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风起云涌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95章 风起云涌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靖王世子可是豫城的守将。”

  此言一出,在场不少人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靖王世子萧铭是两国疆土交接处的得力守将,萧盈盈若是去和亲,等于萧铭的要害暴露在敌人面前。

  侍女的面色变得十分难看,悔恨没有听从郡主的意见,直接把应托月掳走,眼下闹得全民皆知靖王郡主的重要性,这些话若传到皇上跟前,他们郡主和亲就成了不可逆的事情。

  良玉小声提醒道:“姑娘,尊卑有别,您还是理应去拜见霏霏郡主。”

  托月一脸委屈道:“不去,我今天是一个人出来的,万一霏霏郡主要害大家性命,岂不是死无见证。”

  侍女的面色更加难看,放低姿态道:“九姑娘,无论如何,请你去见一见大家郡主,奴婢保证郡主不会伤害你。”

  闹得整座第三楼都知道,是霏霏郡主把应家九姑娘叫走,无论九姑娘出什么事情,应府、墨府第一时间就会找上康王府,到时他们郡主才百口莫辩。

  “九姑娘,奴婢保证,郡主只是想跟你说说话。”

  侍女再一次保证,托月想了想无奈道:“看你可怜的份上,本姑娘姑且相信你一回。”

  回头对良玉道:“你在这里等我,一刻钟后我若还不出来,你就街上找大公子、十公子,让他们带兵来救我。”

  闻言侍女的面色微微一变,默默无语地做一个请手势,在众人的注目中小心翼翼前面带路,丝毫不敢怠慢“美名远播”的应家九姑娘,关键是不能让她反悔。

  “九姑娘不必上来,本郡主亲自下来见你。”

  刚走到楼梯口,就有一道傲慢、森然的声音飘下楼,在场的人顿时箴言。

  托月缓缓抬头,隔着帷帽烟雾一样的薄纱,看到容华高贵的萧霏霏,傲慢的神态下面,是无法掩饰的狼狈。

  “托月见过霏霏郡主。”

  托月一丝不苟地见过礼,跟方才无礼的举动大相径庭。

  萧霏霏居高临下扫一眼托月,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托月里面是簇新的杏色衣裙,外面是碧绿色斗篷。

  这样的打扮放眼大街上,都最平常不起眼的打扮,却依然被戴着帷帽的托月穿出清新脱俗、飘逸出尘的神韵,就算放在茫茫人海里也能一眼认出。

  “初见墨家六公子,是在考场外面,本郡主送兄长进考场。”

  面对跟墨染尘有相同清冷、出尘气质的托月,萧霏霏不由想第一次与墨染尘见面的情景。

  萧霏霏眼露温柔道:“九月初六秋闱,天空碧蓝如洗、万里无云,他一身白衣如雪翩然而至,就像从天空上飘下来的云朵——纤尘不染,他深深吸引了本郡主。”

  “六公子那样的品貌,谁会不喜欢呀。”托月相信,连她这么有定力的人,初见也被墨染尘的气韵吸引。

  “是呀,这么好的儿郎,谁会不喜欢呀。”萧霏霏一脸感慨道:“可他真的就像天上云,看得见却靠不近,更别说是触摸到他。可是……”

  萧霏霏府视着托月道:“皇城十子比斗上,他却把他的琴借给你用,跟你在润含楼有说有笑,最后你们还定亲。”

  每说一句话,萧霏霏就往下走几步,边走边说道:“我堂堂皇族郡主,尊贵无比,还比不上你一个外室养的庶女,你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后笑话本郡主吗?”

  “然后呢?”

  托月保持着行礼的姿势问。

  随着萧霏霏靠近,托月闻到一种令人反感的香味,从心底升出一丝讥讽。

  萧霏霏一步步走到托月面前,抬手掀起托月帷帽的轻纱,迎接她的是一双略带讥讽的眼睛。

  “应托月除了这张脸,你凭什么跟本郡主比,凭什么能得到他的青睐,凭什么本郡主得和亲远嫁,你却能跟他成双成对。”

  托月听到这番话,忽然站直身体,正视萧霏霏眼睛道:“托月是庶女配不上墨染尘,那么……除去您郡主的身份,萧霏霏双自认为哪一点配上墨染尘?”

