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反将一军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86章 反将一军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渣男。”

  云齐念着墨染尘的最新封号,好奇地问:“是谁给你起的这个外号,挺符合你的气质。”

  仔细想了想又问:“不过云风素是谁,跟大家云府有什么关系吗?萧霏霏居然跑到大家云府,说什么要跟风素妹妹请教女红,探讨知识……等等,这个名字好像听说起过,怎会如此熟识。”

  云齐说了一大堆话,墨染尘都不理会他。

  直到最受不了,翻开手中的书道:“你再不回去认真温书,明年春闱小四、小五都轮不到你。”

  而坐在一旁边的墨衡宇,他自然记“风素”的来历,若有所思看着墨染尘道:“五哥记得,你那天出门是去应府,怎会跟风素姑娘携手逛思赋街。”

  应托月他只见过一次,可就那么一次,他却牢牢记住她的容颜言行。

  而时不时便跟好见面的弟弟,应托月在他心里是什么位置,占了多大的位置,他却越发的猜不透。

  “去看文心琴。”

  墨染尘并不打算隐瞒。

  云齐却大声叫道:“你也太不仗义,看文心琴出不叫上我。”

  忽然回过神,惊讶道:“文心琴是九姑娘之物,你怎么会……哎呀我这脑子,居然被你忽悠到。”

  他终于想起“风素”这个名字的来历,忍不住吐槽道:“干嘛都爱冒充大家云府的人,云府的人很了不起吗?”

  “最少能镇住萧霏霏。”

  墨染尘不经意地为托月辩解。

  云齐怔一下噗嗤笑出声道:“渣男遇弃妇,绝配呀。”

  “你今天干嘛来的?”墨衡宇忽然问,云齐哦一声拿出张请柬道:“文心楼送来的请柬,你们有收到吗?”

  看到请柬时,墨衡宇马上看向弟弟。

  墨染尘淡淡道:“九妹妹说了,大家过去后直接用她的雅间。”

  “什么意思?”

  云齐看着兄弟俩问,好奇得要死。

  墨染尘淡淡道:“文心楼背后的东家是九姑娘。”

  “是个有钱的主。”

  愣半天后,云齐终于挤出四个字。

  那座宅院虽然破旧,可是买下来也定然价值不菲,还真是有钱啊。

  文心楼虽然还没正式开张,却已经宣扬得满城皆知,很多人都是冲着文心琴订的雅间。

  原以为叫文心楼,文心琴就是镇店之宝,没想到文心楼还有比文心琴更吸引人的东西。

  “什么东西?”墨衡宇好奇地问。

  “吹衣公子,你一定想不到。”云齐得意洋洋道:“文心楼是谁的居所。“

  “是谁呀?”墨衡宇转动一双,比女人还风流妩媚的眼眸,云齐故意卖关子道:“放眼天下,谁的墨宝最值钱?”

  “自然是欧阳先生的墨宝,不过欧阳先生的墨宝实在是太难得。”墨衡宇不假思索地回答,然后看着云齐一脸得意的表情,难以置信道:“故居?不会吧。”

  “是真的。”

  墨染尘肯定了云齐的说法。

  那天托月故意卖关子,中途又因为萧霏霏走了两趟文心楼。

  路上看到不少用水晶框保护起来的墨宝,再加上一些史书上提到过事迹,很快便得知托月保留原建筑的用意。

  确认信息无误后,墨衡宇不由感叹托月运气好,先是以极低价买到欧阳先生手稿,然后又买下欧阳先生故居,帮居的价值已经不能用金钱衡量。

  云齐却不以为然道:“九姑娘不是运气好,是学识渊博。”

  九姑娘凭借渊博的学识,总能一眼认出废品堆里的宝贝,只不过这次她发现的是一座宝库。

  忽然转过头,看着墨染尘啧啧两声道:“你的运气也不错,未过门的娘子竟然是个小富婆。”

  “何以见得?”

  墨衡宇好奇地问。

  云齐笑眯眯道:“那么大一座宅子,想来不便宜吧。”

  还想继续发表见解,墨染尘淡淡打断道:“云三公子,你有什么问题,文心楼开业当天,直接问九妹妹吧。”

  “日子是哪天?”

  墨衡宇也故意问,撇开托月跟弟弟的关系,文心楼值得一逛。

  云齐马上打开请柬,露出里面风骨尽露,具大家风范的字体。

  请柬上的字体明显是托月亲笔手书,内容是常见的,不过开业的日子很特别,是十一月十一日。

  到了十一月十一这日,托月过去后文心楼,跟陵叔打过照过面就带着冰儿去逛街,比起应付宾客她更喜欢在外面闲逛。

  “姑娘,大家不在文心楼待着,何苦跑到外头吹冷风。”

  冰儿担忧托月的身体,才刚好一点再染点风寒什么的,只怕这年都不能好生过。

  托月不以为然道:“你看我身上穿的是什么,貂绒作里子的衣裙,外面还是雪狐皮里子的披风,鹿皮的短靴,哪里就会染上风寒,趁这会子人少大家好好逛逛,没准能淘到什么好东西。”

