门口瞅一眼,她是商户之女出身,向来被人瞧不起。

  儿子此番若能中举人,不仅她脸上也有光,连同钟家也跟着有光彩,以后商场上再也无人小瞧钟家,钟家的生意必能更上一层楼。

  托月耳尖,起身道:“祖母,是哥哥们回来。”

  刚说完就听到一阵阵叫喊声,几名少年匆匆走进来,忽然又停下脚步,整理一下衣冠才上前。

  “快起来!快起来!快起来……”

  几人刚跪下,老太太激动地让他们起来,大夫人、三夫人也是一脸激动。

  邱氏和钟氏都在克制,不然早扑到儿子身上,一别三天如过三年,说不想念是假的,眼下只能默默看着欢喜。

  到底是老太太体恤,待孙子们一一厮见过后道:“快去见你们的娘亲、姨娘,他们已经担忧三天三夜不能寐,如同你们在考场一样辛苦。”

  几位小公子马上走向各自的生母,跪下叩头问好、撒娇。

  见过各自的生母后,几人约好似的朝托月拱手行礼,吓得托月赶紧起身道:“几位哥哥,这是干嘛呀。别呀,这不是折煞妹妹嘛,妹妹可承受不起。”

  “谢九妹妹吉言!”

  应昕也走过去,朝托月深深一礼。

  弄众人云里雾里,托月自己也是一头雾水,不明白几人要干嘛。

  应辞上前为大家解谜道:“祖母、母亲有所不知,平时上课答问题,还有评讲作业,九妹妹的方法、见解,答题思路总是出人意表,大家在旁边听着也受益匪浅,此番考试答题倒是颇为顺畅。”

  托月自然不敢居功,推托道:“跟妹妹有什么关系,都是几位哥哥平时学习用功,方能取得今天的好成绩。”

  “好!好!好!”老太太欢喜得一连说了三个字道:“你们这几天考试辛苦了,祖母明天放你们一天假,出门登高望远,插茱萸见朋友去。”

  “谢谢祖母!”

  “祖母……”

  年龄最小的应冽,暗暗看一眼托月。

  老太太戳一下孙子的额头道:“行行行,都出去,只是一定要照顾妹妹。”

  “谢谢祖母!”

  几人齐刷刷行礼,一番细谈后便各自回房休息。

  清晨托月刚醒来,阿弥便提醒她重阳,出门登高望远的事情,捧出几套衣裙任她挑选。

  托月闭着眼睛随手一指,由冰儿拉着她坐到镜子前。

  阿弥用热毛巾帮她擦脸道:“姑娘,你昨夜里又没睡好,是不是又做恶梦,梦到被人追杀千里。”

  托月鼻子里嗯一声,最近总梦到被人追杀。

  那些人武功都很利害,无论她怎么躲都会被发现,唯一保命的办法就是不停地奔跑。

  “真是奇怪,奴婢的安魂香,竟不起丝毫作用。”冰儿正在处理香炉里的香灰,认真检查里面有没有被加进异物。

  托月想了想道:“冰儿,会不会那不是梦,而是真的发生过。”

  阿弥却笑笑道:“姑娘自小便在陵州待着,日子过得十分安闲,怎么可能会被人追杀千里。”

  “冰儿,我总觉得我的记忆是有问题。”梦里的一切都太过真实,托月觉得就像是经历过。

  “有问题?”“冰儿困惑地问:“有什么问题?”

  “就好像是被人刻意修改过。”

  “姑娘说笑了。”

  托月说出想法,马上被冰儿否认道:“记忆怎么可能被修改。”

  冰儿想了想道:“是不是姑娘觉得要嫁给六公子,最近压力太大了,才会紧张得夜夜恶梦不休。”

  “压力太大,怎么可能,姑娘又不是没见过六公子,他人挺不错的呀。”阿弥也忍不住调侃道:“换成别家姑娘,若知道能嫁墨家六公子,铁定高兴得半夜做梦笑醒。”

