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应府琐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82章 应府琐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阿弥,让人去看看,怎么回事。”

  炮竹声停下后,望着刻坏的石料,托月好不容易平复的情绪再次起波澜,不,是火冒三丈。

  阿弥一脸惊讶地看着托月道:“姑娘,你忘记了,今天不仅是放榜的日子,还是墨家下聘的好日子……”察觉托月的神情不愉,劝慰道:“奴婢知道姑娘不赞同这门婚事,可事已至此,姑娘又何苦为难自己。”

  “哦下聘呀。”

  托月木然丢下一句话,起身走到院子里。

  院子里,就在那株兰草旁边,挖了小小的池子,里面养几尾锦鲤。

  只不过深秋将至,池子边少了几分绿意,看着有些枯败,池中鱼倒养得极肥,正悠悠哉哉在水里游动。

  阿弥兴奋地先容道:“水是从青萍桥那边引过来活水,一个大循环后又流回青萍桥,鱼待在里面很舒服,当然最舒服的是姑娘,什么时候想吃鱼就什么时候捞。”

  “真是难为你们。”托月淡然一笑道:“挖这么大的一方池子,应该费了不少气力。”

  “起初是奴婢们自己挖来着,后来老爷知道了就命人过来帮忙一起弄,还从青萍桥那边引了活水过来,奴婢们才敢放心在里面养鱼。”

  阿弥犹豫再三道:“不知道是不是奴婢错觉,自打姑娘这次遇劫回来后,似乎跟老爷疏远了很多,不似从前那般亲近。”

  “何以见得?”托月淡淡问。

  “老爷都好几天没陪姑娘用膳,也不让姑娘到书房陪他用膳。”

  托月没想到一切表现得这么明显,示意她继续往下说,阿弥小声道:“就好像老爷做了对不起您的事情,您生老爷的气不愿意搭理他,其实老爷对姑娘一直挺好的,姑娘何必钻牛角尖呢。”

  “待人好与不好,很多时候是没有界限。”

  托月仔细回头想想,自回府后父亲对她的宠爱,究竟是爱还是恨。

  他对她的好却招来别人对她恨,如今想来却让不寒而栗,正是因为他的宠爱,她才会成为别人报复他的工具。

  阿弥听得一脸困惑,想了想道:“奴婢去拿块馒头过来,姑娘掐碎扔到水里,这些鱼会过来抢食,时间一长没准这些鱼儿便能记住姑娘。”

  “去吧。”

  托月趴在池子边,拿了根草逗水里的鱼。

  忽然又是一阵炮竹声音,不过这次响的时间比较长,足足有两刻钟炮竹声才停止,吓得池中的鱼儿都潜到水底。

  片刻后就听到急促的拍门声音,随后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还没看到人就听到九公子应辞欢快的声音。

  “九妹妹,九妹妹……”

  不一会儿,水面上就映出两张兴奋帅气的面孔。

  应辞直接坐到托月身边道:“中了、中了,中了,大家都中举,以后就是举人老爷。”

  “举人老爷们好!”

  “恭喜两位举人老爷。”

  托月回过头懒洋洋问好,毫无诚意地祝贺。

  应辞有些不高兴道:“九妹妹,你这是什么态度,大家都中举了你不高兴吗?”

  “该高兴的是周先生,是我爹你爹还有祖母,妹妹有什么好高兴的。”托月没好气地把馒头撕碎扔到水里面,看着群鱼来抢食。

  阿弥和冰儿用托盘端着茶出来,恰好听到这番话。

  冰儿捧上茶道:“墨家今天下来下聘,姑娘心里不痛快,还望七公子、九公子不要见怪。”

  闻言一直未出声应棋恍然大悟道:“我说十弟和八弟怎么不过来呢,原来是知道九妹妹心里不痛快,不敢过来招惹九妹妹,其实……”

