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上元御宴2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97章 上元御宴2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你还是顾好自己吧。”

  萧盈盈也不甘示弱反击道:“萧霏霏可说过,今天的献舞她可是要跟你斗一斗,你可千万别让萧霏霏有机可乘。”

  托月满不在乎道:“盈盈郡主多虑了,霏霏郡主的阻力从来都不是托月,斗舞输赢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不过她要斗托月奉陪便是。”

  似乎对托月的态度十分不满意,萧盈盈继续提醒道:“别怪本郡主没提醒,萧霏霏就请了尚舞坊的轻鸿娘子到府上教习舞蹈。据说整整一年的时间都在练习七盘舞,每个动作、表情、眼神,都练到了极致。”

  “无妨。”

  托月胸有成竹地回答。

  云齐忍不住好奇地问:“九姑娘,你到底练的是什么舞?”

  “保密。”

  托月故意卖关子,云齐马上看向冰儿。

  冰儿笑笑道:“嗯不管是什么舞,到了姑娘面前都会打折扣。”

  这么一说不仅没打消众人的好奇心,反倒让他们更加好奇,到底是什么舞能克制所有的舞种。

  主仆二人却坚决不再多说一个字,弄得人们心里痒痒的,若不是被萧盈盈揪住,云齐肯定会追着屁股,打破沙锅问到底。

  “九妹妹。”

  “六公子。”

  燕攸宁和燕昭向二打招呼。

  托月看一眼墨染尘,走过去跟兄妹俩打招呼闲聊。

  燕昭有些激动道:“我跟舅舅说了,后天也到应府听学,抓紧春闱前最后的时机。”

  “六堂哥他们会很高兴的,终于有了可一起欺负的对象。”托月引不住调侃几人,他们都是武将后人,每次见面都要切磋较量一番。

  “以多胜少,胜之不武。”

  燕昭不屑地吐槽一句,末了好奇地问:“怎么不见几位表兄表弟来赴宴。”

  托月毫不隐瞒道:“四哥哥、六哥哥忙着备考,另外父亲打算春闱结束后,把七八九十四位哥哥被送到军营历练,三叔父安排一名老兵操练他们……”

  “不是吧。”

  不等托月说完,燕昭就叫起来。

  燕攸宁也皱着眉头道:“舅舅真的狠心,把他们送到军营里吃苦。”

  托月笑笑道:“父亲说几位兄长是温室里的花朵,没有历经风雨难以成材,总归还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

  “就像表哥要考武进士,不也得进行兵法推演,没有实际经验那就是空言无补,表哥的兵法若无法在现实中使用,恐怕很难拿到甲等成绩。”

  托月在熟人面前不掩饰自己的见解。

  燕昭有些沮丧道:“怪不得大舅舅时常感叹,可惜九妹妹不是男儿身,不然朝廷又将多一名能臣。”

  托月却不以为然道:“诚然,妹妹永远不可能是能臣。”

  “九妹妹将来可以做幕后功臣。”

  燕攸宁故意瞟一眼墨染尘,皇城多少姑娘做梦都想嫁的对象,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

  墨染尘看一眼托月淡淡道:“九妹妹是女中巾帼,才华、胆识、气魄都不逊色于男儿,以后的确实是在下的幕后谋臣。”

  “……”托月一脸愕然。

  “!”

  燕家兄妹是一脸惊讶。

  兄妹俩不相信,墨染尘会给托月这么高的评价。

  回过神,燕昭咳嗽两声道:“九妹妹,你说在兵法推演中,最重要的是什么呀?”

  “天时地利人和。”托月六个字概括道:“表哥可以挑几场战役来分析,比如说十年前,姑爷与天启国英王一战,最终以姑爷落败告终,表哥可以试着以天时、地利、人和三方面,细细分析其中的原因。”

  “这不是揭父亲的旧伤疤吗?”燕昭十分抗拒,托月冷冷道:“你不揭伤疤就不存在吗?”