  “本郡主……”

  “郡主看过什么书?”

  “经义写过几篇,策论看过几篇、写过几篇?”

  “你知道今年秋闱的解元是谁吗?你看过他写的策论吗?知道他为何是第一名吗?

  “你知道哪种石料制作的砚台最好用,什么最合适做琴弦,欧阳先生的书法妙在何处?画圣一生作了多少幅画?”

  “你知道景国的疆土有多大,武国、天启国的疆土又有多大,各国军队的特长是什么,北面的大伏国是由哪几个部族组成,海上的琅国是由大小几座海岛组成?”

  “齐州大雁峰的石壁上,刻的是文字还是古画,表达的是什么意思?闽川峡谷,最引人注目的景象以是什么?”

  托月问了近二十个问题后,换口气道:“这些问题,郡主清楚吗?”

  “我……”

  近二十个问题一下子砸下来,砸得萧霏霏头晕目眩。

  别说让她回答问题,有些问题她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简直是如同在听天书。

  托月看着被问得有些发懵的萧霏霏,淡淡道:“这些问题六公子都知道,托月也知道,包括时常跟六公子在一起的三位世家公子也知道。”

  “你想说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萧霏霏才回过神问。

  托月淡淡说出一句俗语:“托月想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意思是说萧霏霏跟墨染尘不是一类人,两人不可能走到一起,其实重点是墨染尘对萧霏霏无感。

  萧霏霏咬咬嘴唇道:“应托月,你不要高兴得太早,没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结果。想当初玉德公主出嫁和亲,最后还不是一样发生变故,最后是谁去和亲还不一定呢。”

  盯着托月的眼睛,萧霏霏轻笑道:“上元节献舞,本郡主还是要九姑娘争一争的。”

  长袖一拂,旋转身走上三楼,留下一个高贵傲慢的背影。

  托月朝着萧霏霏的背影屈膝一礼,重新回到临窗的位置,店小二也赶紧把茶水点心送上来。

  良玉暗暗松一口气道:“姑娘,方才真是吓到奴婢,万一霏霏郡主动了大怒,一时失去理智要当场打杀了姑娘,奴婢回去怎么向老爷交待。”

  “放心,没有万一,是万无一失。”

  托月安慰完良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忽然一个弱弱的熟悉声音问:“九姑娘,你一共问了霏霏郡主十九个问题,这些问题你都懂吗?”

  托月回头看一眼,竟是在李府有过一面之缘的汪家姑娘,想到萧霏霏还在上面,假装不太熟地微微点头,若不仔细观察根本察觉不到。

  汪家姑娘更加小声地说道:“兄长说,九姑娘送的书都很有用,让我见到姑娘时一定说声谢谢,前些日子有人在早朝上弹劾了李尚书,父亲还特意安抚大家兄妹俩。”

  托月只是笑笑不说话,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好,没有必要闹得全城皆知。

  用过茶水点心,托月一刻也不留地离开第三楼。

  临街的窗口上,萧霏霏死死盯着托月的背影道:“本郡主得不到的人,别人也休想得到。”

  回身看着坐在案前中,悠然吃着茶的男子道:“应托月太聪明警觉,不肯轻易进雅间,不过这样的美人,你是没有机会再碰到。”

  “应烘云的宝贝女儿,本公子可不敢动。”

  “胆小鬼。”

  托月本就不想出门,应紫月跟李守素在一起,而她也见过萧霏霏,就径直坐马车回府。

  回到应府后,托月第一时间去书房找应老爷,向他禀明应紫月跟李守素的事情,而后细细说了第三楼发生的事情。

  “还好你没有进去。”

  听完事情的始末后,应老爷才发表意见道:“雅间内可能有烟锁重楼的清倌。”

  托月一脸不解地问:“爹爹,萧霏霏怎会跟烟锁重楼的公子在一起,就不害怕被人看到吗?”

  云烟锁梦是皇城最大、最豪侈的花楼,而是烟锁重楼便是皇城最大的清倌楼,里面公子比云烟琐梦的姑娘还夺目,出场的身价比花娘们要高出数倍。

  “你呀,皇城中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应老爷白一眼女儿道:“云烟锁梦、烟锁重楼,以及第三楼都是康王府的产业,只是没有挂上康王的名号罢,你能顺利离开第三楼已经很不错。”

  “还有啊,你真以为靖王世子驻守边城,靖王郡主就不用去和亲吗?”