  应棋略略迟疑一道:“上回在润含楼偶遇墨家六公子,兄长觉得墨家六公子并非传言中那么可怕,九妹妹自己也同六公子相谈甚欢,你们都是有知识有才华的人,怎么看都像是志趣相投,将来能生活美好的一对。”

  “谢谢你,七哥哥。”应府的人那么多,除了身边几个丫头,应棋是第一个安慰自己的。

  “自家人谢什么。”应棋笑笑道:“六姐姐下个月便出阁,你们现在的心情应该差不多,有空你不妨过去跟六姐姐聊聊天,相互安慰、相互取经。”

  噗……

  托月忍不住笑喷:“安慰可以理解,取经算怎么回事。”

  应棋啧啧两声道:“你六姐姐订亲的时候,连未来夫婿的面都没见过,当时肯定比你现在紧张。现在不也好好的,你可以问问她是怎么自我安抚。”

  “还用问,肯定是你们帮六姐姐瞧过六姐夫,觉得他相貌人品都不错,六姐姐才会安心待嫁。”托月又拿起根草重新趴在池子边上,用草把浮在水面上的馒头,拔向躲在一边的鱼群。

  “姑娘,姑娘,姑娘……”莲儿小跑着过来,气也不吸喘道:“姑娘,五姑娘、八姑娘在外面,说要来恭喜姑娘。刘妈妈拿不定主意,让奴婢先进来问问姑娘。”

  阿弥看一眼托月问:“只有五姑娘和八姑娘,没有旁的人吗?”

  莲儿愣一下正想往外面跑时,托月不以为然道:“让他们进来,有了上回的经历,量他们也不敢胡来。”

  提到上回的事情,应辞小声问:“九妹妹,我是偶尔听到母亲说,中秋节晚上你拿鞭子抽他们,还把二伯母和六位姑娘关在柴房,烧了他们住的院子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呀。”托月不以为然道:“他们都把成碧馆都拆了,妹妹抽他们一顿算什么,若非妹妹病倒第二天一早就把他们送官处理,一群强盗土匪。他们要再敢动成碧馆的一草一木,我就剁了他们手喂狗。”

  咳咳……

  应棋和应辞不由地打了个冷战。

  “五姐姐好。”

  应秋月和应嘉月进来后,应棋、应辞、托月回身问好。

  托月又单独向戴着帷帽的应嘉月问好,淡淡道:“两位姐姐难得出门,今天过来不知有何事?”

  说是来恭喜她定亲,可从应秋月脸上却看不出一点半点恭喜的神情,倒有一种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之意,肯定是有别的事情。

  “九妹妹是爽快的人,八姐姐也不拐弯。”一个嘶哑低沉的声音忽然响起,唬得在场的人一跳,好半晌众人才反应过来是应嘉月的声音。

  “请讲。”

  托月悠然坐到池子边的石块上。

  应嘉月上前几步,阿弥和冰儿不约而同地走到托月身边。

  看到这一幕,应嘉月喉咙里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姐姐今天不是来搞破坏的,九妹妹不用防着姐姐。”

  阿弥和冰儿还是紧守在托月身边,托月盯着应嘉月的帷帽道:“八姐姐有什么话,就站在哪直接说吧。”

  应嘉月看一眼姐姐,下定决心道:“九妹妹,你可不可以求求大伯父,不要赶大家二房的人回沧州老家,大家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找妹妹麻烦,再也不会打妹妹东西的主意。”

  “什么,让你们回沧州。”应辞惊讶地叫出声,然后看向托月。

  “你们别看我呀。”托月耸耸肩道:“我也是才知道这件事情,不过父亲既然跟你们说了,想必也是早跟祖母和三叔父他们商议好的,妹妹岂能忤逆长辈们的决定。”

  “九妹妹说得有道理,大人们决定的事情,岂是大家小辈能过问。”

  应棋年纪大些,看事情也更通透,觉得姐妹二人来找托月向大伯父求情,纯属是无理取闹。

  托月早就猜他们来意不善,淡淡道:“如果两位姐姐是来恭喜妹妹,妹妹很欢迎两位姐姐,如果是来找妹妹求情,两位姐姐还是请回吧。”

  “九妹妹,你当真不帮大家吗?”