  “是吗?”托月有些不确定。

  “肯定是。”阿弥肯定道:“姑娘不出门不知道,听说六公子要跟你订亲,康王府的郡主居然出府,直接跑到太傅府哭着闹前在要见六公子,说什么不计较名分,愿嫁六公子为妾室。”

  “……”托月听得一脸蒙,冰儿却笑笑道:“郡主倒是胸襟广阔,不计较六公子当众踹她下楼梯。”

  “除了踹人,六公子没有别的招吗?”托月听着都觉得好笑,冰儿笑道:“大约六公子有洁癖,不屑与人接触。”

  阿弥今天没有为托月梳高髻,而是在头顶松松绾了一个髻,髻上除却一支卷云玉簪再无一物,余下长发全梳到一侧编成松松发辫,用青白两色丝带系在发尾。

  阿弥说明道:“一会儿还要插茱萸,头饰太多反倒显得累赘。”

  “随便啦。”

  托月不以为然,掩口打了一个呵欠。

  阿弥有些好奇道:“不知道今天会不会遇上六公子,能不能吃上烤鱼。”

  “馋猫。”

  冰儿马上取笑一番,泼冷水道:“可惜姑娘只能带一人出门。”

  托月淡淡道:“良玉要忙外头的事情,成碧馆得有人看着,不然我就把你们都带上。”

  “奴婢不会武功又不通医术,就留下看家吧。”阿弥一脸不甘心,托月马上笑笑道:“改天咱们在成碧馆烤鱼吃,定让你吃到够够为止。”

  “好啊。”

  阿弥欢喜地答应。

  经过一番收拾后,托月带着冰儿出,应冽早在门外面等着。

  看到她出来,马上抱怨道:“你们女孩子出门就是麻烦,还好我聪明,专门来等九妹妹。”

  “妹妹算快还是算慢。”

  “自然是最快的,也是最漂亮的。”

  应冽难得夸奖人,接过冰儿手上的包袱,背在肩上大步往外面走。

  托月边走边问:“妹妹第一年在皇城过重阳,不知往年都在哪里登高望远。”

  “皇城附近登高的地方有不少,不过今年是在青云山。”应冽难得露出笑容道:“九妹妹对青云山一带比较熟悉,相对来讲也比较安全,不然父亲中不会同意大家带妹妹出门。”

  “的确是不错。”

  托月笑着点点头,坐上早在门外候着的马车。

  待托月坐定后,应冽拍拍坐椅道:“父亲为了确保九妹妹安全,马车又增加了几处机关。”

  两人研究了好一会儿马车机关后,应杰却迟迟没有出现,差人一问才知道,钟氏带他回府钟府,无法与他们同行。

  兄妹二人相视一眼,让马夫驾着马车出门。

  待马车出桐华巷,无数鸽子在空中盘旋,最后纷纷飞进不同的大宅院。

  墨染尘面前也有一只,墨宝麻利取出,藏在小竹筒里的布条,上面只有六个字——青云山杀应九。

  应九自然是指应家九姑娘,意思是在青云山伏杀应家九姑娘,墨宝马上递过布条道:“公子,不好,有人要在青云山除扌九姑娘,大家是否要出城去帮忙?”

  “帮什么忙?”

  “保护九姑娘,她可是您未过门的媳妇。”

  墨染尘听到后,不屑地一笑道:“她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我的媳妇。”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一道浑厚的声音:“爹倒觉得凭她那句‘如果庶出是女儿唯一的缺点,女儿的人生完美’,这份自信配你足够,爹也很是欣赏,期待她过门的一天。”

  “父亲,应家九姑娘可不简单。”墨染尘起身拱手行礼道:“从身份看她是应家的小庶女,可她却有自己的势力,还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势力,关键她还敢启用玉德公主的旧部,放在身边贴身侍候。”

  “应烘云对此是什么态度?”

  “默许。”

  墨染尘两个字回答。

  沉默良久后,墨染尘道:“莫非九姑娘接管了玉德公主旧部。”

  墨太傅摇摇头道:“想知道的话,现在出城,应该会有所获。”

  “是。”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