  “老英王已逝,父亲这个疤痕怕是没有机会痊愈。”燕昭有些无奈,墨染尘淡淡道:“燕公子若有机会打败新英王,未尝不是了却燕伯爵的心愿。”

  此言……

  几人不约而同看向英王项渊。

  碰巧项渊也看向他们,还朝他们举起手中的酒杯,忽然把杯中酒倒在地上。

  看来项渊已经认得燕家兄弟,把倒酒倒在地上,是表示他对燕家的藐视,故意挑衅燕家兄妹俩。

  “我去揍他。”

  燕昭马上就要冲这去,却被托月拦在前面。

  墨染尘淡淡道:“燕公子不要冲动,就算要教训他也不是在这里。”

  “六公子说得对。”燕攸宁马上道:“横竖项渊还要在皇城待上一段时间,找机会麻袋一套,把他拖到暗巷里狠狠地揍一顿,就算他猜到是大家干的,他也找不到任何证据。”

  另外三人面上一愣,有些难置信。

  托月笑道:“想不到表姐也是女中俊杰,表妹精神上支撑你。”

  燕攸宁面上一红道:“表姐也是跟九妹妹学的。我都听说了,李云湄上门挑衅你,被你一剑削去发髻,直到现在还不敢出门。”

  闻言,燕昭一脸震惊。

  墨染尘嘴角也几不可见抽了抽。

  托月却不以为然道:“他们李府有嫡庶席之别,就不许应府有1秀顶之罚。”

  秀顶!想象着李云湄秃顶的模样,燕攸宁噗嗤一下笑出声音,一个女子秃着头顶的形象真的不难想象。

  “此时若出门,雪落青山顶。”

  托月又补上一刀,燕攸宁顿时笑得花枝乱颤。

  其他人看在眼里,好奇得要死却不敢贸然靠近,墨染尘可不是好惹持人物。

  再加上人人都知道,萧霏霏针对应家的九姑娘,谁亲近她便是跟康王府作对,得罪阎王也不能得罪萧霏霏,是皇城诸多贵女们心中俗成的规矩。

  哼!

  骤然一声冷哼响起,附近的人一阵颤栗。

  萧霏霏被人一群依附康王的,朝臣家的姑娘簇拥着闯入众人视线范围。

  望着墨染尘、应托月并肩而立,如神仙眷侣的的画面,萧霏霏恨不得冲过去撕破,可惜这里是紫云台不是他们康王府。

  “应托月,你一定会输的。”

  萧霏霏冲着托月放言,回应她的是盈盈一礼。

  比起萧霏霏的气势汹汹,托月的从容自若更让引人注目,连项渊都不由多看两眼托月。

  云齐和萧盈盈走过来,同来的还有徐还舟和古书玉。

  两人虽不是官宦人家的公子,却因为特殊身份也是御宴上的常客。

  “九姑娘,你有把握吗?”

  徐还舟说话如春风,让人格外的舒服

  托月微微地欠身道:“放心,托月的舞说不上与众不同,却不是一般人靠近。”

  古书玉因为中秋节,拒绝相助的事情一直十分悔恨,眼下只是淡淡地点点头,没有要凑上前说话的意思。

  “时辰到了,进去吧。”

  云齐先打破僵局,催促众人赶紧进大殿。

  当中最兴奋的人莫过燕攸宁,跟皇城最有名的四大公子一起进大殿。

  是皇城多少姑娘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她却轻易做到了,尽管这一切都是依赖前面的女子,不过她已经很满足。

  上元节是景国的情人节,定了亲的男女被安排坐在一起,基于墨染尘的身份,很自然地被安排在最前面的位置。

  墨染尘和托月坐在一起,仅任颜值就足够引人注目。

  萧霏霏虽然嫉妒,却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因为坐在她和萧盈盈间的,是天启国的英王项渊。

  项渊也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只不过他的美更狂野阳刚,此时一身王袍金冠的打扮,更突然他文武双全的王者气质。

  以一个极慵懒又霸气的姿势,坐在两位郡主中间,却对二人不闻不问,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反倒盯着坐在对面的墨染尘和托月,一副审核考量的姿态。

  “皇上驾到!”