  应嘉月不甘地问,语气里透着一丝丝威胁的味道。

  托月冷冷反问道:“你们有让妹妹帮忙的资格吗?”

  此话一出,姐妹二人不约而同地咬咬唇,他们确实没有资格找她帮忙。

  托月冷笑一声道:“你们二房的人脸皮真厚,在对我做出那么多肮脏的事情后,还有脸上门叫妹妹帮你们求情。”

  “九妹妹,墨家来提亲的人还没走呢。”应秋月指着应府,接待贵客正厅的方向道。

  “五姐姐是在威胁妹妹吗?”托月冷声反问,敛起脸上的笑容道:“姐姐在妹妹的成碧馆行威胁之举,姐姐不觉得自己很愚蠢吗?”

  “五姐姐……”

  “九哥哥,女孩子间的事情,就让女孩自己解决吧。”

  应辞正想表达他的不满,托月马上出声制止,起身朝兄弟二人行礼道:“妹妹怕是不方便招呼两位兄长,改日妹妹再备上厚礼,亲自上门恭贺两位哥哥壮志得酬,他日得在边疆大展宏图。”

  应棋也知他们在此多不便,拱手还礼道:“兄长们就扫地以待,恭候九妹妹大驾光临。”

  应辞还想说什么,却被应棋强拉着往外面走。

  托月对送他们出去的莲儿道:“送两位公子出去后,你让刘妈把大门敞开,谁出去都不要阻拦。”

  闻得这番话,应秋月反倒紧张起来,一脸紧张地问:“九妹妹,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干嘛?你有什么阴谋诡计尽管冲姐姐来,不要为难你八姐姐。”

  托月重新坐在池子旁边,望着姐妹二人道:“当然是让五姐姐和八姐姐去正厅,跟墨家人说妹妹的不是。”

  “你以为大家不敢吗?”应嘉月假装镇静问。

  “两位姐姐赶紧去呀,再晚墨家的人就走啦。”

  “快去呀,再晚就来不急。”

  托月不停地催促姐妹二人,姐妹二人却站着不敢动,生怕又是什么阴谋。

  大门外,应辞拉着兄长道:“七哥,五姐姐他们要破坏九妹妹的婚事,大家要不要帮九妹妹拦一拦。”

  应棋回头看一眼敞开的门口,戳一下弟弟的脑门道:“你呀这么多年书都白念了,九妹妹本来就不同意这门婚事,巴不得有人去搞破坏,可是破坏这门婚事会得罪谁,不用兄长告诉你吧。”

  “当然是得罪大伯父……哦我明白了。”应辞恍然大悟道:“九妹妹套路深啊,以后千万不能得罪九妹妹。”

  “兄长忽然有点同情五姐姐他们,招惹谁不好非要招惹九妹妹。”应棋同情地轻叹一声,大步走回三房那边,应辞赶紧跟在后面,还是待在自己的地盘最安稳。

  池子里的鱼已经把馒头碎吃光了,姐妹俩还杵着一动不动。

  托月等得有些不耐烦,打着呵欠道:“两位姐姐,你们怎么还不走,赶紧去呀,妹妹都等得有些不耐烦。”

  应家几个姑娘,跟托月接触最多就是应嘉月,小声对应秋月道:“姐姐,九妹妹最是狡猾,你不要轻举妄动,可能是什么阴谋,再想想其他办法吧。”

  看着姐妹二人小声商议,托月唇边牵起一丝冷笑。

  应秋月小声道:“墨家六公子是什么品貌,且嫁入太傅府就为正室,以九妹妹的出身岂能错过。”