  陵叔早早就放出风声,文心楼开业当天,所以预订坐席的宾客,都可以免费弹奏文心琴。

  街上不少行人知道后,纷纷都赶到文心楼看热闹,就算不能亲自弹奏文心琴,能见识到文心琴的神奇,日后跟朋友见面也是一样谈资。

  文心楼大堂内,文心琴摆放在中间圆台上。

  凡是符合条件,且有胆量尝试的人,只要走上圆台就可弹奏文心琴。

  这也意味着成功或失败,都会被旁边观看的人牢牢记住,所以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人敢走上圆台。

  为了方便大家看热闹,托月特意吩咐陵叔,开业第一天一楼的大堂空出来,目的就是为了眼前的有效果,让宾客们欲试不敢试,只能看着文心琴干瞪眼。

  “杨家姑娘,你去试试吧。”

  “妹妹琴艺不精,还是陈家姑娘先试吧。”

  “闻国公府四公子琴艺高超,不若请闻四公子为我等弹奏一曲。”

  “据说云三公子、墨家五公子、六公子,还有书玉公子和还舟公子都来了,不如请他们开个头吧。”

  “……”

  大堂内众人纷纷推托,就是不敢第一个上去弹奏。

  墨染尘他们从窗口看着大堂的事情,云齐听到众人点他们的名字,忍不住道:“六公子,横竖你是能弹奏的,不若给咱们开个好头。”

  “好啊,本公子下去弹奏,然后把萧盈盈带上来找你。”

  几人之所以从不轻易露面,是因为他们一旦露面,只怕在场的女子都会涌向他们所在的雅间。

  云齐一听到“萧盈盈”三个字,马上打消下去弹奏的念头,道:“女人猛于虎,毒于蝎,全都是疯子,能不招惹尽量不要招惹。”

  “很形象。”

  徐还舟忍不住称赞一句。

  古书玉忽然道:“九姑娘真是有意思,让我等过来,她这正主却不露面。”

  墨染尘知道他的心结,淡淡道:“照理应该早就来了,不过以她的性子,估计会趁着外面人少在闲逛,没准又能淘到什么好东西。”

  “吹衣公子,你有没有发现。”云齐看着墨染尘道:“提起九姑娘,令弟都会莫名的自豪感。”

  “好像是有一点。”墨衡宇早发现弟弟的异样,只是一直没有上点破,现在云齐说开了,他也就跟着说一嘴,一双桃花眼别有深意看着墨染尘。

  墨染尘心里怔一下,面上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仿佛才说的事情与他无关。

  忽然,云齐用力动了动鼻子道:“墨染尘,你有没有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有好吃的东西正朝大家缓缓靠近。”

  “是烤鱼。”

  墨染尘直接说出美食的名称。

  云齐马上给自己满上酒道:“九姑娘真是有心,竟然还记得本公子好这口。”

  门开了,两名侍者端着东西从外面走进来,其中一人道:“这是文心楼根据新得的菜谱,为诸位公子现作的烤鱼,请诸位公子品尝。”

  两人一人把炉子摆到桌子中间,一人把装着烤好鱼肉的盘放到炉子上。

  古书玉一看马上道:“如今天气冰冷,送上来的吃食不一会儿便冷掉,这种吃法倒是很实用。”

  五人纷纷围到桌前,云齐迫不及待地拿起一串鱼肉,放到鼻子前闻闻,招呼都不打就开始大快剁起来,其他人看到岂有不动手之理,几乎是抢着吃完一盘烤鱼。

  大家正意犹未尽时,就听到一个让人头痛的声音道:“哟,这不是应家九姑娘,你也是来弹奏文心琴吗?”

  蓦然听到有人提起托月,雅间内五个男人相视一眼,纷纷走到窗前往下望,只见托月着一袭红色的斗篷,面上蒙着白色的面纱,怀里抱着一只青色的花瓶,被萧霏霏拦在文心楼大堂上。

  “回郡主,托月不是来弹文心琴,是来找哥哥们的。”托月淡淡回答,并不打算跟萧霏霏多做纠缠。

  萧霏霏却不依不饶,拦在托月前面道:“九姑娘别走啊,听说你曾在思赋街,花一百两买过文心琴。不知道你能否说明一下,为何文心琴会出现在文心楼。”

  托月看一眼瓶中的花,皱一下眉头道:“托月曾经问过六公子,他为何要踹霏霏郡主下楼,他让托月问郡主。既然遇上霏霏郡主,托月就斗胆问郡主:当日六公子为何一脚踹你下楼梯?”

  没想到应家九姑娘会反将一军,在场的人瞬间噤若寒蝉。

  萧霏霏的嚣张气焰瞬间熄灭,目光死死盯着托月,脸上的肌肉在抽搐,随时会忍不住拔刀灭口。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