  “皇后娘娘驾倒。”

  太监传报声响起,众人纷纷起身下跪迎接。

  再次落座后,皇后娘娘看向托月道:“终于又见到九姑娘,长高了也更漂亮。”

  “谢皇后夸赞!”

  托月起身还礼,态度不卑不亢。

  皇后娘娘又道:“六公子,可满意本宫赐的这门婚事?”

  此言一出,在场不少人暗暗惊讶,原来是皇后娘娘指的婚,难怪毫不相干的两人会定亲。

  墨染尘看一眼托月,起身拱手道:“皇后娘娘英明,九妹妹的才华卓越、学识渊博、温恭有礼让微臣折服。”

  “去年皇城十子比斗中,出现的三分一篇策论,便是出自应家九姑娘之手。本宫一看完这三分一篇策论,就觉得满皇城只有你方可与她相配,或许有人质疑本宫的决定。”

  提到去年皇城十子上的策论,众人纷纷震惊地看向托月。

  托月没想到皇后娘娘会当众提起,有些不苟同地蹙蹙眉,随后无可奈何接受众人注目。

  皇后娘娘锐利的目光,扫视全场道:“论身份,九姑娘是高攀了,可是才学谋略,同辈中唯有墨染尘可以相配。本宫惜才不忍心九姑娘嫁与平庸之辈,故此为二人指了婚。如今看你们二人相处和睦,本宫甚至是欣慰。”

  “谢皇后娘娘!”

  两人同时出席,叩谢皇后娘娘。

  坐在席上的萧霏霏,纵然再不服气,也不敢出言反驳,生怕皇后娘娘会让他们比斗一回。

  宫女轻舞抱着一个广口花瓶走下来,皇后娘娘淡淡道:“大家都知道,历来上元节御宴上的歌舞表演,皆由定了亲的男女合作表演而成,眼前这个花瓶里面装着刻有序号的小令牌,上面的数字就是你们今晚表演的顺序。本宫祝你们今晚好运。”

  轻舞抱着花瓶,最先来到托月他们面前。

  两人相视一眼,托月伸手抽出一块令牌。

  托月看到上面的序号后,眼里闪过一丝疑惑,把令牌递给墨染尘。

  墨染尘看一眼后,当众亮出上面的序号,其他人同样是一脸疑惑。

  玖?

  现场只有七对佳偶,玖字的排序是从何而来。

  皇后娘娘笑着说明:“本宫觉得七终究不是圆满之数,特意增添三个名额,留在给在场尚未定亲的诸位。”

  此言一出,在场不少人露出兴奋的神情,迫不及待地争夺最后三个名额,有些人却不是那么热衷,毕竟后面还有斗舞的环节,能不能表演是个未知数。

  皇后娘娘敏锐不失妩媚的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萧霏霏身上,浅浅笑道:“没有抽中的也别气馁,斗舞环节依旧会为大家保留,且本宫觉得斗舞才是上元御宴……最有意思的事情。”

  所谓斗舞,就是没有号数的人,向有号数的人发出挑战。

  两人同时在梅花桩,或者鼓面上起舞,中间可以使用各种手段,让对方跌落梅花桩、鼓面,先落地者输。

  若挑战成功,则挑战者获得表演机会,反之则原主继续为大家表演,以致斗舞的过程比真正的表演精彩,更能抢走所有人的注意力。

  待七对佳偶抽签完毕,底下不少人开始摩拳擦掌。

  除去七对佳偶,殿内还有近五十名年轻男女,机会却只有三次,不少人是抱着玩玩看的心理抽签。

  萧霏霏和萧盈盈都没抽中,反倒是中间的项渊抽中,真是让人啼笑皆非,而且排序恰好是第壹号。

  两位郡主却没露出任何羡慕的神情。

  前者是准备挑战斗舞,后者却是没有表演yu wàng。

  抽中号数的另外两人起身,亮出手上的数字,同时也是为方便大家一会儿挑战。

  酒过三巡后,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项渊身上。

  项渊马上明白,该他为大家表演节奏,把玩着手中的令牌道:“本王是习武之人,总不能拉个人来比武,谁想第一个表演的过来取走吧。”说完就把令牌放在案前,一副任君取走的姿态。