  应嘉月马上摇摇头,提醒应秋月道:“姐姐,您也不想想,上回外室那六个一闹,让九妹妹损失上百万,九妹妹的日子还是过得好好,以她的能力哪里在乎什么正室不正室。”

  “那个人是墨家六公子,是皇室郡主做梦都想要嫁的人物。”

  在应秋月眼里,跟卢家比起来,墨染尘简直就是神仙下凡,只有傻子才会拒绝这门婚事。

  应嘉月一听也不禁有些犹豫,墨家六公子天人之姿,皇城多少女子欲亲近而不得,偏偏便宜了出身卑微的应托月。

  托月等得十分不耐烦,一脸嫌弃道:“两位姐姐慢慢商议,妹妹累了先回去休息,商议好了直接出去,大门一直为两位姐姐敞开着,不过前来下聘的人可不会等两位姐姐。”

  回到书房,托月马上一脸惊讶道:“祖母居然同意送二婶母他们回沧州,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弥摇摇头,冰儿细细思索一番道:“从前公主曾经就说过,景国十年之内必大乱,不是亡国就是新主替旧主。”

  托月轻轻哦一声,大约父亲也预测景国有dong àn,故意把二房的统统打发回沧州,无论将来应府落到何种境地,最少能保住一支血脉不断,难怪祖母会答应送走二房。

  看到托月这样,冰儿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不过很快便消失不见。

  阿弥奉上茶水,托月接过来喝一口道:“这是茶里有一股淡淡的枫叶的味道,你从哪找来的水煮茶。”

  “姑娘的舌头可真灵!”阿弥从窗下抱来一个小坛子道:“奴婢从带回来的东西里找到一小坛水,想是姑娘从前收的枫叶上的露水,特拿来煮茶给姑娘尝尝。”

  “枫露茶,不错。”

  托月完全不记得收集过枫露的事情,却面不改色地撒谎。

  冰儿看神情就知道她忘记了,笑道:“枫露茶难得,姑娘不许小气,奴婢要尝尝。”

  托月做了一个随意的手势,随意抽出一卷竹简,却是一卷残缺的棋谱,想来闲来无事索性把棋谱扮演完整。

  至于应秋月和应嘉月是何是离开的,成碧馆除了看门户的刘妈谁都没有在意,倒是应府最近比较引人注目。

  先是墨府下聘,墨应两家婚事成定局,更让人无语的是,应家六位小公子参加秋闱,六人全部中举,一位小公子还取得第五名的好成绩,羡煞皇城多少侯府公门。

  周先生在过不少家族当先生,恐怕成绩最好的便是应府,一时间周府的门槛差点被挤破。

  前来求教的都是皇城的达官贵人,周先生无论答应哪一户都是得罪人,最后干脆声称在应府的任教还没结束,原因应府还有几位公子要参加春闱,饶是如此却仍有不少人要提前预约。

  托月听到后不过一笑置之,根本不放在心上。

  这天快到午膳时间,忽然看到管家提着食盒进来,成碧馆众人马上打起精神。

  自从重阳节后一面,父女俩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单独见面,应老爷没有来成碧馆,托月也没有再去书房。

  主动过来成碧馆用膳,说明应老爷先向女儿低头服软。

  托月却没有半点的喜悦,除了日常的问候托月全程一言不发,旁边侍候的人更是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用完午膳,应老爷从托月上接过茶,长叹一声道:“设局套你话是爹不对,但香囊里面的东西对李家很重要,你要是知道下落就告诉爹吧。”

  “关于香囊的下落,爹爹还有女儿说多少遍才肯相信。”

  托月赌气地转过身,背着应老爷道:“重阳节那天,就算是那些是真杀手,女儿也拿不出什么印鉴。”

  想到车夫的事情,托月犹豫一下问:“爹爹,给女儿赶车的车夫从哪找的,武功修为好利害啊!您为什么让他把您派来的杀手统统都杀掉呢?是为了保密吗?”