  “当然不是。”托月马上否认掉在第三楼说的话,笑笑道:“女儿不过是吓唬一下郡主,逼她现身而已。”

  “你能明白就好,以后没什么事情不要出门,实在无聊就去听听学,或是跟你四哥哥讨论一下知识,也好让他在春闱考个好成绩,总比在外头被人算计、惦记强。”

  “女儿遵命。”

  应老爷忍不住挖苦道:“你呀长了张包子脸,出门就会被狗惦记。”

  托月一阵无语,她明明是瓜子脸却懒得争辩,道:“爹爹,上次那本游记,您看完了没有。”

  “看完了,不过周先生借走了。”应老爷在托月控诉之前,扔了几卷竹简到她面前道:“周先生搜罗来的,说或者你会感兴趣,实在无聊可以研究研究。”

  托月好奇地拿起其中一卷,打开后马上被里面的内容吸引,竟然是各种老文字集合,并且是按照时间排序。

  应老爷见书籍合女儿品味,淡淡道:“周先生说了,这些书可以暂时给你,不过翻译出来的内容要给他一份,算是他借书给你看的酬劳。”

  “真抠门。”

  托月马上吐槽。

  应老爷愣一下笑道:“是挺抠门的,不过谁叫你喜欢呢。”

  托月皱一下鼻子,抱起几卷竹简道:“爹爹,女儿先告退,回去再好好研究。”

  “去吧。”

  第三楼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传开后,成为新年的第一个大资讯。

  墨染尘知道后淡淡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句话形容得很透彻,郎才女貌,豺狼配虎豹嘛。”

  闻讯赶来的云齐,马上白他一眼道:“喂喂喂,不要忘记了大家,九姑娘可是明着说,你、我,还有徐还舟、古书玉都是同一类人,所以咱们能才聚到一块儿。”

  “若说靖王府世子是豫城守将,就让萧霏霏去和亲,是否有点言之过早。”

  墨衡宇不赞同托月的议论,墨染尘面无表情道:“九妹妹当时这么说,是为了逼萧霏霏主动现身,因为她不想进萧霏霏的雅间。”

  “萧霏霏的雅间一定有问题。”云齐马上得出答案:“萧霏霏想设局算计九姑娘,结果却被九姑娘逼得现身。”

  “大约是想安排了什么损招,毁掉九姑娘的名节。”墨衡宇也很快了答案,似笑非笑道:“这么说,当时雅间里面藏着一个男人。果真是卑鄙无耻又下流,咱们得想个办法,不能坐以待毙。”

  “你……”墨染尘看着云齐道:“你去见萧盈盈一面,告诉她在萧霏霏没离开皇城前,一定得防备着康王府,以及所以跟康王府有关系的人,适合的时候可以跟九姑娘联盟。”

  “应府跟靖王府联手!”

  “本公子去找萧盈盈!”

  墨衡宇和云齐同时叫出声,明显不赞同墨染尘的做法。

  墨染尘淡淡道:“得罪靖王府的是应家二房,偿命的也是二房的人,跟长房没有任何关系。”

  “本公子为什么要帮萧盈盈?”

  云齐一脸不乐意,脸上的笑容都消失得干干净净。

  墨染尘叹气道:“你担心什么呀,又不是让你样自去靖王府传话。”

  知道不用去靖王府,云齐松一口气道:“遇上便提醒一句,或者是让人上门通知,可你为什么要保萧盈盈。”

  “萧霏霏会滥杀无辜。”

  墨染尘随口给出一个答案,事实是他十分厌烦萧霏霏。

  云齐一想也是,萧盈盈虽然跋扈霸道,却从不会枉顾他人性命,而是萧霏霏疯起来是什么都干得出。

  成碧馆内,阿弥一脸凝重道:“姑娘,奴婢觉得在上元节那天,咱们该跟盈盈郡主结盟,联手对付霏霏郡主,一起把她嫁到天启国,永绝后患。”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