  大家以为两位郡主会马上争夺,没想到两人却坐在席间一动不动,完全没有要抢夺的意思。

  尽管如此却依然没有人上前拿走令牌,万一招惹两位郡主,只怕明年今天就是他们的忌日。

  见大家都不肯动,云齐忽然起身把取走令牌道:“皇上、皇后娘娘,英王谦让,就由微臣来抛砖引玉,为大家吹奏一曲吧。”

  取出一管玉萧放唇边轻轻吹响,萧声低沉婉转、连绵不断,有时如大江上的波涛大起大落,有时又如微风吹过湖面,吹起层层皱褶,一时间又是长夜漫漫月引相思,听得众人如痴如醉、如梦如幻。

  最后一个音却似是一声叹息,让人百转千肠、回味无穷,许多人久久未能走出箫声意境。

  云齐表演结束后,大家习惯性地赞美一番,云齐只是礼貌地笑笑,内心却渴望听到一个不一样的声音,很自然看向坐在对面的墨染尘和托月。

  “两位没有意见吗?”云齐问。

  “没有。”

  “没有。”

  两人一前一后回答。

  云齐马上道:“本公子不想跟你们说话。”

  墨染尘丝毫不给他面子道:“大家也是。”

  “英王,远道而来,朕敬你一杯。”极少出声的帝皇举起手中的酒杯。

  “谢景帝陛下。”

  项渊举起身,举酒杯摇摇相敬。

  无意间看到坐在旁边皇后娘娘,整个人猛地一震。

  就像是雄鹰看到猎物,紧紧盯着皇后娘娘,再也难以移开,一脸如痴如醉的神情。

  “英王……”

  见他走神坐后面的使臣,马上轻声提醒。

  项渊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赶紧喝掉杯中酒,掩饰自己方才的失态。

  随着时间推移,经历一轮又轮的装备,终于轮到托月和墨染尘他们表演。

  大殿内众人的目光看向两个位置,其中一半看向托月和墨染尘,另外一半落在萧霏霏身上。

  萧霏霏曾在第三楼当众扬言,要在今天挑战应托月,大家等了大半个宴会等的就是这一刻。

  托月起身出席,从容走到大殿中间。

  正要开口说话时,一个骄傲的声音响起:“皇上,皇后娘娘,霏霏想要挑战应家九姑娘。”

  “什么?”

  擎帝一脸惊讶地看着侄女,迅速看一眼下面的项渊,露出不悦的神情。

  萧霏霏大声道:“皇上,皇后娘娘,或许在很多方面,侄女是不如九姑娘,不过在舞技上侄女自信能赢过九姑娘。”

  “你呀……人家是天生一对,你凑什么热闹。”擎帝一脸嫌弃,似是十分不赞同侄女的做法,一双眼睛却不时在侄女身上下转。

  “陛下别急,咱们不如先听听九姑娘的意思。”皇后娘娘一番轻声软语安慰,擎帝才冷哼一声道:“应家九姑娘,你可不要因为她的身份就手下留情,你要狠狠地教训。”语气里对侄女有一种极度的嫌弃和仇恨。

  哈哈……

  擎帝盯着萧霏霏,发出一阵狂野的笑声。

  托月行礼道:“臣女一定会竭尽全力,不教皇上失望。”

  萧霏霏一脸自信道:“请皇上、皇后欣赏霏霏表演的七盘舞。”

  皇后娘娘低眸看着托月问:“九姑娘,你今晚表演什么舞蹈。”

  “回皇后娘娘……”

  托月故意顿一下道:“臣女要表演的是——剑舞。”

  噗……

  舞名一出,大殿内顿时数人笑喷。

  大家一直猜测托月会表演什么舞,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看起来十分柔弱的托月居然会表演剑舞。