  “什么车夫?”

  “就重阳节那天,给女儿赶车的车夫。”

  托月故作不知,应老爷马上皱起眉头:“他有问你什么话吗?”

  “他问了跟杀手一样的问题。”托月不假思索道:“最后说什么路要自己走,就抛下女儿一人把驾走。”

  “车夫信了你的话,把你一个人扔在半道上,你是步行到青云山吗?”应老爷的思路似乎被托月打乱,干脆把话题扯到容易解决的话题上。

  “是墨家六公子送女儿到青云寺。”

  “怎么又扯到墨家六公子,他无缘无故的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应老爷似乎也没料到,在众人都离开后女儿竟一直奇遇不断,连刚定亲的未婚夫婿也牵涉在里面。

  托月没好气道:“女儿怎么知道,兴许是巧合、举许刻意、兴许还有别人原因,反正车夫走后六公子便出现,他也问了女儿相同的问题,然后送女儿去青云寺。”

  “他信吗?”

  “他说他信我。”

  托月说完回头瞟一眼应老爷道:“爹爹要是还不相信今天尽管问,以后再问这个问题,别怪女儿跟您翻脸。”

  应老爷看着女儿越发单薄清瘦的身影,叹气道:“爹让你把东西交出来,是不想让你一而再面对危险,既然没有那就算了,李府那边爹会去说明。”

  “说明什么,李府还欠女儿一个交待。”托月没好气道:“说好给的交待,女儿可以什么风声都没听到。”

  “张尚书家大姑娘已经上吊自尽……”

  “替死鬼而忆,让李云湄上吊自尽差不多。”

  托月冷冷打断应老爷的话,应老爷无奈道:“把李云湄逼死了,你大姐姐在李府当如何自处?”

  闻言,托月没好气道:“女儿事先声明,李云湄以后再敢对女儿不客气,女儿一定有办法让她悔恨来到世上。明明蠢得跟驴似的,还学人家玩什么高深,信不信女儿一根手指头就能弄死她。”

  “信。”

  应老爷相信。

  自从女儿鞭抽二房六位庶女,他就知道把女儿逼急的后果很严重。

  见女儿把气都撒出来,应老爷淡淡道:“因着你几位兄长秋闱表现不错,周先生遇到不少麻烦,他索性延长在大家府上的教学时间,你平时没什么事就照常去听学吧。”

  “五姐姐和六姐姐许了人家后,就都不再去学堂听学,女儿再去会让人说闲话。”

  “你五姐姐和六姐姐不去,是因为他们得自己做的嫁衣,你要也自己做嫁衣自然不用去学堂。你自己选,是做嫁衣还是继续去学堂?”

  托月一阵无语,毫无疑问,她只能选择后者。

  翌日清早,托月顶着一脸没睡够的面色,出现在久违的学堂。

  燕攸宁一看到托月,忍不住有些酸酸道:“还未恭喜九妹妹喜得良婿,得与墨家六公子结为连理。”

  托月头也不抬头道:“姐姐快别恭喜,妹妹现在是日不能食夜不成寐,就害怕那天不小心惹得六公子不高兴,把妹妹一脚踹下楼梯摔死,妹妹还没活够呢。”

  燕攸宁鼻子里冷哼一声道:“若是姐姐能嫁给六公子,就算天天被踹下楼梯也乐意。”

  “佩服。”

  托月合掌朝燕攸宁拜了两拜。

  熟悉的脚步从身后传来,就听到周先生愉悦的声音:“哟九姑娘也来,你可来得真巧。”

  这句话像一剂清醒剂,托月瞬间直起身体,抬头不解地看着周先生,周先生笑眯眯道:“今天刚好说秋闱的题目,想必大家也想听听你的见解,你说是不是来得很巧。”

  “真巧。”

  托月干笑两声。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