  霏霏郡主竟以七盘舞斗剑舞,他们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最后留在梅花桩上的全是谁,九姑娘若是有心的话,一剑就能把萧霏霏扫下梅花桩。

  云齐好不容易止住笑道:“笑死本公子了,难怪她身边的丫头说,无论什么舞到她面前都会打折扣,还说不管什么舞都不敢近身,原来是因为她要表演的是剑舞,看萧霏霏一会儿还怎么嚣张。”

  萧霏霏一听“剑舞”两个字瞬间脸绿,不用比就知道自己必输无疑。

  托月淡淡道:“因为御宴的制度,臣女无法携剑入紫云台,臣女斗胆请皇上赐一把表演用的木剑。”

  “朕赐你一把真剑。”

  擎帝只顾自己开心,根本不管会不会伤到萧霏霏。

  托月面上露出一丝迟疑,忽然扑的跪下道:“回皇上,真剑太沉重,臣女体弱所是舞不动。”

  皇后娘娘看一眼擎帝,面带醉人的笑容道:“皇上,臣妾有一把剑,重量如一把木剑,不如就借给九姑娘用。”

  “好。”

  擎帝爽快地答应,丝毫不理会侄女的死活。

  托月犹豫一下道:“皇上,皇后娘娘,刀剑无眼,臣女未曾用过真剑,怕是一时失手会伤到郡主。”

  “无妨。”

  擎帝不耐烦地挥挥手,催促他们赶紧表演。

  皇后娘娘柔声道:“趁着摆梅花桩的时间,你们快些下去准备吧。”

  两人恭恭敬敬地退下,在后殿准备好的厢房里更换衣服,冰儿把步摇摘下跟换下来的衣服放在一起,才扶着托月重新回到大殿上。

  萧霏霏比他们先一步进进大殿,望着一前一后走进来的两人,所有人都眼前一亮,不过不是因为托月。

  萧霏霏的打扮实在是太过大胆,让人不敢直视。

  托月淡扫一眼,唇角一丝讥讽。

  径直走到奉着剑的轻舞面前,轻轻拔出她手上捧着的剑。

  果然轻如木剑,却也是锋利无比,遂跪下道:“此剑非常趁手,臣女谢皇上!谢皇后娘娘!”说完朝墨染尘看一眼轻轻跳上梅花桩。

  墨染尘面前早摆上凤鸣琴,两手轻轻拔动琴弦,轻柔的琴声在大殿内响起,托月便踩着琴曲的节奏,以一种优美步法在梅花桩游走,一时间缓带在空中轻轻飘扬,美若天仙。

  萧霏霏看着两人默契的表现,眼里闪过一抹妒火,不过很快便恢复正常。

  摇曳多姿地走上梅花桩,乐声一起便摆出一个妖娆的姿势,动作、表情、眼神瞬间到位,以美到极致的画面展现众人面前。

  宫廷乐师马上奏响与七盘舞相应的乐曲,靡靡丝竹声以异邦音律节奏响起,配上萧霏霏的曼妙妖娆之舞相得益彰,瞬间夺走所有人的眼球,不少男子都惊艳得嘴巴都合不拢。

  托月丝毫不受萧霏霏影响,脚步轻灵地踩着墨染尘的琴声,挥舞着手中的长剑。

  良玉教的飞仙剑法,如它的名字一样美丽,加之托月是踩在梅花桩,果真美美仑美奂得像天仙在空中飞舞。

  萧霏霏很一上来就想把托月推下梅花桩,只是梅花桩不是平时练习的盘子,人踏在上面会有轻微的摇晃,能保持住舞姿优美很就已经很错,想要把托月推倒还需花费不少的时间。

  尤其是托月手中的长剑,不时挽出一朵朵看似美丽,却十分危险的银花,萧霏霏更加敢贸然上前。

  墨染尘手下的琴声一变,变得铿锵有力、杀伐之气十足,就如同在沙场上跟敌人拼杀,托月舞剑的速度也随之加快速度,飞仙剑法的魅力终于得